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What Do You Believe?

圖片來源:spike55151

每次當我要寫些什麼的時候,我沒有答案——就只有「當下」——當下的狗叫聲,當下的鄰居做菜聲,以及談話的聲音,有時候我可以聽見對面小學生上課的聲音,以及老師的教學聲音,而那種聲音的每一字每一句清清楚楚,當然還有街道來回的機車汽車聲,可能還有個宅急便的貨車叫著某個人名字說有你的包裹。我不知道,現在這個當下,確實有很多都是在進行發生,也許你在等公車或電車、火車還是計程車,也許你在便利商店整理貨架,或是在超級市場幫客人協助收銀,也許你在加班,趕著某份重要的企劃書或報告,或論文。也許你在教堂禱告,也許你在高速公路開車聽著最愛的電台音樂,也許你在駕駛民航機,也許你幫忙遊客整理行李,訂機位等等作業,這個當下,每個人都在做事,我呢?沒有主題告訴我一直怎麼讓世界真正保持美好,也許當我們看著每個人生活時,才能了解我們真正要的究竟是什麼。


當我翻開筆記本,想找找某些記錄,宣告哪些可以作為「呈堂證供」,坦白說,我不知道哪一個可以成為說服人的證據。泛科學指明這些不能作為證據的主詞,必須更完整,更具體才行——呃,我不知道怎麼解釋,因為證據呈現在眼前,你只相信你的眼睛錯覺,不相信「事實根據」,那麼再多的證據也是枉然,白忙一場,因為我還是不信。我有個朋友不相信鬼魂,他就是不認為有鬼這件事,不管我努力想要說服他,提出很多科學不能解釋的現象——他還是不相信。你可以不相信怪力亂神的邪說,但是大腳怪,尼斯湖水怪或者外星人,還是神秘的五十一禁區,總有人相信那是存在,是你們道聽塗說造成的,請問你要怎麼相信?我還是不知道。因此,要我說服你們,不如問問你自己心中,你到底相信什麼,才是關鍵。

這社會講求證據,辦案要證據,網路發言要證據,出版任何相關學說都要證據,而證據會說謊,可以造假,證人更不用談,法官採信證人的說詞很難百分百相信,因為記憶會淡化,你會無法指認真正兇手是誰。因此,事事要證據的前提之下,好像人就必須說服這世界是存在的。我倒想,與其說服這世界存在,不然去想想,人幹嘛無緣無故去成就這些?是因為人從小會說謊,證據是鐵證?

我不知道,我看著這世界的當下,頭腦立刻湧現許多問號:為什麼人們要做這個?為什麼戰爭死不結束?為什麼還有人挨餓?為什麼每個人死性不改?為什麼有些人想要交異性朋友卻交不到,有些人卻是桃花朵朵開反而是爛桃花太多?為什麼有太多為什麼,花一點時間 Google ,答案千奇百怪,但真正執行者在你,真正成功者在你,你成功了嗎?

我想沒有,每天的統計數據依然在進行,有多少人出生,有多少人死亡,有多少人無家可歸,有多少食物被浪費,有多少孩童活不過五歲,有多少人失業,有多少人又要吃著最後一餐,有多少人打電話給生命線或張老師,有多少人完成終身大事,有多少人要被迫搬家,零零種種的人類數據,可以看出現在這世界依然持續在亂,持續在進行自己的終身事業——生命。

潘基文沒那麼偉大,聯合國沒這麼厲害,時代的一百人不能解決所有問題,我們卻列舉——莫名其妙的人類。我一直不懂,這一百人能夠像超級英雄拯救世界?還是我想太多,這世界只是個莫名建立的世界?我還是不懂,看著洋洋灑灑的風雲人物,說著他(她)對世界有貢獻,我們應該列為,這世界其實只個莫名的安慰劑,並不能化為實質效用。

說來真的很諷刺,人們向來要樂觀,我們樂觀的源頭只是因為可以帶來社會正向作用,我們就應該要這麼做,所以我們改善了?若是進步了,人們快樂的理由不應該只有如何才能快樂,而是你已經知道你怎麼才能快樂。我看了近期的正向冥想的文章,刊登在《時代》的一篇專訪,我的頭腦依然模糊不清。很抱歉,我不是批評,而是提出事實,我們把正向說得頭頭是道,難道迎刃而解?無往不利?我說我不相信,原因是正向好得你心服口服!嗯,我語帶保留,為什麼?作者就算拿和尚當例子,親身吃著葡萄乾做見證,其實人每天不會過得很滿足。就我本身而言,冥想的經驗很奇妙,必須心身合一,了解「當下」,問題是你不會每天都那麼體驗當下,有時候汽車在你前方,還呆在一秒鐘才緊覺,生理反應連接不了心裡層面,你的當下是失去意識。

「歧視」字眼不會消失,種族主義不可能消滅,存在公與私的問題之後,他們與我們的問題之後,我們眼中就只有階層之分,或者類別之級。

你「高興」了嗎?(Are you “happy” now)?套用一句電視或電影劇情的台詞。我想,真正的問題一直在源頭,不在後半段,但我們乾脆直接講重點,英文乾脆縮寫,簡寫,甚至幾個首字字母合成搞定,你真正高興嗎?不知道是真正的流行文化,還是我們依然高興故我?IDK。

你現在明白我有多少不滿意現在社會的現況了吧?我們現在所看見,了解的全都是當下你們喜愛的玩意,但事實上,講著你愛聽的話,說著你滿意的答案,人們其實並不會多好受。證據?(如果你堅持要證據:美國俄亥俄州大學發現過度讚美反而影響小孩的自尊心,這些父母一天讚美大約六次)觀察世界的一舉一動就能發現端倪,當每個人被讚美的話奉上天,不知道是真是假的時候,你就知道真正心痛的感覺其實多麼「真實」。人們既然對負面印象深刻,因此當我們想要用正向營造形象時,往往不攻而破,因為紙包不住火,面對認清人類的真正事實,才能讓人類求得真正的心理進步,也就真正的健康。

我的願景始終沒變過,就是每個人找出生活的意義之所在,真正快樂擁有最值得的人生,哪管你外表或心靈有破洞。但我們從現狀已經得知,我們要得是一個欣欣向榮的正面社會,一個求進步和諧、供需平衡的社會,一個求效率極高的社會,我們要得真正是這些?充滿無限的希望?

如果人生求進步的腳步只放在我們這些普羅大眾上,那麼真正要抬起頭的難民、街友,邊緣角落的人們,無辜的孩童不會減少,反而只會增多。原因一直很清楚,我們只關心臉書的朋友對我多關心,即時通訊的好友怎麼談論明天的行程或未來,我們在乎只有周遭,就像在乎方圓一兩百公尺的社區民眾,哪管非洲人民的死活或邊境的難民們,甚至本地的弱勢人。

因此,「歧視」字眼不會消失,種族主義不可能消滅,存在公與私的問題之後,他們與我們的問題之後,我們眼中就只有階層之分,或者類別之級。你依然快樂你這圓滿的生活嗎?還是這世界的戰役一天到晚怎麼想著《權力遊戲》般鬥爭他國?

惡龍一直席捲世界,我們是最大的敵人。有時候是敵是友,鏡中的自己一直說給自己聽你是最棒的人,依然不見起色⋯⋯看來,人類的未來要進化,怎麼何去何從,我們的決定就是一個將錯就錯——甚至認為再自然不過的一件事——因為我們習以為常,從古而今的歷史,帝國的擴大,宗教的不諒解:伊斯蘭與基督教、天主教、新教以及佛教的相異與相同,已經包袱成我們的罪狀,你有什麼好辯解的嗎?


還是再提出「合理」的證據辯駁呢?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吃的誘惑

不管檯面上的食物再怎麼精華,總有人要嫌,而不管食物看起來多麽美味動人,我們總永遠不嫌膩。這種人一般而言稱為饕客,而「饕」就表示喜好食物者,而對食物有一定要求者,他們可能認為「一般」的食物看起來就普通,而不選擇吃一般,所以當他們拿著食物比較說,「這不會像一般的某食物看起來太過油膩,味道剛好,而不鹹。」你對食物有什麼喜好,其實我們都是盲客。

我在「品嚐」星巴克期間,不是因為崇尚星巴克,而特地跑到星巴克多消費一點,而是他們在某種氣氛下是不一樣,如果真的懂得喝咖啡,大概不會特地跑到星巴克買一杯再普通不過的那提,而是特別味道。每一個人對於自己獨特喜愛的味道,大概也會因為在地區上而有不同。就算我在美國夏威夷期間觀察到的「奇怪現象」是星巴克的顧客永遠是比較多的,我從來也不解,是因為品牌形象,還是因為在價格上出現「統一」?如果拿著星巴克到韓國消費,也是同一種「味道」,與價格,其實並不會顯得「昂貴」,我不是特地幫星巴克說話,而是我們的觀點在於怎麼樣的衡量單一的形象偏好,就像我在〈誘之因〉所提到:某一種品牌象徵會成為某一種勾引你對該既定印象的味道勾結,而產生某種同等意義回饋,換句話說,我並不是星巴克「粉絲」,但這種咖啡既定印象已經勾勒出我對於咖啡某一種的偏好,而特地喝星巴克「獨有」的咖啡。

然而,咖啡的味道在我的嗅覺中其實並不吸引人,而是在於味道的品嚐,每一種咖啡豆的香氣在每一個人的味蕾中的挑嘴成分就不一樣,因此,所謂大師級的咖啡豆,可能還無法對每一個人產生身份認同,而進而愛上它,每天喝一杯。星巴克的咖啡豆其實跟一般的咖啡豆並無差異可言,甚至拿鐵喝起來就跟喝一般的咖啡並無二致,不管你是每天烘豆,挑豆,還是會看到有瑕疵的咖啡豆,我買了各種品牌的咖啡豆,所看見的完美,根本不存在,嚴重的幾乎只有邊邊角角的破損。

所以,一杯好的咖啡,其實沒有存在過。每一個人對於大師級的咖啡豆,其實不應該掌握在鑑賞級的專業品藏,我也常常不懂,好的咖啡是根據哪一項味蕾去做評分與評斷?因此,咖啡的好壞不是在於苦澀與酸味,那種喝起來有「果香」,我怎麼都喝不出來呢?藍莓香氣?我還是一頭霧水。

我心中的咖啡就是在苦澀中有酸味的中和,也就是喝得到苦,也喝得到酸,那種味道無法用文字形容,但一喝就是能夠感受出來。每一個人心目中的好咖啡的標準不一樣,所根據的現象也不一樣,不過用星巴克的現象來看,我們可以當成某一種咖啡鑑賞標準,認為「好…

自己

艾蓮娜使勁拖著幾乎僵硬的身體,想要做些什麽,至少緩解這種情況。可是卻什麽力氣也幫不上,那群醜陋的怪物在望著她,至少她感覺到「那種遠遠」望著她的樣子,她卻受不到「傷害」?這是怎麼回事?右手的顏色彷彿告訴她要做些什麽,可是為什麽這時候那種感覺「不翼而飛」?她真的不解。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