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意義論(三)

圖片來源:Flickr

那麼回到柏拉圖的觀點上,他認為唯有精神上的愛情才是愛情,也就一般我們稱為的「柏拉圖式愛情」,物體上的愛情結合被認為是骯髒的、齷齪的,不神聖的,是有衊神的威嚴的,他認為這樣的愛情不是永恆的,不可能存在的,愛情應該是屬於靈魂層面的,不是屬於情慾方面的,因此,當一個人愛上一個人時,就應該不想要獲得肉體上的滿足與之結合的快感。關於當時這樣觀點,伊拉.瑞斯(Ira Reiss)後來在他的書《美國家庭體制》指出,應該指的是同性戀的觀點,也就是同性上的靈交、神交,而非形交。美國的社會學者肯定的認為,愛情上的式的柏拉圖精神的確可以讓人得到昇華。而這種觀點對於我們後來的哲學、心理學家也都開始認為,靈魂的表徵的確可以代表一個人的特質,那就是常常我們稱為的個性或性格,性格的起源一般都指向先天與後天融合起來的產物。所以不意外的指出,二元論的並非真的單單就是「二元」,而是一個具有多重影響下而產生的二元,甚至指出裡面應該分支許許多多元物質或意識。


這告訴我們什麼?唯物論是錯的,二元論已經扳倒唯物論?還是先天是錯的,後天的影響已經大於先天的比重?那麼改基因要幹嘛?是祈禱未來生出的孩子,已經不再有先天的遺傳疾病傷害,只讓後天得天獨厚的發展?還是先去蕪存菁,再來發展後天特有的教育規模?那麼我們到底在期待著什麼未來的影響?我們有了前所未有的基因科技,也可以透過生物技術篩選出不好的基因編碼,以防基因病變,那我們還想要一個全方位的人類生物體嗎?我是說,人類以後誕生的孩子,不再有罕見疾病,不再有什麼雜七雜八的的奇怪分子,只要全新做好後天的教育,孩子的問題一定歸於教養,而非基因?因為人類的基因已經被看得清清楚楚,什麼癌症基因、心臟病基因、高血壓基因都可以找到相關的變數,以追蹤來修改防止可能突變,那麼亞里斯多德的《形而上學》提出的變因,要它做什麼呢?

是在胼胝體裡嗎?切斷這些連接線的人也知道「我」,但不清楚是哪個我,所以這是關鍵之一,問題是一般人就算未切斷,也不知道哪個我啊?

四種歸類,當然實際上不只那四種,在現今社會中,四種變因,不管哪種—目的、形式、物質、動力,都無法其單單歸於是那一種所造成的主因,因為大部分的結果,其實都有參與其中,就拿機械裝置來說吧!人體所發明的機械裝置,從齒輪的轉動影響另一個齒輪的運動—而這樣的指的就是大部分是時鐘的運作,齒輪的一小部分的零件會影響齒輪的某一關節的活動,底部的轉閥只要運作不順暢或齒輪上的缺污就會讓時鐘的秒針慢個零點零零零幾秒,當然我們一般是感受不到,但調鐘的人都了解那些機械原理,可是那樣的影響關鍵並非歸咎於動力因,而是目的、形式、物質也都有參與。動力來自機械的基本協作,目的來自時鐘的鐘擺與指針,物質則是零件的材質、運作、轉軸、角度等等因素,形式則是時鐘的方位,齒輪與軸心的配合、速度快慢等等,每一個小原因都是成就大原因的所在,只是我們大多歸於肉眼的細膩,而非看不見的痕跡。

因此,問題不在於歸咎於我們看得見什麼樣的原因,而是任何的原因都有參與其中,亞里斯多德所歸出的任何一個基本主因,都只是將最根本、最原始、最普通、最自然的核心歸於其中,但我們現在所看見的任何一個原因,都已經超越它們四個本身的彼此,機械就是最好的說明之一。另外,我們所發現到的生命意義的原理,不過就是在人生的軌道中拉回一定的正軌,來讓生命的運作可以持續擺動,直到下個來世可以續緣,因此,大腦本身所產生的思想,就算我們是名副其實的二元論者,但不能代表說二元論所誕生的那份思想不在於大腦的出現?我是說,大腦產生的連結原因是否就單單指出那是意識的根本?

意識不可能沒有大腦的協同合作,來讓大腦平白無故產生意識,我是指說,意識本身產生的靈魂思想,是否就是我們肉眼看不見的形體?雖然靈魂的實驗,讓我們可以見證「靈魂」的誕生,但短短少了那幾十公克的重量,就可以證明說靈魂是存在的,那麼簡直太不負責任!也大開死者的玩笑,因為靈魂本身的存在,就算我們親眼相信,但不能說它就是百分百存在這世上,攝影機捕捉或者照相機拍攝,也不能說是靈異現象(也可能是光源現象),任何存在的可能原因,我們都很有理由去相信,去採信最不可能的說法,因此,看見奇特的現象,即使科學不能解釋,也不該歸於「靈異」。然而,太多的難以相信,可以用光怪陸離來形容的名詞都可以套用在我們認為的本身裡,意識與靈魂是最好的說法之一,倘若沒有這些大腦產生的思想,那麼「我存在」的說法可以成立嗎?當然不行,心理學家把「我」本身產生的現象歸於意識本身,而意識本身可以歸於—看你要用醫學名詞解釋,還是哲學名詞解釋的一種現象,那麼當我們說大腦裡的那個意識是存在時,是哪個大腦裡的產物?

幾十億的神經元本身並不認識彼此太深,傳遞訊息是它們唯一所做的,而當你唸出這些文字時,已經超過了幾百萬以上的神經元幫助你連接這些文字敘述,那麼大腦的意識在哪個地方—或者直接說大腦哪個關鍵而生?是在胼胝體裡嗎?切斷這些連接線的人也知道「我」,但不清楚是哪個我,所以這是關鍵之一,問題是一般人就算未切斷,也不知道哪個我啊?因此,這不是答案,不過詳細討論會留到二零一四年再作討論,目前先不在理解範圍中。然而,回到大腦與意識的關係,我們並不能詳細討論意識本身的出現,就在大腦的電子脈衝裡,而是整體對世界的認知中。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

那隻巨大怪物回頭,不想理會他們,艾維茲、海娜以及洛爾爬上樹幹之後,艾維茲往上看了一下,「那裡似乎有什麼?」,海娜也跟著查看,像是村莊之類的房舍在遠方,還需要走一段路。洛爾想:「那是我們原來的村莊嗎?」

空泛的進步(續)

我們這樣算是一種進步嗎?或者說是「退步」?怎麼才能算是一種「進步」?自從發明網路之後,我們加速溝通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效率」之後,自從改造工廠的處理方式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往左滑是不喜歡,往右滑是喜歡之後,我們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了快速約會,可以認識許多人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