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心戰(續三)

圖片來源:Olli

下雨了,雨聲嘩啦嘩啦地開始滴落在樹葉上、草地上以及艾蓮娜的臉頰上,她在睡夢中,而現在已經是早晨時分,她睡得香甜。突然的雨聲,驚醒了睡夢中的艾蓮娜,她頓然嚇了一跳,不知道發生什麼事,腦袋恍惚中⋯⋯


「原來是下雨⋯⋯」

「下雨!為什麼突然這時候下雨!打醒我的好夢!」艾蓮娜繼續說。

雨聲越來越大,聲音逐漸蓋過艾蓮娜的說話聲音,她轉身起來,趕快找著遮風避雨的地方躲雨。

雨勢很大,頭髮的髮絲遮蔽了眼前的視線,加上雨滴,她急急忙忙找尋樹蔭或是陰暗的地方遮蔽。她看見了一個樹叢茂密的地方,跑了過去,至少能遮蔽些雨的威脅,她站在底下。她看著天空,樹葉以及灰暗的雲層把陽光都遮蔽了起來,整個氣氛灰濛濛的,整個感覺就像是圍困在世界末日般的那樣絕望。

她的視線在灰暗間彷彿看見了什麼——一個灰暗暗的身影,在眼前徘徊?難道是鬼魂?她不敢多想,但是在那樣的環境,以及天氣的侵擾,你不免感覺眼前的黑影是個毛骨悚然的東西。

那個黑影還在搖動,她看著很入迷,不知道所謂何物?她揉一揉眼睛,想看得仔細,但是髮絲的視線以及雨勢,她根本看不清楚。

那個黑影在背後拍了她肩膀一下,她害怕地不知道是否要查看後方的東西,眼角的視線一直想往後看,但一直在忍耐。她沈住氣,等待一會兒,「好吧⋯⋯」她心想。

她一轉身就看見了一個男孩,而他也頓時被艾蓮娜給嚇到了!嚇到跑到後方的樹後面。艾蓮娜花容失色,兩個人彷彿都見到可怕的東西。


「啊⋯⋯」艾蓮娜嚇得大叫。
「什麼東西?」

那個男孩躲在樹後,眼睛往旁邊瞧,看看這女孩是什麼東西?怎麼穿著一身從來沒有看過的東西?艾蓮娜東看看西瞧瞧,看看到底是什麼東西?

艾蓮娜慢慢走了過去,雨還在下,而她小心步伐,踐踏地上的泥濘,一步一步慢慢走。

她好奇地慢慢回頭想看看那個東西,而那個東西已經不在那裡。

「嗯?」艾蓮娜皺眉。

那位男孩在樹上看著她,他又跳了下來在她身後。

艾蓮娜回頭,那位男孩又被嚇到了一次,又躲了起來,跑到樹後。

「出來吧!」艾蓮娜大概確定那是個人,不是鬼魂。

那位男孩慢慢地走了出來,只穿著用大片樹葉編程絲的衣物遮蔽性器官外,就全身赤裸,臉上有些妝,圖騰在手臂以及背後,蔓延在胸前。

艾蓮娜看見那身影走了過來,認為這應該是這裡的原住民。好奇地上前詢問:「你是?」

「gwg05gdfg53%^2(&)3」
「嗯?聽不懂。」
「26!%&(@*」

艾蓮娜搖頭。

他指著樹幹,畫了一大圈圈,又指向她。

艾蓮娜搖頭。

兩個人雞同鴨講。


艾維茲與白色貓看著彼此,但艾維茲卻是想著查斯別克既然不存在,那元神是欺騙我?她不知道。

「你與查斯別克有何關係?」
「沒有那麼有關係。」
「什麼意思?」
「我是說一點點關係而已。」
「你說這個國家來自石頭?」
「石頭只是一部分,重點是他們發展的技術。」
「什麼技術?」
「就是石頭本身。」
「你說得很模糊。」
「等你到了那裡,你就會明白了。」
「喔。」艾維茲大腦仍然不解。

艾維茲看著眼前爆發出來的冰柱,嚇了一下!不敢相信怎麼會有如此巨大的冰柱?

「這是?」
「好像是內部噴發出來的。」
「會不會是我的關係?」
「什麼關係?」
「先不要談這個,看看裡面是否探究找尋離開這裡的出路。」
「出路?」
「沒錯,內部應該有些動靜,應該有辦法逃離這裡。」
「我看一下。」艾維茲用眼睛看著冰柱,想看著仔細,每個細節。
「有的!」
「在哪?」
「那裡!」艾維茲指著冰柱中間的空洞,那裡的確有個地方在指引。
「我看不出來。」
「打開就是了!」
「你要怎麼開?」
「嗯,我想想⋯⋯」
「算了吧!你沒有東西⋯⋯」
「我是沒有,但你能嗎?」
「你確定要進去?」
「難道還有其他出路?」
「我不確定。」
「那你在猶疑什麼?」
「⋯⋯」白色貓在思索著。
「你在想什麼?」
「沒有。」
「那你的意思是?」艾維茲隨手撿起地上的石頭。
「跟你走就是了。」
「你是要用它敲碎?」
「不然呢?」
「沒有。」

艾維茲前往那個爆發出來的冰柱,白色貓跟隨在後,但走了沒有多久,其他的冰柱也跟著從那個角落噴發出來。艾維茲與白色貓差點站不穩,而險些摔跤。


那隻黑猩猩已經呈現昏迷狀態,但是大腦彷彿有種力量在支撐牠要站起,有種聲音迴盪牠耳裡:「你別忘記你的家人⋯⋯你別忘記你的家人⋯⋯」分不清楚是黑夜還是白晝,但其實夜已經昏暗,下起毛毛雨,在黃昏與黑夜的交際之時,牠的感覺彷彿失去某種起身的感覺。

一隻巨大的猛獸出現在牠面前,前後各有根巨大的角,眼睛銳利地看著眼前的黑猩猩,牠用嘴巴叼起,放在背上,離開這個森林之地。

牠走著走著,走進了一個巨大的洞穴中,洞穴中很黑暗,但有種光源彷彿在指引著牠前進,牠是看得見——不是夜視動物的視覺,而是真實照亮洞穴的光影在照透這整個深藏不露的世界。
牠把牠丟在地上,眼睛看著牠一陣子之後,轉向洞穴的出路。

牠靜待一會兒,不知道在等待什麼,眼神空洞。接著,沒有多久時間,這個巨大猛獸的小孩紛紛從洞穴中的深處跑了出來,跑到這巨大猛獸的身邊玩耍。

牠轉頭看著自己的小孩,還有那隻黑猩猩,不知道能做點什麼來幫助牠。


那個黑頭髮的女性看著實驗室的照片,坐在沙發上,眼睛盼望著能夠恢復從前的光榮景象,但是已經不復存在,想著她所做過的一切,還有發生的種種,眼淚不由自主掉了下來。

「為什麼⋯⋯」淚水在眼角打轉著。

她把照片擺著原位,起身走在窗戶旁,看看樓下街道的情景,總認為上天欠她一個公道⋯⋯


元神被狼叼著,天寒地凍中,兩隻狼就漫無地走著,這場雪看起來有加大的趨勢,風很大,視線很差勁。一隻狼趕緊跑到另一隻狼的身邊,看看牠到底要幹嘛?

牠把牠放在地上,然後用前肢把元神埋起來,前肢不斷撥動雪,想要把元神埋得越深越好。後面那隻狼認為牠要一人獨享,看到這一刻,立刻奮勇地往前跳上去,咬住牠後頸。

牠來不及反應,就被後方的狼攻擊正著,痛得甩動頸部,然後轉身看著攻擊者。

「呃.......」狼發出凶狠的聲音。

另一隻也不甘示弱,低頭看著牠:「呃......」

兩隻狼要準備幹架,互相衝往彼此。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

那隻巨大怪物回頭,不想理會他們,艾維茲、海娜以及洛爾爬上樹幹之後,艾維茲往上看了一下,「那裡似乎有什麼?」,海娜也跟著查看,像是村莊之類的房舍在遠方,還需要走一段路。洛爾想:「那是我們原來的村莊嗎?」

空泛的進步(續)

我們這樣算是一種進步嗎?或者說是「退步」?怎麼才能算是一種「進步」?自從發明網路之後,我們加速溝通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效率」之後,自從改造工廠的處理方式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往左滑是不喜歡,往右滑是喜歡之後,我們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了快速約會,可以認識許多人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