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拆解關係

圖片來源:Giulia Forsythe

就像如《末日之戰》(World War Z)、《陰屍路》(The Walking Dead)、《惡靈古堡》(Resident Evil)一樣的劇情,所有的人類成了活死人,全都被洗腦,全都被感染成沒有意志的人物,全都傾巢而出,蜂擁的往人類跑去!他們被病毒感染,如《我是傳奇》一樣,被一位以為全世界唯一沒有感染的人希望能夠找出解藥治療,可惜的是結果不盡人意。與它相反地是,他們是被侵入的宿主,我們則是自己控制的意志者—自由意志者,也可惜的是,這句說法根本不成立,因為我們的所作所為,都是因為大腦驅動而起,沒有大腦,我們什麼都不是,意識不會油然而生,意識不會因為沒有「大腦」就突然誕生,因此,大腦的結構物,才是控制我們的主因。


我們也似乎很瞭解自己的所作所為,吃了什麼,做了什麼,說了什麼,聽到了什麼,看到了什麼,聞到了什麼,這些感官幫助我們認識世界,這些感官讓我們了解我們必須依賴感官才能在地球生存,沒有感官,人類什麼都不是,無法自理生活,無法認識世界,甚至無法認識自己。人類用所有感官幫助認識自己,也用所有外在行為理解自己的作為,可惜的是—作為一個「自由意志」的結果,似乎對我們沒有多少幫助。如果仔細去想,人以為開始了解自己的時候,都是在懵懵懂懂之間就開始在大腦發酵,只要理解部分原因,我們的大腦就會開始耍耍小聰明,就像用指甲剪去偷姊姊的玩具,因此,對我們而言,只要了解了,能夠運用了,我們就開始建立形象了!

所以自我形象很重要,翻翻時尚雜誌,走走流行街頭,看看別人怎麼穿搭,你也會不由自主模仿了起來,但我們所建立的形象—這麼說好了!就有兩種形象,一是你看到的,二是你原本的,你原本的形象會建立在你看到的之上或之下,因此,形象的建立就會有兩種,不是 A 就是 B,而 B 就是你後來的兩種混搭,A 是你過去的混搭,因此,兩種顏色所建立的世界會因為某一種而去加上另一種,那就是 C 。而 C 就是你過去加上後天,再加上這兩種的混合,因此得知此公式: A+B=C(BA)。很簡單吧!

而這裡的 A 已經包括原來的 B ,所以我就沒有另外加入。這麼說吧!事實上,我們自己的形象就已經包括這兩種的混合了!誰已經沒有辦法拆解另一個完整的個體,說這是單存的個體,不受污染的個體,大多數的我們的個性形成就已經在另個女人的腹中構成了,所以我們想要原來的 A ,說真的頗有難度。但也不意外,A(B) +B(A)=C (BA)的基本公式很快就會被自由很拆散。

人不是開始控制自己,就是開始被他人控制。因此,我們學會控制自己還操控別人。也就是影響他人的行為。人的行為的一個脈絡可以從〈號召關係〉就可以得知,人的行為影響有多廣,全看我們自身行為與他人行為的連接度而定,也就是交情,交情之間的關係,是構成我們人脈的地圖之一,而這張地圖縮小成三度分隔,也才實際上發現人的關係只是因為交情來形成,而非「關係」。誰沒有辦法透過關係交代交情有多深,因為實際上,你與你朋友的交情不會比你朋友與你的交情來得深厚或淺薄,因為你非你朋友,而你朋友也非你,你們兩個—甚至或多個形成的朋友圈時,其實都有屬於自己的交情圈,那就各自的連接強度。你可以看看你電腦的網路連線圖,就可以知道我想表達的是什麼了!

你的選擇只不過依據你的自由意志來左右你大腦中的前後思想罷了!

網路的連接速度是關乎你電腦中央處理器、記憶體、硬碟類型、網路類型、機房、機房遠近、海底電纜的長度、品質等等而定,這麼多的環節都會影響你連接品質,更何況這種看不見的交情燈號?你以為你對朋友很好,而你以為朋友會以同樣的心態報答你?你以為你對朋友差勁,朋友竟然不會埋怨你是他的損友?只要一個看似奇怪的線路,其實都會影響我們與對方之間的交情信號,只要你的關係影響你左右,就會影響你的自由意志在左右搖擺。

電車難題相信大家都有聽過,就是你要殺死一個人救五個人,還是撞死五個人拯救另個人?這類的難題最經典的版本就是推下在橋上一個人救其他人,若那是你的朋友呢?嗯,實際上很難發生;那五個人是你的朋友呢?好像也不太可能,但五個人其中之一與你有關係呢?這不太會實現,可是不管你會否推下在橋上的那個人,還是移動拉桿拯救(撞死)其他人,倘若電車是你開的呢?倘若電車上有更多人呢?太多數的回答且實際狀況—都是悲劇。

因此不管你選擇哪一個答案,都不會令人會心滿意足,至少是快樂的答案,總有人要犧牲,因此一個令人很破碎的答案,就是—根本不會皆大歡喜。你是成功,別人就會是失敗,你若是成功,他人若也是跟著成功,那麼也不是因為「完全」依靠你的功勞,他本身也有努力,而你的選擇只不過依據你的自由意志來左右你大腦中的前後思想罷了!我們把你的思想與你的大腦分開說明就能一清二楚,我到底想表達是什麼。

大腦的產物是產生你的思想之一,可是問題是大腦可以先左右你的思想,再來搖擺你的選擇,過去在前幾章的文章曾提過,你的大腦會比你預先知道你想要選擇是什麼,多數科學實驗也一再證明,人類的大腦可以在預知想法前,就把行為在大腦產生,再說明的詳細一點:大腦中的丘腦腹側基底複合體(Ventral Basal Complex of Thalamus)以及海馬迴,在顳葉以及頂葉的位置就可以開始了解神經元的連接開始形成,換句話說,感應的熟悉度已經在過去就緊緊聯繫著。而你以為可以自由控制,事實上,你只是選擇相信你要相信的那一部分:感知與記憶的強度。

我說過,你的自我形象有兩部分,一是 A ,就是你原本,另一則是 B ,但問題是這兩者不可能分開,是我強硬把它分開,事實上卻相反,不管是由 AB 還是 BA 都是為 C ,而 C 就是你後來產生的那一部分,因此,你的自己形象都是建立在兩種混合的模式之下,多半我們都以為是 A 生成 B ,然後等於 C ,事實上,C 這一部分是由這兩種的結合,也就是你知道的部份,但也包含你未知的部份。

當然,公式並不能代表人的性格是這樣由來,我只是想說明大腦中的自由意志根本無法完全實在由一個神經細胞決定,你的每一個反應都是由多個以上的神經細胞、訊號、動作來啟動,根本無法說明簡單的行為是由很簡單的思想所引起,況且當我們了解自己的時候,其實都只是看著眼前的「真相」,說實話而已,你其實也不了解我們所認知的事情是有很簡單明瞭易懂,還是需要層層拆解?當人想要成功快樂時,就只是想要那種「成功快樂」而已,有時候你看著小孩子想要吃冰淇淋,只拿著冰淇淋的幸福模樣,你就會知道大人們都有孩子氣的影子。

然而,複雜度越高,慾望可能更深入.......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

那隻巨大怪物回頭,不想理會他們,艾維茲、海娜以及洛爾爬上樹幹之後,艾維茲往上看了一下,「那裡似乎有什麼?」,海娜也跟著查看,像是村莊之類的房舍在遠方,還需要走一段路。洛爾想:「那是我們原來的村莊嗎?」

空泛的進步(續)

我們這樣算是一種進步嗎?或者說是「退步」?怎麼才能算是一種「進步」?自從發明網路之後,我們加速溝通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效率」之後,自從改造工廠的處理方式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往左滑是不喜歡,往右滑是喜歡之後,我們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了快速約會,可以認識許多人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