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The Home


看著這個美麗的家園時,我真不敢相信。當我從外太空的角度欣賞這美麗景致時,真不敢相信我們竟然有人如此殘忍?漂洋過海來過另個角度欣賞,夜晚的家園處處點亮燈火,就像遠在天邊的星空如此閃耀動人,美麗浮華的夜生活點綴整個城市,讓我們欣賞到每個城市的不同樣貌。轉到沙漠、海洋、雨林或者草原,都可以欣賞到海洋的「純淨」,沙漠的枯黃以及草原的「絲綢」,竟然如此地不可思議。我們處到這面積只有五億一千零六萬五千六百平方公里的土地上,能夠容納千萬物,上億人口,還有未知的生物的一點零八三二零七三乘以十的十二次分的立方公里,重量承重著每個人,每個城市,每個建築物,還有每隻動植物與微生物,高達五點九七四二乘以十的二十四公斤。


我們不謝謝它就算了!還要破壞它!人類真的有良心可言嗎?

我說是地球——想必你也第一時間想到,我的角度是從紀錄片的觀點查看藍色星球的每個角落,包括東京、撒哈拉沙漠、大西洋以及肯亞的草原上。看著雲層繚繞的星球,百分之七十以上的海洋,以及不到三成的土地供我們居住,我們在海洋所尋找的百分之二的淡水供我們飲用,我們卻把不要的通通往海洋傾倒?真叫人噁心,因為我們回收而來的那些物質依然又回到我們身上,我們還不以為意,以為安心,或者乾脆買著瓶裝水大口喝下以為更安心,遠離更多細菌,事實上,我們還是免不了長條形的微生物存在。

人真是個自相矛盾的生物,想要更乾淨,反而招來更多細菌上身,幹嘛搞成這樣?因為人有「潔癖」。什麼都要跟廁所的馬桶比較,事實上卻是我們不了解的事任何身上的微生物數值都會大於你得知的數量。鈔票、錢幣不在話下,我現在打字的鍵盤與使用滑鼠找尋的資料都是,你用左或右手吃飯的餐具,包括刀叉、筷子或湯匙都是,我們卻拿馬桶比較,你說奇怪不奇怪?

馬桶的細菌因為我們直覺作用,總認為一定骯髒無比,事實上,細菌的數量,你身體的細胞大可以對抗他們,我們擔心的卻是每個外來的攻擊,趕快叫白血球與血小板做好準備,殺死細菌,維持細胞對抗的能力(產生抗體)。我們應當了解細菌本身的作用,才能知道重要的不在細菌本身,而是謬誤。

錯誤的在人類大腦,正確的也在人類大腦,這兩個自相對抗,我們卻認為告訴他們「你們不要再打了!我找到方向了!」,那就第三條路——你拿一半,我拿一半,那就是正確的!是這樣嗎?卻從來不問:「你一開始會不會是個錯誤或正確,或者什麼稱為「錯誤」或「正確」,那是「合乎情誼」可言嗎?」你不會問這些。

社會化說得有理,我們理應從眾,自認為每個人都這樣做不會有錯,我不跟是錯,你怎麼不想想那本身的定義結果呢?當我看著 BSA 的抓盜版的公車橫幅廣告與我擦肩而過時,我的念頭就是如果那行得通,何必還來執行?過去曾經有過的結果,就是把老闆送進大牢,盜版率下降了嗎?(不需要研究證據,因為現在依然如此)沒有,找找 Google 使用 Crack 字詞,依然還有。

那是笑話一場。 這就好比把所有罪犯抓起來(不用關起來),直接槍斃,然後我們就以為安居樂業的井底之蛙一樣,以管窺豹的下場就是以為只看到牠的眼鏡,忘了牠是一隻豹,你的速度還落後於牠。就算把《關鍵報告》的場景真實搬到現實生活來,人不會忘了煩惱與安全是怎麼一回事。

因為沒有人可以預知「正確」的未來。問題不去思考本身就算了!我們還來加油添醋?以為那是更完美的一鍋濃湯,事實上,那只是越來越模糊的大雜燴罷了!就算生命本身真的是由「混沌」而來,我們也不能因此認為那是「混亂」所構成的啊!

為什麼盜版不會消失?因為軟體公司只會用市場從眾定價,忘了人們真正用的軟體本身的價值。為什麼犯罪率不會歸零?因為我們只求社會向上,不求真正的邪惡本身是每個人都有的起源。(別說你不會殺「生」)佛成為佛之前,難道沒有殺過任何生物?包括植物本身?

為什麼我們還要求經濟成長?因為那是可以看見的「數字」符號。實體的國家成長,帶動內需,推動就業率提高,當然就會帶來人人都「富裕」的現象——但那是種假象。關於有不有錢能夠更快樂的研究結果已經談論多遍,已經不具任何意義。因為快樂本身已經不關乎「金錢」這檔事,而是我們追求快樂是哪一種產生的快樂——也就是快樂怎麼定義——而當然老話一句,我們得到的快樂依然是種「廢話」重提的結果——人只會找「快樂」的定義去定義。


我們需要一種工具,能夠讓讓社會的每個人類暫停你現在所做的事,好讓新聞不要先發生,媒體不要先發言,我們不要先評論。


因此,看看這美麗的星球時,我們的大腦真的只想建立更高的摩天大樓,更高速的鐵路,更長的公路以及更多的農田嗎?藍色星球是否有一天成為黃色星球,我們拭目以待,重要的是在未來要餵飽九十億人口當中,我們所吃下的每口食物,每口水,是否能了解「吃」與「喝」的價值,那才深具意義。

英文中沒有「吃進」的食物這詞。因為我們只了解咀嚼與吞嚥,不了解食物的組成以及基本營養。因此,在一盤具有「營養」價值的紅醬義大利麵的面前時,我們只看見黃澄澄的麵條,紅通通的醬汁以及些許的綠色菜末,肉末,忘了它是來自小麥麵粉的澱粉,番茄的茄紅素,一點蛋白質還有少到不能再少的基本維他命與礦物質。

而你吃進去的物質是?食物的味蕾已經被色香味滿足,即使我們能夠分辨細微味道的差異,但有得吃,且很好吃——管他的,先吃再說。了解那食物的營養比你管他是不是基因改造更重要——因為食物在於獲得能量與營養,細細看著食物,品嚐它那口中的鮮味,你會愛上「真正的吃」。

民以食為天,你吃什麼將成為你是誰,老道理不變,我們觀念卻變了調。社會要進步,人類要進化,那麼這個世代的超載要先暫停下來才行,我們需要一種工具,能夠讓讓社會的每個人類暫停你現在所做的事,好讓新聞不要先發生,媒體不要先發言,我們不要先評論。預設立場要改觀,依然套用著「前提」,那人類只想著往前,又不得不往前走——因為人的視線只看著前,忘了目標在於哪一邊。從兩腳推向前,朝向太空,朝向宇宙,整個銀河系,人類卻連自己的家園都無計於施,看著這人類彼此纏鬥數十萬年,還在開戰。

親愛的家園,你真的能夠讓人類思考它的本身嗎?還是放任不管,自生自滅呢?垃圾依然在倒,砍伐依然在進行,廢水依然往河中排放,有毒物質一波接一波,除了勒令停業與罰款,難道沒有其他的辦法嗎?大自然任憑著人類的解救,意謂著自然也會隨著人類得到遺棄的命運——我們要哪一種?

它依然在運轉,我們感覺轉動只有在縮時巧妙發掘,地球的「壽命」經過長達數十億年的演變,我們依然認為人類的「壽命」才剛開始,那是我們出生的時候。想想長期的每一年代的歷歷變化,我們從震撼真的徹底甦醒了嗎?還是一直想回恐龍那時代的起始點呢?我想,我們了解恐龍比人類多一點——我們卻連自己——內心共有的朋友與敵人都學不會。


無一證實了天使與惡魔只是人類最脆弱的弱點藏在心中。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

空泛的進步(續)

我們這樣算是一種進步嗎?或者說是「退步」?怎麼才能算是一種「進步」?自從發明網路之後,我們加速溝通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效率」之後,自從改造工廠的處理方式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往左滑是不喜歡,往右滑是喜歡之後,我們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了快速約會,可以認識許多人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

延(續)

元神看著眼前的草原,忍不住地大口呼吸起來,「多麽清香啊!」元神想著。看著前方,彷彿心境也安靜了不少,雖然有那家人的「相救」,但是那家人也幾乎也想要佔為己有,雖然不是故意這樣做,但牠就是不想要一輩子與那家人為伍,雖然那家人很「好心」,不過那餵牠吃的草藥根本就是毒藥,讓牠得肩負副作用一輩子,牠也不知道怎麼樣才能擺脫那「搖搖晃晃」的影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