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解惑?(續)

圖片來源:Marc Becher

艾蓮娜還在看著那把劍,她已經磨刀霍霍要奪取這把劍,然後敲開結冰的元神,救牠出來,艾維茲也看著她,相信她這樣沒有錯,因為石頭——唯一的武器——牠口中咬著的那顆神奇的寶石,一定就是奇光石,問題是要怎麼拿呢?因此,她等待時機下手⋯⋯


但他們現在的問題明顯是指責對方,似乎把奇光石給忘得一乾二淨,艾蓮娜見這是個好機會,就衝了過去,想要直接搶奪艾特的劍。她衝了過去,用手抓住劍柄要把劍抽出身,但劍一來很重,二來她也不知道如何使用,或者有其生命危險,但她別想那麼多,還是奮力抓取,只不過,要把劍抽出來時,因為劍太重,卡到一半,而艾特也剛好就扶著劍柄,根本不可能讓她拿出來,他看到了第一句問:「你要做什麼?你要我的劍幹什麼?」

艾蓮娜沒有回答,反倒是雷看到了說:「你要幹什麼?」
「關你什麼事?」

雷不甘示弱回嗆說:「呦!小女孩長大會咬人喔!」

艾蓮娜把手縮了回來:「你們現在的目標不就是那顆寶石嗎?現在,在這裏吵架,你們還要出去嗎?沒錯,我是要那把劍,是為了幫助我救元神出來,但是現在不是這時候,可以嗎?」

「那把劍?你是要我幫你吧?」艾特滿臉疑問。
「我才沒有,我自己就可以!」

艾維茲也上前看看狀況。
「你要劍,是想敲開元神身上的冰嗎?」
艾蓮娜點點頭。

「你認為有用嗎?」
「沒試過,怎麼會知道?」

雷回嗆說:「他不會把劍借給你。」

「那你別想要你的奇光石。」

雷:「好,艾特把劍借給你,我也來幫你,但那顆石頭要歸我所有。」
「你要拿去就拿去吧!」
雷:「嗯。」露出淡淡微笑。

艾特把劍抽了出來交給艾蓮娜,但艾蓮娜拿的很吃力,雷在後看著她,艾維茲看看是否能幫什麼忙。

雷手中拿著刀,先試著戳看看是否可以敲開冰塊,結果是可以,但敲下來的冰塊幾乎都非常小塊,作用不是很大,因為他認為這不是普通的冰塊,艾維茲在一旁認為,冰塊敲擊太慢了!況且元神早就結凍身亡了!因此她想辦法找出第二個方法解救牠。

艾蓮娜握著吃力的那把劍,看到雷的方法無法一直成功,因此她的想法與艾維茲相近:這樣的敲擊實在太慢了!因此,就故技重施看看這附近是否有相近的石頭可以解開。

艾維茲看不下去並說:「現在要什麼時候才能救牠出來?」
「我不知道。」艾蓮娜氣喘地說。
「姊!拜託!你的方法很爛!你以為這樣子可以快點敲開冰塊嗎?」
「我也知道,所以我在想方法看看附近的其他石頭。」
「石頭?你要去哪裡找?」
「這裡昏天暗地,手中的煤油燈已經快沒有油了,你卻還想找其他石頭?異光石嗎?」艾維茲繼續說。
「我不知道!」艾蓮娜惱羞成怒。

雷則在一旁看著說:「姐妹倆!你們這時候也不是在吵架?我的奇光石別忘喔!」
艾特幫忙打圓場:「好啦!現在不是吵架的時候,先想一想還有什麼其他方法吧!」

話說到了一半,剛剛出現的那隻鷹又再度出現,並且朝著元神而來,那隻鷹俯衝而下,抓取結冰在水面的元神,說也奇怪,牠竟然可以直接把結冰的元神與水面分開來,艾蓮娜、艾維茲、雷、艾特都來不及反應,嚇了一大跳!

牠抓走結冰的元神之後,往反方向前進,艾蓮娜看著那隻鷹想要上前追捕,就用艾特的劍用力舉起來,往前刺了過去。很抱歉!沒有刺中,雷跑了過去,拿著刀射出去,再用步槍擊發出去,想要攔截那隻鷹。艾特看著那隻鷹,拿著地下的石頭丟了出去,艾維茲也一樣,但都沒有擊中,四個人氣壞了!

四個人看著那隻鷹消失在眼前,但是前方沒有路,牠是怎麼消失的?這個疑問,四個人並不知情,但他們知道牠來者並不單純。

「元神⋯⋯」艾蓮娜看著遠方。
「牠抓元神要幹嘛?」艾維茲問。
「⋯⋯」艾蓮娜沒有回答。
「可惡,差點奇光石就到手。」雷看著那隻鷹消失之後。
「牠到底是什麼?」艾特不解。
「現在怎麼辦?」艾蓮娜問他們。
「你們帶我找牠出來!」雷回答。
「這我又不知道!」
「你不要欺人太甚!」艾維茲氣呼呼說。
「我的目的是奇光石,不是你們!你們對我來說,就只是找奇光石的探測器而已。」
「我不會幫你找奇光石。」艾蓮娜反嗆。
「那你要怎麼找那隻可憐的小貓咪?」
「你夠了吧!」艾特想要回擋雷的發言。
「你可以帶我找他們出來嗎?」艾特淺淺的對艾蓮娜微笑。
艾特看似心地很好,雖然他的目的也是奇光石,但是根本不知道他打什麼陰謀。
「我可以幫你,但你給我什麼?」艾維茲反問。
「我以後不會騷擾你們家。」艾特用手舉著艾維茲的下巴,眼睛直盯著她看。
艾蓮娜在一旁搖搖頭。
「你是有什麼問題嗎?」雷問。
「我不太相信你們的說詞。」艾蓮娜不屑地說。
「你不相信就算了!總之,找還是不找?」
「我不會幫你們。」

雷聽到很惱怒,拿著刀抵著艾蓮娜的脖子說:「你還想要再一次嗎?別以為我好心幫你,就把我當好人看。」

艾特在旁勸阻:「不要對大小姐這麼無禮!相信她幫我們的!」
「⋯⋯」艾蓮娜眼睛瞪著艾特看。
艾維茲則在一旁看著她姊姊。



伊瓦隨便進入一個洞口正在快馬加鞭追趕,但是由於他人高馬大,身子根本無法讓他通行,因此,馬匹跑到一半卡到洞口,武器正好卡住上面的石頭處,讓他進退不得。

「可惡!王八蛋!這時候給我卡住!」

馬匹在原地無法動彈,不知道如何是好,一直不斷騷動。馬匹嚇得往前衝,伊瓦在馬匹跑走之前抓住了武器,用力將大斧拔了出來,跳了一下站回馬匹跑的位置。

「我來看看,前方有什麼玩意。」伊瓦邊走邊唸。


場景轉到查斯別克共和國。那位科學家極力想找到那個鐵籠,而那個鐵籠所關進的黑猩猩有一股巨大的力量把牢籠快撕成兩半,四個綁四肢的鐵鏈早就快被扯開了,只剩下幾個鐵鏈還掛在牢籠上,現在的牠不斷拖行牢籠往前跑,想要離開這裡。當然這個實驗室不只那位科學家一人,進進出出的科學家,也都還在找牠,牠現在躲在樓梯間的角落旁,要逃離這裡。

那個掉落地面的奇光石粉末,已經暈成一團,而地上開始結出冰晶球出來,很小顆,一般人很難看得見。

那位科學家對其他實驗人員說:「你如果有看到那隻黑猩猩一定要告訴我!」
「我知道了!」
「你在哪裡啊?」科學家拿著黑猩猩最愛的水果想要引誘牠上鉤,而牠在下面的某一層的角落中。

不知道牠是沒有聽到,還是沒有聽清楚,牠走回樓上的實驗室,走到一半又走了下來,牠應該只想逃離這裡,水果以後再享用吧!那位科學家一路走了下來,從實驗室外,走到了另一個走廊,再轉至另一個走廊,走到另一個方向,走到另一邊的實驗室,這裡看看沒有,又走到另一個,其他科學家也還在幫忙找,但只限於同一層樓。

那隻黑猩猩見到了一個好時機,從角落鑽出,走到另一個角落中,牢籠的聲響很難叫人不注意也難,聲音被其他上上下下的科學家聽到了,也走到牠的位置想快點找到牠,但是要走到牠身邊時,不知道是科學家沒有看見,還是奇光石發揮了功效,竟然沒有看見牠。


牠本身並不知道,是什麼改變這狀況,牠只知道牠想逃出這裡:這個看似造福人間天堂的「失樂園」。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

空泛的進步(續)

我們這樣算是一種進步嗎?或者說是「退步」?怎麼才能算是一種「進步」?自從發明網路之後,我們加速溝通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效率」之後,自從改造工廠的處理方式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往左滑是不喜歡,往右滑是喜歡之後,我們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了快速約會,可以認識許多人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

性.愛.色情

雖然性藏在愛中,但也不是神話一件。而是我們對於性的那種感受。想想看,當我們沉浸在愛中是什麼樣的感覺?是愉悅的感覺?還是一種充滿幸福的感覺?而我這裡所談的愛,不單單只是愛情,還有親情、友情、祖孫情及各種情感在,因此,在愛裡,我們能夠感受到喜悅、快樂與一種自在又有安全感的感覺中。
而性只是一種在愛情中的關係,也就是在愛情裡慢慢衍生出親密關係。如果我們真的喜愛對方,且是異性的對方的前提下,你當然會想和他發生親密的關係,從碰觸他人身體開始,你會不由自主的接觸他人,找他談話,陪他解悶,擁抱他,給他鼓勵與支持,這些都是我們自然發生的行為模式,而促使我們產生這些動機的,也就是情感,一種想要表達情緒的生理模式。換句話說,愛產生的元素多半都是在情感的建立下產生的,這與上一篇我提到那位作者—理察‧大衛‧普列希特—有著不謀而合的概念,當然,我提到的各種情感,愛只是包含在其中之一,性如果能跳脫包袱之外,那麼我們還可以理解更多,只是多半都在情緒下,我們都在迷失自己。
所以,情緒建立在愛情本身,而性只是愛的周圍環繞,色情只是一種介於中間的媒介喔?一點也沒錯,色情讓愛情變得那麼粉紅,然後又帶點迷幻紫,然後我們男女就在色情與愛間,找回對於性的重新定義關係,所以穿著性感內衣的女人總是帶著挑逗的眼神直直看著她們眼中的男人的眼睛與他們的下半身,誘惑著我們的大腦,讓我們全身興奮、顫抖、及想要尖叫的快感扶搖直上,男人對於眼前的女人的重要身體的某個部位都會兩眼發直,好好瞧著仔細,真恨不得立刻開始,但愛若是建立很穩固,那麼性真的要開始,那只是前戲的噱頭。
可是愛通常都會等不及,對男人而言,那真的難耐—我想慾火焚身的同時,又被澆熄,那真的難受。女人在愛與性中,用愛情的本身加強對性的親密接觸,讓愛有性可以相伴,但是對於色情那麼只是一種存在於性的另種角色上—我是指性的關係通常讓色情影片上的女星變得一種我們可以模仿或者揶揄的對象,這時愛情就變得像色情的性感地帶,如果沒有浪漫的燭光,如果沒有飯後或者餐前酒,也沒有幾杯下肚,你怎麼會有情意,而她會有意陪你呢?就算這不是愛情,那麼情感的產生也會把你當做就是一場男歡女愛的感情。
那麼這是什麼情?當一個性關係多重存在時,那麼人類還有所謂的真愛制嗎?一夫一妻制向來不是人類的權利,草原田鼠的各種報導重複播報時,Google的搜尋可以找出十二萬三千條時,那麼我們還要怎麼重視真愛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