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救贖(續三)

圖片來源:C/N N/G

外頭寒風刺骨,內心卻是渾然不安。元神被那個壯碩的男人敲昏後,其實內在彷彿進駐了一個小惡魔,那種草藥有種很神奇的功用,就是能夠快速治療傷痛以及各類小疾病,但有種問題是容易上癮——應該說有種狂熱在體內發燒,彷彿被心魔控制般不能自拔。


元神不斷顫抖,雖然已經昏迷。那個男人看了牠一眼,沒多說什麼,反正他想那是正常的,他本身也服用過,他是沒事,也沒有什麼大不了的「副作用」,畢竟這種草藥在這裏其實不算頻繁,但也不是容易取得。

那妻子看著丈夫並且將頭指向外頭,彷彿告訴他說:「該出發了!」

他點頭示意。

他穿回原來的裝備,帶著特製的武器——用魚骨與石頭製作而成的長槍而離開這屋子。


艾維茲仔細看著龜裂的冰柱,認為這有機可趁。

艾維茲把手指伸進縫隙中,看是否能夠順利伸進來,並且了解細節如何。

「看來可以耶!」艾維茲興奮地大叫。

白色貓不以為意。

「什麼可以?」

艾維茲展現給牠看。

「然後呢?」

「然後我們就可以進去啦!」

「你這麼確定?」
「我非常確定。」
「你是不是不想進去?我看你對此很有意見!」
「⋯⋯」
「怎麼了?」
「嗯,沒事。」
「真的?」
「其實是這樣的,我是⋯⋯」話說到一半時,速度突然加劇,冰柱崩裂的速度比想像中還要快,突然之間,真的如他們所願,掉落了冰住下方的洞穴之中。

「哇!」
「怎麼回事?」兩個人一時之間來不及反應。

重力加速度的影響下,兩個人跌落在洞穴之中,上方則是看起來有雲層籠罩的天空景色。

「痛!」他們各自摸著自己的臀部。

「怎麼回事?這裡是哪裡?」

前方一片黑暗,四周也是如此,只有他們身處這個角落唯一所擁有的光亮。

艾維茲起身看著上方。

「這麼高?」

雖然在高處的上方仍可見到冰柱被陽光反射所映照下來的光亮,但是仍然無用武之地。

艾維茲看著白色貓,並且扶著牠起身。

「你還好吧?」
「痛!我想我的後腳扭傷了。」
「你自己不會會急救嗎?」
「我當然會!但是使用太多次會耗損精力。」
「你已經使用很多次了嗎?」
「那次幫你推雪球就算了!」
「原來是這樣,你現在還能嗎?」
「當然⋯⋯可以。」白色貓仍然帶有不確定感。
「你試試看吧!」

不等艾維茲話說完,白色貓就轉頭像自己受傷的後腳吹了一口氣。

一如以往,後腳已經逐漸恢復活動力。

「如何?」艾維茲看到牠已經在「修復」自己。
「還可以。」
「那可以行走嗎?」
白色貓點頭,並且朝著前方走去。
「喂!你也太快了吧!」
「快點走吧!趁我失去『力量』前。」


一個聲音在小狐狸的腦還閃過:「我會找到你的。」

「她大概快要來了吧?」小狐狸心想。

夫妻倆的腦海只有快點回到原來的家庭生活,對於這場冒險,他們已經快要進行不下去。

「你到底要帶我們去哪裡?」安瘋瘋癲癲地詢問。

「找你女兒。」
「你怎麼這麼慢?」傑克也胡亂發言。
「沒有這麼容易。」

聽到這句話,不知道是哪裡侵犯到安的神經,安一把怒火中燒,立刻抓起小狐狸作勢要把牠丟向石塊,讓牠消滅。

傑克眼看苗頭不對,上前阻止。

「別這樣。」傑克拉開安的手,小狐狸的耳朵被安拉成長條狀,還紅腫。

「痛!」小狐狸忍耐著疼痛感。

拉扯之間,小狐狸被甩到石塊邊,幸好沒有撞擊石面。

小狐狸摸著自己的耳朵,用口中的口水抹在受傷的耳朵上。

「我才不想跟你們計較呢!」小狐狸輕聲地講。

安衝上前去,又想做出同樣的動作,傑克一把擋住她的動作,才幸免於難。

「別鬧了!」小狐狸大聲叱喝。

夫妻倆被聲音嚇到愣住般不能動彈。

他們兩個作勢想不到這隻小動物竟然有這麼大的威力。

「可以乖乖聽我的嗎?」小狐狸輕聲說出這句。

兩個人像個畏縮的小孩們不敢吭聲一句。


「那是什麼?」艾蓮娜問旁邊的那位小女孩。
「GH%DG*dh^GH%b」
「什麼?」

那位男孩看著艾蓮娜與小女孩的對話,心裏仍然許多話想告訴她,但又不好意思如何說出口。

那位年輕人瞄到那位男孩似乎心事重重。

在艾蓮娜前面的一位族人轉頭告訴她:「可以不要說話嗎?」

艾蓮娜驚呼連連,不敢相信有人會說英文。

「你會說英文?」
「學會一點,有上外地上過課。」
「你知道他們在幹嘛嗎?」
「現在不是時候。」

聲音似乎傳送到舞台上的長老耳邊,只是長老裝作不知道。

「你不能說出重點嗎?」艾蓮娜想快點知道答案。

「噓⋯⋯」族人要她閉嘴。
「好吧⋯⋯」艾蓮娜一臉無奈的表情。

她轉頭四處看看,看看這附近的周遭的地形環境。樹林環繞四周,附近聽得見涓涓細流的水聲。還有鳥與蟲在四周,地上則是泥濘與石頭,偶爾還有蛇與蜥蜴、蜘蛛、老鼠、蠍子等等動物出沒。艾蓮娜看得有些懼怕。

「還要多久⋯⋯」艾蓮娜深怕掉入陷阱。

艾蓮娜看到前方的舞台儀式跟她沒有太大關係,雖然她注意到石頭的某些關係,但是這樣待下去,也沒有辦法,況且她幾乎沒有吃任何東西,除了一隻活魚⋯⋯

長老不耐煩了,看到艾蓮娜正要轉身離去時,叫住了她。

「G%G!」

艾蓮娜聽不懂,轉身要逃跑時,剛才與她對話的族人拉住她的手。

「你要去哪裡?長老再叫你!」

「我⋯⋯要去上廁所!」艾蓮娜吱吱嗚嗚,雖然她想得不是這樣,而是離開這「無聊」儀式。

所有的族人猶如摩西分紅海一樣,迅速隔出中間走道,只為了讓她「上台」。

艾蓮娜有點驚慌,不知道要不要前進,站在舞台。

不過,那位男孩卻推了她一把,艾蓮娜嚇得差點往前摔倒,艾蓮娜沒注意到是誰,只好摸摸鼻子走上舞台。

長老看著她,一表甜美可人的模樣,雖然腳上只有一隻鞋,另一隻已經被丟在那六口人之家的不知道的哪個角落中,但是長老沒有看過這麼不屬於他們類似族人外貌的「人類」。

長老環繞她一圈,神媒與神使則是看得津津有味。

長老給了她一片剛才神媒給的葉子,在此之前,神媒已經給了他兩片。

長老要她做一樣的動作,神使一樣「施些咒語」,轉交給她。

艾蓮娜如法炮製,但最後關卡卻是失敗收場——畢竟,她雖然有「某些力量」,但是可不屬於「他們」的一員。

艾蓮娜額頭上有一點紅色細長狀的痕跡,但就僅止於此。

長老要她下台,並且在她耳邊訴說要她晚一點來找她,但艾蓮娜根本不了解他的意思。

因此,她擔心不測之餘,馬上把那句話重複好幾遍。

她找上那位剛才的族人。

「他說:『DHBNV^&#』」
「他告訴你結束後之餘,來找他。」
「在哪裡?」
「前方五十個住家之後的第一個就是了!」
艾蓮娜往前看,根本看不到盡頭。
「這麼遠?」
「一點也不會。」
「去吧!他不會對你怎麼樣的。」
「是嗎?」艾蓮娜半信半疑。


艾蓮娜摸著自己的額頭的「記號」,她不知道這是怎麼一回事,也許是某種儀式吧!她靜靜看著他們⋯⋯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

空泛的進步(續)

我們這樣算是一種進步嗎?或者說是「退步」?怎麼才能算是一種「進步」?自從發明網路之後,我們加速溝通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效率」之後,自從改造工廠的處理方式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往左滑是不喜歡,往右滑是喜歡之後,我們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了快速約會,可以認識許多人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

性.愛.色情

雖然性藏在愛中,但也不是神話一件。而是我們對於性的那種感受。想想看,當我們沉浸在愛中是什麼樣的感覺?是愉悅的感覺?還是一種充滿幸福的感覺?而我這裡所談的愛,不單單只是愛情,還有親情、友情、祖孫情及各種情感在,因此,在愛裡,我們能夠感受到喜悅、快樂與一種自在又有安全感的感覺中。
而性只是一種在愛情中的關係,也就是在愛情裡慢慢衍生出親密關係。如果我們真的喜愛對方,且是異性的對方的前提下,你當然會想和他發生親密的關係,從碰觸他人身體開始,你會不由自主的接觸他人,找他談話,陪他解悶,擁抱他,給他鼓勵與支持,這些都是我們自然發生的行為模式,而促使我們產生這些動機的,也就是情感,一種想要表達情緒的生理模式。換句話說,愛產生的元素多半都是在情感的建立下產生的,這與上一篇我提到那位作者—理察‧大衛‧普列希特—有著不謀而合的概念,當然,我提到的各種情感,愛只是包含在其中之一,性如果能跳脫包袱之外,那麼我們還可以理解更多,只是多半都在情緒下,我們都在迷失自己。
所以,情緒建立在愛情本身,而性只是愛的周圍環繞,色情只是一種介於中間的媒介喔?一點也沒錯,色情讓愛情變得那麼粉紅,然後又帶點迷幻紫,然後我們男女就在色情與愛間,找回對於性的重新定義關係,所以穿著性感內衣的女人總是帶著挑逗的眼神直直看著她們眼中的男人的眼睛與他們的下半身,誘惑著我們的大腦,讓我們全身興奮、顫抖、及想要尖叫的快感扶搖直上,男人對於眼前的女人的重要身體的某個部位都會兩眼發直,好好瞧著仔細,真恨不得立刻開始,但愛若是建立很穩固,那麼性真的要開始,那只是前戲的噱頭。
可是愛通常都會等不及,對男人而言,那真的難耐—我想慾火焚身的同時,又被澆熄,那真的難受。女人在愛與性中,用愛情的本身加強對性的親密接觸,讓愛有性可以相伴,但是對於色情那麼只是一種存在於性的另種角色上—我是指性的關係通常讓色情影片上的女星變得一種我們可以模仿或者揶揄的對象,這時愛情就變得像色情的性感地帶,如果沒有浪漫的燭光,如果沒有飯後或者餐前酒,也沒有幾杯下肚,你怎麼會有情意,而她會有意陪你呢?就算這不是愛情,那麼情感的產生也會把你當做就是一場男歡女愛的感情。
那麼這是什麼情?當一個性關係多重存在時,那麼人類還有所謂的真愛制嗎?一夫一妻制向來不是人類的權利,草原田鼠的各種報導重複播報時,Google的搜尋可以找出十二萬三千條時,那麼我們還要怎麼重視真愛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