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畏・懼(續五)

圖片來源:Rene Schwietzke

「現在怎麼辦?」浿坦問傑瑞絲。
「我不知道。」傑瑞絲答。


現在她們兩個人離開薩克的獸醫診所,走在街道上,邊走邊聊。

「對不起。」傑瑞絲不小心碰撞一位男子。

男子看了她一眼,匆匆走去。

「我想,可能有一藥物發揮了功效,但不確定是哪一個關鍵成分——寧沛?」
「寧沛會干擾中樞神經的傳遞,雖然它會安定重點部位的神經區域,但我不認為是它。」浿坦說。
「不然是達嗤?」
「這種作用更小了,我當初與你研究時,還找不出它扮演何種角色。」
「也許只是調和?」
「調和?像潤滑劑?」
「有這種可能。」
「我們找一家餐廳談好了,也許可以回想過去發生了什麼,反正我也餓了。」傑瑞絲提議。
傑瑞絲與浿坦走到了一家傳統餐廳。

「歡迎光臨!」
「坐那裏吧!」傑瑞絲指著前方不起眼的角落。

她們兩個走到餐桌,坐了下來,女服務生提著菜單跟著前往。

「您要試試我們最新的餐點嗎?南瓜起司牛肉堡。」
「嗯⋯⋯」傑瑞絲想了一下,又接著說:「好。」
「我看看⋯⋯」浿坦看著菜單。
「煙薰火腿堡好了。」
「然後兩杯咖啡,純黑。」
「瞭解,馬上為您送上。」

女服務生離開餐桌,走往吧台。

「趕快去做吧!」

等待一會兒,餐點送來,在這之前是,咖啡已經送達,兩個人已經喝了起來。

「這是您的南瓜起司牛肉堡,這是您的煙薰火腿堡,請慢用。」

傑瑞絲看了一眼自己的漢堡,南瓜醬配上起司,加上一片牛肉,蕃茄以及生菜。接著咬了一口,「好特別的味道。」

浿坦則是直接吃了起來。

「真好吃。」傑瑞絲說道。

「米娃的狀態讓我的確感到驚奇。」傑瑞絲邊吃邊說。
「我研究了這麼久總算看到了結果,但淪落成這樣的下場,卻始料未及。」
「不是嗎?這間打著幫助人類的科學研究所,希望對人類有所貢獻,誰知道背後依然有人在搞鬼?」

傑瑞絲放下手中的漢堡,拿起旁邊的紙巾擦手——手中都是濃稠的南瓜醬。

「我去一下洗手間。」

浿坦點頭。

「歡迎光臨!」女服務生聽到門開的聲音。

又有其他顧客上門——首先進門的是一位小女孩,後頭接著是一位小男生,緊接著是他們的母親,最後面跟上的是他們的父親。

「我要坐那裡!」小女孩開心走到了窗戶邊。
「好好好!」母親被女兒拉到窗戶邊。

小男生則是回頭看著父親。

一家四口人坐在一起。

浿坦也看見他們的情形,想起了與自己母親一起和樂的樣子。

母親當初不贊成她走進「研究」這一行業,在一個科學界滿是男性的天下,深怕她會眾多男性比較下去,甚至被歧視。果然沒錯,她一踏進這行業,就是被男性科學家以及助理歧視,甚至把她當成幫傭一樣指使,她當然不信服,靠著自己的努力,也受到了主管的讚賞,只不過主管也有莫大的壓力,就算他沒有性別歧視,這間的最高主管,還有個董事會在看著他們這些會有什麼新的大突破,而最後將她革職處分。


傑瑞絲走回原來的餐桌,看著浿坦在發呆,還是在看著那家人互動情形,她可能又在回顧過往了。

「喂!」傑瑞絲大聲喊。
「什麼?」浿坦嚇了一下,回頭看著傑瑞絲。
「又在想著以前?」
「是啊!」
「漢堡都快冷了!你怎麼還沒吃完?」

浿坦看著自己的漢堡,「真的耶!我又忘記了!」

「趕快吃一吃吧!」
「你想到什麼了嗎?幹嘛這麼急?」
「嗯,其實沒有——但可以溜回原來的研究所,再拿回我過去的資料與藥物。」
「你已經去過一次,還去?」
「怎麼不去?」傑瑞絲拿起自己的假髮,「我有這個。」
「你到底想要幹嘛?」
「我想要再試一次。」傑瑞絲把最後幾口的漢堡吃完。
「我相信你!」浿坦同樣也是吃完自己的漢堡。

女服務生注意她們,上前詢問她們是否還要咖啡。

「當然!」兩個人同時回答,而女服務生也微笑以對,倒下黑咖啡。
「再坐一會兒吧!」浿坦建議。
「等時機到了再出發。」
「⋯⋯」傑瑞絲沒有回答。

兩個人離開餐廳,而餐費放在桌上。一家人吃著和樂,浿坦離開時,不忘多看一眼。


「你說現在要怎麼走?你不是說能帶我們找到我們女兒嗎?」傑克眼睛瞪著小狐狸,並且提出懷疑的眼光。
「你說『我們被耍了』是什麼意思?」傑克繼續盤問。
「你背後有主人嗎?你是誰派來的?」傑克越說越激動。
「不要再說了!」安看著傑克按耐不住的情緒快要爆發,上前阻止。
「我真的不知道,我的印象告訴我是這裡。」小狐狸趕緊解釋。
「什麼印象?」傑克隨手抓取身旁的雜草,放在小狐狸面前繼續接著說:「這是你所謂的印象嗎?」
「後花園?還是什麼中世紀古堡之類的?」傑克抓住小狐狸的下顎,作勢要把牠往前摔似的。
「好了啦!你爭吵也不是辦法啊!」安繼續安撫。
「我沒有記錯,請你相信我;沒錯,我是有主人,但她很乖巧,很聰明,是因為她我才有今天。」

「女的?」傑克納悶。
「我要好好見見你的主人怎麼會養出這種寵物來?」傑克放下小狐狸的下顎,指著牠的鼻子說。

「她目前不在。」
「她死了?」
「我不知道,她死活,我現在也無法打聽,我只是偶然聽說你們一個名叫艾蓮娜的姊妹倆。」
「你怎麼不關心你自己的主人,反倒關心我們的女兒來了?」傑克不解。
「事實上,我是你們女兒的最大的救命恩人。」
「救命恩人?」
「當我是小孩的時候,忘記了什麼原因躺在屋外,我看見繡有好像叫做艾蓮娜的項鍊在我的胸前,然後我最後昏厥,迷迷糊糊中,被救治......」小狐狸摸著自己的額頭。

「我頭很痛。」
「其實我已經成年了,只是身形看起來很年輕。」
小狐狸說著自己的過往記事,容易因為「副作用」而引起頭痛,傑克了解是怎麼一回事,但細節仍然不清楚,也不想責難牠。

「我的女兒這麼乖巧!」傑克安慰小狐狸。

等待一段時間,「接下來,你還是總要告訴我們吧?」

「嗯......我還在想。」
「會不會是那裡?我猜,我記得你們女兒曾經......」小狐狸指著其中之一的通道。

這句話才剛說到一半,之前的那條蛇由上方已經血盆大口吞噬了安。

接著要吞噬傑克時,小狐狸看見一條蛇由上方往下開口,傑克反應不及也被吞下。

「!」小狐狸開始驚覺。


小狐狸滿腔怒火,衝向那條蛇。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

空泛的進步(續)

我們這樣算是一種進步嗎?或者說是「退步」?怎麼才能算是一種「進步」?自從發明網路之後,我們加速溝通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效率」之後,自從改造工廠的處理方式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往左滑是不喜歡,往右滑是喜歡之後,我們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了快速約會,可以認識許多人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

性.愛.色情

雖然性藏在愛中,但也不是神話一件。而是我們對於性的那種感受。想想看,當我們沉浸在愛中是什麼樣的感覺?是愉悅的感覺?還是一種充滿幸福的感覺?而我這裡所談的愛,不單單只是愛情,還有親情、友情、祖孫情及各種情感在,因此,在愛裡,我們能夠感受到喜悅、快樂與一種自在又有安全感的感覺中。
而性只是一種在愛情中的關係,也就是在愛情裡慢慢衍生出親密關係。如果我們真的喜愛對方,且是異性的對方的前提下,你當然會想和他發生親密的關係,從碰觸他人身體開始,你會不由自主的接觸他人,找他談話,陪他解悶,擁抱他,給他鼓勵與支持,這些都是我們自然發生的行為模式,而促使我們產生這些動機的,也就是情感,一種想要表達情緒的生理模式。換句話說,愛產生的元素多半都是在情感的建立下產生的,這與上一篇我提到那位作者—理察‧大衛‧普列希特—有著不謀而合的概念,當然,我提到的各種情感,愛只是包含在其中之一,性如果能跳脫包袱之外,那麼我們還可以理解更多,只是多半都在情緒下,我們都在迷失自己。
所以,情緒建立在愛情本身,而性只是愛的周圍環繞,色情只是一種介於中間的媒介喔?一點也沒錯,色情讓愛情變得那麼粉紅,然後又帶點迷幻紫,然後我們男女就在色情與愛間,找回對於性的重新定義關係,所以穿著性感內衣的女人總是帶著挑逗的眼神直直看著她們眼中的男人的眼睛與他們的下半身,誘惑著我們的大腦,讓我們全身興奮、顫抖、及想要尖叫的快感扶搖直上,男人對於眼前的女人的重要身體的某個部位都會兩眼發直,好好瞧著仔細,真恨不得立刻開始,但愛若是建立很穩固,那麼性真的要開始,那只是前戲的噱頭。
可是愛通常都會等不及,對男人而言,那真的難耐—我想慾火焚身的同時,又被澆熄,那真的難受。女人在愛與性中,用愛情的本身加強對性的親密接觸,讓愛有性可以相伴,但是對於色情那麼只是一種存在於性的另種角色上—我是指性的關係通常讓色情影片上的女星變得一種我們可以模仿或者揶揄的對象,這時愛情就變得像色情的性感地帶,如果沒有浪漫的燭光,如果沒有飯後或者餐前酒,也沒有幾杯下肚,你怎麼會有情意,而她會有意陪你呢?就算這不是愛情,那麼情感的產生也會把你當做就是一場男歡女愛的感情。
那麼這是什麼情?當一個性關係多重存在時,那麼人類還有所謂的真愛制嗎?一夫一妻制向來不是人類的權利,草原田鼠的各種報導重複播報時,Google的搜尋可以找出十二萬三千條時,那麼我們還要怎麼重視真愛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