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We or not



這是一個「超載」的年代,憑良心講,靜下心請想一想我們現在富足的現在,是否就呈現滿足?沒有吧!工廠一樣七天二十四小時不停工,便利商店一樣不熄燈,加油站也為了滿足夜深的用路人。我們快樂了嗎?尤其它成為副產品之後?我記得這句話,是在一本書提到。然而,我們用到「快樂」這詞的現在,我們真正——快樂——打從心底的快樂?


我不知道,瀏覽國家地理的照片關於笑容的錦集之後,說真的,我沒有變得很快樂,相反地,很感概。人類進步的現在,耗費了多少個資源?食物可以填飽每個人的胃?當國家地理關於未來有九十億人的糧食提出建議時,我們打從心底想過,是什麼造成我們如此狂妄,又如此自大,以至於要想出這五點來提出建言,收拾最後的結局?我不知道,地球上的土地,已經被拿出生產生質能源,不然就產出不是可以吃的食物作為快樂的副產品之一,好讓我們更便利,例如:塑膠。塑膠的發明不知道是福還是禍?對動物而言不懂,幹嘛製造了像極食物的東西丟到大海、河川、湖泊、甚至森林中?難道是為了「造福」自然?我不知道。

專家在沈思,人類失控的現在,基因滿天下的現在,我們的現在,究竟是出錯了什麼環節?物質社會綁牢牢,唯物主義擁抱的現在,不是沒有物質不會死,而是我們已經習慣有它。人類誤以為減少就是失去,無論苦口婆心解釋,我依然是我。這社會不會改變,看了再多縮時,人類腳步進步再快,人類是走向滅亡,還是走向進步,更進一步?我不知道。

社會包裹著人類文明,人類卻已經有了文明病。符合人體工學的產品不是今天才出現的代名詞,我們卻是一點也學不會這個詞的意義,一天到晚紙上談兵,人類成了寫出一半程式碼的矽谷工程師,那是誕生在矽谷文化,還是你家的浴室?原創不原創,生存不生存,造出了多少桶石油是為了滿足開車的人的需求,或者電動車,零碳排放的汽車已經不遠了?無人駕駛的汽車可以完全信任嗎?我們該著手交給 Google 進行,讓它確保別作惡?我不知道。翻譯不翻譯。

唉,如此這樣無奈,都怪我們人類對於自己太有自信,反正明天依然還在,不管明天是否唱著:「明天,我愛你明天!」我們沒有權利樂觀,應該改成我們沒有權利「太樂觀」,因為我們還是很樂觀,因為還有明天,既然還有正向,那麼負向就該處死,所以死刑不可能廢除,因為受害者不能接受審判結果,除非判決「很多」死刑(至於多少,你自己增加,無限也無所謂)。我們認為正向相反是負向,樂觀反面是悲觀,民主反面是保守,文明背後是野蠻,長的相反是短,光明相反是黑暗,卻不是厚重——好笑吧!

左的相反是右,不是權利,不是版權,不是對,為什麼我們要搞得這麼複雜呢?因為我們需要改變,需要進化,所以必須做一點犧牲,右(對)吧!——呃,我不知道。看著黑暗的當下,點著蠟燭的現在,我才感覺人類的文明是從燭光看見唯一最小點的希望是多麼微不足道,我們依然需要燈泡,不是會滴蠟油的燭台。人類到底是為了什麼呢?需要不需要,想要不想要,體驗不體驗,寫再多人生日記,你可以反省自己的行為了嗎?沒有用?繼續寫吧!直到你不能寫為止,但你有能力再翻閱,再改造人生嗎?只怕年事已高。

諷刺的人生,諷刺的結局,我們愛的人常常是傷我們最深的人,淡化海水裡的鹽分,我們依然需要鹽,以鹽製鹽卻是不爭的事實,這是有趣的實例,只不過當我們想過諷刺環繞我們人生的周遭時,我們卻還信誓旦旦相信那是確實存在的,只因為我們還是要有相信這個詞,否則怎麼行動,為我們所愛的人?如果你想要挽回信譽,那麼你只能用信任換取信任,卻別無他法,否則你用任何方法,社會給你的負評永遠大於正評,你還是學會真正的事實,那麼要快樂——要生活,活在你自己的世界,不會有人理會你!因為他們把你當白癡。

這就是社會的架構。我曾經強調社會就是一群人說了算,結合而成的具體社會,大多數人合理地認為合理,我們信任之外,我們就身處以為那是在正常不過!那麼給我官方答案,難道就能解決問題?難怪一堆人只想推翻政府!我也不例外。

現在的代價,我們是付不夠,還是利息只是剛開始,反正還有子孫可以求償,所以無所謂?現在破解基因合成的現在,製造寫出生命的可能克隆體之後,我們已經取代上帝了?珍・古德(Jane Goodall)強調:「上帝只是唯物主義社會下的現代人類。」,史蒂芬・霍金認為我們的樂觀是因為我們保有我們的優勢,因為在過去是如此,保障我們。現代呢?哈哈!很諷刺的笑話,人類的文明是製造更多文明病的人類,保障讓我們取得優勢,還變得強勢。

我們永遠不知道我們到底需要什麼,直到我們在失去一次。失去什麼不重要,重要的是人類保有樂觀的天性一直是不會消失的,因為那是人類生存的條件之一。沒有生命這樣無常,我們除了找對策,還會做什麼?給總統提出建言?不必了!謝謝再聯絡,世界的任何強國聚集在一起,不會變成復仇者聯盟之外,我們就是自以為是能夠拯救世界,自己卻開始內鬨了?這是很諷刺的說法,我們還想讓自己多做點好事,好讓我們造出更多人性,成為天堂的出路做準備?不必了!謝謝再聯絡!下一位!

臉書待久了,除了變呆之外,我們就時常不知道對錯的確實問題,還跟著起鬨!無聊的從眾民眾,我們一直待在線上,是否其他都依賴 Google 幫我們接受更多卡片?我不知道,資訊不資訊。好好想一想現在的我們,除了你沒有看到這篇文章外,那我解釋再多,對你而言也是廢話連篇外,那麼這世界依然我情我故外,這世界就你期望的樣子,打打殺殺,多熱鬧啊!不是嗎?

這世界到底怎麼了?有人肯定會問這句,我想問的是,現在的人類到底需要什麼樣的需要,直到我們願意重新思考開始?極度不平等,環境依然不能取得經濟共識,科學一直爭議著道德問題,人類譁眾取寵著世界趨勢,我們要的是一個十足進步的光鮮社會,還是一個小而滿足的社會?

當你看著你家附近的電線桿時,你就有所體會了!當我看著我住家的電線桿時,貼著房屋的廣告,尋狗啟示,變電箱,閉路監視器,電線裸露,燈號外表鏽蝕,密密麻麻的線路,我深深認為,這社會真的很凌亂,我們只想到夠用就好,不是一個內外皆顧的紅綠燈。

紅綠燈變得醜陋,我們只要著重提醒人民,那麼真正受用的不是用路人,而是一個我們只想著沒有一個亂七八糟燈號的道路,而是著重該關心什麼是真正重要的那條回家之路,如果你在乎「當下」。

你從來沒體會過當下——在你學會冥想之前,那不重要,重要之後,人生不會更美好,而是以為那是「解決之道」——我保證,我保證你問題會解決,所有煩惱會消失,你不需要看心理醫生,不需要吃抗憂鬱藥物,不需要利他能,不需要 SSRIs,不需要認知行為療法,你會康復!你會不藥而癒——那是安慰劑。


我們不我們。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文明的意念(三)

說來真是奇怪,人類享受到文明卻與實際上的文明根本是兩回事。就像我們常常在談的多有公德心的思想一樣沒有兩樣。公德心似乎只在文明社會上演,扮演這樣的角色,看起來像是我們不會亂丟垃圾,不會隨意塗鴉,更不會隨意破壞公物,但是作為一個文明人當然不是說你不重複以上的行為,然後你出現在紐約街頭,就不會看見老鼠橫行。環境的髒亂——難道我們在現代都會公園中不會看見有人隨意做出奇怪行為,然後轉個場景在大自然卻不覺得奇怪?例如裸體或者「垃圾」到處都是。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

那隻巨大怪物回頭,不想理會他們,艾維茲、海娜以及洛爾爬上樹幹之後,艾維茲往上看了一下,「那裡似乎有什麼?」,海娜也跟著查看,像是村莊之類的房舍在遠方,還需要走一段路。洛爾想:「那是我們原來的村莊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