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生命的思索

圖片來源:DVIDSHUB
這世界災害不斷——不管是人為的,還是天然的,都是如此:巴西的亞馬遜雨林現在正以快速的速度遞減,一年時間少了百分之七十,而全世界的森林,根據 Global Forest Watch 的觀察,每分鐘消失五十個足球場的大小;伊朗的最大鹹水湖——烏魯米耶湖縮小的速度也一樣驚人,十年內縮小了百分之八十。伊朗政府認為由於是上游的水壩工程阻斷了下游的發展,農民大量抽取地下水使用,加上風會將湖水中的鹽吹往農田,造成農民收成不易,阻礙了收成,總體而言,這個湖泊在現任伊朗總統魯哈尼的眼中視為重要的工程之一——拯救烏魯米耶湖。


印尼的西納彭火山爆發,造成了十六人死亡的慘劇。一萬多人緊急撤離,火山灰噴發造成了下游民眾個個成了名副其實的灰頭土臉,但多數人就算是撤離了,依然不肯搬離這個危險區域,為什麼?就是因為「火山灰」。火山灰適合當作農田的肥料,收成滿滿,因此,居住在這裡的居民不願搬離,這就是其中之一的原因。

日本的情況是颳大雪,美國北部也是冷得吱吱叫,南美洲卻是熱得像夏天,甚至乾旱得不肯下雨,澳洲總理視察後的久甘霖也無法解多少渴,智利氣溫來到攝氏四十度,美國則是零下二十幾度,天氣差異如此極大,可以想見一番。加州碰上了九成都需要它的乾旱,美國總統歐巴馬趕快拿聯邦一億六千萬給他們,拯救及時雨。

來到了非洲,中非共和國長年處於戰亂,現在情況沒有好轉,東邊的南蘇丹,即使脫離了蘇丹的掌權,成為獨立國家,要解決的問題,是要民主的統一化。衣索比亞長年的人權問題,讓劫機事件再添一筆。肯亞的首要任務,是保護大象與其他動物們。北邊的利比亞與埃及則是民主問題還有好長的路要走,現在依然處於動亂之中,最南邊的南非,種族衝突,到了人權鬥士曼德拉手中,依然處於紛紛擾擾。

換到了歐洲,英國在淹大水,法國則有民眾抗議都市法案,瑞士民眾則抗議移民政策,而在介於東歐與俄羅斯之間的烏克蘭,抗議成了戰亂的前哨站,三個月的流血衝突,死了多少人命才換來總統的讓步,泰國的抗爭依然也是如此。三個月過去了,抗議衝突不斷。

轉到南美洲的委內瑞拉的經濟政策簡直開倒車,一百個民生物資就有二十八項買不到,外資限制造成內縮緊繃,新聞業沒有紙可以印刷,倒了十幾家報社,五家還在苦撐,委內瑞拉總統馬杜洛說這是美國造成的錯誤,請美國負責,歐巴馬則回應,應該讓民眾自行決定。無緣無故的指向矛頭,讓國務卿凱瑞當然為自家說話,無法接受用武力對待人民。

這麼多的「災害」,我們要負起多少責任,才能風停雨靜?我想,我所舉例的事實,新聞稿上,每天都有,難保我們每一年不會有。的確,世界災害不斷,我們才因此學會走來一路跌跌撞撞,不斷重新站起來。就算我們關掉電視機、收音機,甚至不需要手機帶在身旁,也難保我們生活快樂得風雨無阻。

我一直提到快樂這個主題,主要原因也是希望重新檢視快樂的意義,我也重新提議意義的道理,主要也是希望重新思考意義的本質。世界不會因為一人所有,但是你今天所發生的確實每個人所共有,我才會希望我們要想想人類的本份是什麼?我不會說我很悲觀,或樂觀,人不是天生應該樂觀或悲觀,而是選擇一個什麼樣的人生作為出發點?我總希望世界能夠平衡點,平等點,但是坦白說這是不大可能實現的,因為百分之一的金字塔頂端的人根本不了解最底層的生活會是如何?難道他們出生於貧民窟?還是是我想太多?因為無法真正了解他們的生活,你怎麼會了解透徹到願意共處一起呢?

我們一直與外人有個差距就是我們不是他們的種族,無法了解情結的起點是在哪裡,他們古人的傳統就是如此,我們應該收購語言,讓他們說英文?還是保有他們的「官方語言」?民族的沒落已經淪為誰是誰國家的情操,不相干什麼民族的一份子,那麼我們應該要忠於非洲的原住民為榮,還是該移民國家為傲?

我們要知道人生真正適當,且適合巧妙運用平衡的每一個事物當中,別提上對錯二字,而是從自己的角度思考與理性的觀念分散每個輕重緩急的雜項中。

這很令人巧思,又不知道該如何「正確」回答。當然愛不愛國,各國都有一套憲章可以規範,人民應該要如何,遵守該國的法律條款。然而,法律制度採人民制定,就可以大改憲法條款作為人民遵守法律的依據,就造成了法律制度下,人人的公平性有待質疑。

我們都知道國家的民主程度依照憲法施行,人人享有言論自由的今天,我們說出的每一個字母,每個文字,每句話的背後,我們的責任性被施行在人權保護的現在。了解俄羅斯通過反同志法之後,我們對於保守派與自由派依然享有各自的分水嶺,互不往來,但傳統憲章就在人類演化法上,將人民依照環境與學說,各自記誦在腦子裡的一系列遊說,讓我們從古至今,依然是對的。

我曾經去思考人到底有幾種個性,先別提那種十六型性格分類法,還是什麼九型人格分項法。十二個星座,加上中國的十二個生肖,一年三百六十五(六)天,人類演化幾個世紀,那麼這些數字相乘肯定大於前面提到的分類,再加上環境、教養、種族、性別、教育、其他得來的知識等等,那麼人類性格一定多很多,我們現在所看到的性格只是「相近」,不是「一模一樣」,因此,回到那個問題,我們人生路上,要學到就是怎麼活得自己有意義,無怨無悔求一生無所求?

快樂只是其中一項——事實上,我們所學得不只是怎麼快樂,因為在快樂的世界中,我們了解不了快樂,只會盲目與快樂為伍,不知道快樂到底是什麼?因此,我教你快樂,是希望讓你生活中看透快樂給你的真實意義,不只是要快樂為伍,還要譜出一段美妙的圓舞曲。

你應該快樂,我能給你的理由——嗯,每個勵志書籍已經介紹了很多,我不再多說。重點是,人生從小細節到大宏觀,我們要知道人生真正適當,且適合巧妙運用平衡的每一個事物當中,別提上對錯二字,而是從自己的角度思考與理性的觀念分散每個輕重緩急的雜項中,我就是這麼學來的。


為了你的意義(夢想),你能犧牲多少,一直是個值得思索的課題。我也還在深思著,人生——我所寫的今年的主題——微——已經接觸了大半關於小與大的故事,這些甚至牽扯到動物、宇宙、人類與生命反反覆覆重複的課題,有人說不相關,但是小與大之間已經藏著無數著跳脫該思考的問題,人類——不只是人類,其他物種已經包括,美國歷史學家亨利・亞當斯(Henry Adams)說得很貼切:這混沌的初端已經孕育了多少個生命,習慣也攘括,我們概括生命,所有就已經包容其中——跳脫你原來的框架吧!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吃的誘惑

不管檯面上的食物再怎麼精華,總有人要嫌,而不管食物看起來多麽美味動人,我們總永遠不嫌膩。這種人一般而言稱為饕客,而「饕」就表示喜好食物者,而對食物有一定要求者,他們可能認為「一般」的食物看起來就普通,而不選擇吃一般,所以當他們拿著食物比較說,「這不會像一般的某食物看起來太過油膩,味道剛好,而不鹹。」你對食物有什麼喜好,其實我們都是盲客。

我在「品嚐」星巴克期間,不是因為崇尚星巴克,而特地跑到星巴克多消費一點,而是他們在某種氣氛下是不一樣,如果真的懂得喝咖啡,大概不會特地跑到星巴克買一杯再普通不過的那提,而是特別味道。每一個人對於自己獨特喜愛的味道,大概也會因為在地區上而有不同。就算我在美國夏威夷期間觀察到的「奇怪現象」是星巴克的顧客永遠是比較多的,我從來也不解,是因為品牌形象,還是因為在價格上出現「統一」?如果拿著星巴克到韓國消費,也是同一種「味道」,與價格,其實並不會顯得「昂貴」,我不是特地幫星巴克說話,而是我們的觀點在於怎麼樣的衡量單一的形象偏好,就像我在〈誘之因〉所提到:某一種品牌象徵會成為某一種勾引你對該既定印象的味道勾結,而產生某種同等意義回饋,換句話說,我並不是星巴克「粉絲」,但這種咖啡既定印象已經勾勒出我對於咖啡某一種的偏好,而特地喝星巴克「獨有」的咖啡。

然而,咖啡的味道在我的嗅覺中其實並不吸引人,而是在於味道的品嚐,每一種咖啡豆的香氣在每一個人的味蕾中的挑嘴成分就不一樣,因此,所謂大師級的咖啡豆,可能還無法對每一個人產生身份認同,而進而愛上它,每天喝一杯。星巴克的咖啡豆其實跟一般的咖啡豆並無差異可言,甚至拿鐵喝起來就跟喝一般的咖啡並無二致,不管你是每天烘豆,挑豆,還是會看到有瑕疵的咖啡豆,我買了各種品牌的咖啡豆,所看見的完美,根本不存在,嚴重的幾乎只有邊邊角角的破損。

所以,一杯好的咖啡,其實沒有存在過。每一個人對於大師級的咖啡豆,其實不應該掌握在鑑賞級的專業品藏,我也常常不懂,好的咖啡是根據哪一項味蕾去做評分與評斷?因此,咖啡的好壞不是在於苦澀與酸味,那種喝起來有「果香」,我怎麼都喝不出來呢?藍莓香氣?我還是一頭霧水。

我心中的咖啡就是在苦澀中有酸味的中和,也就是喝得到苦,也喝得到酸,那種味道無法用文字形容,但一喝就是能夠感受出來。每一個人心目中的好咖啡的標準不一樣,所根據的現象也不一樣,不過用星巴克的現象來看,我們可以當成某一種咖啡鑑賞標準,認為「好…

自己

艾蓮娜使勁拖著幾乎僵硬的身體,想要做些什麽,至少緩解這種情況。可是卻什麽力氣也幫不上,那群醜陋的怪物在望著她,至少她感覺到「那種遠遠」望著她的樣子,她卻受不到「傷害」?這是怎麼回事?右手的顏色彷彿告訴她要做些什麽,可是為什麽這時候那種感覺「不翼而飛」?她真的不解。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