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People's problems 3

圖片來源:Zenuge
人的問題向來有很多——很多矛盾與衝突,在我的隨身筆記本中,我搜尋「矛盾」這關鍵字能夠找到一九十四個有關矛盾的說詞,那又如何呢?未來當然還是會持續增加,而在我隨身筆記本中更能找到更多前後矛盾不一的證據,例如:有錢能夠更快樂,相反的證據研究也是——沒有錢才能夠更快樂,我要相信哪一個呢?


喝咖啡也是,黑咖啡能夠降低身體的疾病發生的風險,例如:中風或抑鬱症,而黑咖啡要份量要多要少更各一方支持的說法與證據,我要相信哪一個呢?我真的不知道,證據不是絕對證據,對沒有絕對對,錯當然也是,那幹嘛我們總是要講求:「你錯了!我才是對的!」牛頓證明時間是絕對的,愛因斯坦說你錯了!時間與空間可以扭曲,希格斯粒子支持者說愛因斯坦錯了!光速並沒有比較快,我們的粒子才比較快,後來的證據求證:我們又錯了!對錯,難道就樣這樣一直講求下去嗎?我不知道,我是真的不知道,我出生在一個各說各話的時代,TVBS 被其他媒體抓包製造假新聞,中天媒體被控訴新聞被捏造,三立新聞也反擊我們才是對的!媒體戰打得火熱,選舉戰更是如此,東森說我們最即時準確,中天說我們才是,民視說我們最了解民意心聲,三立說我們更真實,TVBS 說我們最多人觀看,年代新聞也反擊你應該也來看看我們的結果,幹嘛?現在媒體的戰爭除了拼收視率以外,拼真相以外,拼最有新聞自律外,難道我們不該了解以外的事物,放下既有的爭執了嗎?

這我也不知道,我家沒有有線電視,只有媒體隨選視訊,也就是俗稱的 MOD 。我不是支持中華電信,而是有線電視的亂象,我真的有太多的問號在大腦盤旋。風水世家還在一直播,可以老劇重寫,重演,重罵,我們也不會膩;偶像劇重新包裝,很抱歉,脫離不了「愛情」的陰影,不然就是陷在兩個男(女)人之間的戰爭,再來就是爭奪經營權、家產等經濟大事,幹嘛?偶像劇找來一些大眾明星演員,老是演著愛情的爭奪戰,煩不煩啊?綜藝節目呢?嗯,也沒有好到哪裡去,邀請一些明星上台玩遊戲,太過火呢,被說欺負他們;太虛偽呢,又被說成做作,其他的節目例如歌唱選秀節目,不管是偶像模仿,還是舞蹈選拔,我都認為比賽都是不公平的,管他幾強爭奪,天后天王對決,還是什麼老梗,我們這些素人們,要的不就是一個能夠登上舞台的一天,然後成為家喻戶曉的超級巨星嗎?

很可惜,我們的習慣變成了觀眾們決定的胃口,我們的胃口被養大,聲音總被要求一天比一天還要高,高過地球的高度還不夠,最好大於宇宙的限度,很可惜,宇宙也不是無限,那麼我們是看評審的胃口,還是看觀眾買不買單,來買我們的唱片或 iTunes 單曲?觀眾決定誰才是最好聽的音樂, YouTube 總是放上許多素人自彈自唱的音樂或選集,希望一炮而紅,我們生活在一個由多數人決定的世界,少數人的世界只能任憑他們自由擺佈,我們無從選擇,因此正版與盜版的對決一直沒有停過,而也就如此,當正版的法案吵得沸沸揚揚時,我們這些使用者以剝奪網路自由打擊正版的生存權,我們當然支持正版,我們當然也會購買正版,但是盜版的存在不是一天兩天的事,而是背後一個老是如同現在爭奪你對我錯的龐大市場,而這樣的市場價值也是因為正版的權利總是以自由與多數人的行為公平之上。

社會存在的公平是在多數人說對就對的自由市場,而這樣的「自由」還相當不自由,因為我們尋覓地下市場前進,來還給我們一個真正的自由,所以我們在尋找「對錯」的建立基準點是什麼?我不太愛談對錯,因為那真的顯得沒有意義,我把殺人可以合理化,你可以把殺死蟑螂作為合理化;我可以把殺人非法化,你把殺死非洲象作為經濟化,捕撈深海魚獲正常化,那麼對錯的基準點又是什麼呢?這我還是不知道。

蟑螂是腐食昆蟲,浮游生物也是,而大魚吃小魚,就已經將浮游生物進到我們肚子裡作為一個「另類」腐食化,我們幹嘛打死小強呢?因為牠會帶來許多疾病與傳染病,所以要杜絕,所以要先下手為強,這樣吧!我們強迫自己接受這說法,非洲象的象牙很值錢,「聽說」它有神奇妙用,所以我們要獵殺非洲象,犀牛角也是,在肯亞已經不到三萬兩千頭了!這些被賣進東南亞地區,我們看象牙賺錢,犀牛角得到好價格,我們得到很多錢,我們得到珍貴寶物,市場交易活絡地下的非法活動,我們還在堅決我們是對的,我們沒有錯!

人類的許多觀點將我們的許多要嘛很特別,要嘛就是錯誤或奇怪畫上等號,我們真的想過「標準」的定義?真是笑掉大牙。

人類當然不會換個角度想一想,否則幹嘛樂觀書籍一天到晚叫你「做自己」,甚至自戀還是有成為總統的本質,前美國總統甘迺迪就是其中之一。許多奇怪的觀念,我們非得要用「對錯」來區分,幹嘛!人類已經沒有更好的形容詞形容嗎?兩個面向,每個面,我們通通不會嫌有多膩,還非得要用「創新」兩個再加以區隔化,幹嘛,這世界太無聊了嗎?對錯每天在洗腦,我們習以為常,根本不會有改變的一天,我們人類的這些問題就是把這些基本標準化,幹嘛,人類的中心世界就是對錯的根本點嗎?我真的很懷疑。

社會觀念真的錯得一塌糊塗,我們非得要用對認為這是社會的合理制度,難怪愛情談不膩這話題,男女大不同的觀點老調重彈,沒有更好的創新代名詞了嗎?現代的男女約會觀點可以搬到電視來舉辦(例如盲目約會或王子的約會),家長與孩子不同觀點,可以用更多家長的溝通來舉行座談(例如爸媽囧很大),我們觀念在社會風氣影響之下,可說是越來越奇怪,誰知道上台的男女素人們不會說謊報假呢?你當然可以大膽說出來,但是地下的另一對眼睛在看著你,如同我寫的多眼猛獸一樣,只不過牠比你多更多,在一個奇怪的台灣社會環境中,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形容我每天見到的亂象——而世界更多。

你如果進入原始的部落,請不要帶著對錯的觀點形容他們的行為,他們不值得你奇怪的批評,一夫多妻在他們適用,我們偶像劇不接受,觀眾更不能認同,我們也非一夫一妻標準制,誰告訴你這是「對」的呢?動物沒有婚姻,犀利人妻就有,大老婆的反擊也有,動物沒有工作,沒有賺錢這檔事,半澤直樹就有,人類的許多觀點將我們的許多要嘛很特別,要嘛就是錯誤或奇怪畫上等號,我們真的想過「標準」的定義?真是笑掉大牙。

我沒有對錯,因為我不知道何謂對錯。人類的大多觀點總是出自於自己的內心的禁錮與不安。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

那隻巨大怪物回頭,不想理會他們,艾維茲、海娜以及洛爾爬上樹幹之後,艾維茲往上看了一下,「那裡似乎有什麼?」,海娜也跟著查看,像是村莊之類的房舍在遠方,還需要走一段路。洛爾想:「那是我們原來的村莊嗎?」

空泛的進步(續)

我們這樣算是一種進步嗎?或者說是「退步」?怎麼才能算是一種「進步」?自從發明網路之後,我們加速溝通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效率」之後,自從改造工廠的處理方式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往左滑是不喜歡,往右滑是喜歡之後,我們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了快速約會,可以認識許多人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