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The Planet You Know

圖片來源:Bureau of Land Management Oregon/Washington

再看一次《明天過後》的電影情節,歷歷在目,洪水襲擊紐約市中心曼哈頓時,我還是不敢相信。我悲從中來,不知道這樣的「虛假」的情節,是否真實在紐約市上演?如果真的發生,是不是人類自食惡果所導致?


你認為呢?或許是吧!這一星期大概可以稱為空難週吧!(七月二十日到七月二十六日),發生了三起空難意外,兩起指為人為,另一起則下落不明,不管原因是什麼,我們要在悲傷裡度過,怎麼回事?人沈浸在哀傷的歲月中,這怎麼行?人不是應該要堅強,要樂觀點嗎?看到失事現場,滿地不完整的遺體,屍塊掉滿地,作為家屬的怎麼能不心如刀割更甚一層?那種不完整的大體,作為有生命的尊嚴人,看得於心不忍,我們當然只會更憤怒,更加一把火只想往大官發洩!為什麼會這樣?我的家人為什麼好好的去,送回家的卻是一具冰冷的身體,你叫我怎麼接受?你說:這樣的責任,再多的道歉與賠償能夠喚回我的家人嗎?

復興航空總經理不斷道歉,也是滿頭掉淚,然而,現在的問題不是指向為何會發生,而是人類——看遠點——為什麼人類學到的真正教訓——在加薩走廊的那些無辜民眾——以色列不肯承認有錯的前提——我們依然無法「控制」這個已經渾然失控的極樂觀世界?

地球的溫度,急遽發燒,根據世界氣象組織的最新數據,二零一四年六月的均溫已經達到攝氏十六點二二度,海洋的溫度也超過歷年來以往的的水準:十六點四度,高於為零點六四度,這樣不夠看嗎?反正有人不在乎,十六點二二度看似水平很低,如果急遽加溫,那麼我們不只是需要天天開冷氣,但得需要一把不上火的心靈,才能度過這夏天——應該說是每年的夏天。

明天過後不是個降溫的冬天,春暖花開的季節,而是極端氣候的肆虐只會增多——多到你煩為止,還不罷手,急速地天天像颱風掃過,隔天又是大晴天,你永遠無法透過氣象圖,觀測雲層圖,了解全球氣候在想什麼,反之,等到要出手時,才略有所及。

宙斯的力量不容小覷,我們以為可以控制雲圖力量,把所有在海水的表面溫度,座標,浮標、高地以及沿海等地形看透地知道所有細節與數據,才知道這些數據其實需要分析瞭解,並且解讀我們真正有危險的地方不是在上空,而是在平地。

神明自身都難保了,誰還有時間管理他們何去何從?物種各自大難飛,我們人類只好往高處爬,不斷建造船艦,任何避難的工具,誰知道不是這些問題迫使我們這樣做,而是我們當處這樣做的目的到底為何些?

說穿了,不是人類的自私自利嗎?說透了,不是人類只想要好生活,投下樂觀這藥丸,以為避開風險,誰知道真正不饒人的不是時間的摧殘,而是人類長久以來的「習慣」。我寫下這篇時,以色列不肯認為自己犯了戰爭罪,哈瑪斯的部隊武器精良,以色列一定要還以顏色,讓他們知道以色列不好惹,誰知道其他國家也不好惹?美國排擠俄羅斯,歐洲國家只好跟著美國說不,德國依然不知道要怎麼辦,三分之一依賴俄羅斯的能源,總不能說斷就斷,普丁成了眾矢之的,從烏克蘭政策到空難,要制裁,普丁全力反擊。

鬧哄哄的國際社會,誰是下一個寧靜城?好像沒有,我想了全世界的國家——一百多個國家,從北極到南極,到沙漠到叢林到草原,沒有一處值得安安靜靜可以悠閒過下半生,甚至移民。

你可以放棄所有穿著華麗的衣著來到無人煙的地區過最後的一生,可是我們不是要面對一個人生活的日子,而是誰知不知道會不會有個原住民早已經看中你,甚至掠奪你?當然,地球的溫度,每個人都有責任,不管我們如何強調正負二度 C ,而是這樣的日子,說真的減緩的時間沒有很長,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人類的拖延永遠都有理由,只是為了讓自己再想起來要做什麼,也因此,把這樣的觀念套用到任何習慣上,再適合不過,不是嗎?不然你不幹嘛今天做?今天閱讀?今日事今日畢?

現在的小孩子都懂得地球已經生病了!人類卻說再丟幾包垃圾也沒影響多少。

既然人類的事情做不完,我們當然有理由選擇下次再做,所以延遲當然有最佳理由,因為每個人都加入,責任制的世界,就是做完我能力能夠達到的目標而做,而造成台灣的上班族、各個勞工身心倦怠,哀聲嘆氣。我們都想做自己愛做的事,可是苦無時間去好好施行,因此只好把各類零碎時間拼湊成最佳的時間使用典範,但誰知道我們所投入是個最佳拖延戰術,還是不斷自願爆肝,只為了打拼最佳的旅途?

人類很難甦醒,因為人類在 REM 中,只是專心在夢中打轉的幻境,無力心思於「睡眠」這件事上。失眠的人很多,為生活苦惱的人的也很多,仰賴安眠藥、睡前音樂的人只想睡個好覺,但誰知道叫醒他們的不是美好的早晨,而是逃跑的開始?幻想著美好的一天,幸福的生活,但人類處於這世界的已經造成殭屍爬到你家前的馬路上,你還後知後覺要拿起武器保護家人而對抗?或者物種已經滅絕了一大半,你才知道那才岌岌可危,每天都有新物種消失在地球上,二十幾分鐘,接下來只會把指針撥快,你渾然才感嘆,你的大腦連結沒有連接正確嗎?杏仁核當機了嗎?

空難事件是提醒我們要對航空業抱持著堅強的信心,找到真正的問題而應戰,不要因為飛機失事率高,就害怕搭飛機,比起這種恐懼心理,我們該擔心你在家裡發生意外的機率有多高才是。雖然洪水淹上紐約公共圖書館的機率比起這個還更低,但我們不是應該擔心這個問題,而是人類自食惡果的結果,有一天不該拿任何「我一定會去找你」來當作救命仙丹來激勵,人類總是要自助者才是在學到真正的教訓,就只怕看了再多意義深層的影片,不見得瞭解影片要說明的內容與教學意涵。這不是深奧的思考,而是當下要做的課題。

現在的小孩子都懂得地球已經生病了!人類卻說再丟幾包垃圾也沒影響多少,中國的海灘所堆積的垃圾已經多於中國當地去玩的人們,其下方的印度也不遑多讓,就算再怎麼努力降低垃圾量,每天幾百萬頓的重量,等同於五十萬頭非洲象的重量,我們人類負荷得了嗎?在菲律賓的馬尼拉的貧民窟上,這裏的居民每天把垃圾丟在旁邊的河川,他們靠河而居,所有吃的喝的,甚至洗澡也在這裡解決,你可以想見這裏的程度是多麽地不衛生。他們雖然已習慣這樣的生活,但是所有惡臭,甚至蟲蠅滋生,他們不感到有何奇怪,甚至認為幹嘛要分類?菲律賓政府沒有垃圾分類的政策,導致垃圾山遠近馳名,這可不是好現象,常常問他們為何不離開,倒不如問我們自己幹嘛老是倒這麼多垃圾?


垃圾可以減量,但只能「減量」,不能化為烏有,所有塑膠片在海上漂流,甚至我們只能放其更小的碎片,塑膠是最大的浪費資源,也是這地球最頭痛的問題。海鳥、海龜等動物都有它的蹤跡,只是等到死後才得知,人類的有幸與不幸,往往像是打壁球......你不知道怎麼躲與拍......預測......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

空泛的進步(續)

我們這樣算是一種進步嗎?或者說是「退步」?怎麼才能算是一種「進步」?自從發明網路之後,我們加速溝通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效率」之後,自從改造工廠的處理方式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往左滑是不喜歡,往右滑是喜歡之後,我們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了快速約會,可以認識許多人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

性.愛.色情

雖然性藏在愛中,但也不是神話一件。而是我們對於性的那種感受。想想看,當我們沉浸在愛中是什麼樣的感覺?是愉悅的感覺?還是一種充滿幸福的感覺?而我這裡所談的愛,不單單只是愛情,還有親情、友情、祖孫情及各種情感在,因此,在愛裡,我們能夠感受到喜悅、快樂與一種自在又有安全感的感覺中。
而性只是一種在愛情中的關係,也就是在愛情裡慢慢衍生出親密關係。如果我們真的喜愛對方,且是異性的對方的前提下,你當然會想和他發生親密的關係,從碰觸他人身體開始,你會不由自主的接觸他人,找他談話,陪他解悶,擁抱他,給他鼓勵與支持,這些都是我們自然發生的行為模式,而促使我們產生這些動機的,也就是情感,一種想要表達情緒的生理模式。換句話說,愛產生的元素多半都是在情感的建立下產生的,這與上一篇我提到那位作者—理察‧大衛‧普列希特—有著不謀而合的概念,當然,我提到的各種情感,愛只是包含在其中之一,性如果能跳脫包袱之外,那麼我們還可以理解更多,只是多半都在情緒下,我們都在迷失自己。
所以,情緒建立在愛情本身,而性只是愛的周圍環繞,色情只是一種介於中間的媒介喔?一點也沒錯,色情讓愛情變得那麼粉紅,然後又帶點迷幻紫,然後我們男女就在色情與愛間,找回對於性的重新定義關係,所以穿著性感內衣的女人總是帶著挑逗的眼神直直看著她們眼中的男人的眼睛與他們的下半身,誘惑著我們的大腦,讓我們全身興奮、顫抖、及想要尖叫的快感扶搖直上,男人對於眼前的女人的重要身體的某個部位都會兩眼發直,好好瞧著仔細,真恨不得立刻開始,但愛若是建立很穩固,那麼性真的要開始,那只是前戲的噱頭。
可是愛通常都會等不及,對男人而言,那真的難耐—我想慾火焚身的同時,又被澆熄,那真的難受。女人在愛與性中,用愛情的本身加強對性的親密接觸,讓愛有性可以相伴,但是對於色情那麼只是一種存在於性的另種角色上—我是指性的關係通常讓色情影片上的女星變得一種我們可以模仿或者揶揄的對象,這時愛情就變得像色情的性感地帶,如果沒有浪漫的燭光,如果沒有飯後或者餐前酒,也沒有幾杯下肚,你怎麼會有情意,而她會有意陪你呢?就算這不是愛情,那麼情感的產生也會把你當做就是一場男歡女愛的感情。
那麼這是什麼情?當一個性關係多重存在時,那麼人類還有所謂的真愛制嗎?一夫一妻制向來不是人類的權利,草原田鼠的各種報導重複播報時,Google的搜尋可以找出十二萬三千條時,那麼我們還要怎麼重視真愛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