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解謎(續五)

圖片來源:Stef Olcen
那隻神秘的老鷹盯著底下的人、其他動物的一舉一動,牠的眼神銳利,什麼動作都逃不過牠的法眼,牠到底是何方神聖?是敵是友?這無法一時之間說得清楚的,牠看得很緊密,很透徹,很遙遠,就連石塊後方的情況彷彿看得透之一二,牠到底是誰?這個問題,元神開始發問了⋯⋯


「你到底是誰?」元神抬頭看著比牠在高處的鷹說。
牠沒有說話。
「喂!你到底是誰?」元神大聲叱喝。
牠依然不無所動。
元神跳了過去,想要用爪子抓住牠,但那隻鷹飛了下去,跳到另外一邊。
「⋯⋯」元神咬牙切齒。
「元神!你不要浪費跟牠搏鬥了!」艾維茲大聲呼喊。

元神沒有聽到。而一時之間,多眼猛獸又往前撲向艾蓮娜,那隻鷹一見狀衝下來再一次用尾部割下牠的頭與身體。其他多眼猛獸用身上的眼睛攻擊那隻鷹,那隻鷹就一直站在那裡,不知道是牠們射擊技術太差,還是牠本身有特異功能,幾乎沒有射中,連皮毛都沒有穿透。艾維茲看得瞪大,一臉不敢置信這種動物竟然如此強大。

多眼猛獸每一隻通通撲向那隻鷹,那隻鷹往上俯衝,然後快接近頂部時馬上反轉衝下來,衝下來的氣流,一瞬間太過強大,把元神、艾維茲、艾蓮娜、艾特吹得東倒西歪,差點快吹向裂開的洞口,艾蓮娜一手扶著岸邊,一手撐起身體想要爬起來,但風力太強勁,很難有什麼動作,艾特則抓住旁邊的石塊,腳邊已經快接近他掉落的地下水源。艾維茲則趴了下來,眼睛閃爍著羨慕的表情,彷彿想要養牠為寵物一般。

衝下來的那一剎那,多眼猛獸瞬間爆裂開來,但風力太強勁,他們幾個人根本看不清楚到底發生什麼事。等了一會兒,風力散去,那隻鷹回到牠站的地方,一動不動豎立在那。

其他人看到不敢相信,不敢多說什麼,深怕被牠所給傷害,牠可不像元神那麼看起來和藹可親,友善示人,眼神銳利的殺氣,根本就不知道牠來的目的。其他人呆在原地,除了艾維茲以外⋯⋯

艾維茲跑了過去,然後想要爬上來抓住牠,因此她爬上石塊,看能否抓住牠。艾蓮娜看到了想要勸阻她,她說:「你跑過去要幹嘛!」

「我想要帶牠回家!」艾維茲轉頭對艾蓮娜說。
「牠?牠不適合你的!」
「你不覺得牠好厲害嗎?」
「拜託!牠可是殺人武器!牠來自何方,你都不清楚!你還想要帶她回家?」

那隻鷹從下俯衝,往艾維茲的方向飛去,艾維茲見狀是大好機會,可以抓牠,在那隻鷹沖下來的瞬間,艾維茲伸出手抓牠的腳,但是牠根本像是透明的一樣,根本抓不到。牠又飛到另一邊。艾蓮娜可不像剛才見到元神的舉動,她算很會察言觀色,知道這不是什麼好東西,想要極力勸阻她。


「喂!艾維茲!你別再鬧了!」艾蓮娜大聲疾呼。
「好啦!」艾維茲一臉悻悻然。
「牠到底有什麼樣目的,你不覺得很奇怪牠的出現嗎?」艾維茲繼續說。
「你說得也是。牠是怎麼出現的?」
「這裡沒有洞口,沒有光源,牠是怎麼飛進來的?」艾蓮娜繼續說。



雷小心避開地面裂開的洞口,他知道這不是什麼有益的東西,奇怪的東西他不會隨便碰,他相信他的直覺在辦事,他得要找到他們幾個人⋯⋯

伊瓦快馬加鞭騎著馬衝向米尼斯的家中,他知道這個神聖的任務就是找到他們幾個人,帶回去盤問。



那隻鷹還是盯著他們幾個,他們都在遠處也看著牠會有什麼動作。元神趁一個空隙,跳了過去,想抓住牠的腳,但依然沒有抓到且抓穩,從高處一手扶著石塊垂吊在石塊邊。艾蓮娜一見到了,也衝了過去,想要趕走那隻鷹,把元神救下來。

艾維茲也衝過去救元神與艾蓮娜,而艾特在旁等候,觀察。那隻鷹頭也不理,又飛向另一邊,飛向另邊的同時,艾特用劍衝向那隻鷹,也想要抓住牠,那隻鷹用尾部一揮,差點要把艾特的頭給砍了下來,艾特趕快用劍轉個方向,讓身體轉個一百八十度,但還是被尾部給劃出皮肉傷。

艾特的小腿不斷流血,那隻鷹老神在在。元神利用身體反轉跳了下來,艾蓮娜與艾維茲則鬆了一口氣。艾蓮娜認為這種動物生來就是要害人的,拿著身旁的石頭往牠丟,那隻鷹沒有被打到——應該是說牠依然豎立在原地。「氣死我了!」艾蓮娜說。

艾蓮娜拿著那顆神奇的石頭往那隻鷹丟去,丟去之前,她看著那著石頭,她想:「一定要打到牠才行。」那顆石頭飛了出去,很抱歉——沒有丟中牠,雖然這不是壞消息,但好消息是,那顆石頭經過石塊反射正好集中牠的背部,那隻鷹掉了下來。

但神奇的是,那隻鷹不見了!不知道是他們沒有看仔細,還是消失的速度太快,他們一時之間來不及察覺。

「牠呢?」艾維茲問。
「咦?牠怎麼不見了?」艾蓮娜看著牠所掉落的地面位置,一臉在胡思亂想。
元神則在一旁,懷疑牠的動機並不單純。

艾蓮娜一直待在原地,找尋牠會消失的痕跡,她一直懷疑,那顆石頭跟那隻突如其來的鷹有密切關係,但她不知道是什麼影響他們兩個⋯⋯元神則一旁說話了!

「我好像見過牠⋯⋯」
「見過牠?」艾蓮娜聽到了則一旁回答。
「你說你認識牠?」艾維茲也附和。
「我並不認識牠,我好像在我來到的路上有看過牠,但我一直認為牠的行為與動機像是為了要偵查什麼東西似的。」
「你是說牠在找東西?或收集資訊?」艾蓮娜說。
「算是吧!」元神一臉不確定的模樣。
「那牠的目的是什麼?」
「這我不知道。」
「牠怎麼會消失不見?」艾維茲問元神。

元神沈默了一會兒,不知道該如何回答這問題,這時艾特也走了過來,艾蓮娜注視到他的小腿不斷在流血則問他是否需要包紮。

「我不必了!謝謝你的關心。你們在討論什麼?」
「我們在了解那隻鷹來的動機。」艾維茲回答。
艾特看著元神則問:「怎麼會來一隻貓?」
「牠是從一個神秘小國家而來的,誤打誤撞。」
「對了!你們剛剛是否找到奇光石這神奇東西?」艾特想了解奇光石。
「沒有。」艾蓮娜說了個謊。
「沒有?那牠呢?」

艾特指著地下消失的痕跡,認為她在說謊。

「我明明看見你朝那隻鷹丟了一顆石頭。你怎麼會說沒有?」
「那是異光石。」艾蓮娜回答。
「喔?」艾特有些懷疑。
「你要相信就相信!」艾蓮娜大聲叱喝。

艾特認為她還是在說謊,就強行把她的握緊的拳頭應聲扳開並說:「讓我看看!」
「我不要。」艾蓮娜使命握緊拳頭。

艾特還是強制拉開她拳頭,艾特不斷閃躲他想要扳開的手,在一陣手忙腳亂中,那顆石頭掉了出去,快要掉落到地面的冰層中,被元神的嘴巴叼了起來,但是元神的頭部卻結冰了。

艾維茲看到了心更慌了:「完蛋了!那是我好不容易找到的石頭!」
艾蓮娜則說:「你看你看的好事!」
艾特:「那本來就是我的目的。」

同個時間,一個腳步聲也接近他們的視線⋯⋯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

空泛的進步(續)

我們這樣算是一種進步嗎?或者說是「退步」?怎麼才能算是一種「進步」?自從發明網路之後,我們加速溝通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效率」之後,自從改造工廠的處理方式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往左滑是不喜歡,往右滑是喜歡之後,我們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了快速約會,可以認識許多人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

性.愛.色情

雖然性藏在愛中,但也不是神話一件。而是我們對於性的那種感受。想想看,當我們沉浸在愛中是什麼樣的感覺?是愉悅的感覺?還是一種充滿幸福的感覺?而我這裡所談的愛,不單單只是愛情,還有親情、友情、祖孫情及各種情感在,因此,在愛裡,我們能夠感受到喜悅、快樂與一種自在又有安全感的感覺中。
而性只是一種在愛情中的關係,也就是在愛情裡慢慢衍生出親密關係。如果我們真的喜愛對方,且是異性的對方的前提下,你當然會想和他發生親密的關係,從碰觸他人身體開始,你會不由自主的接觸他人,找他談話,陪他解悶,擁抱他,給他鼓勵與支持,這些都是我們自然發生的行為模式,而促使我們產生這些動機的,也就是情感,一種想要表達情緒的生理模式。換句話說,愛產生的元素多半都是在情感的建立下產生的,這與上一篇我提到那位作者—理察‧大衛‧普列希特—有著不謀而合的概念,當然,我提到的各種情感,愛只是包含在其中之一,性如果能跳脫包袱之外,那麼我們還可以理解更多,只是多半都在情緒下,我們都在迷失自己。
所以,情緒建立在愛情本身,而性只是愛的周圍環繞,色情只是一種介於中間的媒介喔?一點也沒錯,色情讓愛情變得那麼粉紅,然後又帶點迷幻紫,然後我們男女就在色情與愛間,找回對於性的重新定義關係,所以穿著性感內衣的女人總是帶著挑逗的眼神直直看著她們眼中的男人的眼睛與他們的下半身,誘惑著我們的大腦,讓我們全身興奮、顫抖、及想要尖叫的快感扶搖直上,男人對於眼前的女人的重要身體的某個部位都會兩眼發直,好好瞧著仔細,真恨不得立刻開始,但愛若是建立很穩固,那麼性真的要開始,那只是前戲的噱頭。
可是愛通常都會等不及,對男人而言,那真的難耐—我想慾火焚身的同時,又被澆熄,那真的難受。女人在愛與性中,用愛情的本身加強對性的親密接觸,讓愛有性可以相伴,但是對於色情那麼只是一種存在於性的另種角色上—我是指性的關係通常讓色情影片上的女星變得一種我們可以模仿或者揶揄的對象,這時愛情就變得像色情的性感地帶,如果沒有浪漫的燭光,如果沒有飯後或者餐前酒,也沒有幾杯下肚,你怎麼會有情意,而她會有意陪你呢?就算這不是愛情,那麼情感的產生也會把你當做就是一場男歡女愛的感情。
那麼這是什麼情?當一個性關係多重存在時,那麼人類還有所謂的真愛制嗎?一夫一妻制向來不是人類的權利,草原田鼠的各種報導重複播報時,Google的搜尋可以找出十二萬三千條時,那麼我們還要怎麼重視真愛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