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分裂(續二)

圖片來源:Ioannis Karydis

艾蓮娜一個人在河邊望著發呆,她看著寧靜的水面,心裡滿是無奈與擔心,她與艾維茲從山洞逃到了這裏,竟然被一隻老鷹給抓到了這裡?她不知道該怎麼回去。手裡拿著一片葉子不斷翻動水面,她摸摸自己的額頭,「嗯,這到底是什麼標記?」她真的糊塗了。


那對姐妹倆其中之一的妹妹在遠方看見了艾蓮娜不知道在幹什麼,她好奇地觀望著她。接著她走上前去,想找她談談話。

「嘿!」
「嘿!」
「......這個,你還好嗎?」妹妹說話有點吱吱嗚嗚。
「我......很好。」
「怎麼了嗎?」艾蓮娜繼續說。
「這個......我知道你應該從很遠的地方來,我想知道你到底是什麼樣的人。」
「我?你是懷疑我?」
「不是,我不是這個意思。」
「那你問這個問題是?」
「因為發生那不幸的意外,族人紛紛討論說是你因為把厄運帶來給我們......」
「帶來給你們?發生族人被刺身亡的事情,不是我願意見到的啊!」
「況且,他沒有告訴我,只是說那關於『鑰匙』之一事......」艾蓮娜激動地說。
「鑰匙?」
「那不是鑰匙,只是一個權杖機制而已。」妹妹趕快解釋。
「權杖機制?」
「那只是一種授權而已。」
「我越來越不懂了。」艾蓮娜很好奇。
「長老會看對眼,會把一個權杖機制授權給託付的人,對方有責任保管它,並且解答機制上的關鍵訊息,才能獲得正式認可。」

「你記得它長得什麼樣子嗎?」

艾蓮娜拿起葉子的尾部在地上大致上畫出它的樣子。「就是......這樣......這樣。」

妹妹接著接過艾蓮娜手中的樹葉,然後在地上指出,問題在三個關鍵點上的提示。

「你看,這機制設計成這樣,一定有它的道理。」
「你有仔細摸索過嗎?」
「沒有。」
「據我的了解,族人過去能被順利解答出來,目前只有我姊姊一人而已,但是不完全。」
「很難嗎?」
「我不知道,題目不在我手中,只有解題人才能知道。」

那位成年的年輕人也在遠方看著她們兩個。他不知道怎麼回事,但他相信她不是那種人,不過他們的父母可就不是如此了,連那位長輩也認為她是厄運的象徵,要把她趕出這部落。

成年的年輕人也走了過去,妹妹與艾蓮娜還沒有發現到他,不過在後方的父母可就在屋子旁的門邊看得很小心。

他們長輩的觀念比較傳統,認為長老的話雖然是正確,但是只要發生某些事故,神使的話才是正確的指引,不是長老,畢竟長老是聽從神使的話辦事,神媒才是做事的人,神使是觀察,不參與。

「HDFG$%chdgh。」
「HDFY$%jh。」妹妹回答。
「KHY^dfh。」成年的年輕人要趕快叫她離開這裡。
「DFHseyhDE?」妹妹問。
「KDFYerj^#&5。」
「@GJRgh)DF。」

她們兩個還是不走。父母以為叫成年的年輕人呼叫她們離開這裡比較管用,但是她們依然在這裡。

父母其中之一的父親眼看情況不對,上前要驅趕她們離開這裡,甚至放逐她們。

「hsfgER$!」

「heRy&*LGFH$%($%&h!」成年的年輕人要阻止自己的父親驅逐她們,因為她們破壞的禁忌,竟然帶回外人來之後,不用付任何責任?

妹妹緊抓著艾蓮娜的手肘,不肯放手。

「你們是要我離開是吧?」

「我走!」艾蓮娜眼看情況不對,試著鬆開妹妹的手離開。

父親的手指握緊拳頭,本來要教訓自己的兒子還有青梅竹馬的妹妹,但是眼看她要離開,心裡鬆懈不少。

艾蓮娜鬆開妹妹的手肘,往旁邊走去。

妹妹上前跟去,父親卻走上前去,擋住她,並且告訴她:「dfgdfg34…...」

成年的年輕人也想往前,但行動之前卻欲言又止。



艾蓮娜走著走著,看見後方的兩個人沒有跟來,心中很無奈。雖然他們兩個挺她,但是礙於傳統,只能就範。

但她並不因此寂寞,因為走了一段路之後,那隻小生物從後方跟著她走,艾蓮娜並不知情。



天剛亮,凱茵絲迷糊著睜開雙眼,看見前方睡著的喬......

「喬,你知道嗎?我剛剛做了這個夢!」凱茵絲想把夢境告訴喬,但事實上的是喬早已經整理好的裝備準備出發。

「我在這裡!」喬在前方約二十公尺處,等著她。

「你怎麼在這裡?」
「你還在做夢?醒醒吧!要出發了!」喬走過去,接近她的位置告訴她。
「啊!」凱茵絲驚慌。

凱茵絲連忙找找還有什麼裝備遺留原地。

「都在這!來吧!」喬比了個揮手的手勢。

凱茵絲穿好鞋,跑上前去。



「你怎麼這麼早?」凱茵絲問。
「我本來就這麼早起。」
「現在要怎麼走?」
「按照他給我們的指示!繼續向前走!」



艾蓮娜一個人清晨就被趕了出來,經過昨日的睡眠,其實並沒有睡好。其實昨日的情形是:

艾蓮娜在姐妹倆的家中談心,談到了事情的發生經過,但外面的族人早已風聲鶴唳,到處指責這外人的不是,怎麼來到了這裡,就出事了?長老一定是看走眼,才會讓事情受到了懲罰,有一個族人被迫犧牲,長老給的舉動根本是錯誤的決定,族人不認為這是未來的好的前兆,一定是惡兆的開始,怎麼這位長老看走眼了呢?

長老的指派是由族人作為代表,但是是以經驗與信任作為取勝的指標,族人推舉的長老是受到神媒的鑑賞,他認為是可能作為代表神的旨意來做的決定,還是神給的指令讓神媒誤會了?有些族人也這樣猜測。

神使也在外地看看他們的舉動,神媒也會觀看,神使給的動作受到了一定限制,不可以親自出馬,以免受到了誤解之意,以為神真的發怒了,真的讓族人污衊了原來的美德,這是很要不得的一件事,你竟然敢說神祇是錯誤的!那麼你不配作為族人的一群,你要離開此地,放棄所有一切。

族人們繪聲繪影,神媒與長老為了安撫情緒,特地找來一群人遊說,但是遊說的效力似乎不夠突顯族群的團結精神,因此,神媒認為有人在搞鬼,想要我們分裂。

昨日的「聚會」根本不具效力,艾蓮娜想起昨晚的情形。

她們三人根本無心參與,外面的營火就算熱情,但是心中卻是冷冰冰的。她大概知道是怎麼回事——因為她與阿卡安在學習英文時,就聽說類似的八卦,但她不知道的是阿卡安其實是被迫參與這次的行動。


小生物在上頭看著她,而那位小女孩也在找牠。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

那隻巨大怪物回頭,不想理會他們,艾維茲、海娜以及洛爾爬上樹幹之後,艾維茲往上看了一下,「那裡似乎有什麼?」,海娜也跟著查看,像是村莊之類的房舍在遠方,還需要走一段路。洛爾想:「那是我們原來的村莊嗎?」

Everyone is complaining

每一個人都在「抱怨」,打開報紙——不,我說的是打開網路上的「報紙」頭條,當你看到一則新聞的反應之後的表示心情圖示點選你認為符合你心境之後,你就看到網友的「抱怨」;沒有心情圖示?你還是能夠見到網友的自身經歷,符合其他讀者青睞的,就會表示按個讚,或者把它推舉成為最前頭的推薦,你可以看到網友的冷嘲熱諷,以及最讓人最不受歡迎的留言,這像是一個社會縮影,我也「曾」留言過;現在,我「幾乎」不想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