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為你而寫(下)

 
圖片來源:A.J. Cann
這種現象還是持續下去,到何時,我們只能拭目以待。但以其中的任何一項主題,例如美食享受,我們對於食物的觀念久久不能擺脫「浪費」的陰影,根據最新在今年九月出版的聯合國糧農報告中明白就說明,現在仍然有三分之一的糧食被浪費掉,所需要的灌溉水源,已經整整可以供應全球家庭一年的用水量,所釋放的溫室氣體高達三十三億噸,加速全球暖化,在另一份報告卻宣稱是我們太誇大全球暖化的效果,那麼這些白白浪費掉的食物,可以回收回來嗎?根本不太可能,哪一個人吃飯時,會先想到全球有超過八億人處於飢餓邊緣的那些份子?你只知道在這樣的環境中享受當下,哪個人每天打包食物給遊民吃?否則何須食物銀行的出現?遊民沒有選擇權,但若可以選擇,情願每天吃剩食,也不願碰餿水,發酸的食物,總比混在一起攪和來得好,我曾瞭解過食物真正擁有的滋味,對於食物的原本味道,我仍記憶猶新,餿水就只是一團湯水,味道已走味,而剩食就是你吃一半的食物,還保有「基本味道」。真正的食物享受,我們卻在節慶時大買特買,浪費了多少月餅?多少食材?多少可供食的食物?我們沒有感受其重要性嗎?


財富 M 型化,糧食也跟著 M 型化,我們的觀念也跟著 M 型化,一邊想要自由自在朝夢想大同前進,一方面卻忘記落後你的那些人,兩隻眼睛看著前方的同時,我們似乎都忘了我們的身後人是誰?不是說人非常自私,而是許多觀念教導我們的同時,都不曾想起真正重要的一切,只要失去後才知其所以然。我也自私,但並非很自私到只會個人設身處地地著想,人與人之間的那條界限,只有自己設置才算數,根本也不管他人與自己的界線的交疊處,交叉處。我沒有說自私很差勁,相反地看無私很貼切,我沒有說文明是人類的文化傳統,而野蠻就是文明的相反,我沒有說人一定要有大愛,一定就沒有恨意。請想一想背後的相等意思,再來定義我說的每句話,是否老老實實告訴你你的人生確切定義。

很多人可能都會誤會我的意思,總認為你說到正面,就一定認為反面的例子來確實支持正面的那幾段意思,就如同許多科學家的假說,你要證明你的假想是對的,那麼就要需要實驗組與對照組,實驗合乎你的結果,那麼答案就呼之欲出了嗎?有些科學家到實地勘查檢驗,確認當地的發生現象並且找出相關原因,那麼你的原因有解答了嗎?我還是沒有辦法說服,對我而言,要我百分百信服,請先通過我的直覺第一關才行,因為在各大研究報告中,總會得出結論與原因,那麼確實原因並不能因為一個原因而去通想另一個可能原因,因為那可能不是原因之一,或說不定只是結果?或者其中一個定論或變動?如果一直相信因果論,那麼我們就會相信若 P 則 Q 就會成立,前提是這真的成立嗎?

全球暖化若是個謊言,那麼我們也不能為所欲為耗費整個地球,任由它自生自滅。我們感覺不到人類—至少超過三十五億人口有多少動作改變地球生態,我們至少大部分的三十五億人口中感覺不到地球的一靜一動,只願顧好每天自己的生活。

人的邏輯都有一個確實問題,就是通過第一關係推論第二關係,如流水號地推論下去,但我推論的想法則是,會不會一開始我們就走錯了路,以致於越走越偏,導致將錯就錯呢?在我一開始所說的「也許我們一開始就錯了」到「人類該何去何從」,我都一直相信,我們的想法一直建構在文明的道路上,以致於已開發的國家還要晉升成「超開發國家」,過度找尋石油或者替代能源到底能夠解決多少人類問題,有待疑問。替代能源的研發,就已經耗費大量的人物力與金錢,現在大量種植的玉米與大豆的其中一部分被磨成「生質燃料」,近代則有科學家利用煙草來研發「生質燃料」,而全球的可耕農地已經日漸萎縮,在二零七零年已經幾乎沒有農地了!大片的森林被砍乏,成了農地,有些不復種,有些任憑它風化成為沙漠,種了樹木好像是為了人類而使用,而非大自然?這樣下去的結果........

請自己推論下去,那份糧農報告的警告危機不只如此,耗費的食物資源相當於每年瑞士的生產總額—七千五百萬億美元,一年的食物浪費總量十三億公噸,填滿中國、哈薩克與蒙古的土地面積,想必你多個輩子也不愁吃的問題。

還有沒有感覺?沒關係,我不說你很浪費,而是你感受不到食物有多寶貴,你丟棄的食物或許只是小巫見大巫,在全球幾乎只佔了幾的零點百分比而已,但在中國、美國、日本與大資源國家中,加總起來填補整個非洲不成問題,問題是我們這樣下去要持續多久?全球暖化若是個謊言,那麼我們也不能為所欲為耗費整個地球,任由它自生自滅。我們感覺不到人類—至少超過三十五億人口有多少動作改變地球生態,我們至少大部分的三十五億人口中感覺不到地球的一靜一動,只願顧好每天自己的生活。

浪費的塑膠袋、保麗龍、菸蒂、木屑、寶特瓶等垃圾能夠堆積多少棟高樓大廈?掩埋地下的地球垃圾能夠餵養這地球多大的胃口才能全部通通塞滿?全世界多設幾個垃圾桶也沒有用,我們只會丟,不會學著分類,我在台北隨處可見到家庭垃圾在各處的垃圾桶裡,同樣類似情況的垃圾拿到印度的最大的貧民窟達哈維,那麼是寶,不是廢物。我們只見黃金?還是亮晶晶的玻璃,就看你怎麼定義你的生活價值。

有人會質疑我的言論,有人刪除我的微博貼文,有人會諷刺我的說法,有人會舉證毀謗我的各種意見,我的想法通常是「信者恆信,不信者恆不信」。我無法改變你的自身想法,你要怎麼做,我無法干涉。你是哪個宗教、哪個黨派,哪個文化,或者哪個民族,我都會尊重你的意見,但最起碼你也要尊重我的意見。至於你要為這地球多做些什麼努力,別等著地荒人老,危機蔓延才知道嚴重性,洪水、山崩、地震等災害你若都不害怕,那麼真其重要性往往被否決,你依然置身事外.......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吃的誘惑

不管檯面上的食物再怎麼精華,總有人要嫌,而不管食物看起來多麽美味動人,我們總永遠不嫌膩。這種人一般而言稱為饕客,而「饕」就表示喜好食物者,而對食物有一定要求者,他們可能認為「一般」的食物看起來就普通,而不選擇吃一般,所以當他們拿著食物比較說,「這不會像一般的某食物看起來太過油膩,味道剛好,而不鹹。」你對食物有什麼喜好,其實我們都是盲客。

我在「品嚐」星巴克期間,不是因為崇尚星巴克,而特地跑到星巴克多消費一點,而是他們在某種氣氛下是不一樣,如果真的懂得喝咖啡,大概不會特地跑到星巴克買一杯再普通不過的那提,而是特別味道。每一個人對於自己獨特喜愛的味道,大概也會因為在地區上而有不同。就算我在美國夏威夷期間觀察到的「奇怪現象」是星巴克的顧客永遠是比較多的,我從來也不解,是因為品牌形象,還是因為在價格上出現「統一」?如果拿著星巴克到韓國消費,也是同一種「味道」,與價格,其實並不會顯得「昂貴」,我不是特地幫星巴克說話,而是我們的觀點在於怎麼樣的衡量單一的形象偏好,就像我在〈誘之因〉所提到:某一種品牌象徵會成為某一種勾引你對該既定印象的味道勾結,而產生某種同等意義回饋,換句話說,我並不是星巴克「粉絲」,但這種咖啡既定印象已經勾勒出我對於咖啡某一種的偏好,而特地喝星巴克「獨有」的咖啡。

然而,咖啡的味道在我的嗅覺中其實並不吸引人,而是在於味道的品嚐,每一種咖啡豆的香氣在每一個人的味蕾中的挑嘴成分就不一樣,因此,所謂大師級的咖啡豆,可能還無法對每一個人產生身份認同,而進而愛上它,每天喝一杯。星巴克的咖啡豆其實跟一般的咖啡豆並無差異可言,甚至拿鐵喝起來就跟喝一般的咖啡並無二致,不管你是每天烘豆,挑豆,還是會看到有瑕疵的咖啡豆,我買了各種品牌的咖啡豆,所看見的完美,根本不存在,嚴重的幾乎只有邊邊角角的破損。

所以,一杯好的咖啡,其實沒有存在過。每一個人對於大師級的咖啡豆,其實不應該掌握在鑑賞級的專業品藏,我也常常不懂,好的咖啡是根據哪一項味蕾去做評分與評斷?因此,咖啡的好壞不是在於苦澀與酸味,那種喝起來有「果香」,我怎麼都喝不出來呢?藍莓香氣?我還是一頭霧水。

我心中的咖啡就是在苦澀中有酸味的中和,也就是喝得到苦,也喝得到酸,那種味道無法用文字形容,但一喝就是能夠感受出來。每一個人心目中的好咖啡的標準不一樣,所根據的現象也不一樣,不過用星巴克的現象來看,我們可以當成某一種咖啡鑑賞標準,認為「好…

自己

艾蓮娜使勁拖著幾乎僵硬的身體,想要做些什麽,至少緩解這種情況。可是卻什麽力氣也幫不上,那群醜陋的怪物在望著她,至少她感覺到「那種遠遠」望著她的樣子,她卻受不到「傷害」?這是怎麼回事?右手的顏色彷彿告訴她要做些什麽,可是為什麽這時候那種感覺「不翼而飛」?她真的不解。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