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鏡子裡的我

圖片來源:Kevin Dooley

地球岌岌可危,但願我的小說可以喚醒你們對地球與物種的重視,但我不能。地球的融冰一直危在旦夕,或許什麼專家寫的研究報告還是 IPCC 所公佈的數據被視為一種誇大的假象或者他們提出最強而有力的證據,不管為何,地球的確需要每個人參一角,共同撫育,承擔責任,讓地球共榮。


地球只有一個,而現在人類需要三個地球才能「平衡」,世界自然基金會嚴重地呼籲請重視動物的生存權利,不要只想到我還有家庭要養育。然而,這何其難?看著亞馬遜雨林消失的速度,蓋了再多的中央公園好像也只是為了人類的需求,不是為了地球的發展。種植了小樹,旁邊卻開始砍起了大樹來,那麼作為小樹的看在眼裡,真不敢相信人類如此殘忍。

手上握有兩個籌碼:一個自己的經濟,二是地球的命脈,你要犧牲哪一個才能換取兩方的自由?這真是兩難,難道沒有兩全其美的方法?難道我砍了樹是為了造木屋不行嗎?是為了給我族人一個遮風避雨的環境不行嗎?還是要我們像穴居人一樣嗎?砍的樹永遠不比長的樹還要快,這樣的速度持續下去,我們所種植的樹林面積有一天也會拿小樹開刀。

樹是生命,樹是由種子播種發芽,陽光茁壯,加上水的滋潤而長高。小樹苗的年輪只有幾歲而已,大樹作為後人乘涼的「命運」還嫌太早,我們迫不及待拿其他的礦石開刀,人類發現黑金之後,塑膠大其盛行,現代人離不開石化產業,我們吃的食物所裝呈的器皿,刀叉、筷子,到喝水的杯子,騎的腳踏車,你所居住的房子,都是因為石化的功勞,你怎麼還不謝謝它?

城市的發展越來越快速,人類行走的速度越來越快速,交通工具的發展越來越快速,我們就恨不得立刻靠身上的一對翅膀飛向目的地,可惜我們並沒有,任意門的構想僅止於漫畫而已,太快,太便利的生活,人類遲早走向 Wall-E 的天際帝國,瓦力一直始終不瞭解,怎麼每個人都白白胖胖的?

人類的進步的確讓高速公路越來越快速,我們幻想著會飛的車子問世,幻想著個人飛行器問世,我們幻想著手機變成我們身體的一部份或者是迷你的裝置,猶如手錶一樣,能夠視訊通話,還能夠立體投影,只怕網路也是有城鄉差距。

鄉村人不懂城市人是個土包子,來到農村忘不了對臉書朋友的依賴,我們需要燈泡的亮度大於燭光上的溫暖,因為看得清楚比較重要。每當我回到鄉村地區,可見一番對於科技的重視有多麼地嚴重。我想,城市的進步只是說說而已,城市畢竟不是個很友善的地區——尤其對英國的遊民而已。

政客講得寒酸,把過錯怪給別人是他們的問題,跟我無干,政策的支票空空蕩蕩地像個快模糊的紙張,總是要到最後才能兌現,工程如期發包,卻發生弊案收賄,台灣人見獵心喜的心態,全世界都是一個差不多樣子。我們會收藏紙幣、郵票、畫作、寶石、歷史文物等等,我們不懂這些的價值給的意義究竟是什麼?歷史人物所製作的要價不菲的寶物呈現在帝王面前時,是滿心討好,還是要起革命殺國王?

唉!當初不知道魯米(Molang Jalaluddin Rumi)會怎麼想?宇宙在他的眼中,呈現如癡如醉地運轉的夜空,讓他難以忘懷,人站在宇宙中心,以自己是為王之後,我們真的就自戀了起來嗎?現在在這個世界,發燒的世界中,當每個人以自我為中心時,我們就有一股熱情的動力想要改變全世界對我們的觀感,我們如此地親近社會來迎合我們的口味時,似乎在變成我們在討好多數人組成的「社會」。

我們分成私我與公我,私我對自己有利,公我對其他多數人社會有利,那麼其他地下份子呢?如此讓社會的進步的原動力不是親社會,而是反社會對世界看法已經徹底失敗透底。因為我知你知他們不知。民主的原動力不是力促憲法的誕生,而是人人了解我們要的生活不就是平平安安,寫下對人生的意義的紀念書嗎?

可惜的是社會鼓吹正向的風氣,只會一股盲目的風潮席捲全球,讓我們深深以為具有樂觀,具有不被打敗的心靈是對的!如此一來,不管什麼大風大浪,我們相信一定可以打敗不景氣,挫折與痛苦,因此我們學會怎麼是「站起來」,不是你跌倒了,到底是什麼原因所構成的?

地球很辛苦,要扶養這麼多的人口,未來還會增加十億人,九十億的人類踐踏在土地上,農田不知道夠用不夠用?還是要拼命加班製造罐頭?唉,我們現在的人類是為了糧食開打,水資源爭奪,所有的資源變成我們的穿金戴銀之後,盤中飧之後,我們靚靚麗麗地出門,每個人身上都有些人造的。

私我與公我是個角力戰,可否不先管成功了多少,獲得了多少,而是管管你的行為付出了多少?道德偏袒了多少?

科學家想辦法解釋人類大腦的每個細小環節,甚至研發人工大腦,人造的生命已經不稀奇,現在人類的具體身體已經有機械化的裝置在裡頭,未來的機器人,擬人化還有有關「人」字眼加上去的東西通通是我們的一部份,沒辦法,我們是「人」嘛!

美國心理學會一篇文章顯示有百分十六的美國人已經有危機意識,百分之二十七的人擔心,百分之二十三的人們小心謹慎處理,百分之五的人置身事外,百分十二的人抱持著懷疑,剩下的百分之十五:誰在乎啊?

氣候變遷——誰在乎啊?反正垃圾照樣亂丟,搶案照樣搶劫,殺人照樣殺人,反正會有死刑,反正會有警察,反正會有法官,反正會有環保人士,反正會有科學家去研究,去身體力行提供證據,反正我活得好好的,反正一切生活正常,反正有人替我擋子彈,擋天災,擋危機,反正地球的人類通通死光光的,我沒事就好,反正這世界就是這樣,你也改變不了這大鯨魚,放棄吧!反正你要失敗的!沒有用的!反正何必想那麼多,反正......

社會的失敗或進步,還是進步太快,反正這世界奈何我不了,問題依舊難分難解,而就是社會的病態。我們要促成人類是朝向真正的平衡發展,而是讓惡魔一點一滴深入人類的心房,控制情緒,讓憤怒失控,油然一股力量要你破壞整個生態發展,端看我們怎麼了解這個兩難的困境,能夠理解情緒是助力還是阻力?

說了再多,那是阿諛奉承的紙上談兵的政策,我們只有怎麼做,要先做什麼才能化解人類的僵局,否則還是空談而已。這樣的觀念,我們必須好好捫心自問;然而,諷刺的是,自問的那一端,總有個小惡魔在插話:選擇我就對了!私我與公我是個角力戰,可否不先管成功了多少,獲得了多少,而是管管你的行為付出了多少?道德偏袒了多少?


什麼是政策?就是空頭的計劃,不在計劃的計劃,這個名詞應該改一改才行。人類垃圾少丟一點,回收的觀念落實一點,勇敢的面對真實的現實,樂觀的觀念那才是應有的觀念意象,具有讓光明發光的潛力。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

那隻巨大怪物回頭,不想理會他們,艾維茲、海娜以及洛爾爬上樹幹之後,艾維茲往上看了一下,「那裡似乎有什麼?」,海娜也跟著查看,像是村莊之類的房舍在遠方,還需要走一段路。洛爾想:「那是我們原來的村莊嗎?」

空泛的進步(續)

我們這樣算是一種進步嗎?或者說是「退步」?怎麼才能算是一種「進步」?自從發明網路之後,我們加速溝通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效率」之後,自從改造工廠的處理方式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往左滑是不喜歡,往右滑是喜歡之後,我們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了快速約會,可以認識許多人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