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美麗的曲線


看著《九品芝麻官》裡那位包龍星的父親所說的一句話:「貪官奸,清官要更奸。」不免想到現代社會所呈現的文明世代。我常常不懂的是,為什麼每天社會新聞播不完?為什麼老是都有衝突、戰爭、混亂持續上演?是不是我們的道德、功德、文德、武德、仁德全部喪失?或者就算沒有喪失,也至少也都變了樣。人世世代代經過時間的洗禮,都開始改變自身的想法與行為。文藝復興後期的情況也都不像初期那麼興盛偉大,雖然經過百年戰爭,義大利才逐漸走上統一之路,但被俘虜的義大利人們心中其實也多希望能夠再次盛行他們的人文主義風采,只是好景不常,十四世紀到十六世紀後半葉幾乎沒有什麼藝術家大出鋒頭,只剩下達文西、米開朗基羅等人在維持那種之美。雖然,他們改變後期對於人類的美的追求。但其實對於美的看法,文明處處各有不同。


我們對於美麗的看法,當然不是從文藝復興時代開始,更往前推,來到古羅馬希臘時代,我們看著希臘神殿所建立起偉大雕刻,宣揚人體之美,不免就想見古羅馬希臘神話中對於美麗,有一定的雛形,美麗是不朽的,美麗是不能變的,美麗是維持一定的比例的,維納斯的神話創造對女神的塑形,把對女性身體的曲線展現的豐滿得宜。為什麼他們會這麼做?我們在把時間往前推,來到遠古文明世代,舊石器人類的出現,對於女性的特徵—胸部隆起、臀部象徵飽滿、結實,那就代表有慾望的產生。公狒狒看見母狒狒的紅通通的臀部,興奮的想幹那件事,因為牠知道母狒狒進入發情期,也就是求偶季節,不斷的向牠招手。而人類的演化看見渾圓的臀部,他知道那是種訊號—一種性慾發燒的訊號,代表著人性帶有某種思想,對於兩個彎曲的曲線,有種性感又不失焦的美感。

其實對於臀部的崇拜,我想跟人類的基本動物本性脫不了關係,也有人類學家與社會生物學家認為,人類會喜愛臀部,是因為這些部位跟乳房很相像,乳房的兩個渾圓曲線也代表著乳腺發達,是一種青春的特性。性學家阿爾弗福德.凱(Alfred Kind)也是這麼認為靈長類的臀部是初要的性慾特性。如果你看過動物的性行為,應該最常看見雌性呈現狗爬式,雄性在上面靠著牠,而雌性要吸引雄性,最明顯的特徵當然就是渾圓的臀部,而非乳房,而乳房只對哺乳動物有效—且是哺乳時才看得見,沒有哪隻動物會盯著雌性的乳房看,當然是看見牠的臀部與身體曲線,才想幹那件事。因此,長遠看來,人類男性對於牛仔褲廣告的女模特兒的臀部看,也就不稀奇了,況且牛仔褲的廠商也不是一直照著她的臀部作為特寫。

古希臘人建立起維納斯的雕像,在一座只專注在《維納斯美臀》(Venus Callipyge)中,就只是看著維納斯的眼睛彷彿眼睛盯著光溜溜的臀部瞧個仔細,這座雕像追朔到西元前三百年左右誕生,但實際上,維納斯美臀的焦點正是希臘神話中的阿芙羅狄忒(Aphrodite),她代表著女神的降臨,就連維納斯本身的名字也是以她作為命名— Venus ,另外還包括拉丁文及英文的金星與拉丁文的星期五的來源源自於她的羅馬名字。不難想見,希臘神話中對於愛情、美麗及性慾的代表由她代言在適合不過了。但為何要如此崇拜她?難道她是美麗不朽的象徵?當然不是,雕刻她的藝術家若是以現代的美學相比,你會認為她的身體曲線並不是非常完美,兩個像裝著水球的臀部,微凸的小腹,胸部也不是兩個剛好比例,大腿與小腿的曲線結實有力,這會是女神的代表?叫人跌破眼鏡。

事實上,這座的雕像的本意並不是在闡述美感,而是在提倡對美的賞析,古典學家瑪麗.比爾德(Mary Beard)與亨德森(J. G. W. Henderson)認為創造這樣一個傑作的特性.....在於還原雕像的原有姿態吸引更多人關注這樣赤裸的臀部,給人一種圖像式顯出春色的一面,讓女孩試圖決定擁有更勻稱的臀部。然而,關於這座雕像的版本各種都有,以上所說的是其中一種,是屬於赤裸的一種,另外一種由弗朗所瓦.波爾瓦(François Barois)在一六八三到八六年所創造的作品,則是用布遮掩臀部,但頭反而比前者轉彎更多些,彷彿真的要人欣賞她美麗的臀部,而這幅作品在羅浮宮展示。

性文化的衝擊到現在變成物欲的象徵。我們真的不懂人類這種動物未演化的竟然還是對性的特殊闢好,這讓我大開眼界。

但話說回來,讓人匪夷所思的是,對臀部的迷戀難道只是因為動物衍生而來,我們人類演化而來?這麼說的觀點在於我們人類看著女性的臀部時,尤其是毛茸茸的臀部—所謂「未進化」的版本的動物時,就有好感?也許是某些基因在作祟,也許是生物特性讓我們無法擺脫人類固有的觀點,生物人類學家海倫.費舍爾(Helen B. Fisher)認為,也許是肉慾、圓潤的臀部吸引男性進入最後的性交手段,演化生物學家波比隆(Bobbi S. Low)認為女性臀部在演化的背景之下,女性競爭的重視和強大資源控制男性要傳宗接代的壓力,儲存在脂肪的部位最不會欺騙人。關於這說法,我持保留態度。我反而想問的是—關於臀部的那兩個圓弧曲線,我們怎麼叫人愛不釋手呢?尤其是色情這方面。

在維多利亞的時代裡的色情小說,有提到打屁股這件事,描寫的是關於色情上的幻想,就是拿著皮鞭打著又嫩又白的屁股,然後你就會很爽,很興奮,來到現在則是性虐待遊戲。西元前六世紀的伊特魯里亞人(Etruscan)的埋葬地點上也有名為打屁股的畫像,就是兩個男人拿著木棍打一個人的屁股。對於臀部的幻想還可能因種族而異,例如亞洲人是小沒有肌肉,側邊的臀部也不豐滿,大腿外側也沒有豐滿,白人則是完整但不大,但很性感保有結實,大腿外側沒有很豐滿,非裔美國人則是都保留完整,且很豐滿。

這也難怪,性文化的衝擊到現在變成物欲的象徵。我們真的不懂人類這種動物未演化的竟然還是對性的特殊闢好,這讓我大開眼界,在我寫這篇文章時,查閱了各種文章,看著各式各樣的臀部,讓我深深認為我們人類不是很注重美感嗎?怎麼現在會失了焦,不知道性感的出發點在哪?有點像是但丁在《神曲》(Divine Comedy)的地獄篇的第五首的第二環米諾斯,淫慾者,佛蘭切絲卡.達.里米尼所描述撕裂的靈魂,身體被人奪去,活在痛苦地獄中,愛很難訴苦,全部糾結在一起。而這只是另一個翻版。性感被模糊,靈魂被色情俘虜,活在煉獄中。

當然,文藝復興的本意並非是這樣.......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吃的誘惑

不管檯面上的食物再怎麼精華,總有人要嫌,而不管食物看起來多麽美味動人,我們總永遠不嫌膩。這種人一般而言稱為饕客,而「饕」就表示喜好食物者,而對食物有一定要求者,他們可能認為「一般」的食物看起來就普通,而不選擇吃一般,所以當他們拿著食物比較說,「這不會像一般的某食物看起來太過油膩,味道剛好,而不鹹。」你對食物有什麼喜好,其實我們都是盲客。

我在「品嚐」星巴克期間,不是因為崇尚星巴克,而特地跑到星巴克多消費一點,而是他們在某種氣氛下是不一樣,如果真的懂得喝咖啡,大概不會特地跑到星巴克買一杯再普通不過的那提,而是特別味道。每一個人對於自己獨特喜愛的味道,大概也會因為在地區上而有不同。就算我在美國夏威夷期間觀察到的「奇怪現象」是星巴克的顧客永遠是比較多的,我從來也不解,是因為品牌形象,還是因為在價格上出現「統一」?如果拿著星巴克到韓國消費,也是同一種「味道」,與價格,其實並不會顯得「昂貴」,我不是特地幫星巴克說話,而是我們的觀點在於怎麼樣的衡量單一的形象偏好,就像我在〈誘之因〉所提到:某一種品牌象徵會成為某一種勾引你對該既定印象的味道勾結,而產生某種同等意義回饋,換句話說,我並不是星巴克「粉絲」,但這種咖啡既定印象已經勾勒出我對於咖啡某一種的偏好,而特地喝星巴克「獨有」的咖啡。

然而,咖啡的味道在我的嗅覺中其實並不吸引人,而是在於味道的品嚐,每一種咖啡豆的香氣在每一個人的味蕾中的挑嘴成分就不一樣,因此,所謂大師級的咖啡豆,可能還無法對每一個人產生身份認同,而進而愛上它,每天喝一杯。星巴克的咖啡豆其實跟一般的咖啡豆並無差異可言,甚至拿鐵喝起來就跟喝一般的咖啡並無二致,不管你是每天烘豆,挑豆,還是會看到有瑕疵的咖啡豆,我買了各種品牌的咖啡豆,所看見的完美,根本不存在,嚴重的幾乎只有邊邊角角的破損。

所以,一杯好的咖啡,其實沒有存在過。每一個人對於大師級的咖啡豆,其實不應該掌握在鑑賞級的專業品藏,我也常常不懂,好的咖啡是根據哪一項味蕾去做評分與評斷?因此,咖啡的好壞不是在於苦澀與酸味,那種喝起來有「果香」,我怎麼都喝不出來呢?藍莓香氣?我還是一頭霧水。

我心中的咖啡就是在苦澀中有酸味的中和,也就是喝得到苦,也喝得到酸,那種味道無法用文字形容,但一喝就是能夠感受出來。每一個人心目中的好咖啡的標準不一樣,所根據的現象也不一樣,不過用星巴克的現象來看,我們可以當成某一種咖啡鑑賞標準,認為「好…

自己

艾蓮娜使勁拖著幾乎僵硬的身體,想要做些什麽,至少緩解這種情況。可是卻什麽力氣也幫不上,那群醜陋的怪物在望著她,至少她感覺到「那種遠遠」望著她的樣子,她卻受不到「傷害」?這是怎麼回事?右手的顏色彷彿告訴她要做些什麽,可是為什麽這時候那種感覺「不翼而飛」?她真的不解。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