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存亡(續)

圖片來源:Keith Davenport

「你找到什麼?」傑瑞絲在薩克的車上問他。
「一個關鍵『證物』。」


「證物?又不是辦刑事案件。」浿坦皺著眉不以為意地說。
「你知道你在實驗過程中,所採用的分離技術,分開其中的兩方物質的重要關鍵點上嗎?」
「有什麼問題嗎?」

「你所採用的分析,明顯少忽略了一項。」
「哪有,那個物質萃取完之後,還有什麼?」
「的確是沒有要增加,但是分析出的物質明顯是不正確。」
「意思是說,裡面還有?」
「不是,而是這實驗室的環境的狀況不對。」
「你是說溫度,還是空氣?我不懂你的意思。」
「是說,那分析出的物質明顯不適用那『環境』。」
「那為什麼之前會成功?」
「我沒有說是成功,那應該只是半實驗成品,你的愛犬呈現那種狀態,應該是出於冰櫃之緣故。」

「冰櫃?所以我們需要一個冷凍櫃?」

「算是吧!」

薩克看著前方,然後轉個轉角,指向前面那棟原來的診所後方,「我們從這裡進去。」

薩克停好車,傑瑞絲下了車,手上提著基本實驗工具,浿坦一派輕鬆,看著「後門」,這附近的雜物、垃圾堆,排水溝,附近還可能有流浪漢出沒。

薩克用鑰匙打開後門,然後走下樓梯,進入原來的工作場所。傑瑞絲後方跟上,浿坦在後。

「你看前方的實驗情況,你就明白了。」薩克對傑瑞絲說。

前方有個小型的冷凍室,氣溫低於攝氏零度以下,裡面還有已經結凍的顯微鏡,但真的派不上用場。

「我找找大衣吧?」

薩克找到兩件,除了自己要穿的以外,但那兩件大衣已經破損嚴重,保暖效果有限。

「你什麼時候有這個實驗室?」傑瑞絲問。

「這是後來實驗時才建造的,就把冰櫃重新打造而已。」

這間實驗室只可以容納一人而已。

「你自己進去看吧!」薩克指著前方。

傑瑞絲走了進去,但空間真的很小,浿坦只能在外等候。

「你的顯微鏡都結冰了!」傑瑞絲在裡面喊。
「當然,這很容易,我清了很多遍都不能消除。」
「我根本看不到。」
「你那些飼主的愛犬怎麼辦?」浿坦問。
「全部擠在一起囉!」
「你太不尊重牠們了吧?」
「冰櫃裡的數量根本不多,你不用擔心。」
「你是全部放在一起?」
「沒有,大概兩三隻湊一起吧!」
「米娃在哪裡?」

「牠被放在這裡了。」薩克指著右上方其中一個冰櫃。

浿坦拉出了冰櫃,看到米娃依舊完好如初。

「這真的像奇蹟。」浿坦看著米娃。
「你可以進來一下嗎?」傑瑞絲大喊。
「怎麼了嗎?」
「你進來就是了嘛!」

傑瑞絲冷得發抖,但是走出來的同時,不忘看著薩克走進去的樣子,傑瑞絲則是半個身子在外頭看,這間「冷凍室」沒有門。

傑瑞絲手了出來,邊抖邊指著顯微鏡上的東西。

「什麼?」
「你看!」
「你不是說結冰了?」
「但是......」傑瑞絲邊抖邊觸碰顯微鏡的鏡頭。

薩克用手掃除觀看鏡頭上的冰,他的手也同樣在顫抖。

顯微鏡所看著物質,看起來有微微的亮光,但由於氣溫很低,所以也可能水氣造成亮光形成,加上其實在顯微鏡下觀看其實也看到水的物質形體,看不見什麼特別之處,因此,薩克不了解傑瑞絲到底看到什麼。

「你到底想說什麼?」
「我真的看見了!」
薩克再看一次,「沒有啊!」

那物質類似放射狀的散射,但不是直線型的方式,而是折射式,且還是隱形的模式,傑瑞絲所看見的應該只是尾端。

薩克的車子停在後門之處,明達葉既然知道洛爾的「下落」,那麼要追查奇光石的線索,對她而言其實輕而易舉。而同樣位於羅伯特克科學研究所的那些工作人員,目前也只有少數人士接管傑瑞絲、凱茵絲的工作,而這專案屬於高度機密,因為政府部門不希望高度宣揚這神奇物質落入不肖份子手上,這物質神奇難解,只有少數的科學家能夠破解,如何提煉高濃度,降低副作用,並且合適每個人,這就是每個科學家的難題,由於實驗動物的失誤,造成一次又一次的不可彌補的錯誤,因此總是很小心研究。



明達葉站在羅伯特克科學研究所的前方,她想找她的「夢中情人」會面,只不過她不像過去所穿著的軍裝一樣,而是換上了專業形象的工作服,喬裝成這裏的一份子。

「我來找你了,小洛!」她叫出他的小名。

她大步走了進去,每位工作人員也不時盯著她的身材瞧,雖然她穿得已經很「保守」了。

「嗨!」有其他工作人員對她問好。

她也同樣向他們問好,也有人問她是否是新進人員,她也點頭說是,我第一天上班。

「你知道洛爾在哪一間實驗室嗎?」她問一名女子。
「他在十九樓。」
「謝謝你喔!」
「你是?」
「我是今天來報到的助理。我叫珍德。」
「我是海娜,這裏的實習生。」
「很高興認識你,海娜。」珍德微笑以對,但背後笑裡藏刀。



她走進了電梯,海娜則是與她擦肩而過之後,不時回頭看看這位年輕貌美的小姐的身材,「洛爾有認識這樣的女人?我真是意想不到,難道她是他的新歡?」

海娜不以為意,做自己的工作,繳交主管或科學家們要的文件等等資料。

明達葉按了十九樓的按鈕,電梯門關了起來,當然這空間裡,不只她一人,還有其他人員。

那些人員不時瞄了她一眼。



十九樓到了,電梯門開了,裡面只剩下獨自她一人。她走了出來,走到了其中一位工作人員的辦公室前,「請問洛爾的實驗室在哪一間?我是新來的助理。」

「前方左手邊,第二間就是了,上頭有標示他的名字。」
「謝謝!」明達葉禮貌答覆,接著,心想:「小洛,我來找你了!」

她走到了辦公室門前,但實驗室的門是半開的,她還是禮貌地敲敲門:「請問洛爾・喬爾斯?」

沒人回應。

「哈囉?」

沒人回應。

明達葉認為這是不錯的機會,於是直接走進門,走走他的辦公桌上,還有這附近的實驗桌上等等區域,找一找她真正想要的。

洛爾在茶水間,倒水喝,順道休息。



洛爾準備走回自己的實驗室,中間有人告訴他,有一位女性找他,而他認為難不成是凱茵絲?

他快步向前,走回自己的實驗室。這時,明達葉在後方的實驗桌上找東西。

她感覺他快要回來,走回前方的辦公桌,看了看桌面,有點凌亂,趕快收拾一下,全部丟進抽屜。

洛爾在接近自己的實驗室,瞄到一個女性的身影。他認為那真的是「她」。

「凱茵絲,你回來啦?」洛爾一進門就喊。

「你怎麼不說話呢?」

明達葉起身回頭看著他,他才驚覺不太妙。

「你又要幹什麼?不是跟你說過這裡沒有!」

「小洛,幹嘛緊張,我又不會吃了你。」明達葉走到了門口,然後轉身,手則在後方把門反鎖。又走到了前方,雙手圍繞在洛爾的肩上。


洛爾一把推走他。「別來煩我。」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極權世界

在極權的世界中,沒有罪惡,因為到處都是罪惡;在極權的世界中,沒有歡愉,因為到處充滿人間喜樂。我們生活在這樣的世界中,在某種「高壓統治」之下,成了某種想要抗爭的動力,漸漸地,我們明白,在民主開花的同時,我們看見自己的醜陋與厭煩。這是個人世間皆非的花花世界,如果你真明白,大概也看得出來,我們的快樂悲傷建立在一條在細長的棉線上,很容易走偏,很容易掉落,很容易被放大,也很容易走火入魔。

生命中的愛情

生命已經產生了裂變,各自不願意各自去包容對方的缺點,於是我們「向左走,向右走」,永遠不會有交集。雖然現在我們要求要有人權,要有人性化的包容,多一分尊重,多一分對他人著想,現在呢?有人說我是為反駁而反駁,於是我提出更有力的說法去證明我說的是對的,是這樣嗎?極端只會走向更極端,今天不是我去反駁而反駁,站在你自己的立場去想,你也可能想要為了說服對方而努力說服對方,所以問題點是——?我相信你自己很清楚。然而,這沒有人,不管忠言是否逆耳,不管是否你愛不愛聽,我們站在「對」的立場去看自己對的有利證據,這場會議終究不歡而散,不是嗎?

之外的事

錯誤不見得是一回事,死亡也不見得是一回事,那我們的一回事究竟是怎麼回事?如果我們能看清那回事。人對於自身,對於自身的規劃與了解,往往在生命與生活之間去理解那人生的全盤格局,就像一位多年的棋手,總是要想路線,才能在一步之前絕對正確。而死亡呢?而人與動物之間的巧妙關係呢?人類從動物身上學到很巧妙的「機關」,把一隻死亡動物解剖了,還是不知道他們的技巧與技術關鍵點在哪裡,我們只學到「重點」,但學不到動物真正的你我關係圖,原來不是表面上看到的那一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