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Contrary Society

圖片來源:Bill Couch

我騎車來到公司——通常我都會提早十五分鐘到二十分鐘到這裡。我休息一下,暫停一下呼吸,看看公司外的人來人往,駐足在「當下」,體會深刻。通常,兩分鐘過後,就有一股深深的感覺——它告訴我這社會若要長久進步,那麼基本的交通政策從來沒有多好轉過——雖然也只有鋪設新的柏油路面而已。


用路人的觀念依然在兩條雙向道中互相碰撞,機車騎士亂竄,自行車騎士以為自己路權最大,隨意闖紅燈,斑馬線。甚至隨意穿越馬路,隨意左右轉。行人喜歡在馬路上行走,因為人行道太狹窄,根本無法順利通行,因此他們乾脆走在險象環生的馬路旁。觀察了五分鐘左右,交通號誌走走停停,不把紅綠燈當作一回事的民眾大有人在,我們這社會到底出了什麼問題?

這社會很可愛嗎?如果你用可愛的角度去看,甚至改變你自己的心境改造這社會花園,這社會當然很可愛,可是在一個充滿「可愛」的氛圍中,可愛是不能當飯吃的,因為那只是種「吸引人」的招數,不是天天使用,就會高朋滿座的。然而,這社會一直要著是一個正向的風氣,因此,我們用一個負面的脾氣去看時,他人總是在說我們你只是抱怨這社會對你不祥和罷了!倘若這樣想是對的,那麼每個抱怨的人,你怎麼沒有起一個鼓勵的風氣,讓社會真正發揮作用,讓社會祥和?

樂觀的道理,天天都在談,社會就是缺少正向的氣氛,這社會才會變得這麼壞糟糟,有人這樣告訴我。然而,這社會不是缺少正向的氣氛,而是我們都把正向當飯吃,當成一種激勵人心的做法,事實總證明,正向真正缺少的不是充滿勇氣的信心與信任,而是我們需要每個人是否自身真的想一想每個人在社會觀察中,我們認識了多少。

體驗總是在談,光輝影響人心的功用,是一直在受注目的。誰最有活力熱情與激昂就是贏得更多掌聲,保持一個熱力四射的狀態比什麼都來得重要,成功之類書籍這樣談論,但多少人真正受用,快樂從此跟上他(她)腳步,即使沒有一帆風順,但永遠不會被打倒?

活在當下總是在討論,但我們只先注視到「希望」的焦點,就把樂觀的前提擺在前方,沒有想過「當下」的反應會是什麼,直到有人再一次拿出來討論你要活在當下,我們才體會「當下」,那麼這件事從來沒有當作存在過,我們依然活在一個交通狀態隨之理解現在到底發生什麼事的當下,未注意到真正發生事故的現場已經影響多少人的交通,直到有人不爽按喇叭:「我要趕著上班呢!」我們總是用路況了解現在,而不是想過每個風吹草動是怎麼影響每個人的生活習性的。

看看這社會吧!停下腳步,仔細想想,我們需要這麼快趕時間嗎?我們需要這麼快回復朋友的訊息呢?我們需要臉書強化我們的社交關係,還是我們依賴 Google 過頭了?好像是這樣,社交焦慮症這個名詞,像是一股流行疾病蔓延全球,我們會因為害怕朋友在網路說我們壞話,從此我們不跟他們做「朋友」,我們會因為訊息聯絡的字眼而起口角,發生越來越激烈的人身攻擊,而鬧上真實法院,不是說好認真你就輸了?還是對這些字眼,我們很難不默默注意?

網路罷凌的比例越來越高時,我們這些學者有何對策?嗯,依然脫離不了廢話的窘境。一個漫無教養,可以隨便成立洋洋灑灑的粉絲團之後,我們真不知道到底還有什麼道理是真正存在的?那個也反,這個也反的狀態下,這世界簡直就是一個漫無章法的世代。

唉!對比過去的年代,這世界是一齣不折不扣的鬧劇。我想起過去單純的初衷,最簡單的快樂,不是現在追求「小確幸」的幸福,而是我們越來越茫然,你現在所說的快樂,難道不能如期追求我們最沒有渴望的快樂嗎?已經不行了!已經無法擁有過去的美好,你要明白這點——樂觀的人一直告訴我這道理,人不要流連過去,要追求更好明天,但你還有幾個過去?

不是明天我們不想要,而是每個人都認為隨之正常的流行狀態之下,造成一股旋風之後,我們真的這麼認為這必然是種跟隨著的氣氛,還是從眾把我們養壞成一種社會為之瘋狂的趨勢?

我常常強調,社會流行的腳步是對的,我們就跟隨,那麼這肯定是對的?當然不一定。人心總是跟著蜂湧而至的蜜蜂,就是找著花蜜而來的舉動,未先曾思考我們的行為究竟是一種是怎麼樣的初始,怎麼樣的怪誕,怎麼樣的讓人類聚集到現在而來的「社會」?

事實越來越本末倒置,已經跟事實沒有關係,我們人類到底在幹嘛啊?

標籤化,聚集化,他們與我們,公與私,這社會始終在上與下之間取得共識平衡,難怪我們一直從來感覺不了社會真正有變好,只用「正向新聞」評價,不是具體每個社會角落。也難怪,我們用美食安慰人心的不安,用豐盛的大餐安慰的我們的肚皮,但也卻忘了食物的真諦,不是吃得多少「美食」,而是原來你吃下什麼營養。

很奇怪的安慰法,也是不爭的事實。台灣人愛吃大餐是出了名的一流的,薪餉的一部份就是慰勞自己要吃份好料的,來對自己好一點,管他有多肥滋滋還是油膩膩的,反正一個月就這麼吃一次,好像星巴克效應一樣,感覺不到真正流失的是什麼。

肥胖的比例越來越高,已開發國家,開發中國家,管他什麼數據,走在馬路上兜一圈回來,你隨處可見到「西洋梨」或者「蘋果」,運動的強調越來越重要,不是為了強調健身,而是大多數要你瘦身。

事實越來越本末倒置,已經跟事實沒有關係,我們人類到底在幹嘛啊?二零一四年世界環境日,不是強調保護海洋,而是我們人類總有些害群之馬存心想破壞海洋生態,我們宣傳的能力其實相當有限,況且,這類的事情不只是對環境而言,我們人類本應有責任對得起這片誕生於我們的生態盡一份心力,丟棄垃圾就算了!我們還沒有想過禍害的根源不是垃圾本身,而是人類產生聚集行為的影響力,讓垃圾不是清不完,而是工廠依然在開工。

我們知道最好的解決辦法就是關閉「壞工廠」,讓垃圾減量,但人類的「垃圾桶」也要增多才行,否則我們垃圾只會丟在外在,不是內在。總之,每個人行為都有責任,每個人都必須自身做起,老話一句,廢話一直在說。然而,人的本性不易改,養成習慣之後,不見得都有獎勵等著你。我們若要真正快樂,我們應該丟棄所有渴望,回歸我們內觀的心靈,想想,我們的對錯的差別是不是幾乎成為一條直線?


唉!聽著一九八零年代的老歌,聽到現在的愛情觀念,我們的心態不是不多所進步,而是我們要求的實在太多,太讓人無法自拔欲望的深邃,以及物質的拉扯有多重,也許我們不是需要高智慧裝置,而是這顆大腦的高智慧裝置讓我們一直無法完全駕馭,只好找「馬鞍」控制⋯⋯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文明的意念(三)

說來真是奇怪,人類享受到文明卻與實際上的文明根本是兩回事。就像我們常常在談的多有公德心的思想一樣沒有兩樣。公德心似乎只在文明社會上演,扮演這樣的角色,看起來像是我們不會亂丟垃圾,不會隨意塗鴉,更不會隨意破壞公物,但是作為一個文明人當然不是說你不重複以上的行為,然後你出現在紐約街頭,就不會看見老鼠橫行。環境的髒亂——難道我們在現代都會公園中不會看見有人隨意做出奇怪行為,然後轉個場景在大自然卻不覺得奇怪?例如裸體或者「垃圾」到處都是。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

那隻巨大怪物回頭,不想理會他們,艾維茲、海娜以及洛爾爬上樹幹之後,艾維茲往上看了一下,「那裡似乎有什麼?」,海娜也跟著查看,像是村莊之類的房舍在遠方,還需要走一段路。洛爾想:「那是我們原來的村莊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