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你不是真正的快樂

圖片來源:Vinoth Chandar
不知道你是喜歡我寫的小說,還是我過去大多數所寫的批判性的文章,也可以說是建議性文章呢?有人相當不以為然,有人無意見,有人根本不當一回事,有人認為我什麼事都要唱反調。然而,我不是這樣的人,就事實上而言,我就只是將我所認識的,所知道的全部寫出來而已,我看過的東西可說是千奇百怪,無所不在,就算再怎麼離奇,我都是要觀摩一下滿足我的好奇心,況且我看過的書籍、文章、簡要報告等等內容每天都繁多,有時候我難以負荷,但是我甘之如飴。


我不是酸民,我將自己所觀察到的世界現象寫出來,你可能大概多半笑笑而已,因為給我的回應幾乎都是零,但不減我對寫作的熱愛。我的那一篇文章〈為你而寫〉,這裡的你指的是看這篇文章的你,而不是特定某個你,或者你身外的某個你,也就是今天的你或明天的你。我常常在思考人的問題,而不只是從〈人的問題〉(People’s Problems)來思考而已,反之,要思考的部分其實多很多,有時候你料想不到。

我不是什麼大師、專家,我只是期望有一天成為一個專職的職業而已,但我的理想總是很難美夢成真,因此在這條難成真的道路中,我選擇的是怎麼完成我最接近的夢想,也然而,我的道路並不非常順遂,失敗與挫折接踵而來,例如我的語言能力有待加強,理解對方說話的能力有待加強,學習一個道理且活用的能力要加強、說入對方心坎裡的能力要加強之外,我需要的不是表面上的鼓勵,而是每一個人能夠真正思考背後的意義,能夠相互理解,尊重包容而已。我只要看見人的生活有值得的意義,活得精彩,每天活力煥發,那麼我的文章就有影響力思考人類的本質的那股動力。

這股力量不易達成,因為有人不太喜歡我,大多數的人們對於我的內容草草帶過,否則我不會停留這一步——大多數文章沒有多少反饋。然而,我的快樂是建立在寫作的愉悅上,我知道快樂不是大多數專家學者寫得那樣精彩萬分——如果他們真的那麼暢銷,那麼為何有人至今依然沒有快樂過呢?請不要誤會我的意思,我是說,他們曾經快樂過,那麼為何現在不快樂?

而快樂,這樣的意義還在談,我從〈快樂的意義〉到樂觀的本質都在談,卻無法深入每一個人的內心去著墨是我的錯誤,我要在此先說抱歉,但是別急著暗中自喜,事實上,每一個人要快樂,看快樂的相關書籍,那麼情願活在自己的世界,做個瘋子還快活些。

快樂到底到底是什麼?我怎麼找都找不到正確答案,這讓我很苦惱,於是我自怨我做不好,我應該從負面看正面的意義,我應該努力向上,於是我應該正向冥想,是這樣的解釋嗎?如果快樂是從負面看,那麼正面怎麼看?快樂是應得的嗎?也不是,快樂是應該尋找的嗎?也不是,教導你冥想,正向思考,人就會無憂無慮了嗎?教導你人生應該挫折不敗,重新站起來,就能學得無怨無悔了嗎?

這沒有「正確答案」,我保證,我發誓,美國人很喜歡在電視劇說上我保證,然而,結果並不百分之百保證。這讓我灰心喪志,證明你們說得都是騙人,只是說好給我們信心而已,我保證一定找到他(她或牠)回來,我保證一定準時下班吃晚飯,我保證一定送給你大禮物,我保證一定會成功。嗯,我的成功呢?還是晚了一步,人都身亡了,成功才到來,那是否太遲了些,就像荷蘭繪畫家梵谷一樣。無法證明的,只好說個「 I promise」來帶過,這樣的理由太牽強,難怪樂觀亂象見怪不怪。

我不相信一個道理就能說明快樂是什麼,否則提了實驗例子只是給了一(多)個當作範例,合理它的說法而已,那麼這樣的保證並沒有實質意義,因為還是在欺騙人而已。我拜託你們這些普羅大眾們,可以完全清醒點看看人真正的快樂是什麼嗎?

你不是真正的快樂,你的笑只是你穿的保護色,這樣的歌詞寫入人心,但是我們那麼了解快樂之後,那麼了解冥想之後,我們就能活在當下,感受人自己在幹什麼嗎?佛法無法深入七十二億的每個人的心中,因此不是萬能,不是無堅不摧的,愛不是那麼偉大,那麼雄偉證明愛能摧毀一切,畢竟〈理性的愛〉(Rational Love)有提到我們要具體看待愛的真正的本質是什麼,社會依然有暴力,死刑依然存在,你把所有殺人魔處死之後,世界不會依然天下太平,不要想得多美好,恐懼、戰爭、饑餓依然存在。全世界要做的,就是先把觀念重新洗牌,甚至連牌面的花紋、數字都要重新塗寫。

「測量」快樂只是填填問卷的意義而已,你可以隨便寫一寫,他們認真知道數值而已,那麼快樂還是不具效用罷了。因此,根本沒有討論空間。

因此,用食物的角度看,肥胖的人數與饑餓的人數一直呈現諷刺的局面,一項調查結果出爐,美國人傾向責怪自己是肥胖,但就是改不了習慣,所以習慣的書籍賣得都很好。講了太多快樂的研究成果,我們這些學者們就是拿例子證明快樂是怎麼出爐的,同樣的,要改善經濟,經濟學家提出數據佐證,要改善窮人的生活環境,必須降低稅率,提高外匯與出口,讓失業率降低,卻沒有想過你們的薪資應該先減半才對。

你一定在問為何我的薪水要減半?因為薪資與專業能力根本不呈現標準平衡比。而所謂的專業能力,我再重新提一次,就是你與生俱來的能力,那什麼是你與生俱來的能力?就是你不需要學習的能力,你現在所學習的知識——也就是從學校、書本、職場得來的能力都稱為後天的能力,也就是為了應付生活生存的能力,除非你了解你與生俱來會什麼,否則你學習的只是適者生存的本領而已。了解自己,習得後來加強先天的能力,才能幫助你活得真正有意義。

你了解的能力,就應該知道你能獲得多少「報酬」,先別馬上提「金錢」,來提剛剛談到的快樂吧!快樂不應該用數字衡量,五顆星表示,但沒有測量工具,只好上上「Happify」來量一量,但結果如何呢?就我本身而言,坦白說,其實沒有多少標準意義,如果快樂是實質有型商品,那麼多少定價才合理?

無價的方式太籠統,不具意義,那麼免費太隨便了些,不具探討成分,那麼「測量」快樂只是填填問卷的意義而已,你可以隨便寫一寫,他們認真知道數值而已,那麼快樂還是不具效用罷了。因此,根本沒有討論空間。

所以,重新想一想現在的快樂吧!人生要活得快樂,這副骨牌要大洗牌,重堆疊,每一個高度與角度要拿捏準確,間隔要精準,圖案要細緻,速度要快慢得宜,這副人生才有看頭。

然而,我拿一個美國普林斯頓大學的研究說明好了,他說三十四歲到四十六歲的美國民眾不管有無小孩,大多數的人都很快樂,這是有一百八十萬名的調查結果而來,但是那僅限於這數值中,取樣的人數至少要這全球的一半才行——三十五億人口。因此,快樂的真正的答案,就留給那首歌吧——你值得真正的快樂,你應該脫去你穿的保護色,那麼請問與社會融合為同一色或格格不入的人該怎麼辦呢?難道與社會跟著從眾或絕緣嗎?那麼人權團體會抗議喔!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

那隻巨大怪物回頭,不想理會他們,艾維茲、海娜以及洛爾爬上樹幹之後,艾維茲往上看了一下,「那裡似乎有什麼?」,海娜也跟著查看,像是村莊之類的房舍在遠方,還需要走一段路。洛爾想:「那是我們原來的村莊嗎?」

Everyone is complaining

每一個人都在「抱怨」,打開報紙——不,我說的是打開網路上的「報紙」頭條,當你看到一則新聞的反應之後的表示心情圖示點選你認為符合你心境之後,你就看到網友的「抱怨」;沒有心情圖示?你還是能夠見到網友的自身經歷,符合其他讀者青睞的,就會表示按個讚,或者把它推舉成為最前頭的推薦,你可以看到網友的冷嘲熱諷,以及最讓人最不受歡迎的留言,這像是一個社會縮影,我也「曾」留言過;現在,我「幾乎」不想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