跳到主要內容

You are......(4)

圖片來源:daphenator

你看著螢幕播送新聞報導:上頭的標題是諾貝獎和平獎得主的頒獎典禮,二零一四年的得主是馬拉拉與沙提雅提——不關你的事,他們的獎金一百多萬美金,兩人平分也不關你的事,人類的未來不是建立這兩個人的世界中,而是每一個人共同擁有的世界中。唉,這樣的簡單道理,連諾貝爾委員會主席托爾比約恩·亞格蘭(Thorbjørn Jagland)也不懂,我不知道委員會是怎麼執行的,你這隻小蟑螂也不懂,你隱身在角落,原來這裡只是一小角,而這裡是百貨公司的地下美食廣場,一旁則是大型連鎖超市。


你聽著他們的高談闊論,說著人類多美好的願景,是為了促進世界和平有貢獻而做的努力,應該表揚他們的傑出表現,並且建立大型學校、基金會等等慈善事業來宣傳,但也是不關你的事,人類的世界建立這麼美好的世界,現在要求一個乾淨衛生的用餐環境,無法順從你的意——你的目的不是要打死你,而是請讓我吃飽喝足,我自己就會離開,但我喜愛分享的性格無法擺除,就算我獨吞,他們也會知道的,這種消息容易走漏風聲,你是知道的,看著大大小小的鞋子在你眼前穿梭,你則是想著要怎麼走到廚房或者廚餘位置。

人類應該向我們多多學習,就算不是為了我這小昆蟲,也為了其他賴以維生的動物們吧!食物鏈的道理還不懂?人類把我們殺害之後,其實我們也不可能滅絕,但是為了動物的牙齒,頭上的角,皮毛,把他們拔除之後,我們只能看著標本來回憶我們有關係的朋友們嗎?人類建立進步的世界之後!喔!你看,就是把我們推進動物園之中,人類照顧我們生活,就開始自以為是了!我還想要把他們關起來呢!要他們嚐嚐被人飼養是什麼滋味。我記得我看過一幅畫,就是把人類關起來,其實裡面就只是感覺像「家」一樣,還有個健身房!開什麽玩笑!我這隻蟑螂連像個「家」也沒有!見到我們就殺,雖然昆蟲學家會飼養我們,但是我們不想要這樣,拜託!我們也有人權耶!現在不是很流行「人權」這兩個字嗎?連海盜也有人權,法國法院還因此要受罰,我們這群蟑螂卻要不見天日出沒,我們又不是蝙蝠俠還是夜魔俠之類的超級英雄。

關我什麽事?你越想越生氣,反正人類就是討厭你!你是個噁心的怪物,把你放大來看,更是希望你永遠不要出現在地球上,彷彿你成了外太空來的外星人。你還是看著你的最愛,客人吃剩的菜飯在廚餘桶上,雖然,你看了一眼就離開了「現場」,但你出外看到的陽光,總還是認為人類真的太不應該。

你的天敵之一——一隻狗看到了你,你嚇得逃竄,但你還是死在那隻狗掌下。那個女主人牽著狗鍊,女主人在與她的朋友聊天,她的朋友剛剛去慢跑,而現在在回家的路上碰見了你的主人,你的名字叫做艾莎,你是一隻梗犬,黑白相間的條紋,外號叫做艾巴(Azbra),不過你並不喜歡這個暱稱,聽起來就好像你有 A 罩杯的雌性動物,雖然你的乳房真的沒有這麼小到不能哺乳。

有時候外人會這樣叫你,你會生氣,但你也沒輒,你吼叫,他們也聽不懂。女主人很了解你的遭遇,你出生時,被人棄養,你根本不知道親生母親是誰,你出生在流浪動物之家,換句話說你是被領養的。高高興興歡迎你的女主人,你的女主人有個前男友,因為理念不合所以分手了,你的前男友並不愛動物,但也沒這麼討厭你,你很少撒嬌,也不會主動要食物吃。但因為現在女主人目前找不到工作,只好跟前男友同住,直到你的主人找到工作為止,你才會跟著搬進新窩,所以呢?你還是只能跟著她住在小公寓內。

你看著你的主人,有時候把你抱起,有時候放你一個人蹓躂,你高高興興回到住所,這走廊間的燈泡閃爍不已,也沒有鄰居願意出錢換,就讓它一直閃爍,你的主人不願意,因為她自己也沒錢買,生活費現在還要依賴前男友養。

主人躺在沙發上,前男友在一家披薩店打工,生活費最多只能支平,你的食物只剩下不知道何時購買的大包飼料與罐頭,反正你也看不懂有效日期,有食物吃就好。你看著主人,主人看著你總認為你餓了,走到一旁拿著盤子,打開一個罐頭,倒出碎肉。


這世界的和平——說真的,只會讓人類享受「鬥爭」的感覺,無助於幫助和平。


你吃得高興,但是你看到主人發愁,一臉憂愁,你吃不下去,跳到了主人的大腿上,舔著她的臉,希望她能高興點,快樂些。她打開電視,電視依舊播送著黑人被白人殺死,各類的世界與地方新聞,還有人類有多少成就與驚艷的事,各類地方電視台一成不變,看著電視頻道來到了許多電視劇,你看著《閃電俠》、《初代吸血鬼》、《生活大爆炸》、《犯罪心理》等等,有時候看到卡通影集,強烈的燈光色彩,你也看不懂他們在演什麼;什麽吸血鬼?根本不存在!一個跑著宛如閃電的人?也沒有像獵豹一樣。你一直搖搖頭,不知道電視節目演什麼,但主人對於現在的在播送的電視劇愛得不得了,但她有時候忘了收看,只好到 Hulu 看重播。有時候前後劇情無法連貫,你的主人一直好奇為什麼會發生這樣的事?

你跑下了沙發,原來你嗅到了「男主人」回家。你跑到了門口,不斷努力踮起腳想要看著前面,你的主人還是看著電視,根本不理會你。男主人開了門,你好奇希望得到他的擁抱,他卻一樣不理睬你,只是說告訴你的主人:「你沒有出去啊?」,你的主人回答說:「有啊!就是溜狗而已。」,「喔!」男主人回到他的臥室,而他有帶回來一些披薩回家。

披薩放在餐桌上,隨意擺放著。你又跑回主人的腳底下。男主人從臥室走了出來,順道打開了冰箱,拿了兩罐啤酒與開罐器。男主人問你的主人說:「你要嗎?」,主人沒回答,但已經幫她開好瓶,男主人已經先喝了起來。接著把餐桌上的披薩放在客廳上的桌子上,打開了披薩,這是他親手做的,所以味道總是會跟店裡販賣的不同。

起士味道會夠重,番茄醬可能用少一點,一點點配料,就成了一餐。男主人想討好她,但你的主人不領情,而你根本也不在乎。雖然你也不是很喜歡你的男主人,但不至於想咬了他,畢竟他曾經「照顧」你。

男主人拿起遙控器,跳轉到他最愛的運動頻道,他最喜歡舊金山巨人隊,雖然有時候他們的表現並不那麼討他的歡心,但是也有贏的時刻。出奇制勝的感覺是他意想不到的策略,總認為應該可以保送,卻是界外出局,有時候看到左外野,但不是全壘打,他的心情起伏上上下下。

你呢?根本不在乎人類的運動。雖然你看著球賽,男主人也帶著你到現場觀看,但你還是想陪陪你真正的主人。你跑到了女主人的臥室。躺在女主人為你準備的小窩。女主人也起身,走到了臥室。男主人一個在空蕩的客廳看著他自己的球賽。

女主人累了,想睡了,關起了桌燈,你也享受你的夢鄉。


至於人類世界的你爭我奪,為了權力控制的快感,對你根本沒有興趣。這世界的和平——說真的,只會讓人類享受「鬥爭」的感覺,無助於幫助和平。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吃的誘惑

不管檯面上的食物再怎麼精華,總有人要嫌,而不管食物看起來多麽美味動人,我們總永遠不嫌膩。這種人一般而言稱為饕客,而「饕」就表示喜好食物者,而對食物有一定要求者,他們可能認為「一般」的食物看起來就普通,而不選擇吃一般,所以當他們拿著食物比較說,「這不會像一般的某食物看起來太過油膩,味道剛好,而不鹹。」你對食物有什麼喜好,其實我們都是盲客。

我在「品嚐」星巴克期間,不是因為崇尚星巴克,而特地跑到星巴克多消費一點,而是他們在某種氣氛下是不一樣,如果真的懂得喝咖啡,大概不會特地跑到星巴克買一杯再普通不過的那提,而是特別味道。每一個人對於自己獨特喜愛的味道,大概也會因為在地區上而有不同。就算我在美國夏威夷期間觀察到的「奇怪現象」是星巴克的顧客永遠是比較多的,我從來也不解,是因為品牌形象,還是因為在價格上出現「統一」?如果拿著星巴克到韓國消費,也是同一種「味道」,與價格,其實並不會顯得「昂貴」,我不是特地幫星巴克說話,而是我們的觀點在於怎麼樣的衡量單一的形象偏好,就像我在〈誘之因〉所提到:某一種品牌象徵會成為某一種勾引你對該既定印象的味道勾結,而產生某種同等意義回饋,換句話說,我並不是星巴克「粉絲」,但這種咖啡既定印象已經勾勒出我對於咖啡某一種的偏好,而特地喝星巴克「獨有」的咖啡。

然而,咖啡的味道在我的嗅覺中其實並不吸引人,而是在於味道的品嚐,每一種咖啡豆的香氣在每一個人的味蕾中的挑嘴成分就不一樣,因此,所謂大師級的咖啡豆,可能還無法對每一個人產生身份認同,而進而愛上它,每天喝一杯。星巴克的咖啡豆其實跟一般的咖啡豆並無差異可言,甚至拿鐵喝起來就跟喝一般的咖啡並無二致,不管你是每天烘豆,挑豆,還是會看到有瑕疵的咖啡豆,我買了各種品牌的咖啡豆,所看見的完美,根本不存在,嚴重的幾乎只有邊邊角角的破損。

所以,一杯好的咖啡,其實沒有存在過。每一個人對於大師級的咖啡豆,其實不應該掌握在鑑賞級的專業品藏,我也常常不懂,好的咖啡是根據哪一項味蕾去做評分與評斷?因此,咖啡的好壞不是在於苦澀與酸味,那種喝起來有「果香」,我怎麼都喝不出來呢?藍莓香氣?我還是一頭霧水。

我心中的咖啡就是在苦澀中有酸味的中和,也就是喝得到苦,也喝得到酸,那種味道無法用文字形容,但一喝就是能夠感受出來。每一個人心目中的好咖啡的標準不一樣,所根據的現象也不一樣,不過用星巴克的現象來看,我們可以當成某一種咖啡鑑賞標準,認為「好…

自己

艾蓮娜使勁拖著幾乎僵硬的身體,想要做些什麽,至少緩解這種情況。可是卻什麽力氣也幫不上,那群醜陋的怪物在望著她,至少她感覺到「那種遠遠」望著她的樣子,她卻受不到「傷害」?這是怎麼回事?右手的顏色彷彿告訴她要做些什麽,可是為什麽這時候那種感覺「不翼而飛」?她真的不解。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