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The Planet You Know

圖片來源:Bureau of Land Management Oregon/Washington

再看一次《明天過後》的電影情節,歷歷在目,洪水襲擊紐約市中心曼哈頓時,我還是不敢相信。我悲從中來,不知道這樣的「虛假」的情節,是否真實在紐約市上演?如果真的發生,是不是人類自食惡果所導致?


你認為呢?或許是吧!這一星期大概可以稱為空難週吧!(七月二十日到七月二十六日),發生了三起空難意外,兩起指為人為,另一起則下落不明,不管原因是什麼,我們要在悲傷裡度過,怎麼回事?人沈浸在哀傷的歲月中,這怎麼行?人不是應該要堅強,要樂觀點嗎?看到失事現場,滿地不完整的遺體,屍塊掉滿地,作為家屬的怎麼能不心如刀割更甚一層?那種不完整的大體,作為有生命的尊嚴人,看得於心不忍,我們當然只會更憤怒,更加一把火只想往大官發洩!為什麼會這樣?我的家人為什麼好好的去,送回家的卻是一具冰冷的身體,你叫我怎麼接受?你說:這樣的責任,再多的道歉與賠償能夠喚回我的家人嗎?

復興航空總經理不斷道歉,也是滿頭掉淚,然而,現在的問題不是指向為何會發生,而是人類——看遠點——為什麼人類學到的真正教訓——在加薩走廊的那些無辜民眾——以色列不肯承認有錯的前提——我們依然無法「控制」這個已經渾然失控的極樂觀世界?

地球的溫度,急遽發燒,根據世界氣象組織的最新數據,二零一四年六月的均溫已經達到攝氏十六點二二度,海洋的溫度也超過歷年來以往的的水準:十六點四度,高於為零點六四度,這樣不夠看嗎?反正有人不在乎,十六點二二度看似水平很低,如果急遽加溫,那麼我們不只是需要天天開冷氣,但得需要一把不上火的心靈,才能度過這夏天——應該說是每年的夏天。

明天過後不是個降溫的冬天,春暖花開的季節,而是極端氣候的肆虐只會增多——多到你煩為止,還不罷手,急速地天天像颱風掃過,隔天又是大晴天,你永遠無法透過氣象圖,觀測雲層圖,了解全球氣候在想什麼,反之,等到要出手時,才略有所及。

宙斯的力量不容小覷,我們以為可以控制雲圖力量,把所有在海水的表面溫度,座標,浮標、高地以及沿海等地形看透地知道所有細節與數據,才知道這些數據其實需要分析瞭解,並且解讀我們真正有危險的地方不是在上空,而是在平地。

神明自身都難保了,誰還有時間管理他們何去何從?物種各自大難飛,我們人類只好往高處爬,不斷建造船艦,任何避難的工具,誰知道不是這些問題迫使我們這樣做,而是我們當處這樣做的目的到底為何些?

說穿了,不是人類的自私自利嗎?說透了,不是人類只想要好生活,投下樂觀這藥丸,以為避開風險,誰知道真正不饒人的不是時間的摧殘,而是人類長久以來的「習慣」。我寫下這篇時,以色列不肯認為自己犯了戰爭罪,哈瑪斯的部隊武器精良,以色列一定要還以顏色,讓他們知道以色列不好惹,誰知道其他國家也不好惹?美國排擠俄羅斯,歐洲國家只好跟著美國說不,德國依然不知道要怎麼辦,三分之一依賴俄羅斯的能源,總不能說斷就斷,普丁成了眾矢之的,從烏克蘭政策到空難,要制裁,普丁全力反擊。

鬧哄哄的國際社會,誰是下一個寧靜城?好像沒有,我想了全世界的國家——一百多個國家,從北極到南極,到沙漠到叢林到草原,沒有一處值得安安靜靜可以悠閒過下半生,甚至移民。

你可以放棄所有穿著華麗的衣著來到無人煙的地區過最後的一生,可是我們不是要面對一個人生活的日子,而是誰知不知道會不會有個原住民早已經看中你,甚至掠奪你?當然,地球的溫度,每個人都有責任,不管我們如何強調正負二度 C ,而是這樣的日子,說真的減緩的時間沒有很長,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人類的拖延永遠都有理由,只是為了讓自己再想起來要做什麼,也因此,把這樣的觀念套用到任何習慣上,再適合不過,不是嗎?不然你不幹嘛今天做?今天閱讀?今日事今日畢?

現在的小孩子都懂得地球已經生病了!人類卻說再丟幾包垃圾也沒影響多少。

既然人類的事情做不完,我們當然有理由選擇下次再做,所以延遲當然有最佳理由,因為每個人都加入,責任制的世界,就是做完我能力能夠達到的目標而做,而造成台灣的上班族、各個勞工身心倦怠,哀聲嘆氣。我們都想做自己愛做的事,可是苦無時間去好好施行,因此只好把各類零碎時間拼湊成最佳的時間使用典範,但誰知道我們所投入是個最佳拖延戰術,還是不斷自願爆肝,只為了打拼最佳的旅途?

人類很難甦醒,因為人類在 REM 中,只是專心在夢中打轉的幻境,無力心思於「睡眠」這件事上。失眠的人很多,為生活苦惱的人的也很多,仰賴安眠藥、睡前音樂的人只想睡個好覺,但誰知道叫醒他們的不是美好的早晨,而是逃跑的開始?幻想著美好的一天,幸福的生活,但人類處於這世界的已經造成殭屍爬到你家前的馬路上,你還後知後覺要拿起武器保護家人而對抗?或者物種已經滅絕了一大半,你才知道那才岌岌可危,每天都有新物種消失在地球上,二十幾分鐘,接下來只會把指針撥快,你渾然才感嘆,你的大腦連結沒有連接正確嗎?杏仁核當機了嗎?

空難事件是提醒我們要對航空業抱持著堅強的信心,找到真正的問題而應戰,不要因為飛機失事率高,就害怕搭飛機,比起這種恐懼心理,我們該擔心你在家裡發生意外的機率有多高才是。雖然洪水淹上紐約公共圖書館的機率比起這個還更低,但我們不是應該擔心這個問題,而是人類自食惡果的結果,有一天不該拿任何「我一定會去找你」來當作救命仙丹來激勵,人類總是要自助者才是在學到真正的教訓,就只怕看了再多意義深層的影片,不見得瞭解影片要說明的內容與教學意涵。這不是深奧的思考,而是當下要做的課題。

現在的小孩子都懂得地球已經生病了!人類卻說再丟幾包垃圾也沒影響多少,中國的海灘所堆積的垃圾已經多於中國當地去玩的人們,其下方的印度也不遑多讓,就算再怎麼努力降低垃圾量,每天幾百萬頓的重量,等同於五十萬頭非洲象的重量,我們人類負荷得了嗎?在菲律賓的馬尼拉的貧民窟上,這裏的居民每天把垃圾丟在旁邊的河川,他們靠河而居,所有吃的喝的,甚至洗澡也在這裡解決,你可以想見這裏的程度是多麽地不衛生。他們雖然已習慣這樣的生活,但是所有惡臭,甚至蟲蠅滋生,他們不感到有何奇怪,甚至認為幹嘛要分類?菲律賓政府沒有垃圾分類的政策,導致垃圾山遠近馳名,這可不是好現象,常常問他們為何不離開,倒不如問我們自己幹嘛老是倒這麼多垃圾?


垃圾可以減量,但只能「減量」,不能化為烏有,所有塑膠片在海上漂流,甚至我們只能放其更小的碎片,塑膠是最大的浪費資源,也是這地球最頭痛的問題。海鳥、海龜等動物都有它的蹤跡,只是等到死後才得知,人類的有幸與不幸,往往像是打壁球......你不知道怎麼躲與拍......預測......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極權世界

在極權的世界中,沒有罪惡,因為到處都是罪惡;在極權的世界中,沒有歡愉,因為到處充滿人間喜樂。我們生活在這樣的世界中,在某種「高壓統治」之下,成了某種想要抗爭的動力,漸漸地,我們明白,在民主開花的同時,我們看見自己的醜陋與厭煩。這是個人世間皆非的花花世界,如果你真明白,大概也看得出來,我們的快樂悲傷建立在一條在細長的棉線上,很容易走偏,很容易掉落,很容易被放大,也很容易走火入魔。

生命中的愛情

生命已經產生了裂變,各自不願意各自去包容對方的缺點,於是我們「向左走,向右走」,永遠不會有交集。雖然現在我們要求要有人權,要有人性化的包容,多一分尊重,多一分對他人著想,現在呢?有人說我是為反駁而反駁,於是我提出更有力的說法去證明我說的是對的,是這樣嗎?極端只會走向更極端,今天不是我去反駁而反駁,站在你自己的立場去想,你也可能想要為了說服對方而努力說服對方,所以問題點是——?我相信你自己很清楚。然而,這沒有人,不管忠言是否逆耳,不管是否你愛不愛聽,我們站在「對」的立場去看自己對的有利證據,這場會議終究不歡而散,不是嗎?

之外的事

錯誤不見得是一回事,死亡也不見得是一回事,那我們的一回事究竟是怎麼回事?如果我們能看清那回事。人對於自身,對於自身的規劃與了解,往往在生命與生活之間去理解那人生的全盤格局,就像一位多年的棋手,總是要想路線,才能在一步之前絕對正確。而死亡呢?而人與動物之間的巧妙關係呢?人類從動物身上學到很巧妙的「機關」,把一隻死亡動物解剖了,還是不知道他們的技巧與技術關鍵點在哪裡,我們只學到「重點」,但學不到動物真正的你我關係圖,原來不是表面上看到的那一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