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心戰(續五)

圖片來源:Parée

那位黑頭髮的女士坐在沙發上沉思,好像突然想到什麼事似的。她站起身子,走到電話旁,撥了通電話。


「嘟⋯⋯嘟⋯⋯嘟⋯⋯」電話的聲音在她耳邊迴盪。
「鈴⋯⋯鈴⋯⋯鈴⋯⋯」電話那頭響起。

她等待著是否有人來接聽。

等了很久,都無人來接聽。她想:對方發生了什麼事?

她想掛斷電話,等候時間再來撥打。在掛斷之餘,一個人接起了電話。

「喂,你的事辦得如何?」
「我已經拿到手了,只差我的夥伴。」
「你的夥伴已經不在我身邊,牠出去『辦事』了!」
「辦事?」
「牠是這樣告訴我過,但牠還沒回來?」
「是的!」
「你接下來的任務就是找到牠,讓任務進行。」那頭聲音繼續說。
「是。」

那頭聲音立即掛斷電話。電話這頭的黑髮女士聽到指令之後,隨即想著接下來要怎麼行動找到牠。

她掛斷電話之後,隨即站起來,走到了更衣室。

「嗯⋯⋯要哪一件好呢?」她心想。

她挑了挑,看了看,挑選了一件褲裝搭配墨綠色的外套與白色上衣。

她隨即換上。

接著她走出自家的「辦公室」,把門鎖上。

她在公寓樓下,隨處看看,然後攔了一部計程車,出發到目的地。


那隻巨獸回到自己的巢穴,看著受著重傷的黑猩猩。兩個不懂事的孩子,還在戳著牠玩,雖然牠是「沒有感覺」,但一陣刺痛彷彿進入牠的腦子中,而牠還不自知。

「媽,你怎麼拋棄我?」一陣聲音在牠耳邊響起。
「是不是因為你不愛我?」
「是不是你因為其他兄弟才拋棄我?」
「是不是我的身體太過瘦小,你才要這麼做?」

所有的聲音不斷在牠的大腦徘徊,吵雜的聲音讓牠在夢境中,分不清真正讓牠受傷的怎麼樣的因素?

「你要做什麼?」
「你要抓我去哪裡?」
「喂!喂!喂!」
「這是哪裡?」
「妳是誰?」
「妳要幹嘛?」
「痛!幹嘛在我身上打針?那又是什麼?」

天旋地轉中,所有的聲音蜂擁進入自己的腦海,所有的雜訊讓牠不知道那到底什麼才是真正夠真實的?

牠也是這時候失聲的,因為當時的實驗讓牠的聲音頓時失去「聲音」。

黑猩猩突然醒來,傷口似乎不藥而癒,肩膀上的被多眼猛獸擊中的傷口似乎癒合,這是奇蹟嗎?牠說不上來,但牠沒有注意到,牠頭還是很痛。牠摸著自己的額頭,眼睛睜不開,而這裡的燈光也很昏暗。

「痛。」牠心想。

眼睛的微光彷彿看見了一角的巨獸的身影,但沒多久又倒了下來。


「拜託!妳這方法有用嗎?」白色貓看著艾維茲。
「不然怎麼辦呢?」
「那幾道冰柱一定有出路在那裡,我親眼看見的!相信我!」
「我是相信,但不認為那是好兆頭。」
「你根本就是不相信。」
「沒有。」白色貓肯定的語氣。
「你到底要不要幫我?」
「好!幫就幫。」

白色貓叼起一顆石頭,用牠的「力量」把那顆石頭變成像柔軟一般的雪花,層層堆疊。
「你在幹嘛?」艾維茲看到白色貓叼起的石頭怎麼變成像雪花一樣的東西。

「幫你啊!」
「這有用嗎?」
「你說呢?我只會「療癒」。」白色貓認為自己的能力根本沒有用。

艾維茲依然拿著石頭敲擊冰柱,而冰柱似乎看不出有碎裂的痕跡。

那個層層堆疊的「大雪球」,在艾維茲的身旁顯得渺小。

白色貓叼起那個「大雪球」,但是實在太重,離地不到一兩公分,又摔落在地。

「你又要幹嘛?」艾維茲轉頭看著白色貓。
「你在問廢話嗎?」
「⋯⋯」

白色貓把那個大雪球往後推,推到離這裡有段距離的高點。

艾維茲還是依然繼續敲她的石頭,把冰柱打破。

「你不來幫我推?」白色貓推得氣喘吁吁。
「這有用嗎?」
「隨便你!」

白色貓邊推邊喘氣,快到牠認為的高點之後,力氣也快用光了,而在放棄之餘,艾維茲才把手放在大雪球上。

「你喔!」
「就是這裡,沒錯吧!」艾維茲看著白色貓。
「再高一點。」
「哪裡?」

白色貓抬頭看著某一地點。

「那裡?」

牠點頭。

「什麼?那裡很遠呢!」
「不是,是『這裡』。」
「到底是哪裡?」
「快到了!」

白色貓停下腳步之後,艾維茲也氣喘吁吁。

「好累!」

白色貓轉頭看著遠方,還有冰柱爆發的區域。

「你還有心思欣賞美景!」
「沒有啊!只是休息一下。」白色貓說謊。
「好了嗎?」
「等一下。」
「⋯⋯」艾維茲些不耐煩。

艾維茲不等白色貓,就用腳把大雪球從高點推向冰柱。

重力加速度的力量,讓這大雪球彷彿吃了定心丸一樣,加速往前衝。

大雪球撞到冰柱之後,瞬間爆炸,大片「雪花」從天而降。

「哇!好美!」艾維茲也為之驚歎!
「你還不是一樣。」

艾維茲沒聽到白色貓說的話,她還沈醉在白色雪花中。


「喂!你要拉我去哪裡!」艾蓮娜被那位男孩一直拉著手,痛得一直喊。
「喂!」
「#^#4@56&#^?」
「聽不懂啦!」
「#^#4@56&#^?」
「就是聽不懂啦!」

艾蓮娜彷彿看見了一個小屋子,裏面還有餘光。

「是那裡嗎?」她心想。

那位男孩離那間屋子越來越近,下著雨的現在,兩個人都淋濕了。

那位男孩進入了那間屋子,連同艾蓮娜。

艾蓮娜一進入屋子,看見了四個人,一個好像是他的父親,一位好像是他的母親,還有一位比他小的小女孩,另外還有一位長輩。

這對「父母」看著眼前的這位女性,眼睛瞪著大大的,看著不知道哪裡來的艾蓮娜,艾蓮娜還有點不好意思,頭一次被人「徹底檢視」。

「356%&@)U」
「%^@%^H^hfgh」
「gu#%&vmk」
「357s0bdf&#」
「他們在說什麼?」艾蓮娜看著父母,心頭好奇。

這對父母準備了一張類似草蓆的東西要她坐下。那位男孩則是跑到父母身邊,看起來在炫耀自己的「戰利品」。

「#^$*DFH*8」
「#$&VH^&*」
「%&GH#(」
「⋯⋯」

那位男孩走到艾蓮娜身邊,要她坐在父母身邊。

那對父母看著她,甚至用手摸著她的臉龐。艾蓮娜被摸的時候,感覺很不是滋味。

「夠了喔!」艾蓮娜把父親的手移開。

那位長輩也慢慢走到艾蓮娜身邊。

「26fg&#%Y」那位長輩開口說。
「67df26hmrt」父親回答。

艾蓮娜才免受觸摸攻勢。

「457hfghu67?」
「你說什麼?」
「rg756df7j46457hfgu」

長輩認為這外地女孩不了解風俗,於是站起身,拉著她走出屋外,站在屋子的門邊。

那位長輩拿了一片地上的樹葉,畫了個圖案。

那個圖案看起來是一片大圓圈,裡面有個人,人的旁邊之處被畫了個類似心臟的圖案。

「你這是?」

他沒有說話,因為他認為她也聽不懂。

他再畫了個人,旁邊還有個細長的東西,看起來很像石頭。

「嗯?」艾蓮娜似乎有看沒有懂。

雨還在下,事實上,在屋內也是在下著小雨。

圖案看起來很簡單,但雨勢的關係,看起來被沖刷地很模糊,看起來些複雜。

「不是!我不是這意思。」艾蓮娜否認。

長輩好像指稱她是拿這裡的寶藏。

他又拿著樹葉的根部指著她的頭與心臟。

他再畫起其他的圖案,一個很大的人,裡面有個人與其他東西。

「你誤會了!」

他好像沒聽到,又拉回屋內。

那位男孩像似見到他的白雪公主很高興,但其他父母卻是反對「這婚事」,整個氣氛很僵硬,長輩則是好奇望著她。

那個小女孩則是走過去,拉著她的手,像是尋求點安慰與溫暖。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吃的誘惑

不管檯面上的食物再怎麼精華,總有人要嫌,而不管食物看起來多麽美味動人,我們總永遠不嫌膩。這種人一般而言稱為饕客,而「饕」就表示喜好食物者,而對食物有一定要求者,他們可能認為「一般」的食物看起來就普通,而不選擇吃一般,所以當他們拿著食物比較說,「這不會像一般的某食物看起來太過油膩,味道剛好,而不鹹。」你對食物有什麼喜好,其實我們都是盲客。

我在「品嚐」星巴克期間,不是因為崇尚星巴克,而特地跑到星巴克多消費一點,而是他們在某種氣氛下是不一樣,如果真的懂得喝咖啡,大概不會特地跑到星巴克買一杯再普通不過的那提,而是特別味道。每一個人對於自己獨特喜愛的味道,大概也會因為在地區上而有不同。就算我在美國夏威夷期間觀察到的「奇怪現象」是星巴克的顧客永遠是比較多的,我從來也不解,是因為品牌形象,還是因為在價格上出現「統一」?如果拿著星巴克到韓國消費,也是同一種「味道」,與價格,其實並不會顯得「昂貴」,我不是特地幫星巴克說話,而是我們的觀點在於怎麼樣的衡量單一的形象偏好,就像我在〈誘之因〉所提到:某一種品牌象徵會成為某一種勾引你對該既定印象的味道勾結,而產生某種同等意義回饋,換句話說,我並不是星巴克「粉絲」,但這種咖啡既定印象已經勾勒出我對於咖啡某一種的偏好,而特地喝星巴克「獨有」的咖啡。

然而,咖啡的味道在我的嗅覺中其實並不吸引人,而是在於味道的品嚐,每一種咖啡豆的香氣在每一個人的味蕾中的挑嘴成分就不一樣,因此,所謂大師級的咖啡豆,可能還無法對每一個人產生身份認同,而進而愛上它,每天喝一杯。星巴克的咖啡豆其實跟一般的咖啡豆並無差異可言,甚至拿鐵喝起來就跟喝一般的咖啡並無二致,不管你是每天烘豆,挑豆,還是會看到有瑕疵的咖啡豆,我買了各種品牌的咖啡豆,所看見的完美,根本不存在,嚴重的幾乎只有邊邊角角的破損。

所以,一杯好的咖啡,其實沒有存在過。每一個人對於大師級的咖啡豆,其實不應該掌握在鑑賞級的專業品藏,我也常常不懂,好的咖啡是根據哪一項味蕾去做評分與評斷?因此,咖啡的好壞不是在於苦澀與酸味,那種喝起來有「果香」,我怎麼都喝不出來呢?藍莓香氣?我還是一頭霧水。

我心中的咖啡就是在苦澀中有酸味的中和,也就是喝得到苦,也喝得到酸,那種味道無法用文字形容,但一喝就是能夠感受出來。每一個人心目中的好咖啡的標準不一樣,所根據的現象也不一樣,不過用星巴克的現象來看,我們可以當成某一種咖啡鑑賞標準,認為「好…

自己

艾蓮娜使勁拖著幾乎僵硬的身體,想要做些什麽,至少緩解這種情況。可是卻什麽力氣也幫不上,那群醜陋的怪物在望著她,至少她感覺到「那種遠遠」望著她的樣子,她卻受不到「傷害」?這是怎麼回事?右手的顏色彷彿告訴她要做些什麽,可是為什麽這時候那種感覺「不翼而飛」?她真的不解。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