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救贖(續三)

圖片來源:C/N N/G

外頭寒風刺骨,內心卻是渾然不安。元神被那個壯碩的男人敲昏後,其實內在彷彿進駐了一個小惡魔,那種草藥有種很神奇的功用,就是能夠快速治療傷痛以及各類小疾病,但有種問題是容易上癮——應該說有種狂熱在體內發燒,彷彿被心魔控制般不能自拔。


元神不斷顫抖,雖然已經昏迷。那個男人看了牠一眼,沒多說什麼,反正他想那是正常的,他本身也服用過,他是沒事,也沒有什麼大不了的「副作用」,畢竟這種草藥在這裏其實不算頻繁,但也不是容易取得。

那妻子看著丈夫並且將頭指向外頭,彷彿告訴他說:「該出發了!」

他點頭示意。

他穿回原來的裝備,帶著特製的武器——用魚骨與石頭製作而成的長槍而離開這屋子。


艾維茲仔細看著龜裂的冰柱,認為這有機可趁。

艾維茲把手指伸進縫隙中,看是否能夠順利伸進來,並且了解細節如何。

「看來可以耶!」艾維茲興奮地大叫。

白色貓不以為意。

「什麼可以?」

艾維茲展現給牠看。

「然後呢?」

「然後我們就可以進去啦!」

「你這麼確定?」
「我非常確定。」
「你是不是不想進去?我看你對此很有意見!」
「⋯⋯」
「怎麼了?」
「嗯,沒事。」
「真的?」
「其實是這樣的,我是⋯⋯」話說到一半時,速度突然加劇,冰柱崩裂的速度比想像中還要快,突然之間,真的如他們所願,掉落了冰住下方的洞穴之中。

「哇!」
「怎麼回事?」兩個人一時之間來不及反應。

重力加速度的影響下,兩個人跌落在洞穴之中,上方則是看起來有雲層籠罩的天空景色。

「痛!」他們各自摸著自己的臀部。

「怎麼回事?這裡是哪裡?」

前方一片黑暗,四周也是如此,只有他們身處這個角落唯一所擁有的光亮。

艾維茲起身看著上方。

「這麼高?」

雖然在高處的上方仍可見到冰柱被陽光反射所映照下來的光亮,但是仍然無用武之地。

艾維茲看著白色貓,並且扶著牠起身。

「你還好吧?」
「痛!我想我的後腳扭傷了。」
「你自己不會會急救嗎?」
「我當然會!但是使用太多次會耗損精力。」
「你已經使用很多次了嗎?」
「那次幫你推雪球就算了!」
「原來是這樣,你現在還能嗎?」
「當然⋯⋯可以。」白色貓仍然帶有不確定感。
「你試試看吧!」

不等艾維茲話說完,白色貓就轉頭像自己受傷的後腳吹了一口氣。

一如以往,後腳已經逐漸恢復活動力。

「如何?」艾維茲看到牠已經在「修復」自己。
「還可以。」
「那可以行走嗎?」
白色貓點頭,並且朝著前方走去。
「喂!你也太快了吧!」
「快點走吧!趁我失去『力量』前。」


一個聲音在小狐狸的腦還閃過:「我會找到你的。」

「她大概快要來了吧?」小狐狸心想。

夫妻倆的腦海只有快點回到原來的家庭生活,對於這場冒險,他們已經快要進行不下去。

「你到底要帶我們去哪裡?」安瘋瘋癲癲地詢問。

「找你女兒。」
「你怎麼這麼慢?」傑克也胡亂發言。
「沒有這麼容易。」

聽到這句話,不知道是哪裡侵犯到安的神經,安一把怒火中燒,立刻抓起小狐狸作勢要把牠丟向石塊,讓牠消滅。

傑克眼看苗頭不對,上前阻止。

「別這樣。」傑克拉開安的手,小狐狸的耳朵被安拉成長條狀,還紅腫。

「痛!」小狐狸忍耐著疼痛感。

拉扯之間,小狐狸被甩到石塊邊,幸好沒有撞擊石面。

小狐狸摸著自己的耳朵,用口中的口水抹在受傷的耳朵上。

「我才不想跟你們計較呢!」小狐狸輕聲地講。

安衝上前去,又想做出同樣的動作,傑克一把擋住她的動作,才幸免於難。

「別鬧了!」小狐狸大聲叱喝。

夫妻倆被聲音嚇到愣住般不能動彈。

他們兩個作勢想不到這隻小動物竟然有這麼大的威力。

「可以乖乖聽我的嗎?」小狐狸輕聲說出這句。

兩個人像個畏縮的小孩們不敢吭聲一句。


「那是什麼?」艾蓮娜問旁邊的那位小女孩。
「GH%DG*dh^GH%b」
「什麼?」

那位男孩看著艾蓮娜與小女孩的對話,心裏仍然許多話想告訴她,但又不好意思如何說出口。

那位年輕人瞄到那位男孩似乎心事重重。

在艾蓮娜前面的一位族人轉頭告訴她:「可以不要說話嗎?」

艾蓮娜驚呼連連,不敢相信有人會說英文。

「你會說英文?」
「學會一點,有上外地上過課。」
「你知道他們在幹嘛嗎?」
「現在不是時候。」

聲音似乎傳送到舞台上的長老耳邊,只是長老裝作不知道。

「你不能說出重點嗎?」艾蓮娜想快點知道答案。

「噓⋯⋯」族人要她閉嘴。
「好吧⋯⋯」艾蓮娜一臉無奈的表情。

她轉頭四處看看,看看這附近的周遭的地形環境。樹林環繞四周,附近聽得見涓涓細流的水聲。還有鳥與蟲在四周,地上則是泥濘與石頭,偶爾還有蛇與蜥蜴、蜘蛛、老鼠、蠍子等等動物出沒。艾蓮娜看得有些懼怕。

「還要多久⋯⋯」艾蓮娜深怕掉入陷阱。

艾蓮娜看到前方的舞台儀式跟她沒有太大關係,雖然她注意到石頭的某些關係,但是這樣待下去,也沒有辦法,況且她幾乎沒有吃任何東西,除了一隻活魚⋯⋯

長老不耐煩了,看到艾蓮娜正要轉身離去時,叫住了她。

「G%G!」

艾蓮娜聽不懂,轉身要逃跑時,剛才與她對話的族人拉住她的手。

「你要去哪裡?長老再叫你!」

「我⋯⋯要去上廁所!」艾蓮娜吱吱嗚嗚,雖然她想得不是這樣,而是離開這「無聊」儀式。

所有的族人猶如摩西分紅海一樣,迅速隔出中間走道,只為了讓她「上台」。

艾蓮娜有點驚慌,不知道要不要前進,站在舞台。

不過,那位男孩卻推了她一把,艾蓮娜嚇得差點往前摔倒,艾蓮娜沒注意到是誰,只好摸摸鼻子走上舞台。

長老看著她,一表甜美可人的模樣,雖然腳上只有一隻鞋,另一隻已經被丟在那六口人之家的不知道的哪個角落中,但是長老沒有看過這麼不屬於他們類似族人外貌的「人類」。

長老環繞她一圈,神媒與神使則是看得津津有味。

長老給了她一片剛才神媒給的葉子,在此之前,神媒已經給了他兩片。

長老要她做一樣的動作,神使一樣「施些咒語」,轉交給她。

艾蓮娜如法炮製,但最後關卡卻是失敗收場——畢竟,她雖然有「某些力量」,但是可不屬於「他們」的一員。

艾蓮娜額頭上有一點紅色細長狀的痕跡,但就僅止於此。

長老要她下台,並且在她耳邊訴說要她晚一點來找她,但艾蓮娜根本不了解他的意思。

因此,她擔心不測之餘,馬上把那句話重複好幾遍。

她找上那位剛才的族人。

「他說:『DHBNV^&#』」
「他告訴你結束後之餘,來找他。」
「在哪裡?」
「前方五十個住家之後的第一個就是了!」
艾蓮娜往前看,根本看不到盡頭。
「這麼遠?」
「一點也不會。」
「去吧!他不會對你怎麼樣的。」
「是嗎?」艾蓮娜半信半疑。


艾蓮娜摸著自己的額頭的「記號」,她不知道這是怎麼一回事,也許是某種儀式吧!她靜靜看著他們⋯⋯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文明的意念(三)

說來真是奇怪,人類享受到文明卻與實際上的文明根本是兩回事。就像我們常常在談的多有公德心的思想一樣沒有兩樣。公德心似乎只在文明社會上演,扮演這樣的角色,看起來像是我們不會亂丟垃圾,不會隨意塗鴉,更不會隨意破壞公物,但是作為一個文明人當然不是說你不重複以上的行為,然後你出現在紐約街頭,就不會看見老鼠橫行。環境的髒亂——難道我們在現代都會公園中不會看見有人隨意做出奇怪行為,然後轉個場景在大自然卻不覺得奇怪?例如裸體或者「垃圾」到處都是。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

那隻巨大怪物回頭,不想理會他們,艾維茲、海娜以及洛爾爬上樹幹之後,艾維茲往上看了一下,「那裡似乎有什麼?」,海娜也跟著查看,像是村莊之類的房舍在遠方,還需要走一段路。洛爾想:「那是我們原來的村莊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