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解惑?(續五)

圖片來源:Tambako The Jaguar

那隻黑猩猩一直看著元神,牠知道牠已經昏迷了很久,但牠也不知道確實的方法可以喚醒牠。牠搖一搖牠,看看牠的基本生理狀態,牠把手放在牠的心臟位置——依然噗通噗通在跳,牠還活著,但是要怎麼喚醒牠,真是個頭痛的問題。想了一想,牠的肚子又餓了,又一樣的方法,把元神掩蓋起來,找一找附近的漿果或者水果來果腹。牠離開了一會,走到了一個附近,看到了許多結上果子的樹叢,牠好奇地聞一聞,香味撲鼻而來,淡淡的清香果香味,有點酸酸的味道,像檸檬加上柑橘的味道綜合體,「這應該可以吃吧!」牠想了一下,牠伸手摘下一把果子,用手指拔了幾顆放在口中,味道還不賴,咕嚕一聲已經下肚,又吃了幾顆,還蠻好吃的。「這應該沒有問題。」牠又順手摘了幾把,準備拿給元神,雖然元神身邊已經有牠給的食物,而牠本身也未醒來。



冰柱越結越多,地面上與地面都是如樹狀的冰柱體,情況一發不可收拾。

「怎麼辦啊?」艾蓮娜問艾維茲。
「這似乎有什麼線索在裡面。」她仔細看看裡面結冰的狀況。
「什麼意思?」艾蓮娜不解。
「你看到什麼?」艾蓮娜繼續說。
「裡面似乎有脈動。」
「脈動?」
「像血液一般?」艾蓮娜繼續說。
「好像是。」
「為什麼我看不到?」
「因為你沒有被它潑到。」艾維茲開玩笑的說。
「你還有心情說笑!」艾蓮娜有點無措。
「不是啦!它的血液也可能是透明的。」
「像剛剛我見到的那幾隻怪獸一樣?」
「也許!」
「你們在聊什麼?還不來幫我解開艾特的冰柱!」雷大聲問她們。
「我不知道怎麼解開。」艾蓮娜轉頭告訴雷。
「我也不知道。」艾維茲也跟著回答。
「那現在要怎麼解開這些冰柱?」艾蓮娜又轉頭看著艾維茲。
「我想一想⋯⋯」


現在的冰柱已經形成一幅巨大的「地圖」或者說「蜘蛛」狀的圖形,裡面的分支密密麻麻,讓人不知道怎麼找到中心點或位置,而且現在這個大地圖還在往後延伸,延伸到已快到伊瓦的位置。


那隻黑猩猩繼續呆坐在元神身邊,那隻奇特的鷹還在上空盤旋,牠到底有什麼目的?這一時之間很難解釋,反倒是元神要如何喚醒那才是頭痛問題。那隻黑猩猩現在一時之間想不到什麼好方法,但是坐在這裡也不是好辦法,反觀是遺失那隻黑猩猩的科學家已經急壞了!她現在躲在廁所裡哭泣。

「怎麼辦⋯⋯」凱茵絲邊哭邊用手擦拭眼角的眼淚。
她以為廁所沒人,但其實還有一位科學家也聽到了。
「你發生什麼事?」她在廁所裡對著關起門來的凱茵絲問。
「誰?誰在那裡?」
「索帕塔。」
「你是哪裡的人員?」
「頂樓的經理秘書,剛剛不小心弄丟一份文件,於是到樓下來找尋,那份文件是要交給你們主任的。不過今天是我第一天上班,難免緊張,我就到廁所冷靜。」
「你發生什麼事?」索帕塔繼續問。
「我可以信任你嗎?」
「你說吧!反正我也不是第一天被欺負。」
「我不會泄露出去。」索帕塔堅定的語氣說到。
「一隻實驗的黑猩猩逃走了!」
「牠是怎麼逃走的?」
「我不知道,牠就消失在我的眼前。」凱茵絲擤了鼻子。
「牠是怎麼消失的?」
「我就用奇光石的粉末沾水,牠突然像是失控般掙扎想逃離這裡!」
索帕塔走出隔間的門,然後走到凱茵絲外的門口問。
「我試試看幫你找,可以嗎?」
「真的?」凱茵絲聽到了一個好消息,立刻開門見見索帕塔的模樣。

她一走了隔間門,看見索帕塔的樣子,不難想像她還是會被欺負的樣子——她是黑人,外形也不是十分美麗,簡單的套裝,像是僕人一樣。她真搞不懂她怎麼會穿這樣的服裝來上班,公司都沒有說話?

「我終於知道你為什麼會被欺負了!」
「喔?」索帕塔不懂。
「走,我帶你煥然一新!」
「你要帶我去哪裡?」
「跟我走就是了!」

凱茵絲牽著索帕塔的手,暫時先不要管這麼多,至少有個幫手可以好好幫她,雖然其他的科學家願意幫她找找失蹤的那隻黑猩猩,且那隻黑猩猩還尚未取名,她只是隨口掰個理由矇騙他們,況且他們多半與她不熟,也不是同個部門的人員,他們多半做做樣子,又回去自己的工作崗位。她已經來這間科學實驗室工作一個多月了,但還是有多狀況趕不上實驗進度。

這兩個人,同病相憐。


「你看見了嗎?」艾維茲指著一條冰柱。
「裡面的脈動彷彿有著路徑在指示怎麼往前走。」艾維茲繼續說。
「有嗎?」艾蓮娜瞇著眼往前看。

他們現在身邊都是環繞著冰柱,根本動也不敢動,就怕得到像艾特的下場,雖然他是因為害怕才如此,但雷其實也有說不出的恐懼,而且他也不會形容,一副自我堅強模樣。

「我怎麼看不到,不要以為你眼睛很厲害,就忘了妳老姐只是普通人⋯⋯」艾蓮娜眼睛斜著看妹妹。
「不好意思,我忘了耶。」艾維茲又吐了一下舌頭。
「我還是告訴你我看到的好了。」艾維茲轉變語氣。
「這些冰柱的流動,雖然外部已經結冰,但是內部依然有類似血液的液體在流動,是什麼,我不清楚,但是它們的方向大部份都有一個規則性,就是往前流動,表示外部有路可走。」
「是這樣嗎?」艾蓮娜還是有點不相信。
「但不得不這樣做,因為我肚子好餓喔!」艾蓮娜無奈的表情。
「大小姐,你的指示是什麼?」雷問。
「靜觀其變。」
「我才等不下去呢!」雷大聲的說。
「你不爽等,也都給我等!」艾維茲反撲回去他的語氣。
「我不要。」雷說完,直接掂著腳尖,一步一步小心翼翼跨過空隙往出口的石塊方向走。

冰柱的流動仍然進行,仔細看,有點像是大腦神經的迴路流動,但是方向的不完全一致性,要找出中心點,仍然要花費一番功夫才行。


夜晚時分,那隻黑猩猩睡不著,看著滿天星星的天際,牠想回去找最愛的媽媽,但是牠媽媽嫌棄牠太弱小,根本無力負擔牠的照顧生活起居,牠只見過媽媽一次面,就沒有看見過牠。牠不是故意遺棄牠,而是有太多因素參雜其中,除了上述之外,其他的兄長也不太喜歡這位弱小的黑猩猩。牠心中百感交集。

牠現在有元神陪在身邊,雖然無法喚醒牠,但牠知道一定有辦法解救牠,讓牠眼睛睜開。牠把身邊附近的果子拿著石頭打一打,壓碎,然後用手打開牠的口,讓牠吃下肚。牠怕牠沒有吃下去,還拿牠的尾巴以倒掛的方式搖一搖。


等著一會,還是沒醒,好吧!牠直接打牠一巴掌。還是沒效,再來一次,依然沒有用。好吧!牠放棄了。牠等著,想一想回家怎麼回去。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

空泛的進步(續)

我們這樣算是一種進步嗎?或者說是「退步」?怎麼才能算是一種「進步」?自從發明網路之後,我們加速溝通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效率」之後,自從改造工廠的處理方式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往左滑是不喜歡,往右滑是喜歡之後,我們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了快速約會,可以認識許多人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

性.愛.色情

雖然性藏在愛中,但也不是神話一件。而是我們對於性的那種感受。想想看,當我們沉浸在愛中是什麼樣的感覺?是愉悅的感覺?還是一種充滿幸福的感覺?而我這裡所談的愛,不單單只是愛情,還有親情、友情、祖孫情及各種情感在,因此,在愛裡,我們能夠感受到喜悅、快樂與一種自在又有安全感的感覺中。
而性只是一種在愛情中的關係,也就是在愛情裡慢慢衍生出親密關係。如果我們真的喜愛對方,且是異性的對方的前提下,你當然會想和他發生親密的關係,從碰觸他人身體開始,你會不由自主的接觸他人,找他談話,陪他解悶,擁抱他,給他鼓勵與支持,這些都是我們自然發生的行為模式,而促使我們產生這些動機的,也就是情感,一種想要表達情緒的生理模式。換句話說,愛產生的元素多半都是在情感的建立下產生的,這與上一篇我提到那位作者—理察‧大衛‧普列希特—有著不謀而合的概念,當然,我提到的各種情感,愛只是包含在其中之一,性如果能跳脫包袱之外,那麼我們還可以理解更多,只是多半都在情緒下,我們都在迷失自己。
所以,情緒建立在愛情本身,而性只是愛的周圍環繞,色情只是一種介於中間的媒介喔?一點也沒錯,色情讓愛情變得那麼粉紅,然後又帶點迷幻紫,然後我們男女就在色情與愛間,找回對於性的重新定義關係,所以穿著性感內衣的女人總是帶著挑逗的眼神直直看著她們眼中的男人的眼睛與他們的下半身,誘惑著我們的大腦,讓我們全身興奮、顫抖、及想要尖叫的快感扶搖直上,男人對於眼前的女人的重要身體的某個部位都會兩眼發直,好好瞧著仔細,真恨不得立刻開始,但愛若是建立很穩固,那麼性真的要開始,那只是前戲的噱頭。
可是愛通常都會等不及,對男人而言,那真的難耐—我想慾火焚身的同時,又被澆熄,那真的難受。女人在愛與性中,用愛情的本身加強對性的親密接觸,讓愛有性可以相伴,但是對於色情那麼只是一種存在於性的另種角色上—我是指性的關係通常讓色情影片上的女星變得一種我們可以模仿或者揶揄的對象,這時愛情就變得像色情的性感地帶,如果沒有浪漫的燭光,如果沒有飯後或者餐前酒,也沒有幾杯下肚,你怎麼會有情意,而她會有意陪你呢?就算這不是愛情,那麼情感的產生也會把你當做就是一場男歡女愛的感情。
那麼這是什麼情?當一個性關係多重存在時,那麼人類還有所謂的真愛制嗎?一夫一妻制向來不是人類的權利,草原田鼠的各種報導重複播報時,Google的搜尋可以找出十二萬三千條時,那麼我們還要怎麼重視真愛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