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航海簡史


我寫這篇文章的時間剛好是美國總統大選開票結束的一小時後,就在台北時間十一月七日中午十二點十五分左右,開票的結果已經出爐,是由現任的歐巴馬總統當選成功,各家媒體—CNN、NBC、福斯等新聞頻道也陸續預測且確認過了兩百七十票的門檻而順利當選。意外的一點,就是歐巴馬的急起直追趕上了超過羅姆尼的票數,剛開始的票數是共和黨領先,開票的最快速的也是由中西州部開始,後來結果等到加州、紐約州、緬因州、紐澤西州等等開出後,一舉超過羅姆尼的票數門檻,來到了兩百九十張票數的範圍,而官方的結果要順利計票完成,還需要一段時間(後來結果是三百三十二張)。第一時間,歐巴馬得知自己當選五十七屆總統,入主白宮,馬上在推特及臉書感謝選民,讓他再做四年。羅姆尼則是得知消息後,也出席競選總部發表敗選談話,說很謝謝支持他的選民。現在,總統大選的結果出爐了,那位哭泣的四歲小女孩艾比應該也可鬆口氣,好好當個快樂的小孩。


然而,推算歐巴馬總統勝選的原因,有人說是因為外交政策的成功讓他當選,有人是因為經濟的政策奏效讓他連任成功,有人說他有不凡的特質,讓他的口號與策略連任成功,不管是什麼,全球的媒體都一致關注這位非裔總統帶來的作為還有哪些?就以經濟而言,美國帶來的工作機會不斷增加,來到十萬的門檻,自從房市不見起色,金融危機開始,經濟已經有復甦的跡象。事實上,美國人的經濟的確有活絡,但失業率還是有不少人沒頭路,十月的失業率來到百分之七點九,收入情況則增加了五十九點九三美元的數字,這是未考慮通貨膨脹的情況下,領糧食券的家庭增加了八百萬戶,國債增加了十兆美元,赤字會計年度從二零零九年減到一點一兆美元,信用評級從 AAA 降為 AA+,石油也增加了一點六七美元,這些情況看來,好像美國夢不怎麼樣,或說不太容易實現。的確,在美國,你就算很有本事,還是得從頭學起,沒有人可以快速暴紅一輩子。

然而,這樣的情況下,好像全球經濟也不會因為美國出手相救就有所好轉,至少對歐洲為例,希臘人大舉白布條抗議罷工,信用評級已經不在乎是多少,因為撙節政策讓歐債的危機無疑是雪上加霜,每個人不喜歡自己的費用被綁死,哪裡都不能用,不能去。這樣財經會活絡,只會勒著褲帶過日子,根本沒有幫助的跡象。連希臘的足球隊的經費也沒著落,沒有人願意贊助,只有兩家妓院願意出手相救,前提是要穿上他們的粉紅色球衣,上面還印上他們的標誌。當然,球隊隊員也笑著說:「好吧!就練球吧!」而妓院其中一家表示只要球隊獲勝可以享受「特別的待遇」。看來,歐洲要好轉,時間是免不了還需要多一點才行,至少是十年以上的時間才可以看出改善了沒。

時間可以催化國家的進行,讓國家的各部隊在其他殖民地快速攻略,就像到了一個無人島,你都要快速查看你是不是這裡唯一的人類,還是有其他的原住民?維京人登上北美洲時,以為這裡是個人間仙境,沒想到已經有印地安人在這裡長駐,況且以印地安人對環境的熟悉度不如維京人來得快,北邊加拿大的氣候不如北歐的氣候,因此,每次來,幾乎每次敗,所幸就放棄這個美地。後來一四九二年開啟了大航海時代,西班牙、葡萄牙、荷蘭、英格蘭等人往海外探險了起來,哥倫布(Christopher Columbus)發現了新大陸之後,被洋流以為那是個亞洲之地,沒有想到那是個另外的仙境,只不過他不知道它叫美洲(他叫她亞美利加〔America〕),也不知道還有個南美洲等著他探險,四次出航的時間,都是在中美州繞一繞又打道回府。雖然第一次很興奮,馬上報告西班牙國王可否讓他再一次出航?但是還是無法說服國王與女王點頭答應,後來還是用殖民地為目的性又再次出航,回到了第一次的到達的島嶼伊斯帕尼奧拉島(Hispaniola)看看第一次因船難而生還的四十名船員及堡壘,主要還是找尋金銀財寶,找了老半天找不到,來到他以為那是日本的外島—背風群島(Leeward Islands)、維爾京群島(Virgin Islands)、波多黎各島(Puerto Rico),還是沒有,回到原堡壘後,船員還被原住民欺負,所幸也離開堡壘。第二次的盛大航行變成了一場失敗的笑話。

航海開啟了世界史,也開啟了人類的旅程,讓我們見識人類探索全世界的可能性。因此,世界觀的全球觀點,代表著我們人類不可動搖的一面,影響力勝過一切。

接下來呢?他想找中國這個地方,他一樣往西前進,來到了古巴島之後,好像聽說這裡有黃金,隔天跑到了牙買加島,發現了印地安人後認為他們不懷好意就打包後一樣在往西走,在那裡有許多小島,繞來繞去找不到,所幸就放棄了。第三次航行,哥倫布對於中國還是念念不忘,又忍不住想再一次找找「中國,你在哪裡」。一樣。他再次往西航行,越航行越往南走,來到了非洲的赤道無風帶,但這裡如其名—沒有風,所幸就賴在這裡不走了,漂流了八天,有風了,再往西走,看見了有三座山的島嶼,他叫它千里達(Trinidad),第一次看見了南美洲,但是他只是看到了南美洲。事實上那是位於南美洲與中美洲之間的海灣,想上岸,哥倫布已經疲累了,只好往北走,來到了一個聖多名尼各(Santo Domingo)的地方(現為多明尼加共和國首都)。

接下來,他走往的殖民地的那些人越來越不喜歡他,紛紛與他為敵,可能是被強佔太久,沒有自由的空氣,那些人來這裡探險的目的性本來就是佔為殖民所用,看看有無值錢的寶物可帶走,哥倫布好好談,那些人不接受,西班牙國王和女王還派人了解,結果到了那裡,那位高層反而將哥倫布逮捕帶回去。到了原國後,國王和女王放他一馬。

第四次的出航,他已經累了,高齡五十一歲的他身心俱疲,但還是想出海走走,結果遇到大風浪。差點回不來。事實上,他想找的海灣認為已經存在,就在加勒比海間,位於馬來西亞半島與印尼間的馬六甲海峽(Strait of Malacca)。然而,那算是嗎?當然不算,往西走的結果就在中美洲的海岸地帶遊走半天,以為那是東方的新殖民地,可能受到洋流影響,也可能受到海風影響,船隻在海面駛行,越走越往到南美洲去當地主,當然這是後來的事,西班牙強佔南美洲,英國跑去了北美洲,這樣的結果,成了今天的局面。想一想,時間改變了歷史的變革,讓現今航行全世界不再是夢想,復興後期的結果,讓義大利終於「破鏡重圓」,而對於美的認識,不管是那誇張的維納斯還是古希臘的維納斯或文藝的維納斯,都讓我們大開眼界。我們到底如何了解人類文明史有多大的變故,讓今天的史書不斷不斷一次重複再重複的改寫,這都是我們要關注的課題,這些關乎人類的未來史,甚至如走山影響人類的變動......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

空泛的進步(續)

我們這樣算是一種進步嗎?或者說是「退步」?怎麼才能算是一種「進步」?自從發明網路之後,我們加速溝通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效率」之後,自從改造工廠的處理方式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往左滑是不喜歡,往右滑是喜歡之後,我們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了快速約會,可以認識許多人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

表面的意義

當我一來到一如往常的書店之後(我很喜歡逛書店,且我是書蟲),映入眼簾的總是讓我想不透就是:為什麽老是都是在講「成功」、「進步」、「賺大錢」,「有高人氣」等等相關字眼的書籍?不然就是大賣,暢銷,亞馬遜書店、紐約時報、每日電訊報、華爾街日報等等幾乎滿分五顆星推薦,這還沒完,各種知名藝人看過之後寫序,大力讚賞等等,我總在想:這些有意義嗎?我是問,人們的進步就是獲得這些「名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