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Think or not

圖片來源:Hans Olofsson

我到現在為止,所談的任何東西,都是很基本的東西:人、道德、教義、經濟、政治、環保、心理、教育、愛情、動物等等數不盡。我一直倡導最基本的東西,如果基本的東西已經毀壞,那麼說明後面的階段根本沒有用。哲學是一個很好例子,什麼是哲學?哲學談的就是人生的意義道理的那一個區塊,什麽是意義?就是有意思的那個區塊——而正確的解釋在後續〈意義論〉仍得不到解答,我只能普遍告訴你,哲學家討論的意義的東西,實在沒有多大的意義道理,現在的問題是前面已經出狀況了,你還要到後面來救火嗎?


來看看「哲學家」定義哲學吧!我們請出英國哲學家羅素(Bertrand Russell):


哲學:就我對這詞的理解來說,乃是某種介於神學與科學之間的東西。它和神學一樣,包含著人類對於那些至今仍未科學知識所不能肯定之事物的思考;但它又像科學一樣,是訴之於人類的理性而不是訴之於權威的,不論是傳統的權威還是啟示的權威。一切確切的知識屬於科學;一切涉及確切知識之外的教條都屬於神學。但介乎神學與科學之間還有一片受到雙方攻擊的無人之域,這片無人之域就是哲學。


還有嗎?蘇格拉底的定義是——既然他自稱為愛智者,今日泛指哲學字詞的由來,他認為我唯一所知道的是我什麼都不知道,因此保有無知的精神,追求探索真知是一個模範。

還有嗎?諾瓦利斯(Novalis)認為,它是科學之母,哲學活動的本質就是精神還鄉,凡事懷著鄉愁的衝動到處找尋精神家園的活動稱為哲學。

還有嗎?愛因斯坦定義哲學:如果把哲學理解為在最普遍和最廣泛的形式中對知識的追求,那麼哲學顯然可以稱為科學之母,基本上他是贊同諾瓦利斯的說法的。

還有嗎?中國的哲學家呢?《易經》的說法為:「形而上者謂之道,形而下者謂之器。」還有呢?胡適認為凡研究人生切要的問題,從根本著想,尋求一個根本的解決,這種學問稱為哲學。

還有嗎?哲學系教授迪特・托美(Dieter Thoma)認為哲學無法被清楚定義,外界對於哲學的合法性所加諸的壓力,迫使證明哲學去證明它自身的重要性,也就隱含著思考的學科基礎,一種過程。

應該沒有了吧?然而,不管有多少人想試圖定義哲學,現在我們對於哲學的定義,已經宛如最簡單的說詞——笛卡兒所言——我思故我在——所決定的方向。換句話說,思考與人類的靈魂本身就已經讓我們夠繁複頭痛了,現在再來定義人類最內在的中心思想,那麼簡直要我們的命。我的看法依然保持最單純的思考:人的想法往往自我矛盾衝突。

你可曾看過哲學家一致有共識,認為二元論與唯物論其實源自於同一種理論?你可曾見過哲學家將人類的最清楚的定義,洋洋灑灑讓每個人都理解,連三歲小孩都懂,甚至包括動物?當然沒有過,否則理論不會一分為二,幹嘛去定義弦論,量子理論或者平行宇宙?這些既然是人想出來的,難道原先沒有問題?

你怎麼清楚知道你有意識?你怎麼知道你看懂我寫的文章?你怎麼知道電話響了,你要接聽電話,你是怎麼打出每一個字?你是怎麼閱讀每個文字,了解我言每段意思?因為你有思想,你有知識,你有常識,你有教育背景提供的理論,你怎麼知道食物是熟的?你又是怎麼知道生的食物可能讓你食物中毒?因為你有從小到大教導的常識,所以你當然了解,可是我們現在談的是「哲學」呢!你為什麼又知道這些你知道的常識、理論、你又為什麼知道你有思考能力......這些接下去談的道理,可能又回到意義論的老掉牙的理論,只是一堆文字,沒重點可言,因此,哲學的定義,就是不要定義——不要去定義老是迴圈的理論。

那研究哲學的意義是?倒不如這樣想,現在人類所談的所有東西,都是人類思考所延伸出的理論,因為你的大腦有「邏輯」意義,拼命想找出解釋,因此,左腦發達的你們配上右腦感性的你們碰撞下來的解釋就是這種因為某些東西加上情緒而導致那個發生的結果,因此才有因果論。但有因果論可言嗎?過去曾談過因果論是人腦推論透過演算機制所推導的一種流程結果,這種已經告訴我們若 p 則 q 的結果性,但是草的生長是因為土地的關係,還是因為雨水的滋潤所導致?什麼才是主因?那麼變因的結果會導致草不會生長嗎?你可以試試看,看看因素到底先有雞還是先有蛋的重複問題。

既然我們都在談邏輯的衍生問題,人類無法清楚定義「人」的定義,那麼人自然在哲學內的思想牆內打轉,你認為思想的由來,是一堆細胞的推演,還是你的靈魂告訴你,還是基因在搞鬼,或者是原子也有思考能力?

如果我告訴你大腦讓你很有意識感,那麼直覺的由來是根據經驗,還是你的自然反應,還是鐵定敲你的膝蓋,你的小腿肯定會抬起?什麼才是最直接的臨床反應?你有思考反應的快速答案嗎?一秒鐘有多短?你的意識反應不到幾百毫秒,你的意識能夠證明是感覺在主導,還是你的意識鐵定參一腳?看著腦電腦,我們能夠察覺最細微的變化,還是非得拉長波段呢?要拉多長呢?直到一直線嗎?

我才說,我現在所談的都是非常非常非常最基本的問題。既然你無法定義——或者你能定義某些東西,但是為什麼不給伊斯蘭極端份子機會,讓他們建立伊斯蘭國呢?因為反美反歐洲,還是基督教派與伊斯蘭,一見到就要展開復仇,開啟聖戰?人權的定義失了方針,再談談人權,甚至是人,簡直是從後方看著最前方的曙光,於事無補。

遜尼派與什葉派,同屬伊斯蘭國家,屬於穆斯林的大本營,但因為內的細節的不同,讓兩派人馬各自有自己的擁護者;禮拜的方式有不同,是其中之一,但許多問題也是因為一種強行的壓力讓伊斯蘭國家不斷受到來自自由派的推進,造成無法推展自由。阿拉伯國家也是其中一,女性的地位低落——而來自非保守國家的其他國家也是受到傳統、貧窮、法律等等的壓迫,讓女性無法抬起頭——保守派基本上,受到宗教的因素影響下,當然有政治的參雜其中,造成更多的分支主義。納粹全數陣亡了?沒有納粹主義依然有支持者,只是少數人。右翼份子與左派份子,不會因為簽署條約在先,就不打仗,不發射飛彈,不讓無辜百姓受害,事實上,白紙黑字的書本不能成為最好的呈堂證供。

常常就像在我談的,邏輯是人類想出來的東西,如果邏輯正確,那麼邏輯的這一篇維基百科頁面就不能「更動」,連創辦人都不行,但是已經被人寫下了,如果邏輯真正正確——寫下的人的邏輯也是正確,那麼邏輯應該只有一個人撰寫,但受到語言的主導,每個國家的邏輯似乎也受到文法造成邏輯的改變,人不尚完美,難道臭蟲不在裡面搞怪?何況,邏輯涉及悖論的矛盾思考,那麼原因到底是什麼來造成邏輯成為完美的黃金定律呢?

文法造成主詞與形容詞,還有前因後果的矛盾問題,拿熱門的電車難題來談好了。來自美國、法國、韓國、以色列的受試者回答基本的電車難題問題,三百一十七的的人們使用本地語言與學習的語言來回答。結果是學習語言的人們有三成三會推人,但是說自己的母語時,只有兩成,換個西班牙人來參與好了,母語回答有一成八,使用所學的語言,四成四的人願意推人。這可是有七百二十五名的西班牙人加入的實驗,一半左右使用母語,另一半左右使用外語,造成的不同落差懸殊,你可曾讓邏輯五體投地,永遠像太陽的位置不變——但是內部卻是異常波動。

邏輯有變,沒有完全成立,不變的東西。時間經過長年的推演,任何東西已經只剩不屬於當今還留於我們的東西,人類死後帶走的只有大腦的記憶歲月,身體剩下白骨,你可曾相信你是上天堂找到太陽神,還是與黑帝斯作伴?或者阿努比斯?或者見到濕婆神?而他可會收留你,還是拒絕受理呢?一切已經不如以往,我們永遠不知道未來經過大範圍的時間,地球會看起來像是什麼模樣,雖然人類努力讓它成為綠色星球,但在另一方面,黃色星球的間接結果也是我們後來不樂意見到的,能否碳中和,能否讓星球栩栩如生,生生不息,就看我們的造化了——但別弄人。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

那隻巨大怪物回頭,不想理會他們,艾維茲、海娜以及洛爾爬上樹幹之後,艾維茲往上看了一下,「那裡似乎有什麼?」,海娜也跟著查看,像是村莊之類的房舍在遠方,還需要走一段路。洛爾想:「那是我們原來的村莊嗎?」

空泛的進步(續)

我們這樣算是一種進步嗎?或者說是「退步」?怎麼才能算是一種「進步」?自從發明網路之後,我們加速溝通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效率」之後,自從改造工廠的處理方式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往左滑是不喜歡,往右滑是喜歡之後,我們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了快速約會,可以認識許多人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