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You are......(3)

圖片來源:Cyron Ray Macey

切割兩個世界,像是把富有與貧窮分隔兩地,永不碰面,這樣的「電影情節」已經在上演,這不是「顛倒世界」,也不是「極樂世界」,諷刺地的是當我們這些窮人努力建造好的太空船要飛到青天時,卻被對方的火箭砲擊落,那才叫人慘烈悲痛。難民持續增加,富人想有好的生活,聯合國的資金已經在喊窮,我們需要更多資金援助這些需要人道主義的精神時,富人的手伸向哪裡?


我們都想要過「好生活」,希望這樣的美好記憶是可取的,是興奮的,是長久的,是不滅的。人類無論如何都想要追尋幸褔的種子,努力改善見不得光的日子,只是為了讓人生更充滿意義。為什麼我們這麼想要至高無上的快樂——積極正向,成功達陣,還有歡笑無比,人生需要這些,我們才會感到一種滿足的成就——當大腦分泌快樂元素時,我們心情才會平靜,才會舒坦,才會有一種愉悅在大腦擺盪,就像一種凌駕在高點,還能保持平衡的心態,我們就會過得不那麼抱怨。

擁擠的街道,人們來來回回,這隻不受人歡迎的過街老鼠,只是為了活下去。大腦不沒有所謂的「大餐」,垃圾的食物也是最愛,酸掉的牛奶,吃一半的蘋果,過期的麵包,爛掉的菜葉,還有吃過肉之後殘餘的肉汁骨頭殘渣,你到處沾一點,外面下著雨,還伴隨打雷聲。你從地下道偷偷摸摸鑽到黑暗的巷口縫隙,從水管爬到公寓的二樓,甚至三樓,你在看著人類的生活:有夫妻在吵架,嬰兒放著不管;有三五個年輕人在吸毒,開派對;有大學生看著電腦完成重要的論文集;有愛侶在你情我儂;也有三五好友在寫程式,當然,還有間諜們監視著對面的生活起居。形形色色的生活,通通不關你的事,你只是老鼠,你的生活方向是不要被人類發現,以免變成了漢堡大餐。爬上了屋頂之後,來到了通風口。下著雨,打著雷,屋頂的天線搖搖擺擺,還有避雷針,你小心翼翼隔著牆壁爬行,你突然看到了一個喝醉酒的彪形大漢,倒在屋頂上,幸好,這場雷雨,大多集中在高樓處,否則雷有更高的機率會擊中他。

他離婚了,監護權歸對方所有,雖然妻子願意原諒他,但也僅止於探訪孩子而已,婚姻的始作俑者是家暴,一個喝醉酒就會對妻子拳打相向的男子,兩個孩子始終怕爸爸也會對他們這麼做,反正你不擔心,你只是老鼠,雖然你也單身,你也不必為想找老婆所苦,你只是擔心沒飯吃而已。

每隻老鼠長得一模一樣,誰是你的最愛,其實你也不知道,聞著氣味,說真的,感覺不出哪個是你的最愛的香氣。你爬回地下道,老鼠依舊分佈在世界各地,城市各個角落,你有時看著貧民們,流浪漢們,在垃圾桶,在社會福利中心,在收容所,在天橋下,在行人穿越道等等地方,你只是在想——我的家,其實有跟沒有一樣,我搞不懂人們為了耶誕節何必大肆慶祝,大肆採買,那個閃閃發亮的高聳物體,每年都在掛,到底在慶祝什麼?

浪費的食物已經夠我吃一年份了,甚至胖得我肯定走不動,還會分給我的鼠輩們,我的家人「旅居」世界各地,我們會爬上船,從紐約到倫敦,到巴黎,到阿姆斯特丹,到約翰尼斯堡,到柏林,到巴賽隆納,到開羅,到南端的開普敦,有時候,布宜諾斯艾利斯也會有我們居住的地點。深夜中才看得見我們,我們是天生的旅行家,喜歡環遊各地。世界的大小事,從杜拜到達哈維,我們才了解人類的生活只不過一團雲煙,那種捧在手心上的感覺對照我們一天到晚不要被發現,甚至抓去當實驗品的他們,我們過得暗無天日的生活,實在很悲哀。

生不帶來,死不帶去,這樣的哺乳動物,對照我們的表兄弟——水豚,我們真的到底做了什麼壞事?要讓人類這樣對待我們?雖然人類會把我們當寵物,但那不是我們的一員——我們的一員不應該是如此,生活這樣的生活,難道人類把我們當成醜陋的怪物?

雪地的大腳怪,尼斯湖的傳說,我們只是其中一員,奇特的四不像,童書的大怪物,老鼠只是襯角,他們是主要的研究對象,對於他們來說,是想辦法增進人類的特色。老鼠的一員只是幫助人類獲得更好的資源。

雨勢稍歇,雷聲也停了。傘也收好了。地上仍有積水,雨鞋沒這麼換上新的樣貌,街道上的人們,紳士淑女,老人小孩,我們看著他們,他們也會發現我們,一眼我們就溜走了。樹上的鳥兒看著我們,地上的蟲子看著我們,逃到城市公園的角落,松鼠也在好奇看著我們。

公園裡的人形形色色:街頭藝人、魔術秀、街訪、行動咖啡車、溜冰場、大湖等等。麻雀、燕子、烏鴉、鴿子各地張望。老鼠的生活空間不斷被壓縮,蟑螂是唯一的分享兄弟。你問蟑螂,「哪裡還有食物可吃?」,他回答沒有多少了,大多的食物只能舔,不能嚐。味道只能留在齒間中,我不知道人類痛恨我們的原因是什麼?


我搞不懂人們為了耶誕節何必大肆慶祝,大肆採買,那個閃閃發亮的高聳物體,每年都在掛,到底在慶祝什麼?


蟑螂也是為了生存,雖然在任何環境下可以存活,但你的生命也是在卵中孵化成為一員之後,才知道你的親生兄弟姊妹這麼多多多多多......廚房是我的最愛,我可以跳很高,我的後腿強勁,隨時更注意人類的「板子」不要朝我拍下,我就像凱妮絲・艾佛丁一樣,為了挑戰最高的權位,我決定成為學舌鳥的發言人,就只是讓人類更激怒我的本性。你知道的,有人為我而死,所以我更不怕人類,我有千萬萬個世代為我征戰,所以我向人類說:「吃屎吧!」

我不喜歡戰爭,但因為人類恨我入骨,所以我必須接受挑戰,只為了讓人類證明我是最強的勇者,所以人類才會給我取名為「打不死的小強」。他們往往不懂,我們不是生來如此,而是因為遇強則強才會碰撞這樣的火花。來的時間比人類早,甚至他們的祖先要早很多萬年,他們應該更尊敬我們,把我們當成寶一樣看待,只不過因為我們的腳帶有傳播細菌,就將我們趕盡殺絕,人類自以為是神的同時,我們各類的昆蟲大軍往往不是他們的料。

你爬一爬來到了一家餐廳後方,你看見廚餘桶有客人吃剩的菜,廚師不要的根莖,還有果皮等等,你等待,你觀察,現在不是用餐時間,主廚與二廚們,還有其他幫手在後門抽煙休息。你慢慢爬上去,發現其他裡面已經有許多仁兄在享受大餐,蒼蠅、他們的幼蟲蛆也慢慢找可食用的食物吃。主廚發現了許多蒼蠅在飛舞,上前驅趕,你也嚇了一跳!從一角落跳下,才吃一兩口,幾乎感覺不到什麼。幸好,一旁還有個超市,只不過後門是關閉的,你只好看看有無角落縫隙可以鑽入前門。


你看見許多家庭主婦在冷藏櫃瀏覽葉菜,也有店員在擺放商品上架,也看到店員推著推車要整理貨架上的商品。這裏雖然號稱衛生乾淨,但是角落旁的一角,還是有小生物寄居,他們不知道,你也不知道。對於你的視野來說,超市像撒哈拉沙漠一樣大,你根本不知道怎麼找。躲躲藏藏,只為了找一點殘渣裹腹。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

那隻巨大怪物回頭,不想理會他們,艾維茲、海娜以及洛爾爬上樹幹之後,艾維茲往上看了一下,「那裡似乎有什麼?」,海娜也跟著查看,像是村莊之類的房舍在遠方,還需要走一段路。洛爾想:「那是我們原來的村莊嗎?」

空泛的進步(續)

我們這樣算是一種進步嗎?或者說是「退步」?怎麼才能算是一種「進步」?自從發明網路之後,我們加速溝通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效率」之後,自從改造工廠的處理方式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往左滑是不喜歡,往右滑是喜歡之後,我們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了快速約會,可以認識許多人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