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美國角色

圖片來源:Thomas Hawk
全世界依然動盪不安:內戰、鬥爭、抗議、饑荒、災難、氣候變遷、極端氣候接踵而來,經濟蕭條,歐債的問題一直是個長期的抗戰考驗,歐盟國家的失業率來到了十二點二,創歷史新高,其中年輕人的失業率來到了百分之二十三,約有五百五十萬人找不到工作,失業率最高的依然是希臘、西班牙、葡萄牙,分別是百分之五十九點二、五十六點五以及四十二點一。相反地看失業率最低的國家分別是奧地利的四點七、德國的五點三和盧森堡的五點七,當然這些國家當中,他們也深怕成為失業一族的成員,因此,德國年青人加強自己的本領,不斷進修或加強專業,以致於才不會沒了後路。而在柏林舉辦的高峰會議重點則強調要努力拯救青年的失業人口,不管花費多少歐元,也要想辦法搶救。因此提撥了六十億歐元來大幅救失業,這七年的預算是否能夠有效花在刀口上,不得而知,但卻被經濟學家打個回馬槍:「這七年六十億根本不夠,至少需要兩百一十億歐元才可行。」這樣救急不救窮的政策是否有療效,有待時間證明。然而,現在可以證明的是我們的世界哪裡都一樣,沒有好臉色看過。


美國的口頭承諾現在被批評地偽善、心口不一,偽君子,假惺惺。強權國家看起來很要好,事實上卻想要控制全球,掌管全球趨勢,讓世界跟著美國走,美國的態度牽動著埃及的政治干預,敘利亞的內戰、中東的緊張局勢以及非洲的情勢變化。美國的態度讓我們認為—向來你就是要聽我們的話,中東也不例外,歐洲國家的局面,我們可以表面上做好朋友,但是我會小心地看著你的一舉一動。因此美國才會想要監控著這些幹員、國家、情報單位是否有好好老老實實地做事?民眾的隱私已經在美國列管之中,電話簿已經名列著各個民眾的電話黃頁簿,你只要有需要,你可以找到。只要美國一聲令下,沒有人敢說聲不,除了反美或反西方的國家外......

玻利維亞的總統專機在奧地利「被迫」降落,總統莫拉萊斯(Juan Evo Morales Aym)抨擊為什麼不能飛躍歐洲領空,我不是罪犯。他指控美國在背後一定是幕後黑手,從中操控。此話一出,玻利維亞的民眾當然鼓手叫好,他繼續說:「我可以關閉美國大使館,沒有美國,我們的經濟會更好,沒有美國,我們的國家會更好。」拉丁美洲陷入反美高潮,連帶埃及、中東方面的反美聲浪可以將美國的集權主義推向另一個反對高峰。

長久以來,伊斯蘭國家向來就不喜歡美國干預政治、民主或者經濟,然而,國務院一直很想當個和事佬,安撫妥協兩方的不滿情緒,讓他們安靜下來好好喝杯茶,說說話。而就然而,美國自己的問題也是都安撫不了,就拿關塔那摩灣監獄來說好了,一百五十天過去了,歐巴馬總統口口說我們一定會關閉它,把囚犯送回原籍國家,但還是待在那裏一動也不動。裡面的囚犯各各有苦難言,他們說:「我會讓你們知道這裡的狀況。」而強制灌食的作法,讓絕食抗議的囚犯不堪疲累與身心煎熬,獄警會用類似醫用的鼻餵管插入鼻孔強制灌食。但根據新聞報導指出,這裡的花費費用比一般家庭的費用還來得高,他們其實生活很好,如熱帶島嶼的度假天堂,有何不好。但事實卻是兩碼子情,如果真的是「天堂」,何必絕食抗議呢?人類學者批評美國總是自打嘴巴。

美國內部看起來一團和氣,仔細看卻是汙點滿身。然而,我們根本不會仔細看,只會看到美國精采風光的一面。美國宣布要讓非法移民合法化,現在卻是不了了之;美國要下令打擊肥胖,現在卻是看起來很健康和氣,也事實上暗中作梗。紐約市長彭博打擊肥胖不遺餘力,首先二零零六月十二月宣布通過餐聽禁止使用反式脂肪,二零零八年速食業者公布熱量表,二零一二年禁止販售大杯含糖飲料,就是為了有效遏止肥胖帶來的威脅。在美國,肥胖的人數有二成三,比美國的失業率還多,五成五的民眾過重,是失業率的七倍。雖然失業人口與肥胖的關係,有研究顯示某些關係,但這不是絕對的正向值,就好比弗林效應(Flynn effect)一樣,以為智商一年比一年高,是基於某種原因。但是話說回來,這也不會某個絕對的成長趨勢。

想一想,美國的威脅可不是只有安全—食品以及國家軍事安全可以宣告,美國處處的危機已經告訴我們,人口的安全已經影響人類未來的成長發展,多生幾個孩子或少生幾個孩子會影響美國人口的結構,而美國的食品安全以及健康管控也多多少少影響美國民眾的身心健康,隱私的問題以及其他心理疾病的問題,也慢慢觸及人類心靈廣泛的層面。

美國常常扮演一個關鍵性的角色,他常常告訴我們,我們的研究可以作為人類去路的方向,因為我們可以利用宗教、科學、藝術以及社會的全球趨勢來引導人類該何去何從。

因此,透過這個強權國家,能夠我們看見人類的未來正在逐漸邁向一個既驚恐又寸步難安的道路上,深怕一踩空就會失足落地,深怕一踩深就會踏入敵人的陷阱,小心翼翼踏上的每段旅程,並不是黃磚道道路舖成的,而是一個不見路面平坦,也不見多少崎嶇結構而成的路面,隨時都要有自己建造的準備。美國常常扮演一個關鍵性的角色,他常常告訴我們,我們的研究可以作為人類去路的方向,因為我們可以利用宗教、科學、藝術以及社會的全球趨勢來引導人類該何去何從,美國的資源遼闊,美國的金主財力雄厚,聯準會經常會出手干預金融脈動,經濟走向,只要聯準會主席,同時也是《時代》風雲人物的班.柏南克(Ben Bernanke)一出手可以抵擋金融的這隻蠻橫的公牛。然而,他的理念適用於經濟上,至於其他的問題,如飲食、社會人類文明趨勢是否可以共有經濟參與,就看我們如何拿捏數字的曲線脈動。


看好美國的投資或者態度,可以讓我們與他好好做朋友,可是中東人民可不這麼想,巴基斯坦的民眾情願上中文課,也不想學英文;情願與十三億人的中國打交道,也不想看老美的臉色,對他們而言,美國態度讓他們不悅,認為美國態度總是很無情說變就變,中國人還有趣多了!比起三億的人口,十三億的人口,他們更為關注。很多經濟學家都把中國視為下一個金雞母,其次是印度、巴西。然而,就幾個國家而言,傳統與現代的觀念許多節節不入,很難維持下一個新創格局,更何況中國內部的問題,人權制度的管控讓平民老百姓有苦各各只能當個網民發言,把心情抒發在新浪微博還有趣極了!其他鄉村制度的農民以及眷村的居民只能當個自給自足的人民。這個毛澤東碰上了華盛頓鹿死誰手很難定論,但是我們往往都看見了後面還有個聖雄甘地與席爾瓦.沙維爾(Tiradentes)在追趕或者看你們爭執下一個經濟霸主。而現在,我們對於經濟的渴望以及人類的未來方向是需要一百五十幾個國家一起努力,而非競爭金融下誰賺得錢比較多,誰出手又大方。事實上,人類該何去何從是應該由全球每個人民去負擔,去承擔地球生命的共有資源,地球看起來很健康,但壽命或許不到我們死亡的那時候,可是若保生命永續,就應該有義務與權利去扛起肩頭上的責任心。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

那隻巨大怪物回頭,不想理會他們,艾維茲、海娜以及洛爾爬上樹幹之後,艾維茲往上看了一下,「那裡似乎有什麼?」,海娜也跟著查看,像是村莊之類的房舍在遠方,還需要走一段路。洛爾想:「那是我們原來的村莊嗎?」

Everyone is complaining

每一個人都在「抱怨」,打開報紙——不,我說的是打開網路上的「報紙」頭條,當你看到一則新聞的反應之後的表示心情圖示點選你認為符合你心境之後,你就看到網友的「抱怨」;沒有心情圖示?你還是能夠見到網友的自身經歷,符合其他讀者青睞的,就會表示按個讚,或者把它推舉成為最前頭的推薦,你可以看到網友的冷嘲熱諷,以及最讓人最不受歡迎的留言,這像是一個社會縮影,我也「曾」留言過;現在,我「幾乎」不想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