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希望?(續四)

圖片來源:Hugo
艾蓮娜的腳還在痛,走路一拐一拐的,需要妹妹的攙扶才行,或者她必須扶著牆面走路才行,他們三人為了逃離雷的追擊,艾蓮娜忍著痛走得很快,妹妹一直在旁看著她,元神也在一旁,這條路看起來似乎不太像什麼防空洞或者躲藏的地方,而是一個暗道。暗道中,艾維茲拿著從剛剛的遭遇搶來的煤油燈,一路照著地面,一路往前走。不像之前那樣在暗巷那樣行走,她們兩個人總算有了安全感。



艾特拿著那顆石頭不斷嘗試,試著打開那道有特殊符號的入口,他認為就算是異光石也可以打開那個入口,找尋奇光石的下落。異光石好比奇光石的小孩,它們兩者長得十分相像,就連符號或者使用方式也很雷同,只不過,這兩者還是依然有差別。異光石的功能尚未完全開發出來,屬於未知的領域,而奇光石呢?大致上已經被開發,但是仍有許多未知有待察覺真相。

艾特看著那特殊石頭的印記,雖然石頭對他來說並不陌生,他小時候就是喜歡這些石頭,總認為石頭有些魔力,可以改變某些人的世界與觀點,但他仍然認為石頭就只是一般石頭,不是他們這些外人可以摸透的石頭,必須進一步採許特定步驟才能發掘,因此他加入的雷茲特軍隊,從軍發現他想要的事實真相。不過他從軍十幾年到現在,只是一個小小的官階,軍中制度出奇嚴厲,不是他想要升職就可以升職,必須不斷接受考驗與測試才行,一段又一段的演練,他幾乎得不到什麼實質幫助。因此,他曾經一度想退伍,出社會,但是想退伍?不是說退就退,因此他吃了不少苦頭——不管是在申請退伍還是在軍中。

雨還在下,但他不在乎。反觀地下的姐妹倆就很在乎——只不過她們在乎的是如何走出這暗道。



「你是怎麼來到這裡的?」艾蓮娜邊走邊問。
「我是無意間來到這裡的。」元神回答。
「什麼意思?」艾維茲說。
「我是靠著奇光石來到這裡的。」
「奇光石可以穿梭時空?」艾蓮娜驚訝著。
「我只知道異光石有某些力量,它好像是奇光石的復刻版本或者是另一個未知版本。我以為異光石就只是奇光石的特殊版本或者它們之間的差異而已。」艾蓮娜繼續說。
「這些差異,我並不了解,在我們國家來說,奇光石的特殊功能只是那些科學家在試驗的版本而已。我們只是他們特殊的對象而已。」
「特殊?什麼意思?」艾維茲說。
「那些科學家在研究奇光石的功能,總喜歡找一些試驗品,我們是他們很奇怪的實驗對象,一種算是保護神的動物。」
「不懂?」艾蓮娜猛搖頭。
「元神是一種在我們『查斯別克』有淵源的動物,我們保護他們免於外敵侵害,同時擔任照顧他們的責任。」
「國家找這些動物試驗又同時保護?」艾蓮娜與艾維茲異口同聲說。
「我不甚瞭解相關內容,我只是剛『出生』沒多久的試驗品。」元神開自己玩笑表示。
「那還有其他動物嗎?」艾蓮娜問。
「有啊!我想想......」元神低下頭想了一下。
「泰神、動神、靜神等等。」

艾蓮娜在元神說話的同時,一直觀察元神的外貌。由於之前的環境不清楚,所以她特別要看得仔細點。



「原來你頭上有角!」艾蓮娜驚訝著說。
「那只是剛出生後的小角而已,它自然會斷裂。」
「真的耶!」艾維茲仔細看著元神的頭上的小角。
「它是做什麼用途?」艾維茲問。
「我不清楚。」
「我只知道它改變某些現實情況,例如對抗敵人,其他功能還待發掘。」
「就像你變成老虎一樣?」艾維茲說。
「是的!這是唯一學習的技能。我渾渾噩噩來到這裡,肚子好餓喔!」元神低下頭看著自己的肚皮。

元神的肚子咕嚕咕嚕地叫。她們兩個人看到了,也開始肚子餓了:「我也是。」兩個人同聲感受到自己的肚皮也在喊餓。



艾特似乎停留在原地,他會放棄嗎?當然不會。對他來說,奇光石是唯一可以獲得大好前途的機會,他怎麼可能放棄呢?因此找了其它石頭繼續試,說不定不一定要異光石才能開啓,一般石頭也可以。

「我不相信!我不相信入口打不開!」艾特生氣地拿著步槍朝它射擊。噓的一聲射中入口點,但是似乎沒有射中目標,於是他又再射擊第二次,彈殼掉落,接著第三次,第四次彈殼一直掉落,他氣得把步槍丟到地下,用力把身旁所有石頭一直朝那個入口丟擲。萬石齊發,所有石子掉入地面,看起來沒有太大反應。

「為什麼?」艾特失望地說。「為什麼沒有反應呢?」



突然之間,一個入口的光芒印記動了,仿佛是有一顆石頭奏效了!或者多顆石頭,但他根本不知道是哪一顆,他心慌了,不知道怎麼辦才好。

「好像有動作了!是的!一定是上帝聽見我們吶喊了!」艾特有點高興又有點心慌地說。「但接下來,怎麼行動呢?」艾特轉變語氣。



「我好餓喔!」艾蓮娜大喊。
「我也是。」艾維茲附和。
「我也是。」元神跟著說。





艾特找尋剛才掉落下來的可能位置與那顆石頭,不過他想不起來,在那個情況下,一個急於想打開入口的人,很難第一時間判別「對」的現況,更何況是一個受訓後的小軍官?於是他暫停一下,閉著眼睛回想一下。

一個畫面浮現他腦海,石頭的射擊情況,擊中情況,掉落情況,一一在他腦中回想。士兵們站在一旁淋雨,還有另一雙眼睛也在盯著他們瞧......



「前方有出口嗎?」艾維茲摸著自己肚皮。
「我不知道,但由於路邊的水聲聽起來,似乎真的有出口。」元神帶著些無奈。
「姊,你的傷口還好嗎?」艾維茲看著姊的腳。
「我還 OK !你放心!」艾蓮娜回答。


雷從血泊之中站了起來,走路還一拐一拐的,頭上流著鮮血,士兵暫時為他包紮傷口,簡便的衣物隨便綁一綁,雷似乎帶著仇恨:「這隻怪獸,我會要牠好看的!」



現在三組人馬各自找尋各自的「希望」,誰也不肯禮讓誰,但終究他們的各自希望能夠達到他們所期望的嗎?還是另一種開始的絕望?誰不敢多作保證。

反觀我們人類的故事,比起我所寫的一小段敘事,只是歷史中的一文而已......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

那隻巨大怪物回頭,不想理會他們,艾維茲、海娜以及洛爾爬上樹幹之後,艾維茲往上看了一下,「那裡似乎有什麼?」,海娜也跟著查看,像是村莊之類的房舍在遠方,還需要走一段路。洛爾想:「那是我們原來的村莊嗎?」

空泛的進步(續)

我們這樣算是一種進步嗎?或者說是「退步」?怎麼才能算是一種「進步」?自從發明網路之後,我們加速溝通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效率」之後,自從改造工廠的處理方式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往左滑是不喜歡,往右滑是喜歡之後,我們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了快速約會,可以認識許多人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