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7/21

救贖(續四)

圖片來源:Joel Montes de Oca

凱茵絲在喬的帶領下,穿過大街小巷,來到了偏僻的鄉村地區。雖然這城市的人們不像繁華的紐約場景或者是科技味十足的東京一樣熱鬧,但是還是充滿著濃濃的簡樸風格。凱茵絲一路上有時停在路邊購買一些日常用品,如水,或者餓了,就在當地吃下不曾見到的奇怪食物,如蜥蜴堡。這些讓她充滿難忘的記憶,於是她拿出日記寫下:

「這地區的人們雖然固有保守的性格,但其實相處下來,發現他們其實有單純的想法,只是想完成這件事,沒有分心以外的事情打擾他們的思緒。我很羨慕他們⋯⋯生活方式。雖然,他們幾乎有什麼就吃什麼,我也入境隨俗地吃下那⋯⋯看起來像蜥蜴的漢堡之類的食物,一種綠色的液體⋯⋯有點像是醋與苦味的混合果汁,但有淡淡的甜味⋯⋯他們說有保健的功效。」

這本日記其實是寫在喬的紀錄本上,只不過她從右邊寫起,喬從左邊寫起。另外,她還借用喬的大型相機來記錄,只不過只有照一張照片而已,相機因為太笨重而遺留在路上。

「我們要到了嗎?」凱茵絲問。
「快了!就在前方的不遠處。」
「天空看起來陰陰灰灰的,看起來要下雨了。」

喬抬頭往上看:「的確。」
「看來,我們要趁下雨之前趕到營地才行。」
喬要車夫加緊往前行。


夜晚時分,艾蓮娜守在長老居住的房子外。艾蓮娜感到莫名恐懼,擔心是否是因為白天的事件而影響整個過程的進行。

那個族人——叫她小聲的族人因為擔心她一個人不熟,而偷偷守在樹幹後面看著她。

而他不是一人。

一個女生叫住了他。
「*FGH$Ysfg&*?」
「H%Ydfh5fy。」

那個族人叫她小聲點,不要被她發現。

「H^GDFG!」
「MB!」

那個女生推了他一把。

他差點摔倒在她背後,幸好她根本沒注意發生什麼事。

艾蓮娜鼓起勇氣走了進去。

長老正好與神使、神媒在交談。

「H%GEFT%」
「我來找你了!」
「你來了正好!」神使開口講。

艾蓮娜一聽到神使也會講英文,不敢置信的表情愣了好幾秒⋯⋯

「怎麼⋯⋯你也會說⋯⋯」
「是的,我會說,因為擔任神的使者,就必須習得多方語言。」
「神的使者?」
「這個職務是由神指派的,整個過程是由一連串的儀式來指定的,我很難跟你說得明明白白。總之,長老是來找你的,不是我,我先告辭了。」

他說完之後,就離開了長老的住所,前往自己的房子。

「喂!等一下!」艾蓮娜要叫住他時,他已經離開這裡。
「HFGH$%FH」
「什麼?」

長老上前擁抱她,然後在她原來的那個紅點額頭親吻了一下。

艾蓮娜覺得怪怪的。

「DONUXCV#btg」
「你不會說英文嗎?」
「&FG#&HER」長老不懂她的意思。

長老拉著她的手,拉到了一個類似地圖的區域要她看著它。

「這是⋯⋯?」
「HTDF$^。」

長老從破舊的衣裳掏出了一個像是鑰匙的東西,又像是武器,還是寶石之類的東西放在她手上。

「這是⋯⋯?」

長老離開了這裡,艾蓮娜看著那奇特的東西根本沒注意長老走了。

艾蓮娜抬頭想問問他,沒注意已經沒有人在那裡。

神媒早就隨著神使消失。


艾維茲根本不想慢慢走,她大步向前,甚至用跑的,只想用最快的速度離開不認識的區域。

「你要走這麼快嗎?」白色貓邊跑邊問。
「我不想再浪費時間呢!」

雖然這裡不是非常黑暗,但是仍帶有一點恐懼圍繞。雖然冰柱的區域可能「到此為止」,但不代表會「罷手」。同樣的時間,伊瓦雖然已經昏厥,但那四個結凍的冰塊已經融化的差不多。

艾特眼睛已經睜開,但身體有些僵硬;雷則是站在艾特面前看著他,雖然身體大致上已復原,但其實略顯疲憊。兩個士兵則是準備要站起來。

「這裡是哪裡?」艾特摸著自己的肩膀。
「雷?你還在!」
「我本來就還在。」雷根本不甩他的問候。
「看來我們是順著水流沖到這裡。」雷懷疑地說。
「自從艾維茲幹的得意傑作,我們就沒有好下場。」雷氣得牙癢癢。
「是你自己亂碰吧?」
「我哪有?」
「怎麼沒有?」艾特上前爭論,不小心碰到了伊瓦的身體差點絆倒。
「這是什麼?怎麼會有一個人躺在這?」艾特低下頭看。
「這是伊瓦。他大概是來抓你的吧?你做事每次都漫不經心的。」雷冷諷地說。
「你的勳章少得可憐,帶領我們這群小兵想立大功?可笑喔!」雷繼續嘲諷。
「我有一次功勞還是獲得胡蒙大將軍的賞識呢!沒有我的計劃!你們也別想放假!」
「是喔!是喔!沒有我的救援,你會有今天?」雷又在爭論以前的功過。
「你不要以為升上一個官階,就忘了恩人是誰,你難道不懂感謝嗎?」
「誰說沒有?當時的升官典禮,你別忘了我還提名你!是你自己不要的。」
「不要歸不要,事後可別忘了我。」
「我沒忘了你,我知道你教我很多,提拔我很多,我很謝謝你!但是我是你的直屬長官,你就應該聽我的!」
「我——不——要。」雷一字一字說。

兩位士兵問現在是怎麼狀況,艾特告訴他們別理會他們。

一個士兵小聲告訴另一名士兵:「這對冤家又要吵了。」

那隻黑猩猩搞不清楚狀況,突然回到原地,懷疑是場「夢」,還是真實?畢竟,牠感覺從那叢林走了出來,又似乎走不回去,不知道,牠的大腦一團亂。

牠走到那個發現尖長石頭的地點;當然,它還在。但說穿了,其實這整個世界已經被人類的侵蝕給擾亂了,雖然,看起來停在原處,但你不知道這些石頭何時會默默改變環境與整個生態圈,黑猩猩看著石頭,眼睛閃閃發亮,透露著石頭上彷彿有些文字,而事實上,一點都沒有什麼文字。黑猩猩想看看是否能夠再一次拿出這石頭。

牠伸手慢慢地靠攏,試著觸碰石頭。成功了!牠感應到石頭彷彿有聲音在訴說,但是依舊聽起來像是亂碼,沒有一個曲調,像是亂彈的節奏,忽快忽慢,甚至突然震耳欲聾嚇到了黑猩猩,牠趕緊跳開,跑到遠處觀望著它。

一支箭突然射向了牠。一個原住民走了過來,看見倒下的黑猩猩。

「HGH$%Y7hfgf3。」

他拉著黑猩猩的手臂,往森林的另一個方向前進。

這隻黑猩猩的命運很坎坷,但或許是種新的「中點」。

石頭隱約在呼喊著某運作的脈動,主導這星球的時空進行,導致時間與空間的錯亂。看起來分開的兩地,誰會知道其實相隔幾尺而已?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