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快樂的說詞(上)

圖片來源:Flickr

快樂是什麼?快樂就是我們如《守護者》(Watchmen)那樣所見到的微笑標章,卻開始也諷刺的是如電影所描述的那樣,本來高高興興成為守護地球的份子,演變成自相殘殺的結局,也為那微笑標章留下了洗去不了的血跡。這就是我們的快樂,然而,如果你在 Google 搜尋什麼是快樂時,給的「定義」是:

愉快的,高興的,滿意的,樂意的,幸運的。


如果你進階搜尋找找其他的結果所給的解釋,例如 Dictionary.com 所給的解釋,那會是:


喜悅的,得意的,受青睞的,容易的,適合的。



你有找到你喜愛的解釋了嗎?恐怕沒有這麼容易解釋,我是說會令你滿意的答案。快樂在 Google 找不到一個合適,且讓每個人都滿意的答案,甚至連在美國心理協會找找,也找不到什麼是快樂的基本定義,就連其他的搜尋類別也無法給個交代,那麼我想請問快樂有這麼難定義嗎?

沒有啊!因為你在維基百科找不到快樂,且能只找到快樂的延伸詞—幸福,那幸福是什麼?幸福就是—與快樂很雷同又很類似的形容詞:愉快的,知足的,滿意的,高興的,喜悅的等等。而在國泰金控也拍攝了長達四分多鐘的影片宣傳幸福的定義,許多人的共同回答就是每個能夠做自己想做的事,跟給你幸福的人在一起,起床時有咖啡喝,沒有多大的世界變化,有子孫相伴,有兒女陪伴,能夠滿載而歸,能夠在悲觀裡看見樂觀,能夠平安回家,能夠珍惜現在的時光等等。心理學家,馬丁.賽利格曼(Martin E. P. Seligman)給的定義是:


                    樂趣的,如吃到美味的食物,洗個熱水澡之類的事物。
                    共同參與或者追隨,如吸收新知,挑戰性的活動。
                    有關係聯繫的,社會關係而形成的可靠指標,如信任感。
                    意義,有覺察探索的目標或是具有規模的東西。
                    成就,具有實現的實體方向。


這些都會帶來幸福與快樂,但我們現在認為,所謂的幸福就是要激勵自己,追求更高的目標,讓自己奮力圖強往上爬,因此,在一個現在充滿努力往上衝的世界中,我們要的幸福與快樂已經更甚以往。在人人都在追求成功的環境中,我們不努力往上爬,就是對不起自己,連達賴喇嘛都認為當一個人輸掉了什麼,千萬不可輸掉了教訓,可惜的是我們現在的人類不僅連教訓也都一起輸掉,連最基本的核心問題,也都快消失不見。

快樂找不到一個很滿意的答案,顯然我們都知道快樂是什麼,那麼快樂到底是什麼?為什麼人人要追求快樂?快樂為什麼是人生意義中一個關鍵性的問題?人沒有快樂會如何呢?難道就不能存活?難道就會死亡?人一生中追求的快樂到底有多少?又有多少類型?吸毒的人也很快樂,藥物過量的人也很快樂,飄飄欲仙的,難道不是快樂?他活在自己的世界,沒有干擾別人也快樂,或者一起享樂也很快樂啊?難道不是快樂?那我們在定義快樂時,請問沒有想過「真實的快樂」就如賽利格曼所寫的那樣?

中國的孟子認為,必須讓心靈內之生理上的自我與道德上的自我妥協,來取得基本平衡,如果我們感到不滿意或不高興,會削弱人的生命活力以及正義的行為判斷,讓力量縮減。亞里士多德認為人類尋求財富與榮耀,不僅要自己著想,也是為了幸福的健康著想,前提是必須合乎道德規範。自由意志論者認為經濟自由與幸福密切相關,媒體自由與民主自由,的確能夠帶來快樂,這從東歐的共產體系與西方的民主體系相較可以得知,甚至比其他貧窮國家相比,東歐的社會比西方更不快樂。還有其他的研究也開始紛紛證明結婚比單身更快樂幸福,在我的筆記本中,更能找到兩百多則如何,保持讓你幸福的秘方與研究。那我們現在已經了解幸福了嗎?

似乎沒有這麼容易了解,就算我們把所有幸福的字眼標示出來,也不見得能探究到底什麼是真正的幸福?幸福與快樂,一直都是人生所探討的意義,可是一直以來,我們對於真正的幸福與其定義,就只能在勵志書本中找到,總不能每天早晨起來天天鼓勵自己一定要賺大錢,登頂七座高峰為目標,要當上總經理、總統、首相為方針,開始鞭策自己吧?因為即使每天按期鞭策自己,定期「服藥」,也不見得真的能夠讓你當上一日總統。何況我們常常就如期看那些心靈勵志的書籍,不是叫你一定會如何,就是你唯一擁有某些改變世界的能力,看了再多的男女心理書籍,也不見得很瞭解男女在想些什麼,成為兩性諮商師,更何況讓你順利談得了戀愛,結得了美滿的婚姻,生得健康的孩子不帶有遺傳或罕見疾病?那我們為什麼老是這麼喜歡閱讀,或者是說,那麼銷售量破幾千萬本的書籍,似乎無限量的成長?

魔法的秘密力量,所帶來的吸引力法則,以及任何激勵教練帶給你的熱切活力似乎一直反應在市場銷售上,只要帶有鼓舞人心的字眼,只要有努力不要怪別人的字眼,只要不得埋怨的說法,只要心想事成的關鍵用詞,我們就有一天能夠改變世界,改變未來,甚至改變自己以及影響身邊的每個小人物,只要我們用心生活,只要我們用力感受身邊的美好事物,就能知道生活周遭是很幸福的,是不會有車禍之類的小意外發生,就算會有,一生當中也只有零星少數,不要放在心上。總而言之,只要我們帶有正向思想,努力向大師學習,一定可以成為發光發熱的主角。

幸福與快樂,一直都是人生所探討的意義,可是一直以來,我們對於真正的幸福與其定義,就只能在勵志書本中找到。

正向思考從來就不曾停止,就算被人責罵說一天到晚痴人說夢也是一樣,無可救藥的樂觀,我們真的能夠反省從真實的樂觀醒過來?還是一切真的都是夢?如果真的都是夢,那麼我們為何至今不會好好睜開雙眼認清真相是什麼?紐約時報或者時代雜誌等有影響力的媒體就算揭開事實,還是改變不了正向的關係,因為對於正向來說,只要一則或多則研究證明,樂觀的人都會其他說明加以反駁說法,或者不加以承認,只要我們斥責樂觀人士,正向永遠不會改變立場:你在說什麼呢?那只不過是一種假象,你是害怕不敢前進吧?所以才會原地踏步,你只要改變自己,一定看得見光明面,一定可以充實你人生,一定為生命帶來意義。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吃的誘惑

不管檯面上的食物再怎麼精華,總有人要嫌,而不管食物看起來多麽美味動人,我們總永遠不嫌膩。這種人一般而言稱為饕客,而「饕」就表示喜好食物者,而對食物有一定要求者,他們可能認為「一般」的食物看起來就普通,而不選擇吃一般,所以當他們拿著食物比較說,「這不會像一般的某食物看起來太過油膩,味道剛好,而不鹹。」你對食物有什麼喜好,其實我們都是盲客。

我在「品嚐」星巴克期間,不是因為崇尚星巴克,而特地跑到星巴克多消費一點,而是他們在某種氣氛下是不一樣,如果真的懂得喝咖啡,大概不會特地跑到星巴克買一杯再普通不過的那提,而是特別味道。每一個人對於自己獨特喜愛的味道,大概也會因為在地區上而有不同。就算我在美國夏威夷期間觀察到的「奇怪現象」是星巴克的顧客永遠是比較多的,我從來也不解,是因為品牌形象,還是因為在價格上出現「統一」?如果拿著星巴克到韓國消費,也是同一種「味道」,與價格,其實並不會顯得「昂貴」,我不是特地幫星巴克說話,而是我們的觀點在於怎麼樣的衡量單一的形象偏好,就像我在〈誘之因〉所提到:某一種品牌象徵會成為某一種勾引你對該既定印象的味道勾結,而產生某種同等意義回饋,換句話說,我並不是星巴克「粉絲」,但這種咖啡既定印象已經勾勒出我對於咖啡某一種的偏好,而特地喝星巴克「獨有」的咖啡。

然而,咖啡的味道在我的嗅覺中其實並不吸引人,而是在於味道的品嚐,每一種咖啡豆的香氣在每一個人的味蕾中的挑嘴成分就不一樣,因此,所謂大師級的咖啡豆,可能還無法對每一個人產生身份認同,而進而愛上它,每天喝一杯。星巴克的咖啡豆其實跟一般的咖啡豆並無差異可言,甚至拿鐵喝起來就跟喝一般的咖啡並無二致,不管你是每天烘豆,挑豆,還是會看到有瑕疵的咖啡豆,我買了各種品牌的咖啡豆,所看見的完美,根本不存在,嚴重的幾乎只有邊邊角角的破損。

所以,一杯好的咖啡,其實沒有存在過。每一個人對於大師級的咖啡豆,其實不應該掌握在鑑賞級的專業品藏,我也常常不懂,好的咖啡是根據哪一項味蕾去做評分與評斷?因此,咖啡的好壞不是在於苦澀與酸味,那種喝起來有「果香」,我怎麼都喝不出來呢?藍莓香氣?我還是一頭霧水。

我心中的咖啡就是在苦澀中有酸味的中和,也就是喝得到苦,也喝得到酸,那種味道無法用文字形容,但一喝就是能夠感受出來。每一個人心目中的好咖啡的標準不一樣,所根據的現象也不一樣,不過用星巴克的現象來看,我們可以當成某一種咖啡鑑賞標準,認為「好…

自己

艾蓮娜使勁拖著幾乎僵硬的身體,想要做些什麽,至少緩解這種情況。可是卻什麽力氣也幫不上,那群醜陋的怪物在望著她,至少她感覺到「那種遠遠」望著她的樣子,她卻受不到「傷害」?這是怎麼回事?右手的顏色彷彿告訴她要做些什麽,可是為什麽這時候那種感覺「不翼而飛」?她真的不解。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