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Mask of The Universe

圖片來源:Moyan Brenn

每當我在深夜騎車回家時,尤其是經過沒有路燈的街道,當我往上看,我沒有看見如縮時攝影般的滿天星空;相反地,只見到少數幾顆耀眼的星星,我不知道那是不是北極星,我也不知道那是否是獵戶星座,我只知道的是,能夠在城市的夜晚看見少數的星芒已經是最欣慰的一件事,那不是我的小確幸,我得要說明這一點才行。


在上一章節中,我談到了人臉——以及那個不太準確的研究——一百五十次。你問我這研究從哪裡來,我倒問你,這個數字是正確或是錯誤,是謬誤通通不重要,因為你根本不記得你看過的那些人的臉孔,那記得這些數字有什麽意義?況且,你所熟知的那幾張臉孔,除了你的記憶之外,你真能找到些東西?

很多人都不記得發現些什麼,因為我們的大腦與嘴唇相互應用,只記得你當天說過要請我吃晚餐,幫我買牛奶,以及記得幫我付電話費帳單,順便別忘了接孩子回家。你當然不記得與你結帳的店員的姓名,以及店員臉上的最明顯的特徵,至於孩子的老師或者同儕,你記得沒有幾個,不是嗎?

那麼你看過多少陌生人的臉孔重要嗎?當然不重要。提到這個研究,我只想提醒你,人一生所看過的那幾張臉孔,臉孔呈現的五官樣貌,是值得我們去重視的,因為我們是透過臉孔的特徵來記得我們看過是誰,而誰是誰最明顯的樣貌,因此,當明星卸妝,呈現素顏時,我們才會驚覺,原來差異如此懸殊,如此不可思議,我們應該折服化妝師的功力,或者彩妝本身的力量?

你可曾有想過為什麼臉孔的五官呈現如此這樣貌?我們因為容易辨識一張臉孔,即使眼睛與嘴唇上下顛倒,你一樣也知道那個人是誰,我們大腦辨識臉孔的能力數一數二,因為我們生來就是注意周遭一舉一動——這不是什麼新奇研究,同樣地,我觀看宇宙中的星芒,我知道能夠看見這樣的現象,是因為我們能夠瞭解整個宇宙中,我們扮演一個重要的位置,好讓我們明白我們心中總有的位置可以去佔領,去觀看我們生為何物,我們能夠領導什麽樣的地位,好讓我們明白我們到底身為誰。

一個不解之謎還沒被解開,就是人類的進步的演化,雖然考古學家以及人類學家紛紛早已踏出了這一大步,但從一個查德沙赫人(Sahelanthropus)或是圖根原人(Orrorin)的頭骨,看到我們現在智人的頭骨,除了大腦漸漸突出之外——不把大腦容量算在內——我們能夠彰顯多少聰明才智?那時候的環境可以「普遍」稱為「文明」嗎?

文明的原始定義,從拉丁文(Civilis)而來,意思就是城市與公民。城市化的定義,就是有一定的規範與法治,而居住在城市的居民,一般稱為「公眾市民」,一種普遍認可的人類的居住文化,一種生活風格。從河中啟發的文明,從黃河到兩河流域,尼羅河等等,開始文明起源。我們對這種文明再熟悉不過。因此,文明的建立象徵,人類的進步,一種統治的法源依據,一種有王的觀念牢記在市民心中。

人類會遵守王所說過的話,因為他(她)帶領著人民走向和平道路,給人民信心,不管是男是女,像是武則天,我們對於王的信念一直奉公守法,不觸犯條文的每段文字,確保人類能夠安穩地建立人民的理念,給我們安全又快樂,這一直都是生活在王國底下最明顯的章節,因為領導者是一種希望指標。

可惜這樣的觀念並沒有維持太久。王雖然讓我們安守本份,但是人民不作怪,也是因為王總是上樑不正下樑歪,總有個叛亂份子,總有個貪婪份子,也有個喜歡誤導是非的份子在胡作非為,也因此,一個文明興起之後,又一個趁勢找漏洞鑽,一個成為新的領導者,一個小國總是愛興風作浪,找機會起頭。

常常在問,為什麽人想做壞事?一個治理國家的君王,往往無法下鄉了解民心,畢竟居住在皇宮中與居住在平房的感覺是不一樣的,當一個乞丐成了王子,你要如何裝扮才會像對方?

也因此,領導者的心態與平民漸行漸遠。人類可以有兩種心態在作祟,富有與貧窮就能改變人對金錢的態度,反映在生活物質上。動物的領導者身份,撇開財富觀念,最多就是食物,我能吃最多,配偶我能交更多,性愛更多次,當然子孫就更多,除此之外,起碼還會分享,還會合作,而當然不像人類小孩的猜忌,動物的合作因物種的不同,產生不同的結果,就像黑猩猩通力合作吃需要對方使力的水果,鳥類則開始獨自參與,然後再由其他同伴有樣學樣,如何吃機關裡的食物。

現代的人民肯定來說是不相信政府的,如同孔子提到的諍言:



「凡為天下國家者,有九經焉,曰:修身也,尊賢也,親親也,敬大臣也,體群臣也,子庶人也,來百工也,柔遠人也,懷諸侯也。修身則道立,尊賢則不惑,親親則諸父昆弟不怨,敬大臣則不眩,體群臣則士之報禮重,子庶民則百姓勸,來百工則財用足,柔遠人則四方圭之,懷諸侯則天下畏之。」



然而,當我們了解到文明的建立到城市的興起,其實你可以想想,經過了多少年代之後,我們其實算是孤獨的,因為我們的臉孔記得真的不深,多半都是熟悉的人,而陌生人,以及社區的所有成員,或者你的接待人員,你搭乘計程車的那位開車司機,除了你可能記得名字或者有趣的特徵外,臉龐的記憶只是佔去少數一部分,而重點是,最大的文明,我們還有一大段距離,而這樣的文明帝國,明顯是一個地球村區分的「小村莊」,我們來自是敵意還是情意間隔我們每道牆的距離高低?我一直在問的是,我們區分左右的目的性是好讓我們養成分門別類,就是我們生來為人類定義一樣?


居住在皇宮中與居住在平房的感覺是不一樣的,當一個乞丐成了王子,你要如何裝扮才會像對方?


如同,我重複提到的一種觀念:標籤或者類別組織化,人類的工作效率最需要這個,大腦向來分工合作,於是需要定義各種關係的類別,好讓我們給個大綱。宇宙中,除了我們是第三顆行星之外,就是無法清楚表明地球所扮演的角色,有人解釋這是最剛好的位置,以免被太陽輻射給侵害,而真的太靠近,除了輻射之外,也怕燒到我們,或者變成像金星一樣。

教宗方濟各說,宇宙的起源是大爆炸,而這場大爆炸是上帝一手策劃的,是祂創造的這場濃縮而成的瞬間引爆。有宗教信仰的人們自然相信,科學家也會買帳,因為他後來說:「神創造自然,然後發生演化,所以神創造所有一切物質,人類就會出來。」你們這些「信徒」認為呢?我不知道,上帝既然創造一切,他是怎麼知道的?《創世紀》寫的?死海古卷所翻寫的?然而,又能證明什麽呢?


現在,平心而論,人類經過反反覆覆的演化巨變以來,我們似乎超越了神,因為已經把自己當成了神,創造了「人類世」,現在,所有的進化,人類的改變,從黑猩猩的樣貌蛻變成無毛的裸體者,我們的新生改變是為了創造更好的生活文明,但也在現在多變的複雜文明中,突變成了各類不認識的文明,我們心靈在抽動間,已經無意識地讓我們從頭到腳,被裝上你要或不要的裝甲,煥然一新,而你是百變教主,就忘了你是誰或未知的自己。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

那隻巨大怪物回頭,不想理會他們,艾維茲、海娜以及洛爾爬上樹幹之後,艾維茲往上看了一下,「那裡似乎有什麼?」,海娜也跟著查看,像是村莊之類的房舍在遠方,還需要走一段路。洛爾想:「那是我們原來的村莊嗎?」

空泛的進步(續)

我們這樣算是一種進步嗎?或者說是「退步」?怎麼才能算是一種「進步」?自從發明網路之後,我們加速溝通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效率」之後,自從改造工廠的處理方式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往左滑是不喜歡,往右滑是喜歡之後,我們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了快速約會,可以認識許多人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