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6/01

The Life You Don't Know

圖片來源:Dmitri Chekhter
生命(Life)是什麼?這問題問得很好,過去我也提過類似的話題,只是沒有詳細去談論,現在呢?該談談生命本身了。可以容易談論嗎?否則依然只是紙上作實驗,空談無憑。怎麼樣才算正確?我沒有答案,你看我的文章,也不會得到正確解答,但是能給你多些啟示,是對的嗎?你可以相信我說的嗎?我不知道,專家學者寫的任何文章都有人反駁,那我不是專業的人,那答案只有留給你心中——自問自答。


坦白說,我不知道生命是什麼,我連生命的意義都得不出解答,還寫了好幾篇去解釋,還是沒有正確解答,不然無解算不算是一種答案?我不知道,懸案沒偵破算不算答案,受害者家屬多年以後可能滿意不了這答案,但我肯定告訴你生命的意義本身就是一堆專家在無聊時去想破的答案。

我曾經有說過了,人是很無聊的,幹嘛去思考人有什麼意義,而這有什麼意義?但這也不是不得不思考的問題,重點則是思考最後所得到的意義核心可以拯救每個人對生命的了解了嗎?我是說你能過得快樂些嗎?人生幹嘛要快樂?這是我們要的選項?還是希望像「哈姆雷特」的結局?不知道,莎士比亞在寫這些詩句時沒有想過仲夏夜之夢可以加上點馬克白的混合嗎?不知道,結局只有一種?不知道,總言之,思考人生這麼多的意義,反而是沒有意義,還不如讓我們思考自己的意義本身比較實際。

而意義是?不知道,還是依然像艾維茲・米尼斯找尋真正的出口?嗯,我也不知道。事實上,意義本身在於對生命的見解是什麼,這關乎我們對於生命的定義會是什麼——你核心生活該是什麼。先別談那麼艱澀的問題,我們就先來談談你生活的重心是什麼?

快樂?要多快樂?賺大錢?擁有幸福的家庭?另一半很疼愛你,孩子很關心你,父母尊敬你,祖父母打電話問候你,而你的孩子結婚時,你的女婿(媳婦)很體貼你,你擁有真正的家庭,不管是實際的房屋還是擁有一個三代同堂的家庭,你很幸福,這算是嗎?事業是要能夠人際關係成功,好友與麻吉都打電話或三不五時見面,吃一頓不錯的晚餐,這算是嗎?你擁有健康的身心——充足睡眠、適當運動、均衡的飲食、樂觀的心情以及培養越挫越勇的精神,這算是嗎?我不知道。

有人告訴我不要只關心負面的事情,看看正面成功的事情,那值得我們學習,問題是你的成功無法套用每個人的成功,非洲的問題,你可以解決?敘利亞內戰問題,你可以完全了解?歐洲的經濟,你可以迎刃而解?倘若拉近你的國家,你認為現在該國內局勢值得高興,豐衣足食?

若你的問題輕易解答,那麼你活在你自己的世界,並不值得為每個人歡呼,畢竟街友吃得好不好跟我無關,流浪貓狗問題,那也是捕獸隊會解決的問題。如果你人生的意義在於你只活得快樂,你自己有意義,歡迎你去享受,但是世界依然在你隔窗之外打得不停。

回到意義問題,這有什麼意義——呃,還是各說各話的意義。談「意義」本身,好像是自己對著所有台下的這些人談那是什麼意義,卻對世界於事無補,而根本是要我們了解意義,請思考生命創造出來的這些,對我們而言,得到什麼啟示?我們又為什麼需要了解它?

很簡單回答:了解生命就等於了解生命創造出來的本身,我們從中知道生命發生什麼變化,進而有了我們人類?人類的創立是必然的?因為人類讓我們得知身為人類要做些什麼,啓發社會促使讓城市更美好,人人活在共生的時代,我們當然有必要了解人類的原始是什麼,作為我們必須該學習什麼。

RNA 複製的初始有了 DNA 的原始,氧氣一開始並不存在這星球,後天的海洋以及大氣的融合有了生命,經過一世又一世的演變,我們才了解到三葉蟲、蟑螂、蜻蜓怎麼出現,魚蝦怎麼誕生,兩棲類、鳥類以及哺乳類怎麼到人類才出生。當然,實驗的結果不是史丹利・米勒(Stanley Miller)在一九五二年說了算,但他的確相信生命本身是個原始湯,可惜他是以水作為原料,不是海水,大氣的成分也很複雜,哪些元素卻是蹦出生命本身,我想實驗數據說服力太少。

創世紀的上帝,讓我們景仰生命萬物的多變性,請我們尊重生命本身,人生為萬物之最高象徵,卻是敗給了處在心底的惡魔。

或許生命不在地球,我們應該從宇宙找起——怎麼找?隕石?數量或質量還是不夠,生命的誕生讓我們已經用人工生命或者克隆體來實現在每個電視影集或電影中,我們想創立人工生命的里程碑已經邁進不少,但對生命的了解只能從歷史章節讀起,循著前人軌跡,我們都發現到要了解「生命」的確不易,因此人想要保留生命的真正價值,就只能從最原始的足跡來讓我們真正去記錄生命的光環是什麼,何況它給的意義?

我並不那麼了解生命,但我知道生命是一種奇蹟,是一種再生循環,是一種生生不息的過程,我知道生命誕生那一刻就是驚奇,就是讓我們知道生命有出路,一代傳一代下去的影響下,細胞分裂再分裂,我們一直想不透細胞竟然只做這件事,生命就出生,不管是怎麼樣的演化經過怎麼樣的嚴苛環境下,生命就是能夠生存下去!生命,仔細想想,不就是真的是個難得的希望嗎?

談了對生命的想法之後,再來看看現今社會代代所演進「潛規則」,我們人類真的叫人不可思議,分化了這麼久之後,還能保證檯面上的和諧,私下卻是你爭我奪,說著小人的壞話,生命終究是讓我們學得「生命」本身,或是物種本身的存在的意義,不是叫神指定人類,你下凡找尋的意義。當然,創世紀的上帝,讓我們景仰生命萬物的多變性,請我們尊重生命本身,人生為萬物之最高象徵,卻是敗給了處在心底的惡魔。

諷刺的章節寫在《聖經》中,天天讀取,天天上教堂,總有人要走極端思想,那我們怎麼信服人類本身存在著向善思想——且是真正道德不偏不倚的中心思維,那豈不是走在矛盾的道路中,說服自己要去相信「神」是存在?

生命當然不會無中生有,過去的自然生命論漸漸用實驗戳破;現在,我們大多了解生命是一種混沌形成的奇特過程,但了解生命無法只著重生命,而是宇宙之外的真正無法實體了解,連黑洞最後都被史蒂芬・霍金否定,那麼我們要取信的因子是?是原子?還是量子?或者物質?或者以上皆否?

我還是不知道,也許人類就是外星人的使者吧?有人這麼相信。如果就看看物種的外形,也不難看出多麼的擬人化,讓人總是眼上腳下的姿勢站著或趴著,難道人就是個用大腦指導全身,然後有靈魂受到驅使也演化誕生?也許吧!我還是不知道。


當你望著星空,觀看著星星繁點,就能夠有一絲領會吧!梵谷作畫時的那幅《星夜》(The Starry Night),了解到恆星總是那麼遙不可及,全面清楚明白無限延伸出來的美好,陶醉著生命的可能性。而隨著物換星移,地球轉動,縮時讓我們發現地球原來是那麼美,我們就該除了了解生命之外,就應該去珍惜每個物種的代代相傳是多麼美好,當然也很殘忍。天擇之後,就是讓人類選擇生命真的就是如此在當下碰撞後有產生可怕又夢幻的衝擊嗎?也許吧!社會也總與我格格不入,他們還要我接受它,那實在違背我身為人對於世界的責任心不是只在於追求正向的極致觀念,而是事實的正確性,它都被打入冷宮了,誰會在乎呢?如果你真的在乎世界的一粒沙,一枝草,一片葉,一朵花,甚至是細菌的奇特生活,就應該思考我們每一個從古至今變化而來的現在生活人影響之後的那種生命——這不夠說服你了解生命嗎?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