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出口(續三)

圖片來源:Jonathan Kos-Read

伊瓦的身體慢慢往下滑動,巨斧早已支撐不住他的力量,眼看著身體下半身已經慢慢結冰或者慢慢解凍,他能怎麼樣呢?伊瓦看著上方,又看著下方,「好吧!」,他拉著巨斧用力下滑,身體迅速往下掉落,重力加速度的力量,激起很大的水花!水花衝擊附近的石塊上,造成了不小影響。


在他掉落到湖面底下時,不敢相信這湖面竟然如此廣大,深遠,彷彿底下是無底洞般不可思議,看不到盡頭。他張開眼睛,一臉驚訝的表情。他看著上方,迅速往上游,「呼!呼!呼!」,他的目的是抓回未完成任務的軍官與士兵們,並且帶回去訓話,現在他落得這樣處境,那麼他要怎麼辦呢?當然,任務依舊,只不過,胡蒙大人可能不爽了很久,他的脾氣也不是說是很好,鬼迷心竅的態度,根本不知道他打什麼如意算盤,說不定一言不合就殺了最愛的大將也不一定。

伊瓦載浮載沉,看著眼前的一切就知道這已經有什麼原因在背後等著他,而他現在只能走一步算是一步了。

他看到了一個冰層在湖面上漂流,但看不清這一個——實際上是什麼,而他游了過去,洞穴天花板的冰柱時而搖搖欲墜往下掉落,時而崩裂散開,他不管這麼多。他好奇地看著那些冰層,看見了一個士兵,「奇怪?這麼怎麼會⋯⋯?」,他看見了士兵衣服上的編號:「 37296」,眼睛轉到另一角落:「AP34」;這是部隊編號,下放的組織名稱,每個士兵都有一個,軍官也有,胡蒙大將軍也有。

「嗯,這好像是艾特領軍的軍隊?」,每個軍隊都有專屬的編號以便管理,艾特屬於 AP34 的最高領導人,伊瓦屬於上支分佈的其中一環,胡蒙軍隊的將領,上面依然還有。

「艾特應該在附近。」他仔細思考。

他轉頭看看這附近是否依然有冰層,他瞇著眼,看不清楚前方。「嗯,好像⋯⋯」

他游了過去,發現到另一名士兵被結凍的冰層,他看著制服上的編號:「37445」,然後再看看旁邊的編號:「AP35」,「難道有其他的軍官?」他心裡這樣想。

實際上沒有,這另一位士兵是調配來支援艾特的。他東看看,西找找,想必這附近應該有「人」才是。


「老兄!你到底要帶我去哪裡?」

那隻鷹不想理會元神的聲音,想找個地方歇息。他們飛了很久,現在在高空上,飛越了許多地方:森林、沙漠、沼澤、草原,甚至是海洋、小島嶼,這隻鷹到底要飛到哪,其實牠的方向是決定好的,是一個遙遠的地方:極地。

牠現在來到了冰原之地,很寒冷的氣溫讓元神也不斷發抖。

「喂⋯⋯很冷⋯⋯」元神有氣無力地說。

那隻鷹轉個彎,來到了冰雪覆蓋的高地上。牠準備降落,元神也差點重心不穩摔落到地面,牠緊緊抓住牠的頸肩。

元神被摔落到地面,那隻鷹降落到地面上時。

「痛⋯⋯」元神翻了好幾圈。

白雪靄靄,附近的林地也被大雪覆蓋,厚重的積雪讓元神無法舉起四肢移動。元神現在有點昏眩。那隻鷹看著前方,然後等待一段時間,飛走了。

「喔,頭好痛!」元神慢慢起身時,準備要查看前方的狀況,不了解發生什麼事,而那隻鷹不告而別,而牠還不自知。

等待一段時間,東看看西看看,四處的冰雪大地,幾棵樹林豎立,不見任何「氣象」。

「這是什麼地方?」元神四處左右張望,靜待一會,牠想到那隻鷹:「對了!牠呢?」

「牠呢?牠呢?怎麼不見蹤影?為什麼要把我丟在這裡?」元神有些氣憤。
「牠該不會要放我走吧?」元神心裡這樣想。
「不過牠幹嘛把我留在這裡?這裡鳥不生蛋的地方,難道會有出路嗎?」話一說完,元神聽到自己的腹部傳來饑餓聲響:「咕嚕⋯⋯」


「這裡的餐點如何?」洛爾好奇問著凱茵絲,凱茵絲拔開麵包沾著醬吃。
「還好,還不錯,味道普普。」凱茵絲邊吃邊回答。
「你根本沒有認真回答嘛⋯⋯」洛爾顯然不滿意她的答覆。
「我本來就沒有很餓,況且我吃完飯後還有事要做!」
「到底什麼事?」
「我沒必要告訴你!」凱茵絲顯得對洛爾請的晚餐有意見。
「小姐,陪我吃一頓飯有這麼難嗎?」
「沒有,但你沒必要管我這麼多!」
「我關心你錯了嗎?」
「這不是錯不錯的問題,我只是不喜歡他人管我太多『私人』問題。」
「我們同事一場,我不會有必要管你的私人問題,吃飯一場,只是聯絡感情。」洛爾想要打圓場,但很難化解。

「那你幹嘛打扮這麼正式?」
「因為這裡是上流人士聚會的場所。」洛爾想要轉換氣氛。
「你看看每個來這裡用餐的人,不是都是穿著一副該有的樣子嗎?」

凱茵絲起身左右張望看看用餐的客人;的確,她看見的都是西裝筆挺的男士,以及穿著套裝的女士,至少不是像凱茵絲的穿著。

「但我就是我。」凱茵絲不認為有錯。
「凱茵絲,可以好好陪我吃一頓晚飯嗎?」洛爾請求凱茵絲,希望不要將氣氛弄得太僵硬。
「好!陪你吃完就是了!」凱茵絲又坐回座位吃著她的麵包。


那隻白色的小貓看著艾維茲,艾維茲的眼睛卻只有前方的出路,找找是否有食物或水源可以解渴。她繞行了很久,除了原先的細小的水流外——而反正也喝不到或沒味道,這裡幾乎是個死寂的一片大地。

「他媽的,這裡是什麼地方?」艾維茲大為光火。

她看著自己的影子,斜長的樣子透印出她疲累的模樣,走著走著,她的眼角注意到還有個影子在移動,她回頭看,那隻貓似乎也跟她玩起捉迷藏一樣,跟著她的腳步移動,造成她看不到那對方的影子移動的狀況,就像貓咪追著自己的尾巴。

「嗯⋯⋯喔?那是什麼?」

艾維茲走往那影子的「區域」,而那貓咪越是退後往其他地方走去;貓咪的影子顯得修長,走過艾維茲的附近,似乎顯得影子交疊,艾維茲有時候看不出這是誰的影子。

漫天雜草,風沙吹過,石頭豎立,大小石塊的分佈,幾棵老樹的姿態,讓這片荒漠顯得有幾分姿色,但是總藏著死寂的荒涼與空虛。艾維茲慢慢在影子中看出端倪,的確有「東西」接近她,她走著走著,撞到一個石塊,「咚!痛!」艾維茲的腳踝撞到突出的石塊讓她血流不止,況且她赤腳走在荒漠上。

艾維茲坐下來看著自己的小腿與腳跟的傷口處。

「怎麼這樣⋯⋯痛⋯⋯」

她起身查看,「這裡怎麼可能有人呢?」她心中自想。

她的腳走在炙熱的荒漠上,已經浮現水泡,加上撞擊的傷口,雪上加霜。對照元神被丟棄在極地的情況可說是不相上下。她又坐了下來,看看附近的環境。

她看到有一棵老樹——雖然枝葉並不茂盛,但至少能夠遮擋一些陽光,她起身慢慢走了過去,看看是否能夠包紮傷口,繼續行動⋯⋯


她的眼睛在這時並無派上用途,雖然如透視般的能力,但也是有限制的,在一片土黃色的大地中,陽光將整片區域照射的亮紅般滾燙,溫度攝氏四、五十度的高溫,實在需要「冰」來解渴——可惜的是,這裡並不存在。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

那隻巨大怪物回頭,不想理會他們,艾維茲、海娜以及洛爾爬上樹幹之後,艾維茲往上看了一下,「那裡似乎有什麼?」,海娜也跟著查看,像是村莊之類的房舍在遠方,還需要走一段路。洛爾想:「那是我們原來的村莊嗎?」

Everyone is complaining

每一個人都在「抱怨」,打開報紙——不,我說的是打開網路上的「報紙」頭條,當你看到一則新聞的反應之後的表示心情圖示點選你認為符合你心境之後,你就看到網友的「抱怨」;沒有心情圖示?你還是能夠見到網友的自身經歷,符合其他讀者青睞的,就會表示按個讚,或者把它推舉成為最前頭的推薦,你可以看到網友的冷嘲熱諷,以及最讓人最不受歡迎的留言,這像是一個社會縮影,我也「曾」留言過;現在,我「幾乎」不想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