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What's happened?

圖片來源:jaggerhaze

有時候,我才意識到自己的能力有多麽不足。人總是半知半覺中才了解自己的渺小與無知。對抗外在的氣候變化,人類的能力真的心有餘力不足。大自然隨著時間,經過大小冰河期,來到了現在,從建立村莊到王國,到城市化建設,人類一步步侵蝕對大自然的野心。沒錯,人類不瞭解自然的壯碩,不清楚自己的能力有多麼極限,所以人類才會找起自己的同夥,齊心協力地完成像是金字塔、萬里長城以及高海拔的馬丘比丘,再一次地,見證到人類的野心,人類不了解什麼是神,所以在神到達之前,充滿了這種想像能力,把任何當作「神」的一部分——神蹟顯靈了!


我的能力更小,除了會寫作之外,其他一概都不會——至少沒有這麼 awesome ,我過去的能力已經被埋沒,除了得獎過之外,就沒有發揮所長我描繪的能力。因為有人這麼問我,如果你不寫作,你打算做什麼職業?可能轉作我小時候的初職吧!那就是素描,我喜愛大自然的洗禮變化大於對於人物的描寫。自然更能夠激發我的創作興趣,不像人物的生動表情,我無法一字一句描寫我對於那種表情能力;人類的表情算是「天生」的禮物,自然則是物質最初引發構想的基本東西。

什麼是物質?什麼又不是物質?宇宙的生成爆炸,是激發物質誕生的基本條件嗎?反物質又是什麼?在物理學科裡,我不斷回想,但說真的,不管百科再怎麼解釋,我這種人就是不了解那到底是什麼「東西」?如果用道德學家的觀點來看,這種東西真的是莫名其妙,但又是傷透腦筋的東西,於是我不想再說明這種「煩人」的東西,我只想說明,最白癡都懂的東西。

你知道你是原子做的,但同時你也知道你也是細胞組成的,從你的大腦細胞到肌肉細胞、內臟細胞以及骨骼細胞,除了你身上的生殖細胞外,這些的原始,我們了解,那都是「幹細胞」後天「變來」的。所以臍帶血才會這麼熱門,這是題外話。我一直想告訴你的是人身上這種不斷先天與後天變來的東西,開始改變你最原來的自己,甚至是你的心理——這個看不見的層面。

哲學家一直堅持人有靈魂這東西,至少他們這麼相信,但實在不能解釋那到底是什麼玩意,我過去的文章提及「靈魂」這玩意,但要怎麼摸得到這種無形的東西,實在想破頭也沒輒。不管你堅持有心智還是一種深層的「東西」,在唯物論或二元論的形體中,你沒辦法說明這種真的可以用眼睛看到的東西確實其有。西方的哲學家或是東方的哲學家,管他康德、洛克還是羅素,或者孔子、荀子、墨子及老子,人心這玩意,即使到了後來十九世紀開初,即使開了刀,依然只看見一堆五臟六腑,心智?不是指心臟喔?(雖然英文可以為同義詞)

而二十世紀的科學家們,開始解剖大腦,但是仍然看到一堆皺摺,摸起來想豆腐的東西,你說這是基底所在?後來的科學家透過腦電圖或者 MRI ,發現大腦有活動,會放電——原來大腦有「生命」,那真是「奇蹟」!我們終於了解大腦真的是一種不可思議的玩意,的器官,的一種引發各種病變的基本所在,後期的佛洛伊德學派把精神疾患推舉到高峰,把伊底帕斯情結或者什麼肛門期,通通變得一種在作祟的玩意理論,但我們了解這種人格特質之後,卻發現不是這麼一回事。


我們看著更大的光年時,人類的形體只是個像極無形的東西,什麼都不是。


大腦解開了很多謎團,但是精神理論建立出來的一套說法之後,然後被精神疾病學會接納成一種範本之後,我們就始終相信:沒錯,那是精神有問題,並非真正的問題被解答。大腦的確因為連結有問題之後,投入了大量的研究,研究多少經費在抗血清素的身上,對抗這種受體的傳導以及阻斷合成上,引發了療效。是的!我們相信,大腦讓我們清楚看到,左右腦的相互互動,控制交叉的左右半部之後,我們可以做進一步的研究。是的!大腦有一種特質,雖然不能解釋心靈這玩意,但就像一個開關,點醒裡面的夢中人,靈魂是個無形,霧白的東西,你真的要看,只能託付身體以外的任務,幫你多加注意。

因此,一種無形,就像「愛」,就像勇氣,就像意識,就像意志,就像恐懼,就像一種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裝瓶的東西,只能交給大腦的連結能力,串起各種可能。多達十億以上的神經細胞的串流,該剪的,該連線的,大腦的作主能力沒有個準確,常常看著自己的大腦不知道哪來的天馬行空,而孩子的大腦連結亂得可以時,你就應該了解你的創意能力不如小孩來得強,來得各種虛幻可能性。因此,物質,既然解釋地不夠清楚,你這個房間裡的氧原子也應該無法數得清楚,否則你會被擠壓變形。而無形的材質中,既然深不透徹,那麼人類自然當成最原始該有的一部分,否則你的氧氣要怎麼填充你的肺部?

在《The Wind》之中,前人並不了解風是怎麼回事,以為也是神要發威了!以為天神開始帶起颶風,帶起暴雨報復人類的作惡多端,氣象科學家也後來了解氣候在地球的各地流動,開始把氣層作為星球的一體,在人類未出現以前,氮、氧、碳一直在爆炸星體中結合各活躍分子,引發了地殼的變動與成形的可能,生命才會出現。

無形帶來想像的可能,人類若是缺少想像,那麼就沒有今天的成就。反觀,人類找到各種實際存在的可能性,卻在無形中證明不可能的證明,相信那真的有,並非空洞。

黑色並非全黑,雖然黑洞說被瓦解,相信的人依然相信黑洞真的什麼都沒有,連光也逃不了。但光速超越了所有極限,我們看著更大的光年時,人類的形體只是個像極無形的東西,什麼都不是。

我只是微小的一員,在人口成長的過程中,我算是什麼都不是的一個小螞蟻,這個齒輪很瘦小,人類改變世界的能力是數大成巨觀的奮進中邁向最大的一大步。我常說,見林不見樹,或者見樹不見林是看人的觀點。心靈無法被建構,因為大腦是唯一的生成產物,無法被具體擁有出那是唯一的放進的地方,畢竟這不是潘朵拉的盒子,一旦放進就會成形地剛好,且匹配。裡面打開依然空空如也。心靈是否空白不得而知,但我們知道的是,管他是超我、自我還是本我,大腦絕對找不到這些各自放進的空間區域,而心靈的產物只不過是,後天培養那種以為好像有的東西在開始說明各自有的中心立場,因為不斷推擠與突變,大腦的能力不會四分五裂,也會頭痛劇烈,讓你皮質醇開始狂放與各自分散,你會因為「變形」的緣故,皺摺開始像是皺巴巴的白紙,壓扁你的情緒,血壓與腎上腺素升高,你遲早因為拉扯而開始不知道哪個誰是誰,開始瘋言瘋語。

壓力是個濃縮劑,人類的壓力因為外在與內在的相互較勁,讓這個夾心餅像是個不知道怎麼控制這彎曲道路的和事佬,因此,炸彈未爆炸之前,蕊芯已經分散成四不像,也會在內心點引發各自誰說誰到底是怎麼一回事,思覺開始失調渙散。


大腦是心智的一面,你要知道怎麼回事,那麼無形不是要掌握手心,而是在末梢之中,別讓它最後藏在新皮質的皺褶中的小角落又在彎路上等待你察覺。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

那隻巨大怪物回頭,不想理會他們,艾維茲、海娜以及洛爾爬上樹幹之後,艾維茲往上看了一下,「那裡似乎有什麼?」,海娜也跟著查看,像是村莊之類的房舍在遠方,還需要走一段路。洛爾想:「那是我們原來的村莊嗎?」

Everyone is complaining

每一個人都在「抱怨」,打開報紙——不,我說的是打開網路上的「報紙」頭條,當你看到一則新聞的反應之後的表示心情圖示點選你認為符合你心境之後,你就看到網友的「抱怨」;沒有心情圖示?你還是能夠見到網友的自身經歷,符合其他讀者青睞的,就會表示按個讚,或者把它推舉成為最前頭的推薦,你可以看到網友的冷嘲熱諷,以及最讓人最不受歡迎的留言,這像是一個社會縮影,我也「曾」留言過;現在,我「幾乎」不想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