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A Boring article

圖片來源:Quinn Dombrowski

有人問我,你學心理學的目的是不是為了看穿人在想什麼?我說——且承認地說,的確,那是我早期以為的目的,但事實上並不是如此。有人問,你是不是什麼都了解,看你寫的文章,搬出天文地理的知識,幾乎讓人以為你是個萬事通,我說:心理學所涉及的領域其實很廣,應該這麼談,只要涉及人類的範疇,我都會涉入,因此,你可以說現在幾乎沒有什麼範疇是人類沒有踏入過的。


有人問,你私底下是個自卑的人,還是外開放的人?我說,我私底下其實跟一般人沒有兩樣,喜歡觀察這世界,只不過生長在台灣,大腦想得全都是國外的資訊內容。其實這麼談,我喜愛國外社會的生活大於生長在台灣本土的傳統生活,我其實很跟這社會格格不入,大腦都是怎麼讓自己適應這台灣社會環境,但很抱歉,我努力了三十幾年,依然對歐美式生活充滿興趣。

有人問,你是從小就這樣「叛逆」,還是因為受到教育而有這樣的思想?我答,我從小對台灣的情感,依然迴盪在七零年代的雜貨店生活,我接觸西洋音樂的時間大於接觸中文的流行音樂時間,因此一九八零的年代的興盛,以及我感冒那誇張的爆炸頭至今印象深刻。因此,可以說是我從小受到了兩個因素驅使,成為我是怎麼樣的一個人。

有人問,你的寫作能力是怎麼由來的?我答:天生的,我因為喜愛觀察人們的一舉一動,一絲一毫,我喜歡看人吃什麼食物,使用什麼皮夾、哪種款式的包包,配件,哪一種類型的手機,安裝什麼 app ,腳上穿著什麼鞋,走路又是什麼姿勢,坐在哪裡,與誰聊天,戴什麼配件等等,我一直想了解社會的人們是什麼驅使成這樣的人們,迫使人們有股「從眾」的動力改變自己與彼此。城市中的人們來來往往,讓我用我的好奇心觀看人的往來。

有人問:你較喜愛理論性文章,還是最近寫的故事類型文章?我說理論性文章,因為你看我文章久之後,你會發現故事類型只是理論上的縮影,我真正要談的依然還是這世界的連結,這人們之間的關係,以及我們彼此之間的那道牆。因此,我善用我的分析能力,來告訴你人之間的互動形成一直緊密連結我們每個身體與心理之間的那道鴻溝。

可惜的是,這社會一直過不去,不是我的角度「錯誤」,而是每個人開始以「自身」的角度觀看時,他(她)還不是你!畢竟,他(她)真的不是你!每個人選擇做自己的同時,就已經選擇「自私」這條路了,有人開始反駁:這不是自私,而是對自己的尊重與認同。但套用一句名言:「如果這不是『自私』,那什麼才是『自私』」,那麼你可以天天選擇做別人嗎?就算可以,你的心理並不能套用其「心理」的環境上,因為完全無法比擬。

人類就算有「鏡像神經元」又如何?它只是有同樣的活動,但不能是完全活動,世界上沒有百分百完全跟你ㄧ模一樣,和你有相同命運的人物出現,就算有,你相信有其多重宇宙社會的人在另個世界,但你又看不到,你怎麼會選擇相信——你相信,但實際上又不得而知。因此,人做自己,自私已經免不了,不是嗎?

別告訴我,你不自私,你很樂於大愛分享,你無私,你完全沒有隱私,你完全讓你扒光,到一絲不苟的程度,你願意說出所有你楚門的世界嗎?沒有人願意,因此,具有一個隱私與公開的世界中,私事擁有一直扯不完,甚至全部混雜交替地讓人分不出這是公還是私,因此,社會的混亂程度,已經從我們的往來到文化的融合可見一斑。

太陽底下沒有新鮮事,因為已經被神看光光。神永遠是第一個偷窺的人,你在私下看的色情片,打的手槍,以及男女做愛,殺人場景,以及完全曝露在光芒底下,你想怎麼藏匿只是你煩惱的一件事,身為人,把自己搞得煩,搞得身心具疲,不知道是哪個社會發展出來的文明病,因此,人類進步的現在,毛病也通通帶上身,對於講究健身與健康的重要性不下於今日的現在社會,只是一種身心上的諷刺。

人類的本質在於發揮良善的性格,充滿改變人們,改變你我,讓社會充滿真正的正向平衡,而不是一心只想往前衝。

傳統像個鬼魂糾纏著我們,要我們奉公守法,循規蹈矩做事,但事實上,法律是人寫出來的同時,憲法保障人們的同時,這些條文的頒發,難道沒有想過其來有自的說法是根據哪一條來制定的?是根據當時的?還是因為太重要的,紀念先人,所以保留下來,讓歷史不能遺忘?教訓必須牢記?

有這種說法,還是我們每個人都要遵守,否則死刑一條,無期徒刑一條?是這樣寫在六法全書中嗎?如果不需要極端,我們人類很難遵守現在的法律有嚴格,到刁難的程度,因為不可百密一疏,因此,極端的選項是讓我們不得不注意人類為何總是要最後才能知解,才能完全透徹其根本含義。

看著《中庸》的教義,讓人不經意懷疑,現代人已經離中庸思想已經很遠了:




人莫不飲食也,鮮能知味也。




食物的教義已經可以道盡人們對於食物的刻板印象有多深,有多膚淺,有多麼不知道到底為什麼而吃,只知道餓了要吃,渴了要喝,食物的真諦往往不攻而破,真叫人心酸啊!對於現在的飲食社會,吃太多的人們對照需要食物的難民們,諷刺地往往讓人搖頭。浪費的食物無法換成實在的金錢,我們依舊選擇浪費它們,因為臭了,酸了,不好吃了,但食物在製作過程中,已經經過大量的「加工化」,導致原質食物的根本已經流失,你不會想吃硬邦邦的小麥與玉米,剛上岸的生魚肉,剛切肚的牛肉。(若你要嘗試,請小心細菌感染風險)

寫文章的當下,讓我反省這社會的無常以及這世界的南來北往,東西走向已經跨越了整個銀河系,整個宇宙全貌。人類完成多項壯舉的同時,切勿莫忘了人類的本質在於發揮良善的性格,充滿改變人們,改變你我,讓社會充滿真正的正向平衡,而不是一心只想往前衝。

希臘的思想哲學家常告訴我們人生的典故,亞里斯多德就是一個例子:他認為,人生不在於只是想生存,而是要獲得覺醒與思考的能力。我們是有,我想這樣告訴他,但是卻是偏激的方向,因為人們最終想到的還是自己,自己成為社會上有用的人,有尊嚴的人,有意義的人,但所謂的有用,是否意謂是被人「利用」?還是被人使喚到別忘了我是誰,因為我有尊嚴,有面子,需要有人權,因為人權有道意義,所以我們現在社會上所有的那層意義已經被人寫在自己的書中,而不是一套叫做「人類百科全書」的故事中......

這套若有意義,那麼猴子寫出莎翁作品全集時,可能也是個認為混沌,但又隨機又不隨意,甚至隨便的寫法......你看得懂我的筆跡嗎?

各自解讀自己的想法,活在自己的世界,宅男女的比例只會升高,未來的人口結構,愛情觀念,婚姻情況只會顯得分崩離析,各自脫逃......

離婚不離婚,結婚不結婚,生育不生育,意義沒意義......


無聊不無聊......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

空泛的進步(續)

我們這樣算是一種進步嗎?或者說是「退步」?怎麼才能算是一種「進步」?自從發明網路之後,我們加速溝通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效率」之後,自從改造工廠的處理方式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往左滑是不喜歡,往右滑是喜歡之後,我們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了快速約會,可以認識許多人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

性.愛.色情

雖然性藏在愛中,但也不是神話一件。而是我們對於性的那種感受。想想看,當我們沉浸在愛中是什麼樣的感覺?是愉悅的感覺?還是一種充滿幸福的感覺?而我這裡所談的愛,不單單只是愛情,還有親情、友情、祖孫情及各種情感在,因此,在愛裡,我們能夠感受到喜悅、快樂與一種自在又有安全感的感覺中。
而性只是一種在愛情中的關係,也就是在愛情裡慢慢衍生出親密關係。如果我們真的喜愛對方,且是異性的對方的前提下,你當然會想和他發生親密的關係,從碰觸他人身體開始,你會不由自主的接觸他人,找他談話,陪他解悶,擁抱他,給他鼓勵與支持,這些都是我們自然發生的行為模式,而促使我們產生這些動機的,也就是情感,一種想要表達情緒的生理模式。換句話說,愛產生的元素多半都是在情感的建立下產生的,這與上一篇我提到那位作者—理察‧大衛‧普列希特—有著不謀而合的概念,當然,我提到的各種情感,愛只是包含在其中之一,性如果能跳脫包袱之外,那麼我們還可以理解更多,只是多半都在情緒下,我們都在迷失自己。
所以,情緒建立在愛情本身,而性只是愛的周圍環繞,色情只是一種介於中間的媒介喔?一點也沒錯,色情讓愛情變得那麼粉紅,然後又帶點迷幻紫,然後我們男女就在色情與愛間,找回對於性的重新定義關係,所以穿著性感內衣的女人總是帶著挑逗的眼神直直看著她們眼中的男人的眼睛與他們的下半身,誘惑著我們的大腦,讓我們全身興奮、顫抖、及想要尖叫的快感扶搖直上,男人對於眼前的女人的重要身體的某個部位都會兩眼發直,好好瞧著仔細,真恨不得立刻開始,但愛若是建立很穩固,那麼性真的要開始,那只是前戲的噱頭。
可是愛通常都會等不及,對男人而言,那真的難耐—我想慾火焚身的同時,又被澆熄,那真的難受。女人在愛與性中,用愛情的本身加強對性的親密接觸,讓愛有性可以相伴,但是對於色情那麼只是一種存在於性的另種角色上—我是指性的關係通常讓色情影片上的女星變得一種我們可以模仿或者揶揄的對象,這時愛情就變得像色情的性感地帶,如果沒有浪漫的燭光,如果沒有飯後或者餐前酒,也沒有幾杯下肚,你怎麼會有情意,而她會有意陪你呢?就算這不是愛情,那麼情感的產生也會把你當做就是一場男歡女愛的感情。
那麼這是什麼情?當一個性關係多重存在時,那麼人類還有所謂的真愛制嗎?一夫一妻制向來不是人類的權利,草原田鼠的各種報導重複播報時,Google的搜尋可以找出十二萬三千條時,那麼我們還要怎麼重視真愛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