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People's problems 7

圖片來源:Lei Han

翻開現在的新聞頭條,大多都是充斥著好壞各半的一面,好的新聞就是誰做了什麼好事,獲得了什麼好人好事代表,拿到了什麼國際獎章,登上了國際新聞焦點,獲得什麼肯定與殊榮;壞新聞就是誰殺了人了,誰在愛情關係扮演小三角色,誰被體罰了,誰又因為找不到工作或是失戀、家庭失和而自殺,什麼東西漲價了!什麼食品出問題了,什麼公務體制出狀況了!什麼關說貪污,什麼城市市容毀壞,什麼政策要上路等等,好壞消息充斥著結果,就是每天教導我們要明辨現在社會的是非,做基本的判斷,我們對對錯有一把尺,這樣的結果就是合理化我們每天見到的結果。


看大一點,世界的新聞焦點,依然聚集在敘利亞的化武銷毀、歐債的解決方案、泰國的抗爭、烏克蘭的抗議、美國的槍枝管控、俄羅斯的北極採油活動、非洲的糧食與疾病、南非的曼德拉逝世消息、菲律賓的風災重建、葉門的環境土地、阿富汗的反毒、印度的貧窮、中國的空氣污染與太空政策等等。我們看了這麼多的世界動盪,你的想法往往是為何這世界變動得老是令人不安?

人類的問題往往出自於自身的問題,而這樣的問題,若是沒有國界,那麼我們就會少了點自私,甚至有了國際學生能力評量計畫也是奇怪的選項,上海在去年贏得三霸王,科學、數學與閱讀通通是第一名,這樣的成果是讓我們知道各國可以他山之石的焦點,但是請問教育的制度改變,怎麼不從自身的內部看起呢?

台灣在二零一四年進入十二年國民教育,至今的爭議依然有得吵,但先不談學校教育的本身,家庭的教育以及家長的本身就有許多問題。我舉個例,在捷運上,一對父母一上車就對她的兒子大聲說話:「跟你說了多少遍,不要隨便拿別人給的東西,你是做不到嗎?」那位十一歲(她的老公有提到孩子年齡歲數)的孩子依然沒有說話,那位母親接著說:「你有本事就自己賺!」那位孩子依然沒有說話,反倒問起弟弟的兄長:「若是你,你應該也不會這樣做。」那位哥哥說:「我不知道,看朋友的狀況。」後來那位哥哥與母親一搭一唱,有說有笑,對於能否拿他人的贈禮,我不完全聽得清楚,但是我看見的狀況是那位十一歲的孩子心裡有許多話想說,但不會表達。

這我完全想到:接受他人的「禮物」是否合理化?若是這禮物的詞彙換成「幫助」或「贈禮」或「恩惠」,是否就可以合理化?而合理化往往讓我們認為這世界就是基本的安定,真的就是這樣嗎?我們現在所看見的世界,若是重頭來過,是否就屬這樣的世界不會變過?基本的是非道義已經不像過去以往,那麼黑白分明,我們現在這世界比我們理解的還要複雜許多。

《諜海黑名單》(The Blacklist)的雷蒙・雷丁頓(Raymond Reddington)說得很有道理,今日的朋友,明日的敵人,這世界就是這樣複雜了起來,你永遠無法知道對方在想什麼,公眾一面,私下又一面,人的詭譎讓他學會了滲透人性的黑暗面。既然如此,我們現在來看人類,已經要比以往需要更多的角度來解析,要比從前需要更多精密的儀器才能切開人性的每一面,但我們是否就已經足夠看透人的各種層面?

恐怕還不足,人類的層面切得再如何纖細,依然有漏網之魚,我們大腦生來就有缺陷,不是完美的狀態下恐怕也無法精準掌握人性的主流思考。就仔細想一想,我們這世界,生活在這樣的生活狀態的人類,是否就理應當然認為這世界就是這樣的和諧完美?沒有失真?有人說我是反向思考,我自己倒認為是逆性思考或顛倒思考,我們將求之合理化的方式,就是讓我們學迫用自己的方式接受我們其實真正不想要又不得不要的。

人類不要只看見對的表象是認為是對,重新理解這些的種種變因,我們才能當個稱職的旁觀者,不隨波起舞,但能隨之應變各種可能的變因,不是懷疑論者,而是真正的清者自清,濁者自濁。

如果這世界有奇光石(Singularity Stone),那麼科學家會真的很希望可以拿它來治療各類困難疾病,例如人類免疫病毒(HIV)或人類乳突病毒(HPV),更希望癌症在世界絕跡,其他的疾病更可以如《極樂世界》(Elysium)的那張萬能床一樣,直接藥到病除。但是我們現在所找到的石頭如異光石(Magic Stone)一樣,以為已經透徹,卻不知道功能是否如同我們真的熟知那樣熟悉且確定,人類真的以為這樣的世界就是這樣確信的世界嗎?

常常觀察這世界的我,醒來都以為世界其實可以更美好,但是世界的盡頭依然還是如世界地圖般的永遠平面捲動的回到原來的那一點,不刻意旋轉的改變其實我們依然回到原點,如愛麗絲回到現實般的生活。大腦形態的複雜,我們生活相對地的簡單,依然都同樣的難題與解釋,我不想多加說明,但是選擇向來就是大腦頭痛的問題,眶額皮質是大腦決定的關鍵,根據發現,這皮質的活動隨腦波而形成更難解的預料,華盛頓大學醫學院的研究找到這現象,我們相信,大腦的活動關鍵當然不隨著一兩個迴路就能了解人工智慧的現象模擬,而是找到背後的意義與因素,好讓我們了解人類——就身為人類而言——我們的複雜現象是否已經隨時間形成更難理解的原因。

但有人說,人類被科技給養笨了,一切都需要仰賴科技幫我們做事,大腦的記憶通通交給聰明的智慧幫手,我們是否只需要睡覺與飲食就好?我的想法通常是人類的情緒很難完全模擬,臉頰的肌肉可以顯現出一百多道表情,機器人的喜怒哀樂就是那麼看起來假惺惺,人類根本不能相比,況且人類的真誠存在的愛與信念,和平與希望,欲望與貪婪,機器人模擬出來的程式版本隨著程式碼而走,怎麼可能完全表達情緒的狀態看出是真心的?還是你只是想要心臟的機器人?

人的問題寫到這,我也常常說明著人類各類問題,不管是教育還是愛情,是性愛還是婚姻,是文化還是種族,是自由還是和平,是正義還是道德,是公平還是評斷,是矛盾還是互不相干,這類的種種,就已經為人類添加各種不確定的因素要檢討,我希望人類不要只看見對的表象是認為是對,重新理解這些的種種變因,我們才能當個稱職的旁觀者,不隨波起舞,但能隨之應變各種可能的變因,不是懷疑論者,而是真正的清者自清,濁者自濁。

至於你要怎麼解釋其意義,那麼就重新思考〈意義論〉吧!意義是種宇宙無限大的問題,一個問題,無限解釋,而其根本沒有意義存在,宛如黑洞與暗物質(暗能量)⋯⋯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

空泛的進步(續)

我們這樣算是一種進步嗎?或者說是「退步」?怎麼才能算是一種「進步」?自從發明網路之後,我們加速溝通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效率」之後,自從改造工廠的處理方式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往左滑是不喜歡,往右滑是喜歡之後,我們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了快速約會,可以認識許多人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

性.愛.色情

雖然性藏在愛中,但也不是神話一件。而是我們對於性的那種感受。想想看,當我們沉浸在愛中是什麼樣的感覺?是愉悅的感覺?還是一種充滿幸福的感覺?而我這裡所談的愛,不單單只是愛情,還有親情、友情、祖孫情及各種情感在,因此,在愛裡,我們能夠感受到喜悅、快樂與一種自在又有安全感的感覺中。
而性只是一種在愛情中的關係,也就是在愛情裡慢慢衍生出親密關係。如果我們真的喜愛對方,且是異性的對方的前提下,你當然會想和他發生親密的關係,從碰觸他人身體開始,你會不由自主的接觸他人,找他談話,陪他解悶,擁抱他,給他鼓勵與支持,這些都是我們自然發生的行為模式,而促使我們產生這些動機的,也就是情感,一種想要表達情緒的生理模式。換句話說,愛產生的元素多半都是在情感的建立下產生的,這與上一篇我提到那位作者—理察‧大衛‧普列希特—有著不謀而合的概念,當然,我提到的各種情感,愛只是包含在其中之一,性如果能跳脫包袱之外,那麼我們還可以理解更多,只是多半都在情緒下,我們都在迷失自己。
所以,情緒建立在愛情本身,而性只是愛的周圍環繞,色情只是一種介於中間的媒介喔?一點也沒錯,色情讓愛情變得那麼粉紅,然後又帶點迷幻紫,然後我們男女就在色情與愛間,找回對於性的重新定義關係,所以穿著性感內衣的女人總是帶著挑逗的眼神直直看著她們眼中的男人的眼睛與他們的下半身,誘惑著我們的大腦,讓我們全身興奮、顫抖、及想要尖叫的快感扶搖直上,男人對於眼前的女人的重要身體的某個部位都會兩眼發直,好好瞧著仔細,真恨不得立刻開始,但愛若是建立很穩固,那麼性真的要開始,那只是前戲的噱頭。
可是愛通常都會等不及,對男人而言,那真的難耐—我想慾火焚身的同時,又被澆熄,那真的難受。女人在愛與性中,用愛情的本身加強對性的親密接觸,讓愛有性可以相伴,但是對於色情那麼只是一種存在於性的另種角色上—我是指性的關係通常讓色情影片上的女星變得一種我們可以模仿或者揶揄的對象,這時愛情就變得像色情的性感地帶,如果沒有浪漫的燭光,如果沒有飯後或者餐前酒,也沒有幾杯下肚,你怎麼會有情意,而她會有意陪你呢?就算這不是愛情,那麼情感的產生也會把你當做就是一場男歡女愛的感情。
那麼這是什麼情?當一個性關係多重存在時,那麼人類還有所謂的真愛制嗎?一夫一妻制向來不是人類的權利,草原田鼠的各種報導重複播報時,Google的搜尋可以找出十二萬三千條時,那麼我們還要怎麼重視真愛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