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分裂(續)

圖片來源:John Tann

那隻巨大的多眼猛獸依然在後方追趕,黑猩猩坐在獨角猛獸上,怎麼樣都逃離不了牠的追擊。
黑猩猩蹲下腰朝著獨角猛獸指著後方。

獨角猛獸其實看不到後方,但從跑步聲就可以聽得出來,依然想要吞下牠們。


就像草原上的獵豹追趕羚羊似的,這兩隻動物也同樣面對比牠們大上好幾倍的動物的進擊。

在樹林中,跑在雜草間,還要小心樹幹,以免一頭撞上,但對多眼猛獸來說,彷彿失心瘋一樣,樹幹又如何?撞倒了依然向前進。牠巨大的身軀,樹幹被牠倒向各地,黑猩猩不時回頭看,就看到一隻彷彿吃了定心丸的龐然大物一樣,一定要吃到牠們才罷手。

獨角猛獸往左邊方向逃,多眼巨獸則是追往左邊,甚至直接以更捷徑的方式追到牠們面前,眼看多眼巨獸張開大口撲向牠們,獨角巨獸則是及時閃過,逃往右邊。

多眼巨獸身上的多隻眼睛一起發射光束,獨角巨獸,聽到聲響,黑猩猩則是拍打獨角猛獸的左右臉頰處,要提醒牠攻擊從何地方來;獨角猛獸則是往反方向逃竄,但是在轉換方向時,依然被雷射光束擊中身體後半部。身體的鮮血直流。

牠忍著傷,依然逃往。這時候,牠的兄弟從後方追來,而牠的母親則是在更後面。另一隻獨角猛獸飛撲到多眼巨獸的身上,然後用牠身上的角往背部刺。多眼巨獸痛得起身,而在背部的獨角猛獸差點被甩落地面,但是頭上的角依然勾住傷口。

多眼巨獸樹立原地,而另一隻獨角猛獸被甩落地面,頭上依然有著牠透明的血液。

牠們的母親直接衝撞上來,把多眼巨獸撞到另一邊。

牠們的母親則是走上前去,看看牠是否有氣息。

「呼......呼......呼......」多眼巨獸氣喘吁吁。

冷不防地,多眼巨獸咬住母親的左前肢。母親也痛得立刻還以顏色,衝撞牠再一次。牠撞擊著樹幹而停了下來。牠看了牠一眼,就回頭而去。

牠依然沒死,身上的多條光束朝向母親射擊,一隻獨角猛獸瞄到一眼之後,上前保護自己的母親,而結果卻是一隻陣亡,牠身上的角撞擊到母親的背部,而母親則是意外也受了重傷。

黑猩猩騎著的那隻獨角猛獸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牠親愛的兄弟在這次的鬥爭中身亡。牠走上前去,黑猩猩則是跳了下來,撫慰牠,母親則是倒在一旁。

獨角猛獸朝著母親走去,看看這附近有什麼可以讓血不要流。

黑猩猩走在樹林中,找了幾片大樹葉,安撫獨角猛獸的母親傷口。

那隻多眼巨獸依然在垂死邊緣掙扎呼吸。然而,奇怪的事發生了,那隻多眼巨獸慢慢變成了透明的形狀,然後慢慢地消失不見。接著就看見亮晶晶的東西灑落在四周。

黑猩猩其實並不知情,牠的眼睛看著牠們兩個,誰有心情面對邪惡的最後狀態?

元神很痛苦,牠的精神彷彿著了魔似的,兩種受到實驗結果以及草藥的作用下,內心佔據了邪惡與嫉妒。那位原住民其實並不知道牠到底是怎麼回事,他吃的時候好好的,副作用頂多就是腹部疼痛,有時候一點偏頭痛,但這些作用有些人並不會有,或者有時吃了根本沒事。怎麼給了這隻黑色貓咪吃了之後,差異如此之大?

那位原住民把元神抓了起來,看看牠的臉孔。

臉孔呈現由綠眼睛轉回深黃眼睛,甚至可以看見白色的樣子。臉頰異常膨脹,兩耳變得感覺很敏銳,隨時在動。

他看了看之後,然後把牠放在地板。元神變得焦躁不安。

原住民問他的妻子:「%GFG%GOWBJG?」

妻子指著火爐上的東西:「FJFGHSMCG。」

「HDGNRY6FG。」

妻子把一個東西丟給他。

原住民又把元神拿起來,然後硬是把牠嘴巴給拉開,丟下一個不知名的東西到牠的胃裡。

元神陷入昏睡狀態。

等待一會兒,元神不明不白的醒來,感覺很有活力的樣子。

「哇!這是哪裡?哇!你是誰?」
「哇!我怎麼沒見過你們?」

原住民看見了一個鬱悶的黑色貓咪,轉變很有精力的黑色貓咪,有點受寵若驚。

原住民指著元神反問他的妻子:「DFH%GHSGPP?」

「FGQJ!」
「JHH。」

黑色貓咪不斷在屋子裡跑來跑去,跑到那個原住民有點開始不耐煩。

趁著牠接近他的時候,抓住牠的尾巴,以頭下腳上的方式懸吊著,然後用一手握住牠的頭,把牠的頭硬是轉到原住民的面前——元神笑得很開心。

原住民把牠搖一搖,他認為妻子丟給他的東西怎麼還沒有發揮完全功用,因此在過程中才會發生這樣的現象。

元神笑得更樂了:「哈哈哈哈哈哈......」

突然之間,牠安靜了下來。

他想大概發揮了功用,元神頓時呈現呆滯的狀態。

原住民把牠放在地面,然後用兩手指撐開牠的兩隻眼睛看看狀態是如何。

「HDFHJ。」原住民笑了笑,心想安心多了。

元神的眼睛由綠色轉變成米黃色,中間的瞳孔夾帶著金色。


血依然在流,不管怎麼安撫,止不住血液的流動,傷勢可能太重,加上體積龐大,所以移動速度有限。獨角猛獸的母親,漸漸地在一呼一吸中,沈睡死去。

獨角猛獸頓時成了孤兒,牠不敢相信,不斷用額頭觸碰母親,並且哀嚎。

「嗚......」

黑猩猩看著牠,不能做些什麼,然而雪上加霜的是,危機並未解除。

多眼巨獸雖然已經成了閃亮亮的飾品,但是不只有一隻在盯著他們,而比牠們更小的生物也傾巢而出,看起來像是撿拾屍體的一種黑色蟲子,從草叢縫隙中慢慢爬上牠們的母親以及死亡的獨角猛獸的身體上。

牠們會釋放一種有毒的汁液在屍體上,幫助快速腐蝕身體的骨骼、肌肉還有皮膚,甚至裡面活動尚未死亡的細胞,也會一旦腐蝕殆盡。

一隻悄悄從背部進入母親的身體內部,而牠們依然不知情。

另外一隻也跟著進入,接著是四隻、十隻、二十隻成群結隊地進入。

一隻慢慢爬到另一邊,被獨角猛獸督見,嚇得跳開。

而黑猩猩則是用手揮舞,想要趕走牠,然而不揮手還好,一揮手,黑色蟲子立刻認為有敵意,展開攻擊。

牠跳到黑猩猩的臉部,然後用雙顎咬住鼻樑,然後慢慢往上爬,黑猩猩只是感到搔癢,又再一次摸自己的鼻子,趕牠走,牠又跳到牠的背部,慢慢爬進牠的肛門附近,然後用力一咬,黑猩猩又感到疼痛,摸摸自己的臀部,但是牠已經跳開。


而毒液已經進入牠的身體內部......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極權世界

在極權的世界中,沒有罪惡,因為到處都是罪惡;在極權的世界中,沒有歡愉,因為到處充滿人間喜樂。我們生活在這樣的世界中,在某種「高壓統治」之下,成了某種想要抗爭的動力,漸漸地,我們明白,在民主開花的同時,我們看見自己的醜陋與厭煩。這是個人世間皆非的花花世界,如果你真明白,大概也看得出來,我們的快樂悲傷建立在一條在細長的棉線上,很容易走偏,很容易掉落,很容易被放大,也很容易走火入魔。

生命中的愛情

生命已經產生了裂變,各自不願意各自去包容對方的缺點,於是我們「向左走,向右走」,永遠不會有交集。雖然現在我們要求要有人權,要有人性化的包容,多一分尊重,多一分對他人著想,現在呢?有人說我是為反駁而反駁,於是我提出更有力的說法去證明我說的是對的,是這樣嗎?極端只會走向更極端,今天不是我去反駁而反駁,站在你自己的立場去想,你也可能想要為了說服對方而努力說服對方,所以問題點是——?我相信你自己很清楚。然而,這沒有人,不管忠言是否逆耳,不管是否你愛不愛聽,我們站在「對」的立場去看自己對的有利證據,這場會議終究不歡而散,不是嗎?

之外的事

錯誤不見得是一回事,死亡也不見得是一回事,那我們的一回事究竟是怎麼回事?如果我們能看清那回事。人對於自身,對於自身的規劃與了解,往往在生命與生活之間去理解那人生的全盤格局,就像一位多年的棋手,總是要想路線,才能在一步之前絕對正確。而死亡呢?而人與動物之間的巧妙關係呢?人類從動物身上學到很巧妙的「機關」,把一隻死亡動物解剖了,還是不知道他們的技巧與技術關鍵點在哪裡,我們只學到「重點」,但學不到動物真正的你我關係圖,原來不是表面上看到的那一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