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畏・懼(續二)

圖片來源:Chris James

兩個人畏畏縮縮地依偎著小狐狸的身邊,兩個人像小孩子一樣不敢吭聲一句,甚至連吞個口水聲也要忍住,深怕牠又發火。


小狐狸往前走幾步,安與傑克就走幾步,不過小狐狸很不喜歡「這樣的感覺」......

「你們有必要跟我這麼緊嗎?」

兩個人不敢回答。

「喂!我在問你們兩個!」小狐狸眼神透露無奈與不耐。

兩個人的嘴巴還是閉著猶如拉鍊一樣。

「我又不會吃了你們!」
「可是你會『吞噬』我們。」傑克脫口這句。

傑克可能受到強大的陰影吞噬,腦海中依然浮現著巨大的黑影籠罩的樣子。

「我不會吞噬,那是一種外來力所造成的。」小狐狸以謊言帶過。
「什麼外來力量?」
「就是這洞穴,有種洗腦人心的潛在危險。」
「你當初怎麼沒告訴我們?」
「我告訴你,你可能就不會想找你們的女兒們。」
「誰說不會?她們可是我的親生寶貝!」安插話。
「是嗎?」
「你們沒有想過女兒為何要跑到這裡?」
「有!」安第一時間搶話。
「可是......」安又止住,不知道該怎麼開口繼續說。
「我們家到底發生什麼事?」傑克問。
「就......」小狐狸一時之間很難細數從頭。
「我不容易將來龍去脈告訴你!」
「為什麼?還有你打從哪裡來?」傑克開始質問牠。
「要我告訴你嗎?」
「你怎麼不先問問我來的目的?或者你幹嘛抱起我?」小狐狸反問。
「這......」傑克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現在,最好離我遠一點!」小狐狸把傑克的手撥開。

他們三人其實離姐妹兩人很遠,艾特與雷、兩位士兵在很遠處,艾維茲與白色貓則在另一邊,伊瓦則剛甦醒,雖然在這一個廣大的世界中,彼此要見到面,說真的頗有難度。


「前面那是什麼?」傑克指著。
「大概是出口吧?」小狐狸其實不了解。

前方看起來彷彿看見了光明,彷彿在這黑暗中指引了方向,走出了這裡,但其實受到了奇光石與異光石的影響下,而未來給了一條明確,但又未知的道路,迫使他們以為那是一種出口。

安按耐不住衝動,以為那是這洞穴的出口,從傑克的後方狂奔逃往那個方向。

然而,一到了出口,才發現根本不是這一回事......

「安!你要去哪裡!那個不一定是出口!」傑克想攔住她,但來不及。

傑克衝上前去,小狐狸緊追在後。

然而,一到了出口,才發現他們來到了「入口」。

而入口不是指傑克與安、小狐狸進入的入口,而是另一個交叉口——換句話說,他們幾乎被圍困在這裡。

「這裏是?」安不解。
「這裏看起來似曾相識。」傑克也疑惑。

周圍的花草樹木看起來像是走進了後花園般的美麗,他們現在所處的地點只不過這個洞穴裏其中一處分岔點,換句話說,走出這死胡同之後,其實只是在這「迷宮」般不斷繞圈圈。

小狐狸跟上前來,看見此場景,就認為不太妙。

「看來,我們被耍了!」小狐狸小聲說著。

這聲音無預警被傑克聽見,傑克眼神盯著牠。


黑猩猩經過「長時間」的休息,也逐漸醒了,牠睜開雙眼只看見狼在舔牠的臉頰,那位原住民與妻子、他們的兒子都不在這棟屋子。

黑猩猩跟牠比手畫腳了起來。

狼看不懂,不斷心思疑惑,到底牠想要表達的是什麼?

黑猩猩肚子餓了,牠起身則是找找這棟屋子有什麼東西吃。

牠找到了一些水果,一些玉米、大豆以及一些高粱。

牠囫圇吞棗了起來。

狼看著目瞪口呆,不相信這動物到底打從哪裡來。

牠爬到了水壺旁,直接把水壺裡的水往嘴巴倒,整個屋子亂七八糟,像是被搶劫的情況一樣。

牠走到屋子的前門,用手打開,然後看了看,逃離了這裡,狼想攔住牠,但也只能吼叫。

狼在屋外,看著黑猩猩不懂得感謝就逃走了這棟原住民的家。


等待了一會兒,原住民與妻兒回家,看到家中一片狼籍,不敢相信。

「GH$%YYU%*^&%#$%!」
「@(%^*GH547。」
「^&$%&987#^)#。」
「^&#%&357g346。」

他們不怪牠為何逃走,只是這樣的結局讓作這一家人的實在不知道很怎麼處理眼前情況。

黑猩猩走到了一半,不忘回頭看看這棟房子。


冰柱一點一滴滲透,整個牆壁被雷、兩個士兵搞得面目全非,分辨不出鏡中的實際模樣,艾特則是走在前方。

冰柱經由內部穿透,投射到下面的冰岩,冰岩中帶有水份,隨著水份滴入下面的巨大的岩石塊狀中,岩石裡的冰狀物,像是這個冰洞的精神中樞,精神中樞分佈著整個洞穴的冰層中,隨著原路傳導整個地形區塊,地殼在跟著變動,板塊受到推擠與扭曲,整個冰柱體看起來像個即將帶來大麻煩的危機。

地球的另一端,地形影響所及已經超過艾特、雷與兩位士兵產生的破壞力,就連在阿慕絲拉國家公園的凱茵絲與喬,也會因為這樣的破壞而無形滲透。只是她們兩個人還感受不到危機,隨著時間加劇,想必一個天大的危機只會隨著她們待在阿慕絲拉越久,影響也跟著拉長......而這樣的時間,想必不會太久,也不會立刻實現。


黎明升起,曙光乍現,經過昨日的「悲劇」,艾蓮娜其實沒有睡好,想到昨日的慘劇,彷彿才剛剛發生。她的大腦睡眼惺忪,不知道這怎麼一回事,總之,經過這樣的反反覆覆地輾轉難眠,她的眼神其實相當鬆散。

「嗯......」她揉一揉眼睛,從原年輕人的家走了出來。

現在是早晨六點多時刻,她當然不知道現在的正確時間,只知道太陽剛從前方升起,很刺眼,但眼睛卻是懶洋洋的不想張開眼。正她想回去睡回籠覺時,看見那小女孩在跟那個小生物玩,甚至在對話。

「DH&NRbrtbfg45ee。」
「h5tGHE$74$^#%。」

她哈哈大笑,那小生物舔了舔她的臉頰,逗了逗她很開心的模樣,似乎忘了昨日的事情,雖然她不在「現場」,但並不表示她不知情。事實上,她只知道大綱,但細節與綱要卻只有長老與阿卡安的青梅竹馬才知道,但所知道也只是多一點細末而已。

艾蓮娜走了上去,想看看小女孩。

那個小生物從眼角看到有人走了過來,立刻噴出了小火焰要威嚇她,但火焰很小,其實構不了什麼太大作用,反之,艾蓮娜還嚇了一跳,連忙閃躲。

小女孩轉身過來,看看是誰。

「GHFG$%gh。」

艾蓮娜笑了笑。

小女孩輕撫小生物的背部,要牠別怕這眼前的陌生人。

小生物則回頭看看她,又轉頭看看小女孩。

「ghry54HD5#8e43。」

小女孩輕吻小生物的額頭。

小生物則是飛到艾蓮那的頭部「休息」。

艾蓮娜有點手足無措,不知道該做什麼。

「牠......」
「HDFHIHSV^。」小女孩則是細心看著牠與艾蓮娜的互動情形。
「真的?」艾蓮娜大致上了解小女孩想表達的意思。

那個男孩在遠方看見他們,男孩走了上來,那個小生物則是有點嚇到,跳開之後則飛走。

「hfgh56Jdf。」

小女孩點頭,並且拉著艾蓮娜走回原屋子。

「什麼?」

小女孩摸著自己的腹部。

「大概是吃早餐吧!」艾蓮娜心想。

一進到屋子,全家人坐在地板上,而艾蓮娜看著地上的菜餚:野菜、魚肉、還有一個不知道怎麼稱呼的菜——看起來黑壓壓的,上面還有像是動物屍體般的東西。艾蓮那有點食不下咽,還好,那家人沒有強迫她吃什麼,但是那個男孩卻像是「好客」般的主人,要她多吃點。用手抓著菜到她的餐盤。


那個成年的年輕人則是默默看著他們兩個,沒多說什麼。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

那隻巨大怪物回頭,不想理會他們,艾維茲、海娜以及洛爾爬上樹幹之後,艾維茲往上看了一下,「那裡似乎有什麼?」,海娜也跟著查看,像是村莊之類的房舍在遠方,還需要走一段路。洛爾想:「那是我們原來的村莊嗎?」

空泛的進步(續)

我們這樣算是一種進步嗎?或者說是「退步」?怎麼才能算是一種「進步」?自從發明網路之後,我們加速溝通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效率」之後,自從改造工廠的處理方式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往左滑是不喜歡,往右滑是喜歡之後,我們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了快速約會,可以認識許多人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