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What Do You Believe?

圖片來源:spike55151

每次當我要寫些什麼的時候,我沒有答案——就只有「當下」——當下的狗叫聲,當下的鄰居做菜聲,以及談話的聲音,有時候我可以聽見對面小學生上課的聲音,以及老師的教學聲音,而那種聲音的每一字每一句清清楚楚,當然還有街道來回的機車汽車聲,可能還有個宅急便的貨車叫著某個人名字說有你的包裹。我不知道,現在這個當下,確實有很多都是在進行發生,也許你在等公車或電車、火車還是計程車,也許你在便利商店整理貨架,或是在超級市場幫客人協助收銀,也許你在加班,趕著某份重要的企劃書或報告,或論文。也許你在教堂禱告,也許你在高速公路開車聽著最愛的電台音樂,也許你在駕駛民航機,也許你幫忙遊客整理行李,訂機位等等作業,這個當下,每個人都在做事,我呢?沒有主題告訴我一直怎麼讓世界真正保持美好,也許當我們看著每個人生活時,才能了解我們真正要的究竟是什麼。


當我翻開筆記本,想找找某些記錄,宣告哪些可以作為「呈堂證供」,坦白說,我不知道哪一個可以成為說服人的證據。泛科學指明這些不能作為證據的主詞,必須更完整,更具體才行——呃,我不知道怎麼解釋,因為證據呈現在眼前,你只相信你的眼睛錯覺,不相信「事實根據」,那麼再多的證據也是枉然,白忙一場,因為我還是不信。我有個朋友不相信鬼魂,他就是不認為有鬼這件事,不管我努力想要說服他,提出很多科學不能解釋的現象——他還是不相信。你可以不相信怪力亂神的邪說,但是大腳怪,尼斯湖水怪或者外星人,還是神秘的五十一禁區,總有人相信那是存在,是你們道聽塗說造成的,請問你要怎麼相信?我還是不知道。因此,要我說服你們,不如問問你自己心中,你到底相信什麼,才是關鍵。

這社會講求證據,辦案要證據,網路發言要證據,出版任何相關學說都要證據,而證據會說謊,可以造假,證人更不用談,法官採信證人的說詞很難百分百相信,因為記憶會淡化,你會無法指認真正兇手是誰。因此,事事要證據的前提之下,好像人就必須說服這世界是存在的。我倒想,與其說服這世界存在,不然去想想,人幹嘛無緣無故去成就這些?是因為人從小會說謊,證據是鐵證?

我不知道,我看著這世界的當下,頭腦立刻湧現許多問號:為什麼人們要做這個?為什麼戰爭死不結束?為什麼還有人挨餓?為什麼每個人死性不改?為什麼有些人想要交異性朋友卻交不到,有些人卻是桃花朵朵開反而是爛桃花太多?為什麼有太多為什麼,花一點時間 Google ,答案千奇百怪,但真正執行者在你,真正成功者在你,你成功了嗎?

我想沒有,每天的統計數據依然在進行,有多少人出生,有多少人死亡,有多少人無家可歸,有多少食物被浪費,有多少孩童活不過五歲,有多少人失業,有多少人又要吃著最後一餐,有多少人打電話給生命線或張老師,有多少人完成終身大事,有多少人要被迫搬家,零零種種的人類數據,可以看出現在這世界依然持續在亂,持續在進行自己的終身事業——生命。

潘基文沒那麼偉大,聯合國沒這麼厲害,時代的一百人不能解決所有問題,我們卻列舉——莫名其妙的人類。我一直不懂,這一百人能夠像超級英雄拯救世界?還是我想太多,這世界只是個莫名建立的世界?我還是不懂,看著洋洋灑灑的風雲人物,說著他(她)對世界有貢獻,我們應該列為,這世界其實只個莫名的安慰劑,並不能化為實質效用。

說來真的很諷刺,人們向來要樂觀,我們樂觀的源頭只是因為可以帶來社會正向作用,我們就應該要這麼做,所以我們改善了?若是進步了,人們快樂的理由不應該只有如何才能快樂,而是你已經知道你怎麼才能快樂。我看了近期的正向冥想的文章,刊登在《時代》的一篇專訪,我的頭腦依然模糊不清。很抱歉,我不是批評,而是提出事實,我們把正向說得頭頭是道,難道迎刃而解?無往不利?我說我不相信,原因是正向好得你心服口服!嗯,我語帶保留,為什麼?作者就算拿和尚當例子,親身吃著葡萄乾做見證,其實人每天不會過得很滿足。就我本身而言,冥想的經驗很奇妙,必須心身合一,了解「當下」,問題是你不會每天都那麼體驗當下,有時候汽車在你前方,還呆在一秒鐘才緊覺,生理反應連接不了心裡層面,你的當下是失去意識。

「歧視」字眼不會消失,種族主義不可能消滅,存在公與私的問題之後,他們與我們的問題之後,我們眼中就只有階層之分,或者類別之級。

你「高興」了嗎?(Are you “happy” now)?套用一句電視或電影劇情的台詞。我想,真正的問題一直在源頭,不在後半段,但我們乾脆直接講重點,英文乾脆縮寫,簡寫,甚至幾個首字字母合成搞定,你真正高興嗎?不知道是真正的流行文化,還是我們依然高興故我?IDK。

你現在明白我有多少不滿意現在社會的現況了吧?我們現在所看見,了解的全都是當下你們喜愛的玩意,但事實上,講著你愛聽的話,說著你滿意的答案,人們其實並不會多好受。證據?(如果你堅持要證據:美國俄亥俄州大學發現過度讚美反而影響小孩的自尊心,這些父母一天讚美大約六次)觀察世界的一舉一動就能發現端倪,當每個人被讚美的話奉上天,不知道是真是假的時候,你就知道真正心痛的感覺其實多麼「真實」。人們既然對負面印象深刻,因此當我們想要用正向營造形象時,往往不攻而破,因為紙包不住火,面對認清人類的真正事實,才能讓人類求得真正的心理進步,也就真正的健康。

我的願景始終沒變過,就是每個人找出生活的意義之所在,真正快樂擁有最值得的人生,哪管你外表或心靈有破洞。但我們從現狀已經得知,我們要得是一個欣欣向榮的正面社會,一個求進步和諧、供需平衡的社會,一個求效率極高的社會,我們要得真正是這些?充滿無限的希望?

如果人生求進步的腳步只放在我們這些普羅大眾上,那麼真正要抬起頭的難民、街友,邊緣角落的人們,無辜的孩童不會減少,反而只會增多。原因一直很清楚,我們只關心臉書的朋友對我多關心,即時通訊的好友怎麼談論明天的行程或未來,我們在乎只有周遭,就像在乎方圓一兩百公尺的社區民眾,哪管非洲人民的死活或邊境的難民們,甚至本地的弱勢人。

因此,「歧視」字眼不會消失,種族主義不可能消滅,存在公與私的問題之後,他們與我們的問題之後,我們眼中就只有階層之分,或者類別之級。你依然快樂你這圓滿的生活嗎?還是這世界的戰役一天到晚怎麼想著《權力遊戲》般鬥爭他國?

惡龍一直席捲世界,我們是最大的敵人。有時候是敵是友,鏡中的自己一直說給自己聽你是最棒的人,依然不見起色⋯⋯看來,人類的未來要進化,怎麼何去何從,我們的決定就是一個將錯就錯——甚至認為再自然不過的一件事——因為我們習以為常,從古而今的歷史,帝國的擴大,宗教的不諒解:伊斯蘭與基督教、天主教、新教以及佛教的相異與相同,已經包袱成我們的罪狀,你有什麼好辯解的嗎?


還是再提出「合理」的證據辯駁呢?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

那隻巨大怪物回頭,不想理會他們,艾維茲、海娜以及洛爾爬上樹幹之後,艾維茲往上看了一下,「那裡似乎有什麼?」,海娜也跟著查看,像是村莊之類的房舍在遠方,還需要走一段路。洛爾想:「那是我們原來的村莊嗎?」

Everyone is complaining

每一個人都在「抱怨」,打開報紙——不,我說的是打開網路上的「報紙」頭條,當你看到一則新聞的反應之後的表示心情圖示點選你認為符合你心境之後,你就看到網友的「抱怨」;沒有心情圖示?你還是能夠見到網友的自身經歷,符合其他讀者青睞的,就會表示按個讚,或者把它推舉成為最前頭的推薦,你可以看到網友的冷嘲熱諷,以及最讓人最不受歡迎的留言,這像是一個社會縮影,我也「曾」留言過;現在,我「幾乎」不想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