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1/16

續篇:天地

圖片來源:Ian Sane

雷仍然掂著腳尖,小心一步一步往前進,他深怕一不注意就碰到了如艾特的下場,跟著結冰,他會在乎艾特?他根本不管在乎艾特這個人,其他的那兩個士兵仍一動也不動,唯有雷一個人往前進。


「他真的一個人可以?」艾蓮娜在雷的後方看著他。
「我不知道,這時候你還關心他?」
「我不關心,我關心的是不要波及我們。」
「話說回來,你可以找出前方的道路的核心嗎?」艾蓮娜繼續說。
「我想想,中心的位置可以指向某些地方,告訴我們去向,那些宛如樹枝的冰柱,似乎可以流通各地,告訴我們前方的路怎麼走。我猜大概是這樣吧!」
「你猜最好是對的。」
「你是不信任我?」
「我是怕被你帶著其他地方。」
「我又不知道其他所在地,你小時候被我騙在住家附近洞口,只是想給你驚喜,沒想到你不領情,你又不喜歡那地方,我能怎麼辦?」艾維茲無奈地說。
「那洞口簡直是墓地。」艾蓮娜突然想起住家那洞口不寒而慄。
「那不是墓地,而是前人挖掘遺留的洞穴。」
「我才不管那麼多,好了,現在怎麼辦?」

艾維茲看中了一條冰柱,冰住的流動似乎是反方向流動,她認為那應該是終點。

艾維茲想了一下,冰柱的流動以那條而言,既然是終點,起點在某一方向應該會順著終點反向移動。艾維茲蹲下身子,仔細看著那流動的冰柱。

「嗯⋯⋯我看看。」艾維茲邊看邊說。「有了!那條冰柱的流動似乎以那條為主。」
「在哪?」艾蓮娜也跟著蹲下身子,但是沒有蹲好,腳一滑,踩到了冰柱的一部份。

冰柱順著艾蓮娜的腳結冰,且是雷用刀插入腳的那隻,但她感覺不到冰從腳貫穿上來的麻痹感,但是卻是明顯的結冰了,現在,艾蓮娜的腳不能動,另一腳可以,但作用不大,因為也蔓延到另一隻。

「冰柱的起點在離我很遠的位置,我得要過去才能看清楚。」艾維茲並沒有注意到艾蓮娜的兩腳已經結冰。
「你確定要過去?」
「我確定。我不想一直待在這裡。」

雷已經快走到冰柱的正中間,他想找出前方石塊擋住去路的線索。當他走到了石塊面前時,他不斷來回東摸西摸,找出石塊開啟的線索,但他就是找不到。


那隻黑猩猩走著走著來到了瀑布旁邊的溪流,牠漱飲了一下,也順道抓了把水往元神的口中放進,但元神依然沒有動作與反應。牠快不行了,不知道如何叫醒身旁這隻小動物,看著溪流,牠坐著等待。


凱茵絲與索帕塔在一家服飾店,凱茵絲爲索帕塔挑選了幾件不突兀她特質的服裝,來襯托出她本身的風格,又不失專業與典雅。她拿了幾件白色、桃紅、黑色、深灰、海軍藍、深綠等等來放在她的胸前比劃。

「嗯,這件很適合你。」凱茵絲看著鏡子前的索帕塔說。
「真的嗎?我不太喜歡這件,這好像又會讓我看起來很愚笨。」
「你換換看吧!」凱茵絲把衣服丟給她,要她去更衣室換。
「好吧!」索帕塔無奈地說。


雷一失手,腳已經踩到了其中一部份的冰柱,當他反應不過來時,他已經無法將腳移動。「糟糕⋯⋯」雷踩到時,驚覺已來不及。

那兩位士兵雖然一動也不動,但是冰柱不是有情緒的生物,冰柱還在流動,蔓延的部分已經順著那兩位士兵的鞋子往上爬,艾維茲在移動她的雙腳,一步一步緩慢前進。


伊瓦已經看見了冰柱的蔓延,他拿著鐵鏈的刀端砍下冰柱,冰柱應聲碎裂,但是冰柱的其他碎裂部分,已經從地面下方滲入,只是伊瓦以為已經不見。


艾維茲還在前進,可是當艾蓮娜要跟著要移動腳步時,發現腳已經結冰,無法移動。

「我什麼時候⋯⋯」
「艾維茲!」艾蓮娜想告訴艾維茲要小心,但是艾維茲沒有聽到,她專心一步步前進。
「我看看,冰柱的流動在這條與那條之中,這些的脈動一定有關聯性,可是到底是什麼,我怎麼一點都看不出來⋯⋯」艾維茲現在大腦凌亂,沒有辦法集中思緒想出線索這到底是什麼。


那隻黑猩猩看著溪流,不知不覺又是夕陽時分,牠突然想到一個方法可以把元神叫醒,牠爬上了樹上,想看清這瀑布的原貌。牠認為想得應該沒錯,牠接著爬下樹,拖著元神的尾巴拉到接近瀑布旁的溪流邊,直接把元神丟進溪流,然後牠也跟著下水。

在水中,瀑布的水流依然很大,水面下依然可以見到瀑布的強勁水花,牠拉了一下元神的尾巴,把牠拖進這瀑布的底端,牠游著游著果然想得沒錯,瀑布的樣貌是個牠看著樹枝印照的樣貌,也就是樹枝的光影透到瀑布水面下,形著一個神奇的洞口,洞口反映著符號就是圓形與三角形交叉重疊的圖形。

元神的尾巴與頭上的角只要剛好形成一個角度,透映在元神成一直線,就有喚醒與治療的作用,只是牠要等著時間,況且,在水中,無法長期憋氣,因此,牠得要大吸一口氣來等待「對」的位置。

這樣反覆進行幾次,天幾乎已經要黑了,趁著最後一口氣,等著一會兒,果然牠成功了!元神終於醒了!牠趕快浮上水面呼吸。「呼,呼,呼。」

傍晚時分,那隻黑猩猩看著元神,元神旁邊依然有那隻黑猩猩的果子與小水果,但元神並沒有注意到這些,在一個沒有火賜予溫暖的日子,黑漆漆的夜晚,兩隻動物在相互對看。


「可惡!這到底是什麼?」艾維茲完全錯亂,一臉不知道怎麼解答。
「等一下!我想想⋯⋯起點是那邊,終點是那邊,這些的關聯一定是連接什麼。」艾維茲心頭一直碎碎念。

「啊!一定是那個!」艾維茲現在起身對著艾蓮娜呼喊看她能不能幫忙,因為這關乎前方怎麼走,可是艾蓮娜的腳已經結冰,要怎麼幫她是一大問題,況且要她移動雙腳?這樣的難題,看來事關重大彼此的影響,也會影響這故事的發展。


「好看嗎?」索帕塔問凱茵絲身上這套不顯眼的海軍藍的套裝。
「還不錯,內裏可以用白色或米白。」
「那這套呢?」索帕塔拿著深黃,接近橙色的衣服給凱茵絲看。
「還是之前那套好。」凱茵絲皺眉。
「好吧!就這件!內裏米白也不賴!」

她們兩個付完帳,走出門口,準備回實驗的辦公室。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