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12/03

Let's Talk About Color

圖片來源:Doug Wheller
我搞不懂英文文法的差別,就像我搞不懂這世界有什麼差別一樣,如果我們居住同一個世界不是好多了?如果我們都說同一種語言,不是簡單多了?如果我們共同擁有同一種文化,一種性別,一種特色,不是容易美化多了?很可惜,不是如此,光譜透露著彩虹顏色,就告訴我們各種不同波長所傳播的意義,顏色背後代表著心理學選擇那個人的性格,延伸出色彩心理學,人就看見了各億種色彩,只是我們無從差別。


紅色代表熱情,外放的顏色,如黃、橙、青、米黃等等就讓人眼睛為之一亮,相反性的色彩:綠、藍、靛等等代表著隱藏的性格,人們的顏色侷限於兩方之上,我們有了兩個性格。對於色彩的選擇研究並不深,但我可以告訴你,選擇基本色調的人們,就只愛簡單不華麗的裝潢,而我是灰色。

而這代表著什麼?人們自從選擇紅色作為古老的傳說之後,我們就把點睛當作是神來一筆的象徵,民族部落用紅色點綴,中國點胭脂,西洋以口紅為色調,紅色的唯美作為幸運的代表詞意,我們都愛紅色,一種消災解厄的最好說法,只不過,深深的紅色宛如玫瑰般,沾染了血紅色的刺痛感,烙印在人的心臟中。

黃色呢?黃色表示傳統,表示喜氣之貴氣的象徵,中國的皇帝愛用黃色作為他們的招牌,西方將黃色作為妒忌等負面用語之意,說明那是一種畏懼與退縮,美國俚語有一個用詞名叫為:yellow belly,雖然我不知道為何隱含著怕蛇之含義,但我總知道的是,很多事情代表的文化信仰就這樣無聲無息給套用。

至於,橙色、藍色、綠色、黑色、白色與灰色代表什麼「意義」,那不是我接下來要傳達的訊息,只要每個人找到自己喜愛的顏色,一個人的性格注定與色彩綁在一起,變成那色彩的一部分,而你做你自己的顏色就好。因此,這世界五花八門的多元色彩造就出我們多元的混搭顏色,讓我們成為是誰。

女性分辨紅色的深淺大於男性,因為研究顯示,女性對於外顯性的顏色,高亮度的顏色更容易受到吸引,也就是白色與桃色大行其道的原因。男性天生喜愛藍色或深色,也是因為那種顏色讓他們顯得更尊貴,更穩重,更沉著,更有思考能力。當然,以上的研究並不是主因,我再強調一次,沒有絕對性的象徵,你可以是收集芭比娃娃的男性成員,也可以收集汽車模型或者飛機的女性成員,也可以喜愛軍事設備的同性戀,我不在乎某些觀念是絕對的傳統性別價值,我們只是應該了解到我們的觀念真的有些落伍。

還有一種稱為色盲,無法辨識某些顏色,人類眼睛上的感光細胞只能聚精會神辨別紅藍綠,其他的顏色相加成為不屬於「三原色」的色彩,深淺程度依照光照能力而定,人類的眼睛所感應的光之類別——應該說是光波長的種類,好讓我們熟悉顏色。與自然界的原色不同,紅色是基本,不同於藍色與黃色,加加減減成為色彩圖,我們之所以知道那是綠色,是因為人感覺是「綠色」,可是自然界並不這麼想,那是淺紅色。

動物的眼睛同樣特別,貓的眼睛的視角更廣,幅度大於人類的一百八十度,但眼睛上的色覺同樣有限,無法辨識紅色、黃色與橙色,與狗的視覺相較,狗的視野為兩百五十度,色覺與視覺極為像貓,眼睛只有藍色與灰色進入。

鳥的感官則是可見的銳利,你從隼的眼睛清楚可見般的殺氣就已經了解那是種害怕的象徵,視野接近三百六十度的鳥類們,垂直幾乎可以看到底下的獵物,甚至感受到紫外線的強度,讓我們對於鳥的那比人類小的眼睛是不可小覷的忽視。而魚的眼睛雖然在兩旁,卻是還能夠射起水柱來捕食昆蟲,對於眼睛的重疊影像,魚類自然有他們自己的生存本領,就是利用它們。

視覺讓我們樂於作為一個人,讓人類「看見」世界,我們當然可以想像全盲後看不見會是什麼世界,除了黑暗以外,當然其實可以了解到其實身在黑夜的亞馬遜雨林底下,我們身為一隻果蝠是什麽樣的感覺,你還要能夠飛翔來辨位樹幹間,還要能夠交配與生存。


現在上的視覺顏色真正造成我們的人類在億種顏色上所看見的精「彩」效應都只是讓我們信以為顏色只是如此多元,是必然而成的天然元素。


枕葉負責人類的神經細胞的傳遞,好讓視覺受體可以附著在「影像」上,我們就看見眼睛上的美食與電視,好讓你不會神經錯亂以為在顛倒屋生活,視覺上的神經一個未感光的領域,我們稱為盲點,過去我的文章也提到。盲點上的無法感應任何元件,大腦為了彌補,只好一起掩蓋,好讓它「不存在」,這也就你會「錯亂」的原因,我們相信眼見為憑,但也相信錯覺的真相只是欺騙我們的神經細胞的反應而已,讓我們直接相信,因此,錯覺影像總是百玩不膩。

三原色的感光元件只要出了差錯,就是造成色盲的原因,無法分辨交錯不同,也就造成深淺看起來都一樣的窘境,人類的眼睛一直以來都是很有趣的研究焦點,感光細胞說實在的就是感應光的長度,讓我們辨識顏色的準則的標準,事實上並不存在。大腦不知道何謂「紅色」,只知道我們有「紅色」,所以它是紅色,如果三原色少了基本配色,我們是不是只有黑白?

黑白交錯的光影,帶有一點灰色,所以我走在中間地帶,不好也不壞。對於人類的顏色辨識,雖然能夠看見上億種顏色,但其實實際上有限,你根本看不了這麼多顏色,你只能說出七彩的顏色色調,但其他只是主外的混搭色,如果我說紅色不是指你這個「顏色怎麼辦,你可能辨識不出真正的差異,宛如人類的文化只其知道那些,加上人類知道所知甚少,顏色的多元識別,只剩下可以選擇彩虹色,但是真的有這種顏色嗎?

雖然美語與英語中的 color 與 colour 是指同樣的東西,只是拼法問題,但對我們而言卻是兩種不同的意思,顏色算是什麼顏色,彩虹上的顏色五顏六色,那代表是彩虹的顏色的正確用法嗎?大腦對於辨識顏色,如果用史楚普效應(Stroop effect),可能大腦無法講出正確的顏色,像是 blue ,但是已經造成了對我們的大腦有辨識顏色上的偏誤與誤解,甚至以為顏色表示同一個意思,就像盯著顏色瞧,你都以為顏色不像顏色,看見恍然。

因此,現在上的視覺顏色真正造成我們的人類在億種顏色上所看見的精「彩」效應都只是讓我們信以為顏色只是如此多元,是必然而成的天然元素,是所擁有的。黑白的世界其實不精「彩」,人類的感受若是能感受黑白上的光影視覺,則會讓我們對於這眼前的照片有更多的感觸,也就是我喜愛黑白照片的原因之一。

說穿了,是光的細胞讓我們深感顏色的變化與深淺,好讓我們喜愛顏色,但是對於真正世界看見最再真實不過的色彩,卻是難以想見的。你可以說是顏色不顏色,但我想要談的是人類那神秘不過的視覺進化,怎麼讓我們栩栩如生,信以為真,感受冰與火的真正差別,如果冰是紅色,火是白色或暗色。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