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The Wind

圖片來源:Christos Tsoumplekas

風雨前來的寧靜,總是特別的寂靜,感受不到什麼熱鬧的氣氛,感受不到什麼吵鬧的爆炸,只是覺得這一刻特別地靜謐。天上的月光依然皎潔,星辰伴隨著月亮,襯托這夜晚的時刻,雲層在天空漂浮,風雨?根本沒有這回事。


望著夜空,你根本不知道危險是怎麼一回事?你看不到下一刻會夾帶著狂風豪雨侵襲,也不會看到樹葉飄過那一瞬間就告訴你要起刮起強風了,雨要下了。沒有警訊,沒有提示,沒有危機意識感。你感受到這一當下,就是安靜,就是平和,就是和諧。

天空不見鳥群飛過,只聽見蛙群叫聲,不是因為天空變天了,而那是一種求偶儀式,蟋蟀依然鳴叫,貓頭鷹依然睜大眼睛張望,草原裡的大貓,仍然在想找獵物吃。天空打雷一瞬間,動物嚇傻了,但依然好奇地探出頭張望,下雨了,動物身上的皮毛淋濕了,依然往前凝視。而當雨越下越大時,亞馬遜森林中,而逐漸形成一個大湖泊,淹沒了原來的道路。這時候,魚類入侵,佔據了森林水面下的棲息地,下雨前與下雨後形成兩個世界,看不出這是原來的林地,還是這是湖水的一部分?亞馬遜的生態呈現多樣性,不了解暴風雨前的一刻起,這世界變成什麽樣?

而到城市中,夜晚依然安靜,風雨來臨的那一刻起,人們依然忙著自己手邊的工作,依然忙著自己眼前看見的事,不了解接下來要面對什麽樣的豪雨還是強風?有人知道風雨要來臨了,準備好雨傘對抗,有人知道降雨前的一刻,就要辦理退房手續,回到住家避風雨。然而,真正的實際情況不得而知,當我們知道風雨前的那一刻起,我們的心理總是以不變應萬變,面臨接下來的可能有的狀況而去應對。

而風雨還是慢了一步,氣象報告預測今夜的風雨只會增大,但前夕一刻,看著強大的暴風衛星雲圖還有回波圖,我們只了解接下來不會好過,風雨的強度只能光憑幾個數字告訴我們最大風速有多大,路上行人一定會站不穩,用路人開車可能發生車禍,請嚴加小心注意,但無法實際告訴我們,感受的威力是否用數字可以衡量這樣的強度到底有多麼強大。

看著過去的颶風侵襲各大國家的威力情況,我們大概已經有譜,這樣的威力可說是不亞於過去的情況,請別忽視,請別馬虎不得,請別坐以待斃,新聞主播一再告訴我們,請多加防範可能的情況,做好防颱的準備,更能減少更多的生命財產損失,一再交代我們,一再訴說我們輕忽的風險。風雨前,請用理性面對,各種突發狀況。

而依然有人愛冒險,風雨前的觀浪是最佳時機,看著浪高的壯觀場面,一輩子也要來看一遍,否則你不會在乎。風雨前的風拍打在岸上,浪席捲整個海岸線,整個碼頭,整個沙灘,整個峭壁,整個岩洞,整個風景,開始受到撞擊。風雨要來了,空氣對流強盛時,隨著高地氣流不斷盤旋天空中,整個氣氛只會開始漸入「佳境」。而風依然呼嘯地吹,亂吹,沒有章法地開始順著地形扶搖直上,撞擊到山壁又如何?逆時鐘的風速夾帶著幾百公尺的威力慢慢推向陸地,雨勢吸收海洋上的水氣,開始將大地順道清洗一番,整個大地夾帶著泥沙,與海岸邊的塵土,來到了城市內陸。


風的形狀不易捕捉,我們在冷熱空氣循環對流下,整個氣候寫下了不同的詩歌等著播送。


就這樣,我們成了「城市難民」。每個人成了狼狽的一員,全身淋濕地跑回家中。風雨只是一小步,真正的危機還未到來。隨著風雨拍打上岸,整個暴風圈只是在陸地上逛完了一圈之後,消逝到地形中,人類的大危機還沒有意識到。我們的正面能量對抗著氣候的強烈威脅只會越顯得越勇敢,不會退縮。人類會建造更大的「諾亞方舟」來對抗可能有的巨變,不管那巨變是什麼,不管那帶來是什麼,人類——即將來臨前的恐懼——進入了杏仁核的大腦的巨變中——已經改變了整個板塊的運作——我們是全體一致的新人類——只會攜手向前。

未來的土地仍在變動中,環太平洋板塊是地震地帶最頻繁的活動斷層,從北、南美洲蔓延日本、台灣與菲律賓、澳洲,滲透整個地層角落,其次歐亞地震帶與印度洋之間地震帶仍不遑多讓。世界的地球災難,眼前上空看見的是氣流的頻繁交流,地底下的交流也會讓人顯得更加惶恐不安。作為「災難難民」的一個成員,不是擔心怎麼欣賞風雨前的美麗夜景,而是在接下來的暴風雨中,在不確定中,我們怎麼看見那唯一的暴風眼?

要走入深層的氣旋中,我們不是要有勇氣,不是需要莽撞,帶著科學儀器還不夠深入的中心位置中,才強烈感受到那不是寧靜,而是一種安逸的自在,一種凝聚而成的力量盤旋在我們四周,我們方向,我們每個周遭——卻在外圍之間碰撞到邊緣又多深裂,有多麽無助與無知。

人與自然的距離看起來很親近,是看起來想與你做朋友,但不是想於你化敵為友,你卻強人所難,離近一步,卻又動之干戈,看來如此親密。自然的邊緣宛如你自己的影子永遠碰不到被月光照射到後的影子有多長,好奇地望著你與自然的關係,其實在你自己的世界畫上我們可以是怎麼樣的朋友。

風雨來了的歇息,看起來很短暫,呼應了風雨不是想休息,而是自然順應著法則在整個生態氣息中不斷交流氣味,氣味是無形的,風也是,也是這種特性,讓風不像水更容易被具體化。風的形狀不易捕捉,我們在冷熱空氣循環對流下,整個氣候寫下了不同的詩歌等著播送。迄依然有個旋律在,音符在整個氣候交替,大氣層在一層一層的環流下,產生了各種波動,影響了氣候發展,整個地球有一股作用力一直在生成,那就是在人類世作用底下的人類活動,強烈抗衡了碳一上一下的交互作用。

地球很美,那是遠在幾萬公尺的高空才能欣賞的景色,同時,那一刻起,暴風圈圍繞的大半個陸地,也只有了解到不是氣象能夠了解真正的氣流圖,也是在外圍之外瞧見與眾不同的魅力。

地球啊!地球,你出生之後的光彩敗興在人類的光譜之上,也因為如此,人類的一群知識份子把你從人類的進步中拉拔到地球不凡的生機中,讓地球在自轉時,感受到的光彩更甚以往,太空中除之寧靜之外,感受不到太陽風暴照射到地球表面會有什麼傷害,因為你還有臭氧層保護我們,而在強大的氣流增強之前,看見的星空視野,除了雲層物換星移之外,就是我們有股說不出的美好跟隨著我們,讓我們安心。我們不是擔心災難,因為人類的能力有限,就算自然反撲,憑藉著人類的強大預測,人類的有限能力也會爆發成極度擴張的能力,感染世界的傳播力只會讓人類更加正視一致性的目標:人類是個有理性與感性齊發,道德性有方位具象的物種,神祇創造了我們,就只是希望在我們做「人」之前,內心的壯大力能夠堅固但又不寡斷,能夠溫柔但能克鋼,以如魚得水的心態,造福人類的心態不平衡,不健全,以及我們對於自身的忽視,讓風趁虛而入,讓內心的風吹得更加空洞。




這風要吹得舒適,吹得快活,人類的努力不是面對外在的聲響,還有空泛的回聲。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文明的意念(三)

說來真是奇怪,人類享受到文明卻與實際上的文明根本是兩回事。就像我們常常在談的多有公德心的思想一樣沒有兩樣。公德心似乎只在文明社會上演,扮演這樣的角色,看起來像是我們不會亂丟垃圾,不會隨意塗鴉,更不會隨意破壞公物,但是作為一個文明人當然不是說你不重複以上的行為,然後你出現在紐約街頭,就不會看見老鼠橫行。環境的髒亂——難道我們在現代都會公園中不會看見有人隨意做出奇怪行為,然後轉個場景在大自然卻不覺得奇怪?例如裸體或者「垃圾」到處都是。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

那隻巨大怪物回頭,不想理會他們,艾維茲、海娜以及洛爾爬上樹幹之後,艾維茲往上看了一下,「那裡似乎有什麼?」,海娜也跟著查看,像是村莊之類的房舍在遠方,還需要走一段路。洛爾想:「那是我們原來的村莊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