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Progress Drawbacks

圖片來源:NASA's Marshall Space Flight Center

你問我看著人類有什麼感覺?我說:沒有什麽感覺——應該說人類給我的感覺就是一大堆問號又浮上心頭——為什麽人要那樣?為什麽人要這樣等等一堆問題湧上檯面,所以我拒絕這樣的陳腔濫調,但又不得不面對我們難解的問題:什麼時候人類會變成這樣?


坐在西門町街頭的長椅上,看著人來人往的各種面孔:送貨的、各類學生、大學生、老年人、婦女、店員、小販等等,疑問立即浮現:我們現在每個人身上的穿著風格是怎麼來的?我們為什麼會發生街頭搶劫的舉動?為什麼有人對於街頭藝術視若無睹?為什麼這裏是藝人們常舉辦活動的主要場所?為什麼這裏每個人看起來各各有不能說的秘密?而為什麼年輕人文化聚集於此?

萬華街頭蔓延到西門町地區,是台灣早期的集散地。當日本人來殖民於此時,開墾踏過的土地就成了後來發展的主要重鎮,城市化的需求就此展開,文明需要的結果是成就台灣早期發展的經濟史,這是歷史課程的一部分,而我並不著重歷史學,而是人類文化的心理。在我心中,歷史是成就人類水準的一部分,而放眼世界,當英國人踏上早期的北美洲時,從麻州延伸到內陸時,來到了西部的加州之後,從十三個州到後來的五十個州之後,我們一直都只想問,歷史讓人類——演進的過程之下——發展後的現在,我們為什麼總是分成這樣?

人類「分分合合」多少年,分開造成一部分的團結,造成一部分的撕裂,撕裂下的結果是形成眾家小團體;三人成團,只要我們之中三人意見相當,就是眾體,眾體之下的各類旗鼓相當而形成分化現象,一人只要出走,就會有另一個人意見相近就會靠近,也是告訴我們近朱者赤,近墨者黑的道理,團體而越接近,同性相吸,異性相斥,分分合合幾百萬年,慢慢告訴我們,這裏與那裡不同。

人類受到地域、氣候變化是學會生存的時刻,雲朵的形狀、顏色不會天天一模一樣,可以用影印機不斷列印出來,我們觀察到的天空變化,隨著氣候變遷下的結果,讓我們選擇該住在什麽樣土地,與這環境相處。宇宙存在的最後幾百萬年,才是人類出生的時刻,一年壓縮成現在的時光,人類少得可憐。

既然很少,宛如長年乾旱,土地枯竭,我們要不到雨水喝,開始責怪天氣,或者開始認為是老天爺在懲罰我們,開始找找巫師,開始找找人造雨的方式,開始引用海水淡化,開始學會過濾二手水,重新飲用,我們若是生活在早期的大乾旱的時期,人類可能還活不了現在,冰河期可以度過,是撐過寒冷季節,反而到了缺水危機的時刻,我們找不到融化之雪水解渴,人類不是很奇怪的動物嗎?

你還記得,我寫過一篇關於講解國界的文章嗎?每當我看著國界時,我還是想不透,無國界醫生的出現,是因為無國界是個主旨,救治病人不該分為界線,還是當我們立志成為醫生時,是想到國界把我們分成國界內外的病人?這個法國組織成了無國界到西非救治伊波拉患者時,其實我們是更應該想到他們的成就,而不是用保守派的思想封閉創立一種封建制度。


進步的原因是因為天時地利人和的整體濃縮,一種演進,不是我們生活水準有多進步,大腦就有多靈光!


擴大一點看不同思維,當自由派爭取和平獨立時,保守派爭取的是一種安詳制度,一種穩健制度,我們若是要改變,保守派不是不願意接受,而是這個痛楚在範圍之內,自由派開始說沒有問題,時間早晚也會衍生適應,保守派不接受適者生存之下,人生起伏著浪太大擔心危機就此降臨,如果是一艘船載滿七十多億人口,一定有方人馬在甲板看海,一方在船艙等待,另一方則是看船尾是否有動向,且這艘船一定是非常巨大,卻不見得航行正確。

這就是世界的處境。你我戰爭已經分開了人類偏激的思想,陌生與熟悉是不是在同一陣線不知道,但是我們就是學會怎麼切下這一刀,好讓人類開始抵抗頑強的封閉還是陌生的國度,是讓自己意志開墾的時候,大腦發達的時刻。民主是建立公平的起點,人民有機會的時候,但人民分成階級等級時,我們就不禁開始思考,總經理與副理的差別只是因為名稱、事情內容的不同,還是我們喜歡定義著高階經理人的重要特殊性,顯得尊貴,我們就忘了能力的定義該怎麼區分等級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

看著有專業知識能力的經濟學者,有高階官位、學歷的政府官員所解決的問題至今頭痛地解決不了人類最重要重要重要重要的問題時,薪資的待遇與能力的水準到底怎麼讓沒廁所的人們獲得重要的解決方案時,不是蓋間廁所就行,弱勢民眾不是給七萬五千美金就能水到渠成,完美收工,中央銀行不是只要會印鈔票就是改變經濟,重要的卻是整體的經濟問題在於任何界定早已失準,沒了公平可言。心理的快樂若是要健全,除了改變物質需求之外,我們人類心靈的提升先要止血——了解意義對人類的整體意義方針,就像我常談的,人類的自私是因為反射到自己的表象,玻璃心映照著自己的透亮光點,不是污點,而是全貌的對比視差。

人類停滯不前不是科技技術的發展,而是追求高生產力的盲目,改變了看不見的視角,難道找封電子郵件就很容易?還是我們的提醒事項太多了,關鍵字也忘記差不多了?反映是人類的缺憾,我們卻想改變這點,我就常常不了解,為了模仿高階的生活習慣作息之後,人民的生活只不過歷史的改寫,忘了進步的原因是因為天時地利人和的整體濃縮,一種演進,不是我們生活水準有多進步,大腦就有多靈光!

意義是自己原創,不是複製來複製去,生活是自己從無到有的模式建立,不是給了一把工具,人類就建立起「家園」。人類打破自己的極限之後,每天就在「金氏世界紀錄百科」上留下到此一遊的新準線,不是在人類歷史記上和平的刻度。平均生活的滿意度,最新的研究調查發現,晚年之後會提高,但僅限某些國家:如英語系的非洲國家,前蘇聯、拉丁美洲與東歐、撒哈拉沙漠以南的國家反而下降,研究的學者認為是制度福利等等造成下滑的原因,我一直的見解是,財富雖然仍夠提升生活水平,讓生活更好,但整體的共有經濟是需要每一個人在內外之間畫出圓環,保持適度平衡才行。

人類一直以來都認為有不少成就,神的影子早已附身,惡靈早已侵入一部分,半神半鬼的狀態之下,我們早就讓人類超越人類,說實在,人類在學習自己是人類的同時,我們想過人類的「模樣」是馬上生出來的自然狀態,或者神照著鏡子造出少了神力的我們會有多少通天本領造出強大的人類,賦予人類多少不可思議的力量,好讓我們了解中心思想,或者神真的想過人類之間的誤差,不僅是昇華的現象,而是我們連天使的地位也達不到?

契約早已簽訂,人類與動物的差別——神與動物之間的差別,不是學會動物與人類的不同,我們就要怎麼照顧動物,讓人類是人科、甚至下了人種這類別。人類學家研究人類時,照著既有人類思想揣摩動物情感,誰知道動物是真有真心的眼淚,是我們灌食而來,或者研究達成目的而來,原來動物有畫畫天分!

只有人類會拍攝電影,動物不會,沒有最佳影片、最佳攝影、最佳音效、最佳配樂以及最佳導演、男女主配角——同樣的老話強調,只有人類會天天開派對,動物沒有興趣參與這嘉年華的興致。


人類,這樣算是「進步」的前站?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

那隻巨大怪物回頭,不想理會他們,艾維茲、海娜以及洛爾爬上樹幹之後,艾維茲往上看了一下,「那裡似乎有什麼?」,海娜也跟著查看,像是村莊之類的房舍在遠方,還需要走一段路。洛爾想:「那是我們原來的村莊嗎?」

Everyone is complaining

每一個人都在「抱怨」,打開報紙——不,我說的是打開網路上的「報紙」頭條,當你看到一則新聞的反應之後的表示心情圖示點選你認為符合你心境之後,你就看到網友的「抱怨」;沒有心情圖示?你還是能夠見到網友的自身經歷,符合其他讀者青睞的,就會表示按個讚,或者把它推舉成為最前頭的推薦,你可以看到網友的冷嘲熱諷,以及最讓人最不受歡迎的留言,這像是一個社會縮影,我也「曾」留言過;現在,我「幾乎」不想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