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解謎(續四)

圖片來源:Sascha Uding

艾維茲、艾蓮娜、元神看著艾特、多眼猛獸一會,艾維茲在想:「如果拿著那顆石頭去磨艾特的額頭,或者沾取水源來磨,那麼多眼猛獸也會甦醒過來嗎?」
艾蓮娜則在一旁看著她妹妹與元神,她根本不知道到底這怎麼ㄧ回事,雖然她在水源中短暫失去某種意識,她說不上來,她也不了解,但她想問明白。


「艾維茲,我剛剛在幹嘛?」
「你剛剛發生的事,我不清楚。」艾維茲回答。
「你看著那隻老虎之後,彷彿失去意識般,我叫你都沒有回答,你甚至還進入那裡面中,那到底是什麼東西?我也不是非常了解,像水非水,而我進入時,根本感覺不到這是『水』。」艾維茲繼續說。

「我為什麼會進入?」艾蓮娜問自己。
「是有某種力量嗎?」艾蓮娜低著頭思索。
「你說什麼?」艾維茲聽不清楚,再問一次艾蓮娜。
「嗯,沒有什麼,我在想,好像有某種力量把我拉進去。」
「什麼力量?」艾維茲不解。
「我不知道。」艾蓮娜看著元神,「是牠的關係?」

元神嚇了一跳,「嗯?」元神並不知道到底是什麼關係或者力量把地分裂成兩半,雖然暫時是停了下來,元神對於頭上的角的作用其實了解不全。

「怎麼了?」元神問。
「我頭上的角會掉落,這我知道,但它的作用其實就我所知,就只有療癒功用。」元神繼續說。
「嗯。」艾蓮娜說。
「剛才是你救我上來的嗎?」
「我看不清楚,算是吧!」
「謝謝!那個人怎麼辦?」元神轉頭看著艾特。
「他是誰?」
「你不認識他?」
「嗯⋯⋯」艾蓮娜看著艾特,低下身子,彎著頭看著那個人,「嗯,他怎麼會在這?」
「他是誰?」元神又問。
「他是艾特・米克,他是小時候來我們家的軍官,他人很好,只是被旁邊的一位士兵欺負。」
「那你要救他嗎?」
「怎麼救?」
「我可以用石頭搶救他。」艾維茲回答。
「石頭?」艾蓮娜第一時間想到的是奇光石,但她沒有表明。

艾維茲拿著剛剛的石頭,那顆石頭一直握在艾維茲手中,她深怕一下子又不見。她拿起石頭又在元神的頭上的角磨了幾下,沾了一下旁邊的水源,然後放在結冰外的艾特的額頭上。等了一會兒,沒有反應。

「你確定這樣做是對的?」艾蓮娜又開始懷疑。
「對呀!我剛剛就是這樣喚醒你們兩個的啊!方法差不多。」
「我看看。」艾蓮娜把艾維茲手上的石頭拿了過來,放在自己的掌心,用同樣的方法再試一次。艾特結冰的冰層融化了,同樣的,分裂的那水面也開始又震動了⋯⋯

「哇!」艾蓮娜站不穩,艾維茲也同樣需要找旁邊的石塊攙扶,元神則是跑上了石塊邊等待。
「你要握好啊!」艾維茲對著艾蓮娜說。

「我知道!」艾蓮娜小心翼翼扶著石塊,然後把那顆石頭放在口袋,慢慢走過去與艾維茲與元神會回。艾特的外圍冰層漸漸融化,多眼猛獸依然是結冰,但不好的消息是這股勢力已經傳到多眼猛獸的神經中。


多眼猛獸的內部神經,經由震動的地面所滲出的水面,流進結冰的猛獸的神經裡,照理說,應該會凍結,但是神經的甦醒卻讓多眼猛獸的神經活了過來,雖然牠自己本身沒有察覺,但是這股危機不會持續太久⋯⋯


雷走到快到艾蓮娜、艾維茲、元神與艾特會回的位置,手中的碎片依然在他口袋,他拿著煤油燈一直走著,小心避開分裂的水面,雖然地面在晃動,但他走得很慢很慢⋯⋯


大將軍胡蒙在軍營裡等著,他在想:「怎麼這群人這麼久?」他看著一位塊頭較他大上好幾倍的將軍說,「伊瓦,你帶幾位士兵去看看吧!我想知道這群人到底在幹什麼?怎麼找個石頭會這麼久?只不過是一顆小小石頭,要費心勞力派一群人去找?浪費我時間。」

「報告將軍,他們可能在內鬥了吧?」伊瓦回答。
「內鬥?別說我不了解他們的把戲,他們這群人雖然贏得我信賴,但是要贏得我歡心並非那麼輕而易舉。」
「是的。」伊瓦玩著他手中的武器,兩個長條的棒子,各有利刺,可會一不小心刺中無謂的人。
「你就帶著幾個傢伙去吧!」胡蒙看著門外,並且用手指示著。
「了解。」


「前面到底發生什麼事?」雷好奇拿著煤油燈往前照。另一方面,姐妹倆、元神則要面對更多未知的事物,首先就是怎麼離開這一直困境之中,及多眼猛獸可能會甦醒的情況。


神經已經滲入多眼猛獸的身上眼睛的一部份,接著大腦就會喚醒,在這期間,他們其他這些人要想辦法離開這裡。「怎麼辦?」艾維茲問。

「還不趕快一點,我們還會掉落原來的水面。」艾蓮娜說。
「元神,你要跑去哪?」元神跑在前方的上方處。
「快點!」艾維茲催促艾蓮娜。

艾特外圍冰層只剩下一點點,多眼猛獸比他早一點,只不過依舊在作困獸之鬥。多眼猛獸的眼睛已經張開,所幸只有一隻,其他的冰層依然慢慢喚醒其他猛獸。

艾特終於醒了!但是一隻多眼猛獸剛好咬住他的左小腿,讓他動彈不得,無法起身。突然一個身影從天而降,咬住了多眼猛獸的身體,速度之快,其他四人都看不清楚。

「那是什麼?」艾維茲問。
「你說什麼?」艾蓮娜根本沒注意在看,她看著艾維茲與元神跑上去的位置。

一個類似鷹的動物出現在他們眼前,他們根本不知道這是來幫他們的,還是來破壞他們的,元神對於眼前這個動物並不熟悉,牠只是剛出生的小型動物,對於自己的能力都還掌控不了,何況這個未知的事物?雖然有聽說過其他動物,但是從未見過牠們,牠在想:「這是什麼?」

那隻鷹看著艾維茲一眼,又低空從下飛過,抓取多眼猛獸,然後重重丟下。艾蓮娜被那股下降的強烈風勢掃去,並問:「誰?」

艾維茲說:「在那!」並用手指著那隻奇特動物。

艾蓮娜轉頭去看,眯著眼瞧,但不太清楚。地面還在震動,冰層已經裂出了比過去大上好幾倍的範圍,有些冰層從地下竄出,差點刺中艾特,但是艾特的意識並未完全清醒⋯⋯

一隻多眼猛獸往上跳攻擊那隻鷹,那隻鷹飛到另一邊,並且用尾部一掃,多眼猛獸的頭與身體斷成兩截,頭與身體分別掉落地面與地面下的冰層中,艾維茲有點嚇到又有點興奮:「哇!好厲害的東西!」

艾蓮娜也看到了,但她害怕地有點說不話來,因為那隻多眼猛獸的頭部,透明的血流了出來⋯⋯

艾蓮娜眼睛盯著很大,「這到底是什麼動物啊?」她滿腦子思索打顫。


艾特的意識清楚了,要準備起身時,被那隻鷹用翅膀打到,撞到石塊邊倒了下來,艾維茲想快速走過去,趁這個地面震動有減緩趨勢前,她上前看看傷勢,並懷疑這隻鷹並沒有想像單純⋯⋯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文明的意念(三)

說來真是奇怪,人類享受到文明卻與實際上的文明根本是兩回事。就像我們常常在談的多有公德心的思想一樣沒有兩樣。公德心似乎只在文明社會上演,扮演這樣的角色,看起來像是我們不會亂丟垃圾,不會隨意塗鴉,更不會隨意破壞公物,但是作為一個文明人當然不是說你不重複以上的行為,然後你出現在紐約街頭,就不會看見老鼠橫行。環境的髒亂——難道我們在現代都會公園中不會看見有人隨意做出奇怪行為,然後轉個場景在大自然卻不覺得奇怪?例如裸體或者「垃圾」到處都是。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

那隻巨大怪物回頭,不想理會他們,艾維茲、海娜以及洛爾爬上樹幹之後,艾維茲往上看了一下,「那裡似乎有什麼?」,海娜也跟著查看,像是村莊之類的房舍在遠方,還需要走一段路。洛爾想:「那是我們原來的村莊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