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困境

圖片來源:Tom Wachtel

艾維茲四處飄渺,眼前的東西不知道是反射後的形狀物,還是透明過後的反射物,她很累,很想睡,肚子餓了很久,這裡卻沒有食物可吃,她一身已經濕透了很久,感覺不到——衣物的潮濕以及外在的真正溫度。她任由外在的湖面一下將她冷凍,一下將她還原成原來的樣子,姊姊是她的最愛家人,父母沒有回來時,姊妹倆就相依為命,互相照顧,雖然姊姊老是添麻煩,但無論怎麼說,她還是她最愛的姊姊。


她嚇傻了!靈魂一直處在夢遊階段很久,外在的環境任由它自生自滅,她卻一點感覺不到苦痛,因為心中最的痛楚是那隻老鷹竟然抓走她姊姊,牠到底想要什麼,如果牠是來幫我們,為何要抓走我姊?如果不是,牠抓走我姊的目的又為了什麼,她的大腦一片空白,不去多想什麼,而那個聲音又出現了⋯⋯

「艾維茲,艾維茲,你聽得到嗎?」
「如果你聽得到,請你回答我⋯⋯」那個聲音繼續說。

艾維茲依舊沒反應。

「我知道你的痛苦,你們姊妹相依為命,互相幫忙家裡生活的負擔,雖然不算貧窮,但是辛苦的代價也承受了不少,如果沒有互相照顧,你們的困頓可能會每下越況,因此在這緊要時刻,我明白你愛護你姊姊的心情。」
「你是誰?為何要跟我說這些?」艾維茲聽到這樣的感性聲音,彷彿一陣巴掌打醒了她。
「我是誰不重要,因為你找不到我,不認識我,且不需要了解我。」
「我不能完全相信你。」
「喔!親愛的,你可以不相信我,但是選擇與教誨往往都是在你個人身上。」
「嗯⋯⋯」艾維茲沈默一會。
「我不會說服你,只是要讓你知道,你的使命是什麼。」
「是⋯⋯什麼?」
「你自己去找。」
「不了?」
「那是你的,你生命的意義。」那個聲音一說完立刻停止。
「喂!喂!喂!」艾維茲想拉住這聲音,已來不及。

那個「喂」的聲音一直迴盪在這湖面裡,整個洞穴中彷彿可以聽到她的聲音。



「剛剛是牠的聲音嗎?」安用手指著那隻小狐狸小聲對著傑克說。
「好像⋯⋯是吧!」傑克的聲音帶著顫抖回答她。
「你過去問牠吧!」安推著傑克,要他過去了解。

那隻小狐狸從餐桌跳上旁邊的流理臺,吃著剛剛切著一半的水果。

「哈囉!」傑克對著小狐狸喊,但很小聲。
那隻小狐狸當然沒啥反應,或者牠不想反應。
「哈囉!小狐狸!」傑克又喊了一次。

這次是正常的聲音,不過牠依舊故我。

傑克彎著身體,用眼睛看著吃著水果的小狐狸的眼睛。

那隻小狐狸察覺到了,彎著身體反對著他吃東西。

傑克小心摸著牠的柔軟身體,毛茸茸的感覺,讓他又驚又喜。

「怎麼辦?」傑克小聲對著對面的安說。
「你說啊!」安說完,返回臥室想找找寶貝女兒的相關資料。
「喂!」傑克來不及攔住安,安已經轉眼不見現場。
「你到底要幹嘛!」那隻小狐狸卷著身體說。
「是你的聲音,果然是你的聲音。」傑克嚇著趕緊拿水果刀護衛,但手不停顫抖。

那隻小狐狸彎回原來的身體姿勢,四腳站挺挺看著傑克。

「先生。」那隻小狐狸斜著頭看傑克。

安在臥室找著艾蓮娜與艾維茲的小時候照片,希望可以讓這隻小狐狸幫忙協尋。

「你是何方神聖?」傑克又驚又怕地說。
「你在害怕什麼?我又不會咬了你的手。」那隻小狐狸說完一下跳到了傑克的身上,傑克重心不穩摔到地板上,那隻小狐狸的眼睛盯著傑克的眼睛瞧。

那隻小狐狸跳回了地板,走到了客廳。

「痛痛痛⋯⋯」傑克扶著餐桌,想要站起身體。
「你你你⋯⋯是誰?」傑克顫抖的語氣。
「我還想問你,抓起我來到你家幹嘛?」那隻小狐狸不屑地說。
「我是想把你送回去。」
「你說謊!你是想收留我吧!」那隻小狐狸看著傑克的表情。
「我沒有!」傑克大聲地說。
「這就是證據。」
「跟你說過我沒有。」
「你怎麼不承認呢?」
「沒有就是沒有。」

那隻小狐狸呲呲地笑。

「好吧!你不承認就算了,我離開好了。」那隻小狐狸說完,就從前方的眼前消失了。
「好啦!我承認嘛!」傑克趁著牠消失的剎那說了這句。



「呼⋯⋯呼⋯⋯呼⋯⋯」艾維茲一直喘氣。
「好吧!不管那是什麼,我會找到她的!」艾維茲趁著水未結冰時,閉著眼睛思考一會又張開眼睛沈著。

她靜靜看著一下結冰一下溶解的湖面,她認為有個規律在。

「不到大約一分鐘就完全結冰,不到大約一分半鐘就溶解,這大概是關鍵所在。」
她等待,邊等待邊重新了解時機與狀況。

「又變回大約一分多鐘結冰。」

結冰開始,湖面迅速由外而內結冰,趁著快要將她凍結時,她壓著其中一個結冰的冰層(她沒有注意看是誰),迅速跳上冰層上,但是沒有成功,跳上去的瞬間,右小腿跟著結凍。

「可惡!再一次!」艾維茲撐著身體時,心中想著。
冰層融化,艾維茲撐不住又跳回水面上。

「呼⋯⋯呼⋯⋯呼⋯⋯」艾維茲氣喘吁吁。

水面再次結冰,艾維茲利用一個大好機會再一次往上跳,但是依舊沒有跳好,跳到一半時,身體與冰層不平衡,她失去重心往下跌,造成她的臉部瞬間也被結冰。

「王八蛋!」艾維茲心中怒火。

她繼續等待時機,冰層融化回原來的水面,身體的重心不穩,頭下腳上的方式投入了水中,讓她呼吸難耐,她趕快調整呼吸節奏,游回水面上。

「呼⋯⋯呼⋯⋯呼⋯⋯」艾維茲再一次調整呼吸,這時也瞬間結冰。
「我做不到⋯⋯」艾維茲心中疲倦。


「喂!」傑克大聲喊著那隻小狐狸。
那隻小狐狸依舊沒有現身。

安這時從樓下走了下來,看著客廳的狀況發問:「牠呢?」

「牠不見了。」傑克無奈的語氣回答。
「什麼!你把牠弄丟了!」安一臉不敢相信。
「我不是有心的,只是我想弄清楚。」傑克很抱歉的說。
「你根本就沒有關心你的女兒!是吧!」安把問題推給傑克身上。
「不是,而是你真的相信牠所說的嗎?」傑克又指責安。
「不相信也得相信,不然你告訴我她們在哪裡?」
「⋯⋯」傑克吱吱嗚嗚。
「你不是告訴我要放心嗎?」
「那為何有線索,你卻擔心連累?」安繼續說。
「我是擔心你的危害⋯⋯」
「謝謝你的關心,但你就是害怕,問題才會接二連三。」安不屑地說。
「⋯⋯」傑克沒有回答,但心中有想法沈澱。

那隻小狐狸在米尼斯的家中天花板上,只探出頭來看著米尼斯夫妻爭執。


「這對夫妻⋯⋯」那隻小狐狸念念有詞。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

那隻巨大怪物回頭,不想理會他們,艾維茲、海娜以及洛爾爬上樹幹之後,艾維茲往上看了一下,「那裡似乎有什麼?」,海娜也跟著查看,像是村莊之類的房舍在遠方,還需要走一段路。洛爾想:「那是我們原來的村莊嗎?」

Everyone is complaining

每一個人都在「抱怨」,打開報紙——不,我說的是打開網路上的「報紙」頭條,當你看到一則新聞的反應之後的表示心情圖示點選你認為符合你心境之後,你就看到網友的「抱怨」;沒有心情圖示?你還是能夠見到網友的自身經歷,符合其他讀者青睞的,就會表示按個讚,或者把它推舉成為最前頭的推薦,你可以看到網友的冷嘲熱諷,以及最讓人最不受歡迎的留言,這像是一個社會縮影,我也「曾」留言過;現在,我「幾乎」不想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