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靈魂與身體

圖片來源:Flickr

有人會因此反駁我的理論—嗯,不意外。我在〈性感的背後〉的一章解釋到性背後的意識並不如想像中那麼單純,尤其是賣弄身體的初端,把身體交給他人來使用,靈魂只是在軀殼裡面被保護著,就像《龍紋身的女孩》(The Girl with the Dragon Tattoo)的那位莉絲.沙蘭德(Lisbeth Salander)被社工人員性侵一樣,她使命掙扎,可是她的復仇心態就因此埋下更深的底線,而她在為他口交時,更絲毫冷靜一般,完全投入,因此她心裡明白這位色魔的罪惡有更深的罪要救贖—那就是嚐嚐更仇恨的滋味是什麼,因此她加重他的復仇—在他身體刻字,反綁,體驗更深的邪惡。


她的心態不能說性只是身外之物,一種不重要的產物。事實上,性在她的身體裡產生了一種由愛而化為結合的性需求,那是種把身體與靈魂交給他人的產物,所以後來她跟記者由愛生性,而性產生的瘋狂讓她愛上了那位記者,可惜的是最後結局並不圓滿。然而,在許多諜報片或者是推理片,我們都可以看出,身體教賣出的性,只是靈魂後的副產品,也就是說,身體受的病痛算什麼,我的內心可活得好好的,且身體的罪惡不比靈魂來得更為膚淺,更為不堪一擊,所以身體就會說:「你拿去吧!」身體不過是靈魂包覆的殼,我只要找個更為堅強的殼供我居住,甚至變更姓名、國籍或者口音,那都是身體外的所需,跟靈魂八竿子打不著,無用武之地,我何必在乎那麼多呢?

這樣的狀況看來,其實跟寄居蟹的生活看起來好像,牠也會一段時間就會換殼,寄居蟹的殼居住一段時間,由於身體正在逐漸長大,因此,牠要拋棄舊殼,尋找更大的殼來居住,而換殼的時間則不一定,不過就用空屋鏈(Vacancy Chain)來看,平均就是十到五十隻曾經住過。因此,換殼等於是家常便飯一樣,沒啥稀奇,稀奇的是,人類的換殼率其實跟牠們也很像,就像換工作、換房子都有一定的數率可以追查,可是若講到靈魂與身體,抱歉,你的身體可以換的項目不會一直都很多。

身體與靈魂是一體的,身體更換的項目會動搖靈魂帶來的影響,就像你已習慣住小房子,突然搬進大房子,難道你的第一直覺就是把它塞滿?不可能,你還是盡可能簡化它,維持你原來的樣子;反之,住慣大房子的你,突然搬進小套房時,你才驚覺為什麼我的東西這麼多?到底哪個該丟棄?哪個該留下成為你頭痛的問題之一。而身體換了一個「新主人」,如心臟、腎臟、肝臟等器官,也要需要時間觀察是否會排斥,即使親人捐贈也一樣。而靈魂佔的項目中,身體會動搖靈魂裡的運作,就如同聽聽時鐘運作的聲音,你也聽出到底裡面有什麼零件在維持機能?因此,身體與靈魂像是有一條密織細膩的線在拉著彼此,你看不見其中本身,你只能在其中選擇其一。

而這裡既然談到了性,就不然應該談談性在身體與靈魂真的猶如別人反駁我的理論說—靈魂與身體其實是可以分開的?就像雙面人?那麼談這個之前,我們最先談談最重要的項目之一就是「靈魂」,那麼靈魂該如何定義?人生來就有靈魂嗎?是霧白色嗎?還是綠色的?或者透明?靈魂的重量真的是二十一克,還是三十五公克?他們是怎麼測量的?拿體重計嗎?他們怎麼拿到「靈魂」來測量的?這些疑問,我相信你好奇可能一大堆,因此,要一一解釋起來,需要一番苦心,不過這也是我所關心的問題之一,我也開始諸多懷疑與推論。

靈魂是什麼?身體減去死亡後的身體重量就是靈魂?這樣的說法頗有天真之嫌,靈學家這樣推論靈魂應該是身體死去後所佔的比例,就是靈魂的重量,那麼我第一的質疑是,把死去的身體用來估算身體的比例應該有多少,就知道靈魂有多重,那麼其他的靈魂的本質可以換算出來嗎?如愛?那愛的重量有多少?而靈魂本身是什麼樣子光由重要檢視根本無路用,完全不清楚靈魂的本質長得就是實際的那個比例。

上帝也不會告訴你的靈魂在哪裡,身體也沒有「意識」這東西,我們是一個不知道要怎麼稱呼的玩意,說是動物也行,說是上帝創造的也可以,人類是演化而來或是無緣無故跑出來都可以。

因此,減去兩者重量的相差值不等於靈魂。(不管他們如何換算)。然而,還是有人不死心一直想了解靈魂為什麼會有重量。 一九零七年的鄧肯.麥克杜爾(Duncan MacDougall)醫生做過一個實驗,他在六個瀕死的病人旁裝有靈敏計量裝置的床上,觀察死者生前與生後的重量,不意外的,在病人的體重記錄明顯有變化,把之前與之後相較,少了二十一公克,因此認為這就是靈魂的「重量」,而其他的科學家幾乎如法炮製類似的實驗,發現「真的」少了幾十公克,因此就合理推斷這就是「靈魂」所佔的比例。

如果這麼簡單可以估算靈魂所佔的份量有多少,那麼這些所缺少的那一部分真的就是所謂的「靈魂」嗎?那麼每個人的靈魂若是這樣估算,就應該所佔的比例不一才是,因此說是靈魂只有二十一公克是不正確的說法。況且人死後,唯一會留下只有一具白骨,你要怎麼拿捏人死後的二十四小時或四十八小時,就應該為「靈魂的重量」?人死後的身體腐爛要等到四到六小時才會開始變黑,八小時後若是男性還會可能會勃起,而二十四到七十二小時,才開始細菌蔓延全身,體重少了多少的中間誤差值等於靈魂?那麼法醫的勘驗作業應該看過不少才是。然而,回到性本身,把靈魂錮禁身體的圈圈裡,就可以說少了某種本質的自我,也就是說,少了意識的存在,把身體當成一種抵抗外來的入侵,我們就可以拆解靈魂與身體的兩端連結器,猶如裂腦人一樣,那麼靈魂難道完全可以終身安然無恙,獨自生活?這樣來看,那麼靈魂也不等於完全自主,完全本我。(其他部分則留在二零一四再說明)

因此,大腦中的意識型態到底是什麼產生靈魂本質,這一部分無法用「靈魂」來說明,況且人腦中的意識是先有大腦來自主意識,還是意識來策動大腦,根本沒有一個完整的定論,所以靈魂的本質到底有什麼,不能用少了幾克的死亡身體去評斷是否合理正確,況且身體內的自主反應,靈魂也根本無從查看起,所以性本身的存在,本然就是兩者相互結合才是。說了這麼多,我相信你可能還不是很明瞭我想表達的意思是什麼,然而,要完整解釋靈魂的存在,看了那麼多「靈異」畫面也不見得可以詮釋「靈魂」。上帝也不會告訴你的靈魂在哪裡,身體也沒有「意識」這東西,我們是一個不知道要怎麼稱呼的玩意,說是動物也行,說是上帝創造的也可以,人類是演化而來或是無緣無故跑出來都可以,我們的心與身往往在不知所云下藉由形體幫我們解釋其意義,來讓我們明白—而是真是假,無人知道—嗯,你心裡有數。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

那隻巨大怪物回頭,不想理會他們,艾維茲、海娜以及洛爾爬上樹幹之後,艾維茲往上看了一下,「那裡似乎有什麼?」,海娜也跟著查看,像是村莊之類的房舍在遠方,還需要走一段路。洛爾想:「那是我們原來的村莊嗎?」

Everyone is complaining

每一個人都在「抱怨」,打開報紙——不,我說的是打開網路上的「報紙」頭條,當你看到一則新聞的反應之後的表示心情圖示點選你認為符合你心境之後,你就看到網友的「抱怨」;沒有心情圖示?你還是能夠見到網友的自身經歷,符合其他讀者青睞的,就會表示按個讚,或者把它推舉成為最前頭的推薦,你可以看到網友的冷嘲熱諷,以及最讓人最不受歡迎的留言,這像是一個社會縮影,我也「曾」留言過;現在,我「幾乎」不想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