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心戰

圖片來源:Joe Gunawan

凱茵絲急急忙忙趕到大樓,下車付了錢之後就衝去自己的辦公室。


她的辦公室在十九樓,看到了電梯正要準備上樓時,她趕不及,電梯門關上了!「可惡!」樓梯在旁邊,她想走樓梯,但時間已經及來不及,她還是按著上樓的按鈕,等待電梯的下降,看著樓層顯示在十八樓,她急壞了!「快!快!快!」等待了一會兒,樓層來到了十樓,「死電梯,還是給我快一點下來!」凱茵絲的脾氣已經洩了底,可說是她的情緒管理不太好!來到了六樓,凱茵絲看著自己的錶:十一點三十八分,「完蛋了,我的研究計劃⋯⋯」

這時候,一位打扮豔麗的女性走過了保全面前,走到了電梯面前,等待電梯下降。

樓層已經快到了一樓,停在二樓與一樓間,那位黑長髮的女性,看著自己的錶:「接下來只欠東風⋯⋯」她心中這樣想。電梯的門口打開,一群人要從電梯出來,凱茵絲等待他們的離開,走往電梯的門口,那位黑髮的女性也相繼走了進去。凱茵絲按下了十九樓的按鈕,她則按下十二樓的按鈕。電梯門關上。

凱茵絲的視角不太怎麼注意到這位女性,只有眼角瞄到一點,心中想著都是自己的樓層,自己的辦公室,自己的研究計劃。而這位女性則完全不甩她,就算有,也裝作不知情。氣氛頓時無聲寂靜。

樓層到了十一樓,電梯門開了,一位西裝筆挺的男士走了進來,他按下了二十樓的按鈕。十二樓到了,電梯門開了,那位女性走了出去,離開這電梯,換作一男一女在這密閉空間裡。

十九樓到了,電梯門開了,凱茵絲則像百米賽跑選手似的,衝了出去,跑往自己的實驗室。跑的途中,要轉彎,結果沒有辦法剎車,撞到了主任與他手中的文件。文件灑落一地,飄落各處。

「痛!你走路不長眼睛嗎?」主任大罵。

「是你先擋我路的!」凱茵絲沒注意那是主任。

凱茵絲彎著腰幫忙撿起地下的文件,主任也蹲下身子撿拾。兩個人相互撿拾文件,不時頭抬起,看看是誰⋯⋯

「啊!主任⋯⋯」凱茵絲見到主任變色的臉,一臉無言。

「凱茵絲!你完蛋了!」

洛爾走過她身邊,看著她一眼,沒說半句話,走到主任辦公室,而凱茵絲並不知道。

兩個人站了起來,主任看著她——眼神充滿殺氣。

「凱茵絲・本,你已經是這個月第二次遲到,下一次,你就要倒大楣了!」
「是!是!是!對不起!」凱茵絲連忙賠不是。
「回去吧!滾回你的實驗室!還有昨日的報告今天下班前交給我!」主任嚴厲交代她。
「好。」凱茵絲小聲地說。
「大聲點。」
「好!」凱茵絲強作精神。

凱茵絲走回自己的實驗室,雖然已經「煥然一新」,但是實驗意外,總是要負起責任來,「好吧!開始動工吧!」話說完,也剛好中午用餐時間。

「餓⋯⋯」凱茵絲餓壞了。

湖面退了冰,伊瓦要找尋是否還有其他士兵,他不知道這湖面是怎麼一回事,但他知道胡蒙不是好惹的,性子可不是耐得住的。他游了一會兒,只看見那四位之外,幾乎沒有任何士兵,「看來,只剩下這些⋯⋯他們是怎麼結冰的?」伊瓦想到這問題,但他不解,而現在的主要任務,是將他們解凍,追查奇光石的下落,還有其他那些人的身影。這時候,湖面要慢慢地結冰⋯⋯

氣氛凍結一瞬間,伊瓦所想的當時,彷彿把時間凝結此刻,伊瓦搞不清楚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這奇怪的東西⋯⋯」等待了一會兒,湖面退冰,變成原來的湖水,附近的冰層日益削減,看起來已經褪去,伊瓦認為這是個好時機,可以快點把人救回去。

天花板上一個身影看著他們,伊瓦並不知道。附近的冰層已經漸漸變成原來的石塊模樣,但事實上卻是冰層已經深入內部侵蝕。伊瓦在湖面上拿著巨斧要敲開這四個冰層,他用力一揮,巨斧敲打著冰層,裡面的結凍的人嚇壞了,尤其那士兵們,「他到底要幹嘛?」,「她要殺了我嗎?」兩個士兵心裡害怕。

「他可以嗎?」艾特心底唸著。「這王八蛋要敲到何時?」雷也不爽著。伊瓦怎麼敲,冰層似乎不為所動,伊瓦累壞了,「這到底是什麼?」冰層不是沒有碎裂,而是幾乎很小,小到現在沒有人感覺得出來。

湖面地底下的冰層,似乎被那神秘的碎片影響著這洞裡的發展,造成了巨大的變化,他在敲打的同時,冰層也一直不斷往下深入,宛如樹根般蔓延⋯⋯


「你要怎麼找到我女兒?」傑克問著小狐狸。
「跟我走就是了!」

安昏倒在地,等待一會時間,她醒了,但眼神渙散,不知道發生了什麼。安看著兩個人的對話,也插上嘴了:「你們知道我女兒?快帶我去!」安緊抓著傑克的手。

「你抓得我的手好痛!」傑克要安鬆開。
「小狐狸!你知道的!快!快!快!」
「我是知道,但你精神太亂,需要冷靜些。」小狐狸不想答應,反而要安多冷靜下來。
「不要叫我冷靜!聽到了嗎?哈哈哈!」安走路似乎搖擺,煤油燈在一旁時暗時明,感覺快要熄滅。
「安!你還好吧!」傑克走到安身邊扶持著。
「我好得不得了!哈哈哈!」安大笑著。
「你真的需要多冷靜。」小狐狸認為這不太妙。

小狐狸走到安的身邊,突然一個大黑影把安籠罩著,傑克嚇得驚慌失措。「發生什麼事?」煤油燈也頓時熄滅。

等待一段時間後,煤油燈亮起,安又倒下,小狐狸站回傑克面前。

「發生什麼事?」傑克問小狐狸。
「沒什麼,剛才是一陣怪風。」
「喔。」傑克半信半疑。
話說完,傑克又哧哧地了笑。
「藥劑太強。」小狐狸小聲地自言自語。


穿著一身勁裝與豔麗的女性移動腳步從辦公室走了出來,完成今天的「任務」。她走到了電梯門口,搭乘電梯離開這辦公大樓。她站在電梯門口等待。

一位男性跑了過來,「你的東西忘了拿!」急忙地把文件交給這位女性,她轉身道謝,「謝謝!」隨即貼近他的身邊,在他耳旁吻了一下。那位男性害羞紅了臉,但興奮之餘寫在臉上。

電梯從十樓已經轉眼來到了十二樓,電梯門口開了,她走了進去,轉身按下一樓的按鈕,電梯門口關上。關上之餘,看個那位興奮男性的臉龐,不時露出淺淺微笑。

電梯來到了一樓,門口開了,她走出電梯口,停一下腳步,往上望著樓層:「嗯,它是我的⋯⋯」,隨即走出大樓門口,攔截一部計程車而去。

艾維茲現在與那隻貓在一起,找尋新的出口,離開這裡;同時,艾蓮娜則身處在沼澤區域,找到她們各自的出口。兩個人不時望著天空,希望哪一天再見面,再相逢,再重溫姐妹情誼;元神身處在天寒地凍之中,狼咬著牠,元神像是屍體一般,沒有光彩,後旁還有狼尾隨;那隻黑猩猩則倒臥在地,在漫天林地之中,夜已經黑了,多眼猛獸已然已經忘記了牠,看來牠們三個只是鬧著玩的,但牠們一點也不在乎⋯⋯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

那隻巨大怪物回頭,不想理會他們,艾維茲、海娜以及洛爾爬上樹幹之後,艾維茲往上看了一下,「那裡似乎有什麼?」,海娜也跟著查看,像是村莊之類的房舍在遠方,還需要走一段路。洛爾想:「那是我們原來的村莊嗎?」

Everyone is complaining

每一個人都在「抱怨」,打開報紙——不,我說的是打開網路上的「報紙」頭條,當你看到一則新聞的反應之後的表示心情圖示點選你認為符合你心境之後,你就看到網友的「抱怨」;沒有心情圖示?你還是能夠見到網友的自身經歷,符合其他讀者青睞的,就會表示按個讚,或者把它推舉成為最前頭的推薦,你可以看到網友的冷嘲熱諷,以及最讓人最不受歡迎的留言,這像是一個社會縮影,我也「曾」留言過;現在,我「幾乎」不想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