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Contrary Society

圖片來源:Bill Couch

我騎車來到公司——通常我都會提早十五分鐘到二十分鐘到這裡。我休息一下,暫停一下呼吸,看看公司外的人來人往,駐足在「當下」,體會深刻。通常,兩分鐘過後,就有一股深深的感覺——它告訴我這社會若要長久進步,那麼基本的交通政策從來沒有多好轉過——雖然也只有鋪設新的柏油路面而已。


用路人的觀念依然在兩條雙向道中互相碰撞,機車騎士亂竄,自行車騎士以為自己路權最大,隨意闖紅燈,斑馬線。甚至隨意穿越馬路,隨意左右轉。行人喜歡在馬路上行走,因為人行道太狹窄,根本無法順利通行,因此他們乾脆走在險象環生的馬路旁。觀察了五分鐘左右,交通號誌走走停停,不把紅綠燈當作一回事的民眾大有人在,我們這社會到底出了什麼問題?

這社會很可愛嗎?如果你用可愛的角度去看,甚至改變你自己的心境改造這社會花園,這社會當然很可愛,可是在一個充滿「可愛」的氛圍中,可愛是不能當飯吃的,因為那只是種「吸引人」的招數,不是天天使用,就會高朋滿座的。然而,這社會一直要著是一個正向的風氣,因此,我們用一個負面的脾氣去看時,他人總是在說我們你只是抱怨這社會對你不祥和罷了!倘若這樣想是對的,那麼每個抱怨的人,你怎麼沒有起一個鼓勵的風氣,讓社會真正發揮作用,讓社會祥和?

樂觀的道理,天天都在談,社會就是缺少正向的氣氛,這社會才會變得這麼壞糟糟,有人這樣告訴我。然而,這社會不是缺少正向的氣氛,而是我們都把正向當飯吃,當成一種激勵人心的做法,事實總證明,正向真正缺少的不是充滿勇氣的信心與信任,而是我們需要每個人是否自身真的想一想每個人在社會觀察中,我們認識了多少。

體驗總是在談,光輝影響人心的功用,是一直在受注目的。誰最有活力熱情與激昂就是贏得更多掌聲,保持一個熱力四射的狀態比什麼都來得重要,成功之類書籍這樣談論,但多少人真正受用,快樂從此跟上他(她)腳步,即使沒有一帆風順,但永遠不會被打倒?

活在當下總是在討論,但我們只先注視到「希望」的焦點,就把樂觀的前提擺在前方,沒有想過「當下」的反應會是什麼,直到有人再一次拿出來討論你要活在當下,我們才體會「當下」,那麼這件事從來沒有當作存在過,我們依然活在一個交通狀態隨之理解現在到底發生什麼事的當下,未注意到真正發生事故的現場已經影響多少人的交通,直到有人不爽按喇叭:「我要趕著上班呢!」我們總是用路況了解現在,而不是想過每個風吹草動是怎麼影響每個人的生活習性的。

看看這社會吧!停下腳步,仔細想想,我們需要這麼快趕時間嗎?我們需要這麼快回復朋友的訊息呢?我們需要臉書強化我們的社交關係,還是我們依賴 Google 過頭了?好像是這樣,社交焦慮症這個名詞,像是一股流行疾病蔓延全球,我們會因為害怕朋友在網路說我們壞話,從此我們不跟他們做「朋友」,我們會因為訊息聯絡的字眼而起口角,發生越來越激烈的人身攻擊,而鬧上真實法院,不是說好認真你就輸了?還是對這些字眼,我們很難不默默注意?

網路罷凌的比例越來越高時,我們這些學者有何對策?嗯,依然脫離不了廢話的窘境。一個漫無教養,可以隨便成立洋洋灑灑的粉絲團之後,我們真不知道到底還有什麼道理是真正存在的?那個也反,這個也反的狀態下,這世界簡直就是一個漫無章法的世代。

唉!對比過去的年代,這世界是一齣不折不扣的鬧劇。我想起過去單純的初衷,最簡單的快樂,不是現在追求「小確幸」的幸福,而是我們越來越茫然,你現在所說的快樂,難道不能如期追求我們最沒有渴望的快樂嗎?已經不行了!已經無法擁有過去的美好,你要明白這點——樂觀的人一直告訴我這道理,人不要流連過去,要追求更好明天,但你還有幾個過去?

不是明天我們不想要,而是每個人都認為隨之正常的流行狀態之下,造成一股旋風之後,我們真的這麼認為這必然是種跟隨著的氣氛,還是從眾把我們養壞成一種社會為之瘋狂的趨勢?

我常常強調,社會流行的腳步是對的,我們就跟隨,那麼這肯定是對的?當然不一定。人心總是跟著蜂湧而至的蜜蜂,就是找著花蜜而來的舉動,未先曾思考我們的行為究竟是一種是怎麼樣的初始,怎麼樣的怪誕,怎麼樣的讓人類聚集到現在而來的「社會」?

事實越來越本末倒置,已經跟事實沒有關係,我們人類到底在幹嘛啊?

標籤化,聚集化,他們與我們,公與私,這社會始終在上與下之間取得共識平衡,難怪我們一直從來感覺不了社會真正有變好,只用「正向新聞」評價,不是具體每個社會角落。也難怪,我們用美食安慰人心的不安,用豐盛的大餐安慰的我們的肚皮,但也卻忘了食物的真諦,不是吃得多少「美食」,而是原來你吃下什麼營養。

很奇怪的安慰法,也是不爭的事實。台灣人愛吃大餐是出了名的一流的,薪餉的一部份就是慰勞自己要吃份好料的,來對自己好一點,管他有多肥滋滋還是油膩膩的,反正一個月就這麼吃一次,好像星巴克效應一樣,感覺不到真正流失的是什麼。

肥胖的比例越來越高,已開發國家,開發中國家,管他什麼數據,走在馬路上兜一圈回來,你隨處可見到「西洋梨」或者「蘋果」,運動的強調越來越重要,不是為了強調健身,而是大多數要你瘦身。

事實越來越本末倒置,已經跟事實沒有關係,我們人類到底在幹嘛啊?二零一四年世界環境日,不是強調保護海洋,而是我們人類總有些害群之馬存心想破壞海洋生態,我們宣傳的能力其實相當有限,況且,這類的事情不只是對環境而言,我們人類本應有責任對得起這片誕生於我們的生態盡一份心力,丟棄垃圾就算了!我們還沒有想過禍害的根源不是垃圾本身,而是人類產生聚集行為的影響力,讓垃圾不是清不完,而是工廠依然在開工。

我們知道最好的解決辦法就是關閉「壞工廠」,讓垃圾減量,但人類的「垃圾桶」也要增多才行,否則我們垃圾只會丟在外在,不是內在。總之,每個人行為都有責任,每個人都必須自身做起,老話一句,廢話一直在說。然而,人的本性不易改,養成習慣之後,不見得都有獎勵等著你。我們若要真正快樂,我們應該丟棄所有渴望,回歸我們內觀的心靈,想想,我們的對錯的差別是不是幾乎成為一條直線?


唉!聽著一九八零年代的老歌,聽到現在的愛情觀念,我們的心態不是不多所進步,而是我們要求的實在太多,太讓人無法自拔欲望的深邃,以及物質的拉扯有多重,也許我們不是需要高智慧裝置,而是這顆大腦的高智慧裝置讓我們一直無法完全駕馭,只好找「馬鞍」控制⋯⋯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

空泛的進步(續)

我們這樣算是一種進步嗎?或者說是「退步」?怎麼才能算是一種「進步」?自從發明網路之後,我們加速溝通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效率」之後,自從改造工廠的處理方式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往左滑是不喜歡,往右滑是喜歡之後,我們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了快速約會,可以認識許多人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

性.愛.色情

雖然性藏在愛中,但也不是神話一件。而是我們對於性的那種感受。想想看,當我們沉浸在愛中是什麼樣的感覺?是愉悅的感覺?還是一種充滿幸福的感覺?而我這裡所談的愛,不單單只是愛情,還有親情、友情、祖孫情及各種情感在,因此,在愛裡,我們能夠感受到喜悅、快樂與一種自在又有安全感的感覺中。
而性只是一種在愛情中的關係,也就是在愛情裡慢慢衍生出親密關係。如果我們真的喜愛對方,且是異性的對方的前提下,你當然會想和他發生親密的關係,從碰觸他人身體開始,你會不由自主的接觸他人,找他談話,陪他解悶,擁抱他,給他鼓勵與支持,這些都是我們自然發生的行為模式,而促使我們產生這些動機的,也就是情感,一種想要表達情緒的生理模式。換句話說,愛產生的元素多半都是在情感的建立下產生的,這與上一篇我提到那位作者—理察‧大衛‧普列希特—有著不謀而合的概念,當然,我提到的各種情感,愛只是包含在其中之一,性如果能跳脫包袱之外,那麼我們還可以理解更多,只是多半都在情緒下,我們都在迷失自己。
所以,情緒建立在愛情本身,而性只是愛的周圍環繞,色情只是一種介於中間的媒介喔?一點也沒錯,色情讓愛情變得那麼粉紅,然後又帶點迷幻紫,然後我們男女就在色情與愛間,找回對於性的重新定義關係,所以穿著性感內衣的女人總是帶著挑逗的眼神直直看著她們眼中的男人的眼睛與他們的下半身,誘惑著我們的大腦,讓我們全身興奮、顫抖、及想要尖叫的快感扶搖直上,男人對於眼前的女人的重要身體的某個部位都會兩眼發直,好好瞧著仔細,真恨不得立刻開始,但愛若是建立很穩固,那麼性真的要開始,那只是前戲的噱頭。
可是愛通常都會等不及,對男人而言,那真的難耐—我想慾火焚身的同時,又被澆熄,那真的難受。女人在愛與性中,用愛情的本身加強對性的親密接觸,讓愛有性可以相伴,但是對於色情那麼只是一種存在於性的另種角色上—我是指性的關係通常讓色情影片上的女星變得一種我們可以模仿或者揶揄的對象,這時愛情就變得像色情的性感地帶,如果沒有浪漫的燭光,如果沒有飯後或者餐前酒,也沒有幾杯下肚,你怎麼會有情意,而她會有意陪你呢?就算這不是愛情,那麼情感的產生也會把你當做就是一場男歡女愛的感情。
那麼這是什麼情?當一個性關係多重存在時,那麼人類還有所謂的真愛制嗎?一夫一妻制向來不是人類的權利,草原田鼠的各種報導重複播報時,Google的搜尋可以找出十二萬三千條時,那麼我們還要怎麼重視真愛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