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盲從

圖片來源:Michael Yan
西方向來扮演著舉足輕重的角色,影響著我們每天的日常作息,甚至是生活習慣,就連我們常常所用到的東西,如電視機、洗衣機、微波爐也跟西方脫離不了關係。我們生活處處在一個西方交錯的世界—應該說是貿易合成的世界中,彼此之間的大小事脫離不了東西方的文化密集交流,迅速把我們帶進「這世界是平的」範疇裡。


而美國是個厲害角色,它自從被英國人殖民成自己的世界後,壯大聲勢地成為自己的帝國,並且發展成自己的章法與制度,並且與大英帝國一較高下。雖然美國歷史中,也歷經了內戰、種族歧視、金融風暴與泡沫白熱化,甚至恐怖攻擊事件,但卻未擊倒這個「進擊的巨人」。它始終帶領著我們向前進,並且與歐洲聯手串連全球化的趨勢脈動。

在上一章節裡—〈美國角色〉中,我說明著美國的角色有多麼壯大,有多麼威嚴,有多麼有影響力可以踏入各各區域的領土。美國的金融體制與歐洲的經濟制度可以關係全球的經濟動盪,並且發揮金融與外交手腕深入各國家中影響股市的表現,更可以讓匯率改變整個金融制度,外在的政治與民生問題也是關係這國家的經濟表現,出口的關稅與就業人數,以及物價指數都會影響國家與全球的友好程度,也就是說,在一個國家的局勢操作下,什麼樣的政策與什麼樣的領導人將是關係我們與他國—甚至國際上的表現程度。

世界既然看起來是平的,同時也是圓的,那麼全球化的深入其實並沒有非常明顯,許多聚落或許依靠政府制度來運作,但實際上,大多數反而寧願自食其力還來得實際。就拿馬利這個國家來說好了,整個國家有六百多萬人口處於貧窮線以下,也就是百分之三成五左右的人數,這裡的人煩惱吃不飽的問題,哪有心情關心總統大選的政治問題?雖然這裡深藏「寶藏」,但卻苦無對策改善民生問題,其中一位婦女訪問時說道:「這些國外企業看中的是這裡的礦產,他們對我們的問題根本不重視,很怕他們一開採之後,就忘記我們這些人。」她有一家孩子要扶養,而語氣表示著無奈。馬利的人口歷經著內戰問題,始終不見起色,這裡幾乎沒有自來水源,甚至沒有電使用,水大多數是用錢買來的,電的問題不了了之。而在其他雨林部落或者非洲其他部落,或者印度偏遠地區過著的生活其他不會差異多少,但是我們關注全世界的同時,也該想想全球化的今天,我們造就了什麼樣的社會?

社會總是存在「一國兩制」—套用著台灣與中國的話來說。一個社會存在著富裕與貧窮的兩端,「我們」這個詞大多說明著中產階級的中間制度,我們過得其實很好,但存在著不好,我們每天煩惱孩子有無準時上課,同事是否暗地說你壞話,老闆是否交差許多工作給你,朋友關係是否閒言閒語,親戚是否喜歡爭執鬥爭,而自己又在煩惱與另外一半的感情程度,哪雙球鞋較好,哪件領帶較搭配等等,自己的煩惱都處理不完了,又要煩惱著每天瑣事,真叫人傷腦筋與頭疼。我們怎可能知道自己是否很幸福,還要找尋幸福這回事?簡直是越來越找自己麻煩。事實上,我們的幸福都是處於外在之後,才能看見自己真的有如此美滿的家庭生活,但是我們一樣不能知足,因為我們只想往上爬,不想墜落懸崖,掉落河谷中,可是貧窮線下的人民也同時往上爬的時候,我們一直還在關注向上爬的民眾,而非回頭看看他們,還是我們真的不懂河谷的美麗,同樣也可以前進達到出口,轉個方向看見不一樣的風景?

存在兩個落差之後,我們的觀念以最好的源由,找到自己的樂觀理由之後,開始尋求努力向上爬,向前進。我們大多數的一般人,以更好的開始,不了解事情的源由,盲目追尋著風光的角色的同時,我們往往也錯失了真正了解事情的理由—因為那根本就是藉口一個!你想要擁有美麗動人的身材時,你怎麼沒有想過真正讓你變胖的罪魁禍首是垃圾食物?就算你得知是垃圾食物,你不會控制熱量,抵擋不住香味,也是無效!再者,你無法控制運動時數,不了解運動的項目與時間與器材,以及使用過程,也是白練一場。而那些追求健康的民眾的人也好不到哪裡去,每天以為攝取一顆綜合維他命可以保護健康,事實上,也吃進了不少化學物質,容易造成細胞病變。而抗氧化劑等這類物質,其實都是存在著不少風險,容易在身體造成化學變化,產生不小危機,癌症就是其中一種。

人類可以不斷向前進,就像我們追尋樂觀一樣—太傻,太天真,太無知,太放任,不知道其後果的嚴重性,不了解好壞參半的根本制度。

仔細想一想我們的身體與心靈都出現了不少變化,而我也都是老話重提,希望我們可以保持中庸態度去思考裡面的問題以及最核心的基礎,但是我們總是講不聽,像不聽話的小孩,但責任又不自己來承擔,讓我們來幫他們擦屁股,收拾爛攤子,這樣下去的問題有可能迎刃而解嗎?全球暖化已是不爭的事實,動物的棲息地已經快我們人工建造的「棲息地」給取代,那麼動物要上前去哪裡找自己的原生地?我們無知地認為,唯有樂觀,不斷樂觀才能創造更好的地球與文明社會,這根本就是錯誤思想!人生不斷地樂觀的現在,我們真的有從前更好嗎?與一九五零年代比較起來—廢話!當然比過去更好,但是也間接諷刺著我們人類文明從此分隔一刀兩斷的世界中。

如果真的有過去更好!埃及的動亂何時能夠可以解決?美國的隱私問題與監控問題何時能畫下休止符?歐巴馬總統剛開始說道:「我們不會用秘密監控人民的思想。」再來又說道:「這是逼不得已的做法,因為恐怖攻擊的可能性。」沒過多久,他又說道:「如果人民不再信任法律、聯邦制度與法官,那麼我們遵守憲法制度生存會有問題。」這是最近的一次說法,就在美國國家安全情報總監詹姆斯.克拉帕(James Clapper)在聽證會見證下公然說謊!他被官員問道說:有無收集民眾的訊息時,他說:「國家不會『主動」地收集民眾的資訊,但有時候是無意間。」這句話聽起來彷彿就在說,我收集民眾的訊息是情非得已的一件事,目的是為了探訪有無不尋常的軌跡,目的是打擊恐怖勢力。而最近的一次民調中表示每六個美國人當中,只有一個相信政府的說法。

你呢?我們總是有更好的理由探尋更好的牽強來說服自己沒問題,卻是一而再再而三的不斷自打嘴巴,說這是表面上的問題。我也一再強調,看不見的問題才是最根本的問題,但是我們始終不解問題的源由源尾,才會讓問題看起來很美好,很動人,很容易渲染我們的思想,一直告訴我們:每件事情都會船到橋頭自然直!但同樣也是污染我們的心靈,同時告知我們,人類可以不斷向前進,就像我們追尋樂觀一樣—太傻,太天真,太無知,太放任,不知道其後果的嚴重性,不了解好壞參半的根本制度。

若要重頭來過,那我們可能跌得不夠重......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

那隻巨大怪物回頭,不想理會他們,艾維茲、海娜以及洛爾爬上樹幹之後,艾維茲往上看了一下,「那裡似乎有什麼?」,海娜也跟著查看,像是村莊之類的房舍在遠方,還需要走一段路。洛爾想:「那是我們原來的村莊嗎?」

空泛的進步(續)

我們這樣算是一種進步嗎?或者說是「退步」?怎麼才能算是一種「進步」?自從發明網路之後,我們加速溝通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效率」之後,自從改造工廠的處理方式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往左滑是不喜歡,往右滑是喜歡之後,我們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了快速約會,可以認識許多人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