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I learn something from Japan

圖片來源:Tim Notari

要我再一次寫食安問題,彷彿要我回到從前寫下老樣的說法。沒錯,我沒什麼新的題材可以寫,但別就此打住,看完這句就掉頭走人。事實上,食安問題,坦白說,我們所認識的生活型態不是食物所造成的,而是整體的生活方式。


常常看其他各國人的生活習慣,哪一國人最長壽?不約而同的答案指向日本人,日本人歸類為最長壽的民族,實至名歸。日本人的嚴謹與教養數一數二,連道路品質,施工狀態好讓人舉起大拇指稱讚。對於日本人的印象,自小就有一套慣用的教養法,對人要敦親睦鄰,對待同儕要有同理心,對於師長則是要有禮貌,吃飯前都要說著「我要開動了」可見一斑。從小的教育——從父母到長輩,到晚輩,到同輩之間,被教導得服服貼貼。日本人的教育是全方位到位的。

然而,檯面上的日本人光鮮亮麗,私下的日本人則是強逼著壓力在背後指名道姓。我們也知道日本人的「後悔」也是名列前茅。哪個日本電視劇或電影在先前就知道愛的重要性——等到了我才知道「愛」的偉大——包括了友情——從動漫的發展總是一直告訴我們有多麽地正向,多麽地激勵人心。

航海王是一部身受大小孩喜愛的漫畫作品,主角魯夫夢想就是成為一名的航海王,從開始結交夥伴以來,從開始有了第一艘船前進梅利號以來,從里程超過數不盡的距離以來,一直深植人心——它沒忘記提醒我們:什麼才是真正的夥伴與友誼,還有理想。這份理想一直緊握他們每個人的心,就是為了達成我們是一體的理念,自始自終沒有變過。

但日本人真的以自己的民族為傲?當然,比起南韓,日本帝國開始從天皇時代,早期的武士精神,藝伎表演到到處取經可見一斑,他們積極向中國、歐美學習,你從文字中發現夾雜著中文字,還有天皇曾經到了歐洲穿著西服的款式可以看得出來,他們就是想成為領導全世界的帝國。

因為保持著好奇的精神,還有積極的心態,日本開始崛起。第一次世界大戰期間,經濟狀況不佳,讓統制派軍人掌管政權,日本開始入侵中國,甚至延續第二次世界大戰爆發,侵入新加玻,甚至來個出奇制勝挑戰經濟大權:美國,開始的珍珠港事變,讓美國對日本宣戰,加入同盟國行列,他在西邊打太平洋戰爭,其他各國則是從諾曼第對抗納粹德國。日本最後因為兩顆原子彈心服口服,無條件投降。日本的戰況學到了教訓,因此加深了日本人對於和平的渴望。

現在是平成二十六年,放眼日本,雖然輸得心服口服,但日本人心中的渴望卻從來沒有變過,日本人雖然勤奮、和諧,但也害怕被貼上猛烈的標籤,受到日本社會虎視眈眈的屈服壓力下,日本人的精神壓力也是相當地大。日本是全球罹患慢性精神疾病最多的國家,最新的統計顯示,有三百二十三萬的日本人罹患精神疾病,比起全球數據四億五千萬的人,可想見,身為在日本的傳統社會,依然有著不是「我想幹嘛就幹嘛」的口語在束縛你就範的原因,雖然日本人最為長壽,可是那是屈服在壓力下而成的自然性格。

人的個性受到了天時地利人和的種種因素,還有種族的元素在,人就變成了什麼樣的人,非洲的割禮不可能就此消失,雖然不合人道,也沒道理存在,但保有此思想的人卻認為這是成長的一大步,你必須接受,男性與女性不接受的結果,就是逃離,就是放棄我不承認我是那一族的一員,位於肯亞的南迪人,喀麥隆北部的多貢人至今保留。文化已經束縛我們是誰,就像 BDSM 一樣的遊戲,你要怎麼想玩?

台灣人的性格,根據我查詢的結果就是好色,自利、貪心,盲目,好聽的說法就是迷戀、熱情、好客,勤勞,流行。我常常不知道如何形容台灣人,不知道如何形容美國人、英國人、以及法國人。美國人也是很勤奮啊!英國人很紳士嗎?法國人,第一的字眼是浪漫嗎?義大利人呢?中國人與阿根廷人呢?人的長期的民族文化,受到歷史包袱的牽連,往往是個傳統與摩登的時空交錯而成的現在的風格。現在的流行的語言文化,還有 emoji 文化,不知道我們發明這樣的年輕物語是告訴我們嬰兒戰後的世代的人,現在是我們當家的時候了?

日本人的歷史受到了第一位踏上這土地的人的影響之下,千千萬萬的世代誕生在這土地上,我們應該知道我們這國的人是該要團結,所以日本人是個團結主義者,比起台灣人的扯後腿文化,我常常不知道,因為要求過於嚴厲是件好事,還是過於自由也是不錯的好事?日本人的世代青年也是挺自由的——現在的日本人不再受到父母的請託,想完於婚事,他們就算可以早結婚,當然可以早離婚,甚至還有為離婚舉辦的活動,簡稱離活。


日本雖然相敬如賓,但內心還是看對方有那麼一點不順眼,我們真的不知道握手的背後是開始玩心機,還是各捅一把刀在背後的心理?


生孩子這檔事,他們也不急,日本父母想含飴弄孫,說真的,越來越有難度,目前日本的生育率在二零一二年的統計是一點四一,幾乎與德國同齊,台灣人的生育率一點一一,實在難看,面對老化人口的增加,這兩邊的差距只會增大,不會減少。想一想,不管是日本或是台灣,甚至其他國家,這兩端的人口——面對近一半以上的單身人口數目,晚婚與不婚的人數若是真的持續增加,全世界的人口發生機率則是在貧窮國家之中,我們怎麼樣面對這樣的極端不平衡?

面對人口的強烈衝擊,雖然我們一直信誓旦旦說人口只會增加,不會減少,但是是本國之內的人口或者他國之內的人口變化之下,看待每一國人的極烈反差之下,未來的真正的變化——包括糧食的輸出與醫療衛生將會產生更大的影響,甚至讓人口不平衡。

你認為美國土地需要居住多少美國人才夠?你認為菲律賓需要留住多少人口才安全?當他們邁向一億大關時,多少人卻是想找個住所都嫌難?中國人的人口擠在大都會中,沒錢的,最後擠在地下中,日本還有膠囊旅店可以選擇,在人來人往的東京街頭,涉谷等地,日本人口擠在繁華的交叉街道下,日本人是個講義氣的民族,隨之到來的應酬文化,伴隨著居酒屋的風氣,流連忘返,忘了自己是誰。

他們雖然很長壽,但籠罩在酒精的催化之下,隨之放縱開來的是女優產業。日本人的成人產業是數一數二,對於女人的好奇,在他們用盡方法深入女性的內在,找到的卻是探究女人的性高潮與再一次。看過日本成人影集的節目的人都了解,性可以高談闊論,在深夜裡播送,性因為是屬於人性的一部分,因此,性怎麼才能起興致,在每個男優身上,都是想解開自己的好奇的大腦,讓自己再次勃起。

可能因為壓力過大,所以才要找地方宣洩吧!「電車痴漢」不知道從哪個地方冒出頭來,甚至大膽在公開場合想要好奇嘗試那種快感,比起歐美的性產業,日本可以想出各類花招,就是吸引日本男性以及他國男性的好奇心與想像的慾望——不管是真實還是拍攝剪輯而成。

再一次了解日本,別只羨慕日本或其他國家。美國雖然是個自由國度,但是只要不合群,起反論,那麼就是挑撥離間,台灣也不遑多讓,日本雖然相敬如賓,但內心還是看對方有那麼一點不順眼,我們真的不知道握手的背後是開始玩心機,還是各捅一把刀在背後的心理?

唉!笑裡藏刀的遊戲玩久了,我們對於真正的人心開始了解,真正該思考,該接受,以及該琢磨的是粗劣的頑石,不是成了鋒利的刀石,而是成為圓融的原石。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極權世界

在極權的世界中,沒有罪惡,因為到處都是罪惡;在極權的世界中,沒有歡愉,因為到處充滿人間喜樂。我們生活在這樣的世界中,在某種「高壓統治」之下,成了某種想要抗爭的動力,漸漸地,我們明白,在民主開花的同時,我們看見自己的醜陋與厭煩。這是個人世間皆非的花花世界,如果你真明白,大概也看得出來,我們的快樂悲傷建立在一條在細長的棉線上,很容易走偏,很容易掉落,很容易被放大,也很容易走火入魔。

生命中的愛情

生命已經產生了裂變,各自不願意各自去包容對方的缺點,於是我們「向左走,向右走」,永遠不會有交集。雖然現在我們要求要有人權,要有人性化的包容,多一分尊重,多一分對他人著想,現在呢?有人說我是為反駁而反駁,於是我提出更有力的說法去證明我說的是對的,是這樣嗎?極端只會走向更極端,今天不是我去反駁而反駁,站在你自己的立場去想,你也可能想要為了說服對方而努力說服對方,所以問題點是——?我相信你自己很清楚。然而,這沒有人,不管忠言是否逆耳,不管是否你愛不愛聽,我們站在「對」的立場去看自己對的有利證據,這場會議終究不歡而散,不是嗎?

之外的事

錯誤不見得是一回事,死亡也不見得是一回事,那我們的一回事究竟是怎麼回事?如果我們能看清那回事。人對於自身,對於自身的規劃與了解,往往在生命與生活之間去理解那人生的全盤格局,就像一位多年的棋手,總是要想路線,才能在一步之前絕對正確。而死亡呢?而人與動物之間的巧妙關係呢?人類從動物身上學到很巧妙的「機關」,把一隻死亡動物解剖了,還是不知道他們的技巧與技術關鍵點在哪裡,我們只學到「重點」,但學不到動物真正的你我關係圖,原來不是表面上看到的那一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