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序篇:黑暗

圖片說明:Roberto Fontana
我想寫一篇小說,來說明人類的意義,以及我們每個人思想的關聯性,至於這篇小說的名稱是什麼,為何會這樣取名,我心裡其實並沒有答案,但我想告訴你的是—我不只會寫一般理論性的文章,我也會寫故事,至於文筆如何,留給你評斷,不需要透過編輯的臉色,不需要透過某些人的公平的評分標準,因為「標準」生來就不存在,不是嗎?

序篇:黑暗。



「這裡好黑,我看不到前方的路,這裡是哪裡?你要到我到什麼地方?」艾蓮娜摸著牆邊的路走著,這裡沒有光源,沒有任何照明設施,她的妹妹在前方指引著。
「就在前面,快到了!你聽到了嗎?」
「沒有,但好像有流水聲在流動。」
「那表示前方有盡頭!」
「是沒錯,但你為何帶我來這裡?」
「我想告訴你,現在屬於緊迫時刻,你先聽我的話再說好嗎?」
「......」
「我是說,你從家中逃出來,不是為了躲避那些人的追擊嗎?」
「是沒錯.....」
「但你帶我來到這裡,一切彷彿黑暗的盡頭,只有流水聲來判斷前方的道路,這樣準嗎?說不定只是死巷......」

突然咚的一聲,原來是妹妹的頭碰到了一個不明物體,她手中摸摸這形狀,光滑絲潤,是石頭?好像不太像,還是木頭?或者一個從沒見到的物體?她仍不確定,繼續探索著這樣的奇特東西,想了又想,難道是寶物?不太可能,唯一的利器:「奇光石」不可能再這裡出現,那些追殺我姊的人,難道是為了這個?他們是怎麼知道的?


妹妹邊想邊摸索,在一個看不見前方的道路上,地上到底有什麼,其實她們兩個也無從得知,只能靠著感覺摸索,旁邊的流水聲聽起來想是電子混淆的聲音,有些模糊,又有些真實,她們現在在自家後院的地下通道裡,不過她們從小沒有來過,父母告訴她們這是個危機地方才能使用的避難所,現在她們父母不在身邊,出外工作,她們心裡默默告訴自己,能夠逃離這裡.....



「給我搜!一定要找到『奇光石』才行!」艾特一聲命令下,所有的士兵開始在她們家不斷搜查這個下落。聽說「奇光石」能夠改變某些東西,但不清楚它的用途是什麼,大將軍胡蒙指示一定要找到它才行!士兵到處在她們家東翻西找,什麼煤油燈、電器之類東西都翻了翻,就是找不到那顆不起眼的石頭,到底是什麼石頭,讓他們發誓一定要找到為止?

這顆石頭並不特別,遠遠看,就跟一般石頭沒兩樣,不會發光,沒有特別形狀,也不會特別發出什麼奇特聲音,相反地看,這顆石頭還異常地小,小到跟鑽石一樣,但它不像鑽石可以賣上多少錢,而是這顆石頭有某種足以改變某些的力量存在著,前提是用對地方與方法....


「我好害怕,這裡真的是出口嗎?」
「沒有錯,媽媽這樣告訴我們。」
「會不會是說錯話了,還是告訴我們錯誤的方向?」
「我不知道,但我確信就是這裡」艾維茲用堅定的語氣說著。
「真的?」

艾維茲沒有回答,仍然不放棄地摸索前方的物體,對於剛剛碰到的東西,因為看不見,所以不多加理會,她們兩個無助地坐了下來,全身的衣服已經濕透,且髒兮兮不已,躲在一個矮小的地方,這裡竟然沒有照明設備?會不會太好笑了?

艾維茲抓緊艾蓮娜的手,她很無助的語氣說:「我已經快不行了!我以為是這裡,可是在一個黑暗的地方,對於前方的道路,我們真的能夠逃脫出去嗎?」


在此時,樓上彷彿有聲音在振動,「一定要給我找到為止。」艾特與他們軍隊們找了一個小時多,屋裡內外都找到了,就是找不到那顆石頭。「報告長官!我們已經找了一個小時多,是否要放棄搜尋?」

「.......」艾特低下頭想了又想,接著開口說:「不行!我們好不容易趕往這裡!怎麼能夠半途而廢呢?」那位士兵回答:「但你也要想想我們這些士兵們啊!」這位回答的士兵是天生叛將,生來就很不喜歡服從命令,看起來他很遵從,也只是片面上服從而已,私底下的他其他相當有個性,曾經一兩次與艾特發生嚴重衝突,差點把艾特的老命都給砍了!要不是其他士兵出面緩解,否則還會鬧上不少人命。

這位士兵等待艾特的回答時,聽到外面的士兵的聲音:「報告長官,發現了一個不明洞穴!」艾特聽到此聲音,馬上衝了出去,想看看那個洞穴長得什麼樣子,那個士兵仍然呆站在那裡,心想什麼時候換我來做這個位子......

一個士兵見到雷,就開口說:「你站在這裡,幹嘛?」雷沒有回答,那個士兵跑了出去,其他士兵也跟著跑了出去,雷這時心想:「幹嘛每次我都要聽著艾特的話?他又沒有什麼功成名就,得過了一個超星勳章,就升職,我也會得到它的!」想完時,就跟著跑了出去!

艾特看到了那個洞穴,心裡驚歎著:「這個洞穴是給貓狗居住的嗎?」這個洞穴十分狹小,一般的小孩有可能爬得進去,但一個大男生能夠塞進去?簡直是神話了!雷趕了上來,站在艾特的十一點鐘方向,艾特指示另一名士兵拿附近的石頭還是什麼之類的東西往下丟,看能聽到什麼回應,這時,在洞穴裡的姊妹倆已經睡著了......

咚的一聲,表示下方有路,可是要怎麼進去就難倒他們了......艾特指示其他士兵說:「給我挖出一個通道來!」然後大聲告訴雷:「你給我好好看著他們!」說完之後,艾特離開此地跑去其他地方。他要做什麼呢?原來他要找尋另一個通道,一定有其他通道也可以通往這裡,但他不想告訴他們這些士兵們,不過在跑過去原來洞穴的士兵們,有一兩個被艾特吩咐指示他的指令要找其他通道。



艾蓮娜與艾維茲睡著很香甜,尤其是艾蓮娜,她因為擔任姊姊的角色,但幾乎沒有姊姊的成分在裡頭,相反地,她都讓她妹妹艾維茲,她們兩個相差四歲,雖然艾蓮娜比艾維茲早出生,但多半依賴她妹妹。


「你為什麼要離開我?媽!爸!」艾蓮娜因為在夢中太想念父母,而眼角流出了眼淚,這時,艾維茲醒了,但由於身處黑暗之中,因此,艾蓮娜根本不知道艾維茲已經醒來,兩個肉眼看不見彼此,只能僅抓著對方不放,但也由於艾蓮娜在夢中又在實際抓著妹妹不放,兩個人等待有路的同時,卻不知危機與希望在前方彼此交惡著.....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

那隻巨大怪物回頭,不想理會他們,艾維茲、海娜以及洛爾爬上樹幹之後,艾維茲往上看了一下,「那裡似乎有什麼?」,海娜也跟著查看,像是村莊之類的房舍在遠方,還需要走一段路。洛爾想:「那是我們原來的村莊嗎?」

空泛的進步(續)

我們這樣算是一種進步嗎?或者說是「退步」?怎麼才能算是一種「進步」?自從發明網路之後,我們加速溝通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效率」之後,自從改造工廠的處理方式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往左滑是不喜歡,往右滑是喜歡之後,我們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了快速約會,可以認識許多人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