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2/01

People's problems 7

圖片來源:Lei Han

翻開現在的新聞頭條,大多都是充斥著好壞各半的一面,好的新聞就是誰做了什麼好事,獲得了什麼好人好事代表,拿到了什麼國際獎章,登上了國際新聞焦點,獲得什麼肯定與殊榮;壞新聞就是誰殺了人了,誰在愛情關係扮演小三角色,誰被體罰了,誰又因為找不到工作或是失戀、家庭失和而自殺,什麼東西漲價了!什麼食品出問題了,什麼公務體制出狀況了!什麼關說貪污,什麼城市市容毀壞,什麼政策要上路等等,好壞消息充斥著結果,就是每天教導我們要明辨現在社會的是非,做基本的判斷,我們對對錯有一把尺,這樣的結果就是合理化我們每天見到的結果。


看大一點,世界的新聞焦點,依然聚集在敘利亞的化武銷毀、歐債的解決方案、泰國的抗爭、烏克蘭的抗議、美國的槍枝管控、俄羅斯的北極採油活動、非洲的糧食與疾病、南非的曼德拉逝世消息、菲律賓的風災重建、葉門的環境土地、阿富汗的反毒、印度的貧窮、中國的空氣污染與太空政策等等。我們看了這麼多的世界動盪,你的想法往往是為何這世界變動得老是令人不安?

人類的問題往往出自於自身的問題,而這樣的問題,若是沒有國界,那麼我們就會少了點自私,甚至有了國際學生能力評量計畫也是奇怪的選項,上海在去年贏得三霸王,科學、數學與閱讀通通是第一名,這樣的成果是讓我們知道各國可以他山之石的焦點,但是請問教育的制度改變,怎麼不從自身的內部看起呢?

台灣在二零一四年進入十二年國民教育,至今的爭議依然有得吵,但先不談學校教育的本身,家庭的教育以及家長的本身就有許多問題。我舉個例,在捷運上,一對父母一上車就對她的兒子大聲說話:「跟你說了多少遍,不要隨便拿別人給的東西,你是做不到嗎?」那位十一歲(她的老公有提到孩子年齡歲數)的孩子依然沒有說話,那位母親接著說:「你有本事就自己賺!」那位孩子依然沒有說話,反倒問起弟弟的兄長:「若是你,你應該也不會這樣做。」那位哥哥說:「我不知道,看朋友的狀況。」後來那位哥哥與母親一搭一唱,有說有笑,對於能否拿他人的贈禮,我不完全聽得清楚,但是我看見的狀況是那位十一歲的孩子心裡有許多話想說,但不會表達。

這我完全想到:接受他人的「禮物」是否合理化?若是這禮物的詞彙換成「幫助」或「贈禮」或「恩惠」,是否就可以合理化?而合理化往往讓我們認為這世界就是基本的安定,真的就是這樣嗎?我們現在所看見的世界,若是重頭來過,是否就屬這樣的世界不會變過?基本的是非道義已經不像過去以往,那麼黑白分明,我們現在這世界比我們理解的還要複雜許多。

《諜海黑名單》(The Blacklist)的雷蒙・雷丁頓(Raymond Reddington)說得很有道理,今日的朋友,明日的敵人,這世界就是這樣複雜了起來,你永遠無法知道對方在想什麼,公眾一面,私下又一面,人的詭譎讓他學會了滲透人性的黑暗面。既然如此,我們現在來看人類,已經要比以往需要更多的角度來解析,要比從前需要更多精密的儀器才能切開人性的每一面,但我們是否就已經足夠看透人的各種層面?

恐怕還不足,人類的層面切得再如何纖細,依然有漏網之魚,我們大腦生來就有缺陷,不是完美的狀態下恐怕也無法精準掌握人性的主流思考。就仔細想一想,我們這世界,生活在這樣的生活狀態的人類,是否就理應當然認為這世界就是這樣的和諧完美?沒有失真?有人說我是反向思考,我自己倒認為是逆性思考或顛倒思考,我們將求之合理化的方式,就是讓我們學迫用自己的方式接受我們其實真正不想要又不得不要的。

人類不要只看見對的表象是認為是對,重新理解這些的種種變因,我們才能當個稱職的旁觀者,不隨波起舞,但能隨之應變各種可能的變因,不是懷疑論者,而是真正的清者自清,濁者自濁。

如果這世界有奇光石(Singularity Stone),那麼科學家會真的很希望可以拿它來治療各類困難疾病,例如人類免疫病毒(HIV)或人類乳突病毒(HPV),更希望癌症在世界絕跡,其他的疾病更可以如《極樂世界》(Elysium)的那張萬能床一樣,直接藥到病除。但是我們現在所找到的石頭如異光石(Magic Stone)一樣,以為已經透徹,卻不知道功能是否如同我們真的熟知那樣熟悉且確定,人類真的以為這樣的世界就是這樣確信的世界嗎?

常常觀察這世界的我,醒來都以為世界其實可以更美好,但是世界的盡頭依然還是如世界地圖般的永遠平面捲動的回到原來的那一點,不刻意旋轉的改變其實我們依然回到原點,如愛麗絲回到現實般的生活。大腦形態的複雜,我們生活相對地的簡單,依然都同樣的難題與解釋,我不想多加說明,但是選擇向來就是大腦頭痛的問題,眶額皮質是大腦決定的關鍵,根據發現,這皮質的活動隨腦波而形成更難解的預料,華盛頓大學醫學院的研究找到這現象,我們相信,大腦的活動關鍵當然不隨著一兩個迴路就能了解人工智慧的現象模擬,而是找到背後的意義與因素,好讓我們了解人類——就身為人類而言——我們的複雜現象是否已經隨時間形成更難理解的原因。

但有人說,人類被科技給養笨了,一切都需要仰賴科技幫我們做事,大腦的記憶通通交給聰明的智慧幫手,我們是否只需要睡覺與飲食就好?我的想法通常是人類的情緒很難完全模擬,臉頰的肌肉可以顯現出一百多道表情,機器人的喜怒哀樂就是那麼看起來假惺惺,人類根本不能相比,況且人類的真誠存在的愛與信念,和平與希望,欲望與貪婪,機器人模擬出來的程式版本隨著程式碼而走,怎麼可能完全表達情緒的狀態看出是真心的?還是你只是想要心臟的機器人?

人的問題寫到這,我也常常說明著人類各類問題,不管是教育還是愛情,是性愛還是婚姻,是文化還是種族,是自由還是和平,是正義還是道德,是公平還是評斷,是矛盾還是互不相干,這類的種種,就已經為人類添加各種不確定的因素要檢討,我希望人類不要只看見對的表象是認為是對,重新理解這些的種種變因,我們才能當個稱職的旁觀者,不隨波起舞,但能隨之應變各種可能的變因,不是懷疑論者,而是真正的清者自清,濁者自濁。

至於你要怎麼解釋其意義,那麼就重新思考〈意義論〉吧!意義是種宇宙無限大的問題,一個問題,無限解釋,而其根本沒有意義存在,宛如黑洞與暗物質(暗能量)⋯⋯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