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人類萬物面

圖片來源:Flickr

你問我有多了解人類?我會笑答說我一點都不了解「人類」。這是真的,我沒有欺騙你,你可能會懷疑,你讀了這麼多的書籍,了解了這麼多故事背景、文化、歷史、科學知識等等,你竟然會說你不了解人類,真是讓人不敢相信。當然,光看書就可以了解人類,那麼看了讀心術的書後,你怎麼沒有變成讀心專家呢?當然這樣的疑問,並不是反駁你的理論,說我的理論很對,很正確,而是我想告訴你的是人類這物種,這動物,這奇怪的生命體還是一個由肉體打造的靈魂體隨便你怎麼稱呼,人類並不是看了心理理論就可以一目了然說男生會出軌是因為他犯賤,女人會出軌是因為不檢點,像婊子一樣(請原諒我用這麼低俗的字眼),而是心理學的層面有限,把人類洋洋灑灑的歷史翻開來,也不能從頭說我非常了解,且百分百了解人的所有一切。


在 YouTube 有一個影片,是由美國耶魯大學的心理學教授保羅.布魯姆(Paul Bloom)講述關於心理學的所有一切(The Psychology of Everything),這當中包括性、種族、語言、快樂、幸福、記憶、道德等等,我看了之後只留下一句話:這不是萬能(It’s not anything)。我的意思是說,心理學在現在而言,就算可以解釋所有人類的行為,對於人類這物種,我還是不禁要想,為什麼還是無法改善現有的人類文明社會?你看,黑色的地下層面依然還在,你舞台上管理越嚴苛,地下卻是眼不見為淨,到處死寂一片,或是暗黑性的社會渲染整個氣氛,也不見舞台上有任何作為,好像黑白世界各管各的。也因此,如果說心理學可以解釋人類行為本身,那麼從歷史學家角度來看,就好像是一種窺看人類文明史的頁書,而這頁書,心理學家還不見得很懂。因為心理學是從人類分析層面剖析,而歷史學是由地理、氣候、環境去分析。也因此,人類如果真的要很懂他們到底在想什麼,光是靠心理學是不夠,歷史學也是不足的。

而我就是深入歷史角度,看看人類行為影響至今到底發生了哪些變化。首先,我們變笨了,我們不願意多用大腦,甚至不光只單靠大腦來過生活,需要電視、廣播、手機、網路連接世界。第二,我們的資訊太多了,多到的那些數量可以把二十個以上的人淹沒在一個大房間裡還看不見大象。第三,我們生活太制式化,一成不變,幾乎沒有驚奇的事情。第四,如同第三,我們太懂得珍惜彼此,活在當下,不懂得真正的開創新局與創新的意義。第五,技術的發達讓我們學會用更簡便的方式過生活,沒有想過更不方便的生活會是什麼。第六與第四類似,就是知識發達,又不願意多用大腦,以致於知識都是用抄襲的,模仿的,甚至剽竊、複製貼上就發表,不了解意義,更不願意多用心思。第七,技術發達,人類越是懂得混水摸魚,就越是大腦運用的少,心理疾病、飲食以及肥胖等問題接踵而來。第八,跟第七很像,世界的技術一直更新,我們的知識不懂得如何運用,加上貧富差距以及經濟的問題面,讓奴隸問題也水漲船高,包括童工、飢餓等問題。第九,經濟面帶動國家競爭面,因此,我們只知道要奮鬥讓經濟有感,卻真正忘了需要幫助的人是比我們困苦的人以及第三世界落後的人民。第十,人類的技術越強,可能破壞地球的力道因此變更強,氣候變遷與暖化已成事實,就算你不知道冰川融化、海洋的水平面會升高,海水溫度會上升,物種會稀有滅絕,人類看不見珍貴的動物下,我們能做的其實很有限。

人類不是萬物之靈,就以現在層面來說,根本不算萬物之靈,是我們認為我們比其他動物更具有本事才稱為萬物之靈。

這十點其實跟人類的知識水平上升有關,若從農業革命看到現在,你會說,這不過是技術的演進,沒啥稀奇。可是問題來了,這些種種作為哪個不是跟氣候變遷有關?為了活下去,人類都願意吃同類,為了讓青銅器變成鐵器,我們學會鑄鐵,為了讓鐵器可以順利成鐵,以便讓它更耐用,就要我們去砍乏樹木來製造木炭生成鐵來使用,因而造成環境破壞,土壤侵蝕,地層下陷等問題,植被再被掀開,那麼連樹木都種不成,又何來復甦地球生機之談?因此,這不單單只是技術面的問題,而是技術衍生的問題。生態學家不斷強調能夠研發替代能源來取代現有的能源危機,但是最實用面的問題是—電力的供給如何能夠在未排放二氧化碳的前提下,以便生產更多電力?是需要風力發電還是用水力發電?或者太陽能發電?難道運作時不會產生二氧化碳?不可能,就以風力發電來說,每瓩四點六公克,水力有兩個設施—水壩與發電廠,個別是每瓩十公克以及每瓩三公克,太陽能反而還比前兩者還多了五倍以上左右,雖然未來可以降到十五公克,但其他的發電方式也未必有水力或風力高,且更實用,目前生質能能源的排碳量在二十五到兩百三十公克之間,核能呢?五公克,且不太實用,危機重重,因為就以核能來說,需要鈾來開採,製作燃料,除役時還會佔百分之三十五的排碳量,加上福島核災,你認為核能是最佳方式嗎?水力發電目前是最低,但是水中植物因為腐敗而產生甲烷,而甲烷本身比二氧化碳還毒,近年來的總計分析,發現甲烷的勢力整整大於二氧化碳七十二倍!你想想,就以能源來說,我們還有什麼方式來拯救地球?

因此,技術面的問題,影響人類生存以及動物活下去的問題。可是自從氣候變遷以來—從過去幾千年以來—來看問題,人類的文明歷史不斷在牽動世界的腳步,就好像我們拉著地球的軌道在跑,自然的環境改造成我們要的樣子,然後不合我們意,再持續變動,那麼跟《客製化女神》(Ruby Sparks)的劇情有什麼不同?沒有,人類不是萬物之靈,就以現在層面來說,根本不算萬物之靈,是我們認為我們比其他動物更具有本事才稱為萬物之靈。然而,若從一隻蜘蛛來看,我們只不過是個長得高大的巨人而已,且還是多個巨人在牠眼前,若從一隻壁虎來看,我們則是多個顏色的人類,若從其他生物來看,我們則是奇怪的生物,那麼定義我們是神的兒子或派下來的使者?只會笑掉動物的大牙。因此,人類所有想像出來的神祇文明文化,動物可從來沒聽說過,至少我沒聽過貓咪會信仰宗教的。

然而,有趣的是人類偏偏帶領動物往前進,猶如諾亞一樣,逃離神的懲罰,這也讓我們看到心理學要對歷史做見證時,只會用「故事」來看待,而歷史的故事看待心理時,卻是人類會有的行為來見證,這就造成心理與歷史各自看自己的有色眼鏡,卻不重疊交叉看,如同像 3D 眼鏡也是紅藍各一在左右,卻不會完全一起看一樣。

該是超越心理與歷史的時候了,人類不該用人去看,而是要用動物去思索,別只從解剖的角度透視原理,動物的思考能力,我們該慢慢的下一步探索......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吃的誘惑

不管檯面上的食物再怎麼精華,總有人要嫌,而不管食物看起來多麽美味動人,我們總永遠不嫌膩。這種人一般而言稱為饕客,而「饕」就表示喜好食物者,而對食物有一定要求者,他們可能認為「一般」的食物看起來就普通,而不選擇吃一般,所以當他們拿著食物比較說,「這不會像一般的某食物看起來太過油膩,味道剛好,而不鹹。」你對食物有什麼喜好,其實我們都是盲客。

我在「品嚐」星巴克期間,不是因為崇尚星巴克,而特地跑到星巴克多消費一點,而是他們在某種氣氛下是不一樣,如果真的懂得喝咖啡,大概不會特地跑到星巴克買一杯再普通不過的那提,而是特別味道。每一個人對於自己獨特喜愛的味道,大概也會因為在地區上而有不同。就算我在美國夏威夷期間觀察到的「奇怪現象」是星巴克的顧客永遠是比較多的,我從來也不解,是因為品牌形象,還是因為在價格上出現「統一」?如果拿著星巴克到韓國消費,也是同一種「味道」,與價格,其實並不會顯得「昂貴」,我不是特地幫星巴克說話,而是我們的觀點在於怎麼樣的衡量單一的形象偏好,就像我在〈誘之因〉所提到:某一種品牌象徵會成為某一種勾引你對該既定印象的味道勾結,而產生某種同等意義回饋,換句話說,我並不是星巴克「粉絲」,但這種咖啡既定印象已經勾勒出我對於咖啡某一種的偏好,而特地喝星巴克「獨有」的咖啡。

然而,咖啡的味道在我的嗅覺中其實並不吸引人,而是在於味道的品嚐,每一種咖啡豆的香氣在每一個人的味蕾中的挑嘴成分就不一樣,因此,所謂大師級的咖啡豆,可能還無法對每一個人產生身份認同,而進而愛上它,每天喝一杯。星巴克的咖啡豆其實跟一般的咖啡豆並無差異可言,甚至拿鐵喝起來就跟喝一般的咖啡並無二致,不管你是每天烘豆,挑豆,還是會看到有瑕疵的咖啡豆,我買了各種品牌的咖啡豆,所看見的完美,根本不存在,嚴重的幾乎只有邊邊角角的破損。

所以,一杯好的咖啡,其實沒有存在過。每一個人對於大師級的咖啡豆,其實不應該掌握在鑑賞級的專業品藏,我也常常不懂,好的咖啡是根據哪一項味蕾去做評分與評斷?因此,咖啡的好壞不是在於苦澀與酸味,那種喝起來有「果香」,我怎麼都喝不出來呢?藍莓香氣?我還是一頭霧水。

我心中的咖啡就是在苦澀中有酸味的中和,也就是喝得到苦,也喝得到酸,那種味道無法用文字形容,但一喝就是能夠感受出來。每一個人心目中的好咖啡的標準不一樣,所根據的現象也不一樣,不過用星巴克的現象來看,我們可以當成某一種咖啡鑑賞標準,認為「好…

自己

艾蓮娜使勁拖著幾乎僵硬的身體,想要做些什麽,至少緩解這種情況。可是卻什麽力氣也幫不上,那群醜陋的怪物在望著她,至少她感覺到「那種遠遠」望著她的樣子,她卻受不到「傷害」?這是怎麼回事?右手的顏色彷彿告訴她要做些什麽,可是為什麽這時候那種感覺「不翼而飛」?她真的不解。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